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斥候骑兵(下)

  在那小队长的引导下,他们来到—处军营暗处,穿过已经损坏的围墙门,出了军营。

  康斯回头看了一下那缺口,叹了口气,这破洞应该是三年前敌人第一次入侵时破坏的,没想到过了三年,还没修理好。

  也许这和这个营地轮流更换主人有关吧,要知道自从战争以来,除了这次外,根本没有哪方能在这个营地待上一个月的。

  而且,除了第—次黑岩国攻克过这个大营,以后都是决战于大营之外,前面打输了,不等敌人攻击大营,就已经撤退了,所以根本不会想到要把营地修整牢固。

  三年都是这样,搞得所有人都习惯了这样轮流攻防,和只限大营之外的战争,要是敌人突然来袭……

  康斯想到这不由打了个冷颤,希望不要有这样的事。

  因为全军都没有防备,而且国王也在军中,一旦敌人来袭,就算这里有三个军团,那也肯定会全军覆灭的,因为敌人既然敢来偷袭,那他们肯定了解这里的兵力状况。

  康斯抬头看看透过树枝照射进来,刚刚出来的月光,吸了口气:“走。”

  就这样,第五大队花了八刻钟,来到原始森林中靠近黑岩国边界的一座山头,停下休息了。除了康斯还站着打量四周,其他的人都坐在地上。

  一天没吃东西,又在烈日下站了几个时辰,而且现在还走了十几里的路,没倒下算他们平时锻链有功了。

  “妈的,想到那个联队长我就火起,二年来,都没听过派人来边界巡逻的!而且还在吃饭前让我们出来,也不等我们吃完饭后才下命令!”一个老兵开口大骂。

  “不说那个联队长,那个什么军团长讲的话就特别伤人!”另外一个士兵马上接话了。

  “就是!什么这里是国王的营地,不能随便通过!叫他们从另外一边通过!妈的!好像我们是敌人一样,我们也是国王的士兵呀!”

  “还有那个重复这句话的那个大队长,妈的!跩得像个二五八万似的,一想起就想骂娘!”

  四周没有其他人,而且大队长也不会去告密,第五大队的士兵你一言我一语的,数落起军中的那些长官来,好像都忘了肚饿和疲倦,全部精神奕奕的说着。

  康斯没有加入他们,他独自一人站在山头,眺望着远处已经被黑暗吞没的敌国边界,康斯只知道敌国的名字——黑岩国,其他什么消息也不知道,相信全军除了上层军官外,也没有几个人知道黑岩国的情况。

  康斯的目光栘向了天空,看着那些星星,心中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忙回身喝道:“安静1

  士兵们第一次听到康斯说话如此大声,忙闭上嘴巴,顿时四周一片宁静,只听到风声和蟋蟀的叫声。

  他们不解康斯为啥要他们安静,但看到康斯仔细聆听的样子,也不由竖起耳朵,看看能不能听到什么奇特的声音。

  好一会儿,微风中传来了一阵若隐若现,极其微弱的马蹄声,那是从敌国的边界传来的。

  大家的汗毛同时竖了起来,两个字同时吐了出来:“敌人!”

  他们互相看看身旁的人,在明月的光亮下,都发现对方的脸变绿了,自己可能也一样吧?那大队长呢?

  他们同时望向康斯,一看,惊慌的心情突然消失了一半。

  因为康斯的神色还是和平时一样,他也恢复了平淡如常的语气:“马上回去报告,敌人来袭。”说着,就拔出因为国王到来而刚配发的崭新佩剑,走下了山头。

  士兵们原本往回营的方向跑,但看到康斯走向马蹄声传来的方向,呆住了。

  那三十来个老兵和小队长互相看了一下,突然笑了,也拔出武器向康斯那方向走去。

  其中一个小队长对剩下不知所措的两名中队长和其他新兵们说道:“你们马上回去报告,你们没有经验,一下子就会死掉的。”说完,转身跟上那些老兵去追康斯。

  两个中队长和新兵们,突然觉得自己的热血沸腾起来,敌人来偷袭肯定是精锐尽出,他们的大队长居然想单独一人去挡住骑兵,让部下有更多时间回去报警。

  而那些小队长和老兵,则为了让从没上过战场的新兵多活一点时间,也跟着去阻拦敌人。

  不过如果军营被突破的话,那自己也活不了多久,老兵叫自己回去,不是看不起自己吗?

  两名中队长互相看了一下对方,点点头,第一次开始行使自己的权力,命令一个在负重跑步时能够跟上大队长的新兵回去报告。

  新兵们也第一次承认了中队长的权力,对中队长的命令表示赞同。

  虽然那个跑得快的士兵死活都不肯,但谁让自己跑得最快呢?只有自己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带来援兵,明白这点的他,只好咬牙拼命往回跑。

  而新兵们在中队长的带领下,也拔出武器,向大队长所在的方向跑去。

  康斯站在草原上,感到四周都是那么的黑,那么的静,抬头仰望着夜空的在心中叹了一息。

  “自己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以后再也看不到如此美丽的夜晚了,不知地狱有没有这样的景色呢?”

  康斯自嘲的笑了一下,独自一人对抗敌军,下场是怎样,他十分清楚,现在他只希望自己能把好军人的最后一关。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康斯回头一看,原来那些小队长和老兵追上来了,不一会,两个中队长带着剩下的新兵也追上来了,全都围在他身旁。

  仔细一看,发觉他们里面少了一个人,就知道那人回去报告了。

  康斯冲着他们微微的一笑,就转身看着那马蹄声传来的方向。这些士兵的意思,他已经从他们的眼里看出来了。

  康斯那道微微显露的微笑,在士兵们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好像带有赞赏、怜惜、责备、哀伤等等各种各样的意思。每个人都感受到不同感觉,但那都是自己有生以来,最贴心的一种感觉。

  这种感觉,能让自己留到在衰老的时候拿出来回忆吗?这个问题没人去想,因为可能等一下就不能再体会这种感觉了。

  士兵们在康斯四周站着,全都望着边界的那边,马蹄声越来越近,大家都紧紧抓住手里的武器。

  步兵和骑兵对决,那是绝对是九死一生的。他们现在也没想那么多,脑里只有一个字“杀”。

  敌人的骑兵来到了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停下了。人数不足很多,才一个中队五十来人的样子,而且都是没穿盔甲的轻骑兵。

  看到这些,康斯他们同时在心底松了口气,原来同样是巡逻队。按理双方的巡逻队是不用交战的,知道这条不成文条例的新兵们,已经把武器垂放了下来。

  但这时,敌方突然向天空射出一支火箭,那光芒在夜空里特别明显。

  康斯一见忙大叫道:“斥候骑兵!”

  康斯喊出这话的同时,已经率先冲了上去。老兵们也同时冲上去。

  斥候骑兵隶属先锋部队,是替先锋部队侦察前面情况,一般用火箭来传递信号。也就是说,当发现斥候骑兵时,不远处就有大部队存在。

  新兵们没有老兵的反应快,听到斥候骑兵时还愣了一下。就这么发愣一下的工夫,前面几个士兵已经身中好几支箭倒下了。看到插在队友身上的箭,他们才清醒过来的猛地向前冲。

  斥候骑兵不但是轻骑兵,而且都是带着弓箭的弓骑兵。这样不但行军速度快,而且能攻击远处。

  新兵还没跑几步,又有数个同伴中箭倒下了,肉眼根本看不到行箭矢射来。因为是晚上,而且那些箭身都是黑色的。

  其他的新兵在惊慌之余,看到前面的老兵时左时右的跑着,有时还在地上打几个滚。

  虽然有箭矢射中了他们,但都没射中要害,看到这些,而且自己生命随时会消失的情况下,新兵马上学老兵的样子继续往前冲。

  顿时没有人再倒下了,当然受伤是难免的,但还有一口气就要冲到敌人面前。

  这就是老兵和新兵的区别,也就是战场经验多寡的区别。

  希尔达大陆上是没有什么士兵军事学院的,根本没有人数士兵如何攻击和躲避敌人的方法,这一切都得自己在战场上学,用自己的鲜血、用伙伴的生命来学,同时,也是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来教会伙伴。

  在这样教育下学到的东西,是永世也不会忘掉。

  当时老兵们一见斥候骑兵射出火箭,就马上冲了上去,而新兵则愣了一下。以后再出现这种情况时,新兵肯定也会马上冲上去。这就是血的经验。

  康斯腿上和手上都被射中了几箭,他一中箭就马上拔出,当然有些箭是射入骨头的,拔出来的时候,那种感觉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

  但他现在还不能死,因为自己还能动。他认为把力量、鲜血都用尽流尽的那样子死去,才算对得起自己身为一个士兵的身分。

  拔掉箭,是为了能更好的进行翻滚的动作,当然这些动作不能有规律,不然敌人会瞄准起身的地方射的。后面就有几个做规律跑动的新兵被射死了。

  至于为什么看到斥候骑兵要马上冲上去呢?他们是弓骑兵,无论是逃还是站着不动,都会被敌人追上射杀。

  投降?斥候骑兵是不接受投降的。只有冲上去杀掉他们,才能把伤害减到最低。

  康斯已经冲到一名骑兵面前,那名侧着马身进行射击的斥候骑兵,已经拉满弓弦,瞄准康斯的胸口松弦射去。

  如果瞄准脑袋的话,很容易就可以闪过,但这么近的距离,射向没有盔甲的步兵身上,肯定是一箭穿胸。

  那名斥候骑兵在射出箭后,还没来的及高兴,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从脖子源源不断的流出来,而且感觉到喉咙里有件冷冷的金属物体。

  “怎么回事?那个步兵没死吗?”骑兵知道自己中剑了。

  看了一下那个步兵,只见他那拿剑的手臂上插着一支箭,那箭已经射穿了他的手臂。没想到,这个士兵还能用这样的手杀死自己。

  斥候骑兵用最后的力气吐出三个字:“你够狠!”就倒下了。

  康斯在千钧一发时,用握住剑的手档住了那支要命的箭矢,同时顺势刺入对方的脖产。

  现在右手暂时不能用剑了,为啥不用左手?左手不够灵活,要是慢一点的话,肯定没命。

  时间紧迫,康斯没机会拔出箭,马上扔掉剑,捡起那名骑兵的弓与箭。

  搭弓拉弦瞄准,用力的时候,手臂肌肉压缩到肉体内的箭身,那种痛楚,让康斯冷汗直冒。

  康斯在松手射出一箭后,咬着牙马上又抽箭拉弦进行连射。

  箭术是他少年时在野外求生的技能,当时那把弓是在一个战场捡拾的,至于箭支则是自己削制的。现在这把也是在战场捡的,也是为了求生而射箭。但不同的是,当时的目标是动物,现在则是人。

  连续几箭,边上的几个斥候骑士中箭倒下了,其余的斥候骑兵马上转过箭头,瞄准康斯射来。

  康斯忙就地滚开,那些箭头都钻入地面,猛烈的晃动着尾翼。

  康斯虽然躲过了攻击,但那支插在手臂的箭,却随着他的滚动而来回移动,痛得康斯豆大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在那些骑兵转移目标时,老兵和新兵就利用这一瞬间全力冲了上来。

  一片刀光剑影过后,剩下的三十来名斥候骑兵,都被砍死在马上。

  弓骑兵让轻步兵近身等于一只脚踏入了地狱,近战对于专职的弓骑兵来说,是毫无用武之地的。

  看到斥候骑兵们都死去了,康斯才咬牙折断箭支,从两头拔出来,整个手臂都肿起来了。

  其他还活着的上兵围在康斯身旁,十个小队长完好无损,不愧是杀敌最多的老兵,而除去小队长的老兵则牺牲了近十个,还有十三个幸存,而近七十人的新兵则只剩二十七个了,其中两名中队长中只有一个存活下来。

  虽然康斯的满编大队变成了中队,而且这次新兵的死亡率超过百分之六十,但跟以前部队新兵耗损率的百分之八十五来比,真是好得多啰。

第八章 斥候骑兵(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