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沉默早餐(上)

  “谢教主大人,卑职有事禀报。”主教又行了个礼才直起腰,恭敬的说道:“刚才僧侣院中突然有人捐献近万枚金币,卑职认为,如此大事一定要禀报教主大人。”

  近万枚金币!

  那是一个中等城市一年的税收呀,是谁这么大方,居然捐这么多?世界首富也不见得有这么大方啊,众人都惊呆了。

  而艾丽丝眉毛一挑,这一微小的动作,让伊丝娜无意中看见了,不过她没有往其他方面想,只以为那是很震惊的表现。

  “这个人是谁?”教主急切地问道,这么大方又有爱心的人,可不能错过结识的机会。

  “卑职该死,那人没有留下名字。确定了这里是孤儿院后,他就递出一个包裹,说了句:‘帮助无家可归的孤儿’就离开了。

  “当时我们不知道包裹里面时什么,所以也没有去拦他,卑职真是该死。”主教带着后悔的神色说道。

  听到这,大家都是一愣,怎么又出现了一个不留名的捐献者?

  一个僧侣自语道:“这个人,会不会跟那个人是同一个?”

  众人除了主教莱嵚外,都又是一震,教主急忙起来命令道:“莱嵚,你马上让僧侣们寻找这个人,就说我想见他。”语气中完全丧失了一个教派之主应有的稳重,不知足他太想见那个人呢?还是这就是他的本性?

  “是,卑职这就去办。”说完,向教主和公主行了个礼后,就想离开。

  “等等。”艾丽丝忙起来叫住莱崁,然后望向教主行礼说道:“教父,我们还是不要去找他吧?不然,到时我们反而会被他讨厌的。”

  “唔?这话怎么说?”教主迷惑了。

  “您想,他既然不愿意报出名字,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分。或许是他不爱名,也可能他有什么理由不能让人家知道他的名字。

  “而这个理由,可能会危害到他的生命,您要是发动所有人找他,一定会给他带来困扰的。到时,我们的好意就变成恶意了。”公主一口气把理由说了出来。

  教主沉思了一阵,叹了一声:“唉,你说的有理,他不愿报出名字,一定有他的理由,我们没有权利探究别人的隐私。算了,莱嵚你回去,照那人的意思运用那笔钱吧。”

  “是,卑职一定照办。”莱嵚恭敬地应道,然后离去了。

  伊丝娜从刚才就觉得公主怪怪的,等看到公主听到教主采纳她的意见时,那美丽的眼睛突然流露松了口气的眼神,不由—愣,不过,她一想到刚才公主奇怪的表情,马上确定公主知道那个无名捐款人是谁。

  伊丝娜的嘴巴好像动了动,看来她想说些什么,不过她又似乎考虑到某些原因,而没有把话说出来,只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艾丽丝。

  艾丽丝完全没有察觉伊丝娜在打量着自己,她心情才刚定下来呢。

  当教主说边界那个每月都捐几枚金币的士兵是第九军团的人时,她就知道那人是康斯了。

  因为第九军团里,一个月军饷能获得几枚金币的普通士兵,只有杀敌上千人的康斯。

  她认为康斯一定会这么做,因为按他的功劳,一个月的军饷起码有几十枚金币,捐它几枚不成问题。

  这点公主就想错了,她忘了军队长官层层剥削的习惯,那些钱可是康斯的所有啊。

  而公主听到有人捐了一万枚金币时,就马上确定那是康斯,她知道康斯是个不爱财的人,不然,也不会把可封疆列上的大功劳,用来换取一个读书学习的机会,所以康斯极有可能捐掉奖赏。

  这时,艾丽丝不由望了一下伊丝娜,发现她也望着自己,不由露出一丝微笑,伊丝娜愣了一下,也点点头回礼。

  伊丝娜现在知道那个无名捐款人是谁了,用脑袋想一下就能知道,可惜教主他们没有参加赏赐的会议,不然肯定也知道那个人是谁。

  她现在很奇怪,是因公主对教主的进言而感到疑惑。

  会议时,她不是恨不得给康斯崇高的地位吗?那时还可说因为顾虑到贵族将军的意见,但现在则是获得教会支持的好机会呀,为什么要阻碍呢?

  她突然灵光一闪,她明白了公主的想法,她打量着公主的侧面,面纱下面的嘴唇微微弯起,伊丝娜笑了。

  艾丽丝心中现在正向康斯道着歉:“对不起,康斯,不是我要打压你,而是你现在完全没有根基,根本不能太出风头,不然,到时连我都救不了你。

  “放心,等时机成熟时,教会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康斯没钱一身轻,轻松地吃了一餐免费的晚餐,再好好的锻链了一下武艺,最后舒舒服服地睡觉了。

  天刚蒙蒙亮,多年早起的习惯,康斯已经醒来。

  他的早课没什么,就是日复一日的锻链武艺。出了一身大汗的他,边擦洗着脸,边等着侍从端来早餐。

  门敲响了,康斯一边喊进来,一边去开门,他住在这里十几天来,听到敲门声都是直接要人进来,可是这个侍从就是要他开门才肯进来,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但这次不是那个送早餐的侍从,康斯刚走了两步,门被打开了,—个满脸笑容的中年官吏轻手轻脚地推开了大门。

  “康斯大人您早,小的名叫帕鲁,是神官殿的书记。”

  那官吏十分恭敬地向康斯行礼,如果威纳在场的话,一定会认出,他就是那天站在自己对面的那个文官。

  康斯见不是侍从,不由愣了一下,但马上回礼:“呃……你早,请问有什么事吗?”康斯根本不知道神官殿是干什么的。

  “呵呵,小的奉命来请大人。”帕鲁那满脸的笑容堆得更多了。

  “奉命请我?谁?”康斯呆了,有谁会请他呢?请他去又要干嘛?

  帕鲁恭声应道:“是大神官伊丝娜大人,伊丝娜大人请大人去共用早餐。”

  “呃……”康斯刚听到伊丝娜的名字时,还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不过马上就想到了,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师傅。

  虽然觉得师傅请徒弟吃早餐很奇怪,但康斯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整理一下服装,带上门就跟着帕鲁走了。

  帕鲁虽然奇怪康斯在听到伊丝娜的邀请后,居然没有流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反而出现一愣的表情,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只在前面尽职的带路。

  不一会儿,康斯来到一处庄严的大殿里,进人大殿里面,除了书以外还是书。

  康斯马上被这些书吸引了目光,不过脚步没有停留,因为他知道,吃早餐不可能在这里吃的。

  帕鲁见到康斯的表情忙介绍道:“这里是大神殿藏书用的大殿,听说大人要跟伊丝娜大人学习,到时这里的书,大人可以随时拿来看。”

  康斯点点头没有说话,帕鲁见康斯好像不喜欢说话,也就识趣的专心带路。

  穿过书库,他们来到大神殿外的一个花园处,康斯看到在树荫下摆着一张小巧雅致的圆桌,两个宫女正在那摆放精致的餐具,她们见到康斯,恭敬地行了礼就退下。

  帕鲁忙拉开一张椅子恭声说道:“大人您请稍坐,伊丝娜大人马上就来了。”

  康斯迟疑了一下摇摇头,淡淡地说道:“等伊丝娜大人来了再说。”说着,就踱开几步打量四周的环境。

  帕鲁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这么懂礼貌呀。他把椅子放回去,垂手站着不动,但那眼睛却在康斯背后转个不停。

  今天早上他接到伊丝娜的命令时就很奇怪,因为伊丝娜虽然常常接受别人的邀请,但却很少邀请过人,平常请的人都是公主、王后、教主等等的,而且一请就是好几个客人,至于单独邀请男客则根本没有过。

  帕鲁拥有另外一个身分,所以他对能被伊丝娜邀请的男人很感兴趣,但在知道邀请的人是康斯时,确实吓了一跳。

  康斯是什么人他很清楚,在知道有人救了公主后,他就开始调查,所以他比那些将军还早知道康斯的厉害。

  他奇怪的是,平时只顾研究学问的大神官,怎么会对一个军人感兴趣呢?

  就算这个军人将是她的学生,也不用破例请他吃早餐呀?而且,还是单独一个人。

  帕鲁凭直觉感到有点不妙,不是为康斯和伊丝娜不妙,而是为自己的主人觉得下妙。

  帕鲁正胡思乱想时,一股香味飘来,一闻到那熟悉的香味,他就知道是谁来了,忙转身行礼口呼:“大神官大人早。”

  “嗯,康斯大人为何站在那里?”伊丝娜只是朝帕鲁点点头算是回礼,就招呼仍然背向这边的康斯,不过声音语气显得很公式化,可能她平时用惯这种语气说话吧?

  康斯听到声音回过头来,见到那个在议事殿上的蒙面女子正俏生生站在晨光下。

  这次,她穿着一身的洁白的神官服饰,那白色丝绸缎料的衣服,在阳光中若隐若现,透出她那美好的身段,特别是那面纱下看不清的脸孔,配着那一双美丽的眼睛,更是带给人一种朦胧的美感。

  帕鲁虽然看到过很多次这种蒙胧美,但还是不自觉地被吸引住了,眼里露出了痴迷的神色。

  但康斯并不是帕鲁,他只是微微一愣,就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就神态自若地走到餐桌前,目光平淡的看着伊丝娜。

  看到康斯那自在的神色,伊丝娜不由微微一震,因为她看出康斯的神态不是故作镇定,而是发自内心的。

  她不由涌起一点失落感,因为康斯定第一个看到她穿这样、眼神却没有迷茫的男人。

  她今天穿的这套衣服,是在重要客人面前或重大场合才穿的,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魅力,看身边帕鲁的样子就知道了,可为什么康斯会如此神态自若呢?

  伊丝娜并不是自恋,只是她从小就一直被人称赞美丽。

  十四、五岁时起,凡是见到自己的男人,都用痴迷的眼神围绕着自己,害得自己只好整天系着面纱,但这样更多了一种朦胧的美感。

  在这种情况下度过的人生,突然发现有人不在意自己时,会下感到好奇和迷惑吗?

  伊丝娜被康斯乎静如水的眼神看得有点不自在,第一次主动回避被凝视的目光,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宫女端着餐点上来了,这才舒了口气的她,忙回过神来请康斯入座。

  

第二十五章 沉默早餐(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