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相依为命(上)

  天亮了,黑岩帝国军把崎红国的两个军团,不是杀掉就是俘虏,完全控制了这一片地域。

  当然,有一大半的崎红国的士兵跑了,不过对于这些低级士兵,根本没有谁会在乎他们,因为大家部知道,这些人一跑,不是成为流寇,就是变装为农,对自己根本造成不了危害。

  情势已定,在野外好好休息了一晚的隆纳皇太子,带着亲信和恩诺,一行人来到这座刚政换了主人的大营。

  大营门口早早就排着一列整齐的队伍,一名挂若崎红国禁卫军团副军团长衔的男子,老远看到隆纳皇太子的影子,就立刻跪下高喊道:“恭迎皇太子殿下驾临!”那些列队的士兵也忙跟着长官跪下高呼。

  听到这和看到这一幕,隆纳得意的瞟了身旁的恩诺一眼,然后面带矜持的笑容,向四周的官兵们挥着手。

  一番摆显后,隆纳—行人终于来到了崎红国的王营。

  下了马,隆纳也懒得和那些军官罗嗦,在那副军团长的引导下,带着亲兵急切的前往关押公主的地方。恩诺当然也带人跟去。

  路过那个布满尸体的房间,恩诺脸变了—下,自己下的药是迷魂药,最多让他们睡上一天,可看这些尸体的样子,就知道被人割断喉咙死去多时了。

  他并没有下令处死这些人,禁卫军团大都是自己的心腹,没有自己命令,他们可不敢如此做。而敢违反自己命令,能够假冒自己名义下令的人,自己这边只有—个人。

  恩诺狠狠地瞪着跟在隆纳身旁的凯拉副军团长,不由咬牙切齿的想道:“哼!怪不得一接到我们,就一直跟在大哥身边。”

  他不是替这些死去的人愤怒,他是为了凯拉竟然胆大妄为到这个程度而愤怒。

  当然,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和悲伤,谁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是个允许随意杀死贵族的,就算是灭国战争,只要不是抵抗而死的敌国贵族,抓到后最多就是圈禁起来,根本不会伤害他们的。

  现在崎红国的贵族全被杀了,谁也不会相信他们是抵抗而死的,到时罪名肯定就挂在自己身上。

  以后自己就算把隆纳拉下马,也没有可能成为黑岩国的皇帝了,因为没有任何—个国家会允许一个虐杀贵族的人当王的。

  这个主意一定是自己的大哥,隆纳皇太子出的,因为凯拉还没有那个胆量杀死如此多的贵族。

  “为什么一定要置我于死地呢?难道就因为我的能力超过你?我完全可以为你效劳的,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兄友弟恭?我并不在乎那个皇位啊!”望着自己兄长的背影,恩诺痛苦的想着。

  凯拉老早就感觉到恩诺那愤怒的视线,不过他满不在乎地在前面引导自己的主子前行。果然,恩诺的目光在注视自己一下后就离开了。

  凯拉有恃无恐是因为他知道,这个二殿下还不敢跟自己的主子决裂,就算他明白,杀死那些贵族是要他背黑锅,又怎么样?难道他敢造反?既然他不敢,那么他只能强忍怒气,放过自己。

  “公主在哪?”隆纳猴急的问着凯拉。

  “太子殿下,过了这道门就是了。”凯拉带着谄笑推开一道门,这时,在前面开路的亲兵发出了惊叫。

  脚刚踏入门槛的隆纳缩脚躲在护卫中,并且慌张四处张望的喊道:“护驾!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有刺客?”这句话足以表露出他那胆小谨慎的性格。

  “启禀太子殿下,发现守卫的尸体!公主……公主……”刚去查看的凯拉跑回来跪卜,声音颤抖的说道。

  知道没事,立刻恢复高傲样子的隆纳,一听后面那句话立刻急切的喊道:“公主怎么啦?你快说!”

  “公主被人救走了。”凯拉吞了吞口水硬着头皮禀报道。

  “什么!”隆纳一听忙走了进去,这个自己萦绕心头已久的女人,竟然在自己就要得到的时候被人救走了?他现在想把那个英雄救美的人给生啃了。

  恩诺听到这话后,心突然松了口气,自己不用为公主的事伤脑筋了。

  不过他也很好奇,什么人能在这战场中,从凯拉安排的警卫中,并且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救出公主。所以他也跟了上去。

  只见一间杂物房的门前倒着三具尸体,一具喉咙被割破,身上的盔甲被扒走,只剩下一身内衣。一具尸体的脑袋则脱离身体的掉落在一旁,鲜血都洒满了一地。另一具尸体则嘴里插着一把马刀的倒在地上。

  恩诺打量后不由叹道:“厉害。”

  听到这话的隆纳,愣愣的看着恩诺问道:“哪里厉害?”

  恩诺心中叹了一息,这点观察力都没有,如何带领大军?但他又哑然苦笑,自己这位大哥是太子,将来的国王,根本不用带兵。

  因此恩诺耐心的解说道:“这三具尸体,都是禁卫军团中的精英,我说得对吧,凯拉将军?”

  不等凯拉回答,就自顾着说下去:“他们倒地的样子向着一个方向,说明敌人迎面而来,而且还能让他们没有抽出武器抵抗就死去了。”

  “属下认为是失踪的那个士兵干的。因为属下派了四个人守护公主,只有自己人,他们才不会防备。”凯拉含沙射影的向隆纳禀报道,谁都可以听懂,他这么说是想暗示恩诺派人救走公主。

  恩诺怎么会听不懂?他笑道:“搜查一下四周,相信能发现第四具盔甲衣服被扒了的尸体。”

  隆纳使个眼色,凯拉马上带人去寻找了。当凯拉垂头丧气回来的时候,隆纳就知道肯定和恩诺说的那样,经过凯拉禀报后,果然是在厕所那里发现另外一名没有盔甲的尸体。

  “混账!怎么这么没用?你怎么才放了四个人守护公主?你难道不会放四十个、四百个吗?”公主被人救定,而且被恩诺摆显了一下比自己厉害,隆纳立刻心情大坏的冲着凯拉破口大骂起来。

  被骂得满头大汗的凯拉,一边诅咒着那个该死的英雄,一边拼命的想着,怎么把祸水引向恩诺这边。

  恩诺身旁站着一个拥有一头蓝色头发、模样英俊成熟的中年人,他就是崎红国禁卫军团的参谋长——左拉特。他和恩诺跟凯拉打交道多年,一看就知道他在想着祸水西引的鬼主意。按照惯例,恩诺就是最好的目标。

  不过左拉特可不愿意自己的上司再次背黑锅,那些贵族死亡的黑锅都够沉重了,扔掉这个黑锅,都不知道要花费多少精力和时间,怎么还能够再背呢?

  左拉特看了恩诺一眼,看到恩诺虽然皱了下眉头,但还是点了点头,也就出声说道:“皇太子殿下,微臣以为,公主不可能非常轻松的逃离这营地,肯定会受到将兵们的阻拦,只要知道她逃离的方向,相信她是逃脱不了的。”

  在左拉特开口时,隆纳就一脸温和的看着左拉特,他很想获得这个参谋长的忠诚,不过自己现在是太子,无法光明正大地获得忠诚。

  当然,这也是自己放心左拉特待在恩诺身边的原因,这些智者都是效忠皇帝陛下的。

  等自己当上皇帝的时候,自己一定要立刻把左拉特调来当丞相。真不知道父皇是怎么想的,居然把左拉特派来这里,把他交给二弟手中根本就是浪费。

  凯拉立刻点头赞同道:“对呀,太子殿下,左拉特大人说得有理,属下这就向执勤军官询问如何?”才刚说完,凯拉立刻冷汗直冒,而在场的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隆纳狠狠地瞪了凯拉一眼,因为凯拉的话,表明他昨晚不知道做什么去了,不然军中出现情况,他这个现场的负责人怎么会不知道呢?这件事就算想把黑锅丢给恩诺背都不行,因为昨晚恩诺并不是现场负责人。

  如果自己不摆款把恩诺召到野外,这件黑锅恩诺就背定了,不过这样一来,那些贵族就不会被处死,相比起来,公主被救走的黑锅还真是小意思呢。

  “该死的,这家伙昨晚一定是忙于搜括那些贵族带来的财宝了,哼,如果不上缴让我满意的东西,本太子是不会饶了他的!”想到这,隆纳微微恢复了精神,怒吼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没办法,谁都知道这家伙是自己的亲信,如果不帮他,其他的亲信会心冷的。

  “是,是,属下这就去。”如蒙大赦的凯拉,立刻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凯拉兴冲冲的跑回来,还没行礼就喊道:“禀报太子殿下!属下已经探明,昨晚有两名不明身分的骑兵,向通往敌国方向的营门冲去,一匹马被士兵刺死,逃掉一匹和两个敌人,经确认,那逃走的一匹是公主的白马!”

  “什么!那一定是公主,快!一匹马搭载两个人肯定逃不了多远!给我追击!”隆纳一听忙气急败坏的大喊道,喊完后又在后面加了一句:“记住!不要伤了公主!”

  凯拉立刻领命,命令自己的亲信部下去追击了,这种立功的事,当然要由自己人来担任。

  左拉特有点好奇的对恩诺说道:“殿下,单单两个人,而且其中一个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公主,他们怎能从大门那逃出去呢?难道那帮守卫都睡着了?”

  恩诺知道这话虽对自己说,但却不需要自己回答的,也就不吭声的盯着凯拉。

  耳朵灵敏的隆纳也听到这话了,他也觉得有点好奇,不由瞟了凯拉一眼示意他问答。

  凯拉吞吞口水,脸色有点难看的说道:“太子殿下,那些守卫……守卫差不多都死光啦!”

  “什么?”

  所有听到这报告的人都呆住了,因为按照布置的计划,在夺取大营的同时,也各自派出了一队一千人的团队接管营门。两个人能够闯过一个团队把守的营门已经是奇迹,现在居然告诉自己,守卫营门的人居然被杀光了?这岂不是荒谬无比的事吗?

  知道行动计划的隆纳,不敢相信的吼道:“一千人的团队竟然挡不住二个人?反而被全灭了?”

  要知道,守卫这些营门的士兵可都是自己的部下啊,居然一下子被灭了一千人!

  怎么当初自己要和恩诺争呢?要是死的这一千人,是恩诺的禁卫军该多好啊。

  隆纳不是关心部下的生命,他是因为一个团队挡不住两个人,反而死了这么多,在恩诺面前丢了脸面,才如此急切的。

  他一直都把自己这个能文能武的弟弟,看成是自己潜在的王位威胁人,所以处处想表现得比弟弟强,也处处打压弟弟。但他却不知道,自己的表现都表现在争风吃醋方面去了,而不是放在政治和军事方面。

  当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他能够在政治和军事方面和弟弟争锋,那么他也不用使些下三流的手段,来争这个太子之位了。

  凯拉慌忙说道:“太子殿下莫怒,没有牺牲一千人,只是长枪步兵牺牲了二十人,重伤五人,同时禁卫军也牺牲了四人,重伤一人。”

  白痴也知道,凯拉口中的这些禁卫军绝对是属于他的亲信,恩诺的亲信是不会和太子殿下的士兵混在一起的。

  听到只牺牲了二十来人,隆纳立刻恢复正常,不过他还是瞪着眼问道:“怎么回事?既然这么少人牺牲,为什么一个团队拦不住两个人?而且其中一个还是柔弱无力的女子!”

  凯拉吞了吞口水,有点迟疑地说道:“因为,因为他们看到战况顺利,大部分的人都忍不住参与战斗,营门只留下三十人看守。”

  听到这话,所有的人都皱了皱眉头,隆纳更是怒火冲天的大骂该死的。不说因为这样而让公主逃脱了,单单因为这些隆纳的士兵不听从军令擅自行动,就让他的脸面丢光了。

  “凯拉大人,杀死二十四人,重伤六人,这守门的三十人算是被灭了,不知道这是不是救走公主那人一人所干的?”左拉特出声问道。

  听到左拉特的问话,众人心中一抖,虽然这个二十四人的死亡人数在战场上,简直就是不值得一提,但如果只是一个人制造的结果,就相当惊人了。

  凯拉恭敬的说道:“是的,左拉特大人,据幸存者说,这些都是一个身穿禁卫军盔甲的敌人,一人所为!”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凯拉对左拉特有点敬畏的感觉,这是就算对上恩诺这个二皇子都没有的感觉,原因无他,愚笨的人本来就畏惧聪明人,对于左拉特这个参谋长的智谋,凯拉是非常清楚地。当然,隆纳对左拉特的态度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大家听到这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战争不同比武,在比武场上,一个人可以打败好几十人,而在战场上,能杀死十个人就很厉害了,而且在战场上可能杀了几个人后,马上就会被人群攻围杀而死,蚁多咬死象就是这么回事。

  其实最根本的是,一场战争下来,活着的每个士兵平均最多能杀死两个人,一连杀了十个人以上,一般士兵都会手软的。

  “上马!”隆纳马上决定去现场看看。

  他突然希望这名猛将能当自己的部下,当然那是在这个家伙能把公主送回来,如果不是的话,那只能灭掉他了。他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第十五章 相依为命(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