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国王驾崩(下)

  一队禁卫铁骑中队和一队斥候骑兵中队,对阵一队轻步兵人队,结果专职弓骑兵的斥候中队全军覆没,而号称最强兵种的禁卫铁骑中队,在对阵已经变成中队编制的轻步兵后,居然人员缩减到只能组建一个半的小队编制。

  而最离谱的是,最后残存的十来个轻步兵,居然还是被上百禁卫铁骑用阴谋围杀的。

  这事说出去,绝对会让整个禁卫军团和殿下脸面黯然无光,自己这些人也将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

  马斯恩诺留下那十来名禁卫铁骑掩埋尸体外,就带着人奔向那敌人马蹄声传来的地方。

  “他是个杰出的军官,可惜了。”

  路上看到斥候骑兵的尸体时,马斯恩诺有点失落的自语了一句。

  听到这话的禁卫铁骑都知道,自己上司话里的那个“他”指的是谁,就是那个锻链出如此强悍士兵的轻步兵大队长。

  康斯弃马从那道通道钻入军营,这里是禁卫军的营房,除了康斯所在师团的那处外,整个大营都是禁卫军的营地。

  虽然康斯被禁卫军团的人截杀,但康斯不认为整个禁卫军团都是敌人。

  自己所看到的禁卫军团的士兵都已经醒了,只是没有离开营房而已。可能国王驾崩的消息已经传遍大营了吧?

  不过看到的禁卫军团士兵们,并没有什么惊慌错乱的反应,也许是因为国王的死,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换一个效忠对象而已。

  康斯见到大家都起来了,也算有防备了。

  康斯不知道要不要把敌人来袭的消息告诉他们,因为熟知普通士兵习性的他明白,只要自己一喊,这些没有军官命令的士兵们,肯定会吓得四处逃窜,可以断定防御将在一瞬间崩溃,到时不用敌人攻击,自己就先完了。

  但想到对自己部下的承诺,也为了让这帮懒懒散散、毫无战备的士兵,多一份活下去的希望,只好冒着士气低落、出现混乱的结果了。

  同时康斯也不怎么相信,禁卫军团的士兵会和其他军团的士兵一样,遇到事情会惊慌失措,也许他们会有不同的表现呢,毕竟他们是王国最强的兵种啊。

  康斯想到这,立刻边跑边喊道:“敌人来袭了!快准备啊!敌人……”

  脑中想像中慌乱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可是禁卫军团得到警报后,快速整军防御的情况也没有发生,康斯忍着疼痛,高喊的结果,只是一片寂静。

  那些站岗的禁卫军团士兵看到康斯边跑边喊的样子,不由都指着他哈哈大笑:“又是一个疯子,敌人怎么会来袭呢?我们这里可是有三个军团啊!”

  “嘻嘻,这家伙全身都是伤,肯定是被长官欺负疯了,赌气出来乱喊报复长官的。”

  “嘿嘿,今晚疯子还真是多,刚才有几个家伙竟然喊国王驾崩了,结果被军团长的亲兵以诅咒国王和散布谣言、动摇军心的罪名处死了。”

  “看来这个家伙,也肯定会被军团长的亲兵以扰乱军心的罪名处罚吧?”

  “处死应该不会,可是鞭刑是免不了的。不过,能把长官拉下马也不错啦,只要他被军团长的亲兵抓住,他的长宫肯定会跟着倒霉的。”

  康斯越喊越心冷,禁卫军团的士兵们不但都不相信,而且还有些人扔东西砸他,骂他扰人清梦,心越来越冷的康斯停了下来。

  还是只告诉自己的上司吧,只要士兵们不会毫无抵抗的被杀死,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至于上司的决定,自己就不用管那么多,听命行事就行了。

  康斯忍痛跑到自己所属军队的营地,刚进营,就被一个人叫住:“康斯,你回来啦,我留了晚饭给你。”

  整个营地只有门口挂有灯笼,所以里面的人—下子就认出康斯。

  康斯虽然没看到是谁,但听声音就知道是团队的军需官,听到军需宫的话,康斯突然觉得心中涌起了一股暖流。

  团队军需宫靠了前来,这时他才看到康斯全身上下部是伤痕和血迹,不由大惊失色地喊道:“康斯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受伤了?”

  康斯苦笑一下:“没什么,敌人来袭了,你快做准备吧。”

  团队军需官一听吓了一跳:“什么?敌人来袭?不是轮到我们攻击吗?”

  他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嘲笑康斯,熟悉康斯习性的他,相信康斯是不会开这种玩笑的。

  康斯先是升起一丝希望,因为自己的话还是有人相信的,但听到军需官后面的话,不由摇摇头,看来大家都给这三年来的习惯束绑了,康斯说道:“战争是没有规则的。”

  团队军需官听到康斯这话,愣了一下。

  是的,战争是没有规则的,谁规定敌人不能连续攻击甚至偷袭呢?他现在要考虑自己到底要怎么办才好,留?溜?

  不过他想到这里足足有三个军团,而且自己只是一个团队的军需官,敌人人侵不入侵和自己没多大的关系,不由轻松下来,对康斯说道:“这些不是我们能管的,保住自己性命就行了。”

  康斯当然明白这不是自己能管的,但为了实现对部下的诺言,他还是问道:“团队长在营地吗?我把这事报告给他。”

  团队军需官笑道:“你还真是忠心呢,不过你现在没法报告,因为团队长大人去国王大营开会了。所有旅团长以上的军官都去了哦。”

  “开会?”

  康斯愣住了,虽然他不是很清楚王国的等级制度,但一个没有贵族身分的团队长,是绝对没有资格参与国王召开的会议的这个常识,康斯还是能明白的。

  再说,团队军需官已经表明,能够参与这个会议的,都是旅团长以上的军官,团队长凭什么参加?

  团队军需官当然明白康斯为什么会愣住,他笑道:“别那么吃惊,其实团队长是跟着师团长去当会议侍者的。”

  说到这,军需官小心地看了看四周,然后很神秘的靠前康斯耳边很小声的说道:“你知道吗?国王已经驾崩了。”看到康斯毫不惊讶的点点头,不由疑惑的问道:“你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康斯行点失落的说道:“我回来时听到有人这样喊。”

  康斯现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其他人根本不相信自己,而自己的上司又去开会了,难道自己在部下的拼死掩护下跑回来,是完全没有任何作用的?

  团队军需官听到这话点点头:“噢,原来是这样,不过,你一定不知道国王陛下是怎么死的。”

  说到这,也不等康斯发问,就直接堆起一脸怪异的笑容说道:“嘿嘿,国王是死于马上风的!”

  在军营这个大杂炉里度过好几年的康斯,当然明白“马上风”是怎么回事,他吃惊的失声说道:“国王居然把情人带人军队?”

  难怪康斯如此吃惊,崎红国军队在这方面是很严厉的,就是国王也不能把情人带人军队,也因为这样,随军营的生意才如此红火。

  “嘿嘿,国王当然没有带情人进入军队,不过公主带了侍女啊。”团队军需官一脸贼笑。

  康斯只有无奈的叹口气,自己和袍泽们效忠的君主,居然是这样的货色,那自己这些人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是不是有点不值?

  团队军需官没等到康斯接话,习惯康斯寡言性格的他继续说道:“你知道长官们开什么会吗?”

  康斯没有说话,只是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这是康斯这个最佳听众多年来形成的本能,如果你听别人说话,却没有任何反应的话,别人也没有说下去的兴趣了。

  军需官见状,带着得意又带着不层的语气说道:“他们是去商讨拥立谁成为新的国王。”

  康斯没想到国王刚死,他的臣民马上就商讨新王人选了,想到自己听到的事情,康斯忍不住说道:“这还要商讨吗?不是还有公主殿下吗?”

  康斯觉得很疑惑,国王的唯一后嗣,是王位第一继承人,直接拥立她成为女王就行了,何必还要商讨呢?

  “唉,公主有的只是地位,完全没有实力。这次跟着国王来的,有很多有实力的亲王和公爵,他们盼望那个位置已经很久了。

  “我们这里离王营靠得近,听说国王的死信已经被封锁了。很多士兵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团队军需官说到这,突然脸色大变,低声喊道:“糟糕,三个军团的高级军官都在开会,如果敌军此时袭击的话,二个军团都会因为没有指挥而乱成一团的!”

  康斯点头说道:“是啊,所以我才急着向团队长报告,你有什么办法能够通知道团队长?”

  团队军需官摇摇头:“没办法,不说那种高级会议我们这些人无法靠近,就算能找到在会议中当侍者的团队长,团队长也绝不会让我们打扰他拍高官马屁的,恐怕话还没说出去,就被他打了一顿。”

  团队军需官说到这,拍拍康斯的肩膀叹道:“唉,算了,我帮你通知一下其他人队吧,剩下的,就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管的了,让这帮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家伙,去争那个很快就不存在的宝座吧,跟我走吧。”

  康斯摇摇头:“谢谢,你通知其他大队后就快走吧,敌人就要来了,我现在还不能离去,我要把敌人来袭的消息,告诉团队长他们。”

  “嗯……好吧,保重。”

  熟悉康斯性格的团队军需官明白无法劝说康斯,只有神色黯然的转身离去。

  看着团队军需官的背影,康斯突然觉得自己很愚蠢,自己根本无法进入高级会议,就算进入了,那些高官们也不会相信自己,而且绝对会处罚自己,明知道结果是这样,自己为什么还要去做?

  也许就是求个心安吧?毕竟自己答应了部下。

  在康斯转身走出营地时,团队军需官跑了回来叫住他,并将一包东西塞入他的怀里。

  团队军需官说道:“里面有点钱,如果你能活下来,或许对你行点用。还有,先把伤口治疗一下吧。”说完往康斯手里塞了一个药包,说完,不等康斯说话,就再次转身离去了。

  康斯揑住手里的药包,感叹的看着团队军需官越来越暗的背影。

  对于团队军需官,康斯并没有多大的了解,只知道这个中年人叫奎奇,是个没有姓氏的普通人,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照顾自己。

  嘴角露出微微的一丝笑容,他没有拆开药包,把它放入怀里,就迳自往国王的大营走去。

  康斯现在还不需要这些药,跟斥候骑兵战斗后,自救的药还贴在伤口处呢。

  还没来到王营的大门,就被里面灯火通明和那些阵阵喧闹和吵嚷的声音弄呆了。那些声音让人感到像是在开宴会。

  不是在开会吗?康斯带着疑问靠近大门,但很快被几个守门的禁卫军团士兵拦住。

  “干什么的?”

  禁卫军团士兵警惕的打量着康斯。

  “我是第九军团第五师团第二旅队第五团队第二联队第五大队大队长康斯,有事需要向上司禀报。”

  话才说完,就被禁卫军团士兵喝斥道:“不行!里面的长官们正和各位大人们开会,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康斯听了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他突然感觉到,那几名禁卫军团士兵看到自己一身的伤痕和血迹后,双眼都发出了杀气。

  康斯立刻一惊,为何禁卫军团的士兵会用想杀人的眼神看着自己?难道……

  康斯还没有想清楚,那几名禁卫军士兵已经杀气腾腾的抽出兵器,一边冲上来,—边大声叫喊道:“快来人!抓奸细啊!”

第十章 国王驾崩(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