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炮灰部队(下)

  营地门口的闹剧,康斯根本不知道。他现在正静静躺在自己的床铺上休息呢。军队的药虽然不是很好,但却很有效。康斯是这个营地唯一活了三年的人,当然那个贪生怕死的指挥官不算。所以军需官一见他找上门来,不但马上把药给了他,还问寒问暖。不知为什么,他不大说话,就算说话也淡淡的。而且也没有很要好的朋友,但每个和他相处过的人都对他很好。

  康斯正在恢复体力时,集合的号角响起了。他忙起来走了出去。他也不去理会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去担心敌人来袭,反正服从命令就行了。

  他来到营地的广场那里,已经排满了人。他这个部队本来有500人,可现在只有200多人了,这3年来每出现一次战争,自己的战友就会消失一半,但不久就会补足。这样的事已经习惯和麻木了。

  他自动排在最后,本来以他的功绩,应该排在最前排的,可他是不愿出风头的人,一直以来他都是自动排在最后。但每次上战场则是在最前。队伍最前的木台上,站着一个人,他就是这个军营的长官,康斯知道他每次战斗都躲在军营里,也知道他把部下的功劳大半当成是自己的战功,用来换取赏银。康斯对这些没有多大的厌恶,因为整个世界军队的长官都差不多是这样。

  “各位兄弟!过几天至高无上的国王陛下,就要来前线慰问我们军队啦!为了以更精神的面貌迎接国王陛下,提前发军饷,并放大家一天假期!这可是我这个大队长,好不容易才跟将军争取来的!”那个站在台上的队长意气风发的喊道。

  崎红国的军阶是这样分的:小队长准带五十人,大队长准带500人,偏将准带1000人,副将准带5000人,将军准带10000人,大将军准带50000人,元帅统全国兵马。世界各国的军阶都差不多。不过元帅这职位一般都是国王兼任,只有少数国家才封有元帅。准带的兵员由国家发军饷,这样一来很多将军都是兵员不满的,好吃空额嘛。

  士兵们听到国王要来,没有什么反应,毕竟在底层的士兵和高高在上的国王,可拉不上什么关系。但听到提前发军饷和放假一天,这就不同了,不由齐声欢呼。那个大队长以为士兵们是为他这个大队长善解人意而欢呼,喊了声解散后就得意中带着满意离开了。

  康斯没有跟着欢呼,在大队长离开后,也没有挤在军需官那里领钱,他只是走到军营的练习场,练习体力和武技。虽然他不想锻炼自己能更好的杀敌,但又不愿呆呆的无所事事,也没有其它事可以干,只有这样来消磨时间了。

  许久,士兵们都领到自己的军饷,三三两两的离开军营入城去寻欢作乐了。那名军需官来到康斯的身旁,递给他一个袋子说道:“康斯,你这个月的军饷,20枚银币,我帮你换成100枚10钱铜币了。”

  “谢谢。”康斯停下练习,接过后淡淡的道了声谢。1钱铜币可买两个肉包,50钱铜币等于一枚银币,10枚银币等于一枚金币,这些钱能让五口之家舒适的度过一个月了。

  军需官见康斯接过钱后,就准备离开,不由劝道:“康斯,不是我说你,你也应该存存钱,不要一次就花光了,不然3年来,你已经存有近百枚金币了。”

  康斯淡淡一笑,没有回答,拿着钱袋,离开了军营。军需官望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康斯搭上专门为军人准备的车,来到离军营最近的城市。其实也不算什么城市,连城墙都没有,这里的人大都是作军人生意的,所以满街都是酒馆、妓院。

  街上都是喝醉酒和跟些**勾勾搭搭调情的士兵,康斯对这些也都看透了,因为不知明天自己是否还能生存的军人,当然是有酒就喝,有女人就玩,尽量享受短暂的时光了。

  康斯躲过几个**和酒馆小二的拉扯,他对这两样消费没有兴趣,径自来到他往常一投千金的地方,孤儿院。这是由一些教会的僧侣为收养一些战乱的孤儿而成立的。

  守门的一名僧侣见到康斯,马上在胸口划了个十字,并恭敬的问候:“先生,您来了。”康斯点点头,把那袋钱递了过去:“交给院长吧。”说完就转身离去了。

  那名僧侣忙唤道:“先生,请等等,院长想见您……”但康斯不理会那人快步离开了。那僧侣知道又是不行了,三年来那人都是这样,默默地把钱交出来后,名字也不说就离开了。不由望着他的背影叹道:“愿主保佑您。”

  钱对康斯来说完全没有什么用处,反正军队里,包吃包住包穿,除了打仗什么都不用理会。康斯把钱送出去后,回到军营又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了。

  不知为什么近一个月内战争没有发生,练武、吃饭、睡觉,这样规律的日子一天复一天。这样又过了几天,突然大批的新兵和物资涌入前线。康斯马上了解到会有一场战争了。而且见到平时不干事的大队长,忙进忙出。虽然很好奇,但他的性格也懒得去问。可是他还是知道大队长为什么这么忙了。

  “康斯,你知道吗?大队长升官了,现在他是偏将啦!”这是康斯在练武场时,一个老兵告诉他的。康斯知道后只是哦了一声,边练武,边听那个老兵捞捞叨叨,内容无非是想搞个小队长当当。因为崎红国制度是,除了国王外将军不能任命比自己低一级的人,也就是说大将军不能任命谁当将军,但可任命副将以下的职务。偏将不能任命大队长但可以任命小队长。听说是为了防止有人叛乱。

  这个古怪的制度只有崎红国有,虽然能防止叛乱,但军队的组织却不能很好的指挥,混乱的时候,只能一个小队一个小队的各自为战。虽然以前有人提出取消这制度,但刚好因为这制度消除了一次叛乱,以后历代国王都不会同意取消这制度了。

  还要提一下,偏将以上可以拥有亲兵,偏将20人,副将200人,将军1000人,大将军2000人,元帅则有5000人,这些制度也是全世界一致的,当然国王当元帅的国家,元帅的亲兵就不止这个数了。

  又过了几天,营地集合了,这次广场上站满了人,200多老兵,700多新兵。康斯还是默默的站在最后面。看着那个意气风发,刚当上偏将的大队长,带着20个盔甲鲜明的亲兵登上木抬。

  偏将得意的眼神扫视了一下众人,清了清嗓子喊道:“本偏将奉至高无上国王陛下的旨意,现在进行小队长的任命!”说到这里停下,看了看前排的老兵们,见到他们眼里都露出急切的光芒,而那两个大队长则露出厌恶的神情,不由得意的笑了。

  康斯知道那两个大队长是副将任命的,自己所在部队的副将正想把将军拉下马,偏将则是将军任命的,当然要把自己人安排到基层了,好拉大队长的腿进而拉副将的腿。在战争中还这样的争权夺利,如何打仗啊。康斯摇摇头无声的叹了一息,自己只要做好一名士兵的本分就行了。

  偏将开始念小队长的名字了,都是老兵,其中那名替康斯发怒的大汉是15小队的小队长。康斯没有太在意去听,只是想自己会加入哪支小队呢。所以连偏将念到20小队队长的名字,也没听到。等看到全部人都回头看着自己时,还一脸迷糊的样子。

  “20小队队长,康斯!”偏将见康斯愣愣的没有反应,又大声的喊了一遍。康斯这时听到了,虽然有点震惊,但脸上还能保持着冷漠的表情,越过人群,和19个满脸得意的小队长站在一起。军令如山,不能违背。

  偏将念完小队长的任命后,再说几句鼓励的话,就宣布解散了。那几句话康斯那些老兵都背得出了,3年来都是那几句话。

  接着就在书记官的指挥下,新兵和老兵都分配到各个小队长麾下了。康斯这队老兵占了一半,比其他队多了十几个。再战场上新兵有时一下子就会死个清光,看来又是书记官的特别照顾。那个对康斯不满的1年老兵也分配到20小队。看他那样子肯定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而且还带着惊恐的表情偷看着康斯。这个可能也是书记官的照顾吧?因为长官平时可以任意处罚属下的士兵,在战场上则可处死逃走的属下士兵。

  人数分配好后,各个小队长都带自己的属下找地方训话去了,当然也是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这是军队的惯例。康斯看着眼前不知所措看着自己的士兵们,苦笑了一下,抬头看了下天空,自己再也不是只要管好自己一人就可以了,这50人的命运都握在自己手里了。低下头淡淡的吐出两个字“解散”就离开了。

  留下的那50人,愣愣的看着康斯远去的背影,好一会儿才各自离去。

  康斯和11到19的小队长集中在所属的大队长那里接受训话,也是千篇一律的训话。什么忠心国王呀,什么奋勇作战呀,讲的最多的就是好好服从自己的命令。小队长们当然口里说好,心里才不理会,你是谁呀,我又不是你提拔起来的,为何要服从你呀?这是除康斯外,其他小队长的心里话。

  康斯十分淡漠,也不说话,给大队长的印象是属于偏将亲信的那一类,当然也不会给好脸色给他看,但也不能发作。因为他没有任免权。

  好不容易离开后,康斯又参加了小队长的庆祝邀请,但他就算在酒会上,也是默默的呆在角落,看着那些兴高采烈的19名小队长,缓慢的吃着东西。不知为什么他好像不知如何和别人相处,也不懂如何加入热闹的气氛里,可能和他独自一人度过童年生活有关把,他的世界好像只有他孤独的一人。

  晚上,当他准备去洗衣服的时候,属下的新兵,争着来帮他洗,但他摇摇头,独自一人去洗了。新兵看着旁边一脸鼻青眼肿,正洗着衣服的其他新兵们,又看着康斯洗衣服的背影,不由又呆住了。

  第二天,军队例行的晨练,康斯默默的带着50人跑着步,康斯手脚和身上都绑着沙袋,他没有要求士兵们也一样,但士兵都自动的绑上,20小队跟其他小队不同,其他小队都听到队长声嘶力竭的怒骂声和鞭打声。20小队只是默默的跟着队长跑着步,康斯也没有去打骂那些掉队的新兵,但掉队的新兵休息一下后,马上就又奋力跟了上去。

  20小队跑完步后又跟着康斯练武,好不容易才解散吃饭了,这时不论老兵还是新兵都饿坏了,一进士兵食堂,那个1年老兵就发牢骚了:“有没搞错!这样搞下去还没上战场就死了!真是累坏……”可没说完就被眼前看到那些全身伤痕新兵们的残样吓住了,这才有些庆幸自己加入了20小队。

  吃着饭时,一个眼尖的新兵低声叫道:“康斯队长!”那个1年老兵笑道:“别傻啦,队长他在长官餐厅,那里跟我们的食物可是天差地别啊!”说着敲了敲饭盆。

  “真的!你看!”见到新兵的样子,1年老兵边说边回过头去,“你肯定是看错人……”他闭上嘴巴了,因为康斯确实在不远处吃饭。这时那两个原本想拍马屁帮康斯洗衣服的新兵把昨晚的事说了出来。听到后,众人都默默的吃着饭。

  康斯带着20小队的人跑步、练武、吃饭、练武、睡觉,按照顺序重复的度过了一个月,因为康斯不大说话,搞得20小队的人也不大说话,被人戏称为沉默小队。当然康斯还是每个月领到军饷后,就进城捐掉,发饷日就成了他3年来固定离开军营的日子。

  突然有一天,军需官给每个人一套衣服,小队长还有一套普通的盔甲。康斯并没有像其他队长穿着到处晃,而是放在床底下。第二天,接到将军下达各营的命令了:“国王即将驾到,全军马上列队迎接!”

第二章 炮灰部队(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