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救援(下)

  在冲下山的时候,康斯十分佩服威纳,他知道,这也是从书本上学到的知识,因为他就想不到这些。

  当康斯喊出杀时,其他的骑兵也知道康斯的意思了,同声呐喊,跟着康斯朝山下冲去。

  山下的人听到山上突然传来呐喊声,停止了厮杀。

  他们的声音传到山下,因为树木和旷野的环境使然,让声音变得模糊,听不出这是由多少人喊出来的。

  不过康斯开头那句话,还是能依稀听到的。

  那一棚黑影在听清内容后,马上欢呼起来,那个大嗓门又喊起来了:“兄弟们!援军来啦!上啊!干掉这帮混蛋!”

  随着他的鼓动,士气大升,厮杀声又再次响起了。

  那四十多名斥候本来疑神疑鬼,半信半疑。他们怎么也不相信,这里会有敌人的伏兵,因为听不到山上有脚步声或马蹄声啊。

  一名持火把的斥候,在映照到康斯的身形时,才刚喊出:“敌袭……啊……”就被康斯一枪刺死了。

  斥候们在听到那人的惨叫声时,他们开始相信前后左右都有敌人,而且比己方多出几倍,在明白这种情况下,白痴都会选择往后逃跑。

  火把纷纷被丢下,斥候骑兵开始逃窜了。他们知道,这时火把可是会把死神带来的。

  康斯他们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跟在后面猛追猛杀了一阵后,才奔回原处。

  这时,那些和斥候厮杀的人,已经捡起火把照亮,开始清理战场了。

  在光亮下,可以看出他们的人数还有一百多人,都是些穿着补丁衣服、手拿烂剑的轻步兵,怪不得会被一队斥候杀了一半人。

  威纳看到获得胜利后,又开始后悔了。

  这样不是又让那个孤儿出身的长官立下功劳吗?自己怎么会提议救这些步兵呢?威纳心中虽然很懊恼,但脸上依然强装喜悦,看着那些获救的步兵们。

  这时,一个壮汉拿着火把朝康斯他们迎了上来,康斯听出这人就是那鼓舞众人的大嗓门:“第九军团第四师团第一旅队第三团队第五联队第一大队第一小队工兵——达特,参见长官。”说完,行了个军礼。

  就着火光,康斯看到这个叫达特的士兵,有着一副熊般健壮的身材,样子也很粗鲁,光论外表,还真想不到他会鼓舞士气。

  康斯下马回礼应道:“我是第九军团第五师团第二旅队第五团队第二联队第五大队大队长,康斯。”

  没想到在这里能够遇上从边界军营逃脱的士兵,而且是和自己同一个军团番号的人。

  这时围上来的士兵们,交头接耳喧闹起来了。

  他们可没想到,眼前这个好像是骑兵头子的骑士,竟然是个步兵军团的大队长,马上有几人靠了上来,他们齐齐向康斯行礼道:“长官,属下等是第九军团第五师团第二旅队第五团队第二联队第四大队的士兵。”

  他们是和康斯同一军营的人,在康斯当上队长时,都见过康斯的样子,所以一听康斯报出名字,就跑上来相认了。

  他们这几天来东躲西藏,时时提心吊胆。刚才被斥候骑兵发现后,已被追杀了几十公里。

  所以他们和康斯相认后,就坐在地上休息了。而那些幸存的士兵更老早就坐在地上休息了。

  “我们联队所属的士兵这里还有吗?”康斯望着他们问道。

  一个士兵忙站起来,有点难过的禀报道:“长官……第二联队,只剩我们这三人了。”

  康斯无语,这情况他也猜测到了,在那情况下能逃得出来,这些人都是算幸运了。

  “呃,长官,其他兄弟呢?”达特四处张望后,有点不解的向康斯问道。

  康斯知道他奇怪怎么只有这十一名骑兵出现,所以他笑了笑:“没有其他人,这里只有我们这十一人,刚才我们是欺骗敌人的。”

  众人一听都张着嘴,愣愣的。没想到才十一人的骑兵,竟敢朝五十多人的斥候发起攻击。不过也多亏他们相助,自己才免于全军覆灭。

  看到身旁的人愣愣的,那三个和康斯同一军营的士兵得意的说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康斯长官杀掉的敌人可以编几个联队了,这五十多个敌人算什么?他可是我们军营的战神啊!”

  听到这话,众人都精神一振,那名士兵身旁就有一人急切地问道:“他就是大营里盛传的战神?”

  康斯会得到这个称号,那是他参军时的战绩,先是在军营里流传,老兵告诉新兵,新兵又告诉其他营的新兵,然后就慢慢的流传开来。

  不过,除了康斯那营知道战神的身分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战神是谁,只知道自己部队里有这么个人。

  这也是为什么康斯没有送礼巴结他的长宫,还能被那个贪功的团队长任命为大队长。

  老实说,他团队长这个位子,有一半是占了康斯杀敌的军功换来的。

  当然,传言在描述过程中都会加油添醋的,士兵们都希望战争之神是在自己这一方,因为这样能带来好运,所以在传述康斯的事迹时,都会不由自主地加些料,把战神的传说夸大了几十倍,深怕不这样干的话,就无法体现战神的风采。

  这些夸张的传言,传着传着,竟变成真实的故事了。

  休息的士兵都露出崇拜的眼神看着康斯,没想到传说中的战神就在自己眼前。

  现在他们认为,康斯用十骑来偷袭,是有勇有谋的计划。当然,要是康斯这次偷袭没有成功,那么士兵们就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了。

  战场是胜利者的天下,只有胜利者能得到上天的宠爱,只有胜利者才配成为战神。

  康斯完全不知道这伙杂牌军的心部向自己这里凝聚了,这会儿他正询问达特关于敌人的军情呢。

  “达特,你们是什么时候遇到斥候兵的?”

  “长官,我们是在天刚黑时遇到的,狂逃了几十公里来到这里。”

  达特神色黯然,那时,原本五百多人的部队,竟然被一个斥候大队杀得只剩一百多人了,而且剩下的人大部分都负伤了。

  兵种不同和武器精良虽然不能决定全部的胜负,但还是能决定大部分的战况。

  “长官,看来敌人的主力离我们这里大概一百公里左右。”自认比其他人聪明的威纳,又脱口说出让他后悔的话。

  其实任何人都能推断出来,因为斥候离主力部队五十公里是常识。

  “嗯,就不知道他们的指挥部是否在那附近呢?”康斯点点头,他们的任务就是要—找出敌军主力所在。

  “长官,那里有一座大军营,有许多的物资和高级军官,按照那数目众多的传令兵来看,应该是个指挥部。”达特在旁说道。

  “你确定?怎么知道的?”威纳一听,忙急切地问道。如果这消息正确的话,那么康斯又立下一件军功了。

  达特狠狠地说道:“我们就是发现了他们,转身要逃跑时,才会被斥候兵追杀的。”

  “那你知道叛军的位置吗?”威纳问道。

  “叛军?哦,禁卫军呀?这个我不知道,在撤离过程中就没有见过他们了,我想他们应该在后边吧,两军应该离得很远。”达特想了一下,不大确定地说道。

  “嗯,这么说,他们还在后面压阵,等待后绩部队的到来呢。”威纳自言自语的说道。

  威纳又马上对康斯说道:“长官,我们回去禀报军情吧。我们知道了这股敌人的位置,算是完成任务了。”后面还加了一句:“这样,我军可以抢先在他们会合时,消灭目标了。”

  威纳这时的想法是:既然康斯的军功是确定的了,那么自己帮帮口,也能沾上一点功劳吧?

  康斯对威纳十分佩服,所以很听从威纳的话,一听随即起来命令道:“回军营!”

  恩诺的禁卫军正在一处平原扎营休息。

  骑兵的优势就是可以发起猛攻,而要发挥骑兵的优势当然是在平原上,骑兵在山区可是寸步难行。

  恩诺很火大,这几天来,不但粮草供应不及时,而且,一开始大哥还让自己成为先锋,没想到部队还没出发,命令就又下达,让自己负责先锋后阵,天哪!让重骑兵负责后阵?不用做得这么明显吧?

  这还不打紧,接着就以既然作先锋后阵,那就不需要这么多的重骑兵,硬是把自己的重骑兵军团拆散,分配到其他军团,搞得自己现在手里只有两万骑兵,其中一万是自己的重骑兵,一万是杂牌军。

  虽然自己在这个军团爵位最高,但整整四万的军队却不把自己这个皇子放在眼里,自己这一万铁骑已经被孤立起来了。

  本己接到命令的时候,以为自己的部下不会听令,但却没想到除了自己直属的师团外,其他四个平时忠心耿耿的师团长居然同时服从命令,根本不请示自己,就编入其他军团。

  这时,恩诺才知道,他的皇兄以那些部下国内家人的安危,再加上他太子的地位,对自己的禁卫军团进行了威逼利诱,到头来,自己只能依靠这些无父无母、完全对自己忠心的部下。

  就连左拉特这个智囊,也暂时离开回国休养。不过也好,趁机帮自己看看国内的情况,在国内若没有一个有力人物坐镇,对他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

  “他分明是想让我死在战场上!”恩诺很清楚皇兄打什么主意。

  幸好这几天都没遇到敌人的抵抗,所以暂时没有损失,但恩诺知道,自己前面有崎红国第七军团足足六万人的骑兵大军!

  和他们相遇的话,自己这一万铁骑可能只剩一、两千人了。

  “够狠!情愿把可以一股作气消灭崎红国的战机扔掉,又把自己派去送死,消灭可能对他产生影响的势力!真是毒啊,大哥。”恩诺看着无尽的夜空叹道。

  占领边界的大营里,驻守着隆纳的十几万大军,而且,国内还陆续开来数十万的援军,如果全军挺进的话,崎红国早都灭了,自己也不用提心吊胆的在这磨蹭。

  不过老实说,也多亏皇兄这个举动,不然要是自己在关键时刻,这帮不忠心的部下来这招,恐怕才真会被害惨了。

  皇兄肯定想不到,其实自己手下铁军中的铁军,正是现在这一批自己亲自指挥的这个孤儿师团。

  这些人可是自己从各地收养的孤儿训练出来的,战斗力比其他四个师团强了一倍不止,只要这个孤儿师团在自己手中,那他就有翻身的机会。

  恩诺摇摇头,如果他和隆纳调换位子,肯定不会做出这样利敌害己的决策。

  这时,一名骑兵策马狂奔到自己面前,翻身下马急切的禀报道:“殿下,前军遭到敌军袭击,请求殿下支援!”

  “嗯,终于出现了,全军集合!”恩诺点点头,大声命令道。

  他知道敌人的目的是什么,他虽然不愿变成隆纳的棋子,但唇亡齿寒的事他是知道的,要是那前军被消灭了,自己这些人将独自面对三倍的敌人,所以还是得全力救援才行。

  至于手中那一万的杂牌骑兵,恩诺根本就没在意,那是用来送死的炮灰。

  寂静的军营接到命令后,开始热闹起来了,恩诺也回到帐营里,整装起来。

  刚穿好盔甲佩上剑,一道人影突然像从地底冒出来似的,单膝跪在恩诺面前。那些帮他整装的亲兵识趣地退下了。

  恩诺好像知道那影子的存在,并没露出惊讶的表情,毫不理会,自己动手继续整装起来。

  “殿下,隆纳殿下突然回国了。”那影子等亲兵都退下后,才开口说话。

  “啊?怎么回事?那军队他带回去了吗?”恩诺停住系披风的动作,转身震惊地问道。

  “没有,殿下他把军队留下让凯拉率领留守,只带了几千骑兵就匆匆回国了。”

  “发生什么事了?”恩诺突然想到什么,忙问道:“国内的援军还继续朝这出发吗?”

  “国内援军突然停止行军,并有回国的迹象。”

  “嗯……国内一定出了什么大事,你马上回国调查!”

  “是!”随着声音,影子消失了。

第二十章 救援(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