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沉默早餐(下)

  康斯向伊丝娜做个请的手势,就不客气地坐下。

  伊丝娜低着头慢慢地吃着食物,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不过有一点她是确定的,那就是后悔因为好奇而单独请康斯跟自己共进早餐。

  因为在这个地位卑微的军人面前,自己居然有一种莫名的拘束感,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在议事厅的时候,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呢?难道是距离太远了?这时,伊丝娜可以确定,康斯不是为了其他的目的接近自己的,这从康斯的语气与动作就可以看出来。

  时间慢慢的流逝,伊丝娜没有说话,康斯也没有说话,两个人都在慢慢的吃着食物。旁边侍候的宫女和在一旁站立的帕鲁,都十分感兴趣地看着这一幕。

  宫女是看着康斯,她们对这个军人产生了兴趣,因为她们以前招待的男客人跟伊丝娜在一起时都是侃侃而谈,口若悬河地发表自己的见解。

  但现在这个能够单独和伊丝娜进餐的男人居然一声不吭,真是奇怪。

  而帕鲁则看着伊丝娜,他在仔细观察伊丝娜的神情,当看到伊丝娜眼神好像心神不定时,他心凉了。

  他知道,爱一个人是从对那人感兴趣开始的,现在虽然不能说伊丝娜爱上康斯,但起码是对康斯感兴趣了,不然,一贯掌握主动权的伊丝娜怎会心神不定呢?他只是一个团队长啊!

  “主人,你再不行动,可能要败在这个小子手中了。”帕鲁在心中叹道。

  康斯吃完后,接过宫女送上的手巾抹了抹嘴,然后慢慢地喝着红茶。

  其实他刚吃完时就想用手擦嘴的,幸好那宫女手巾送得及时,不然就出洋相罗。

  良久,红茶已经喝完了一杯,再倒的一杯也被喝完了,伊丝娜仍然低着头细细吃着她面前的早点。

  康斯见伊丝娜没有什么话说,也就站起来道谢:“谢谢大人的招待,下官告退了。”

  “啊……呃……不客气,那……帕鲁你送康斯大人出去吧。”

  伊丝娜听到康斯的话不由吓了一跳,抬头一看,这才发觉康斯不但吃完早餐,甚至喝完了红茶。

  自己竟然没有发觉,不由脸一红,结巴了一下后,才镇定的行礼送别康斯。

  等康斯跟着帕鲁离开后,她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我怎么了?怎么会如此失态呢?那我以后如何教他学习呢?”

  突然她猛地坐直:“对了!忘了让他等下来学习!”

  不过,她很快又无力地靠在椅背上门语道:“唉,算了,这阵子我都无法面对他,等稳定心情再说吧。”

  帕鲁把康斯送到大殿门口,康斯就请他留步了,他也不推辞,等康斯走后,就转身回去。

  康斯并不知道,帕鲁一进大殿就马上跑回自己的屋子,拿出一张小纸,在上面写了一大段密密麻麻的小字,然后搓成一小条塞入一个小竹筒里。

  接着,帕鲁从屋内一角的暗处摸出一只白鸽,把竹筒系在白鸽脚上,打开窗户仔细观察一阵,确定四周没有人后,手一放,白鸽立刻飞上了蓝天。

  康斯不知道,这只白鸽将给他带来一场和看不见的敌人厮杀的战争。

  康斯并没有回自己的住处,而是走出了宫门朝大街前去。

  他现在心情不是很舒服,因为大神官并没有谈起关于学习的事,而且请他吃的一顿早餐也只够塞塞牙缝,根本填不饱肚子。

  也是,那些宫廷糕点都是好看好吃,但不够分量的东西,如何能填饱一个大男人的肚子呢?

  所以他决定去大街上买点吃的。至于钱嘛,他怀里还有那个军需官送的钱包呢。

  康斯填饱肚子回到住处时,发现有一个士兵正在门口站着。

  那士兵—见康斯,忙行了个军礼恭声问道:“大人是康斯团队长吗?”

  “我是康斯。”康斯点点头。

  那士兵忙啪的立正再次行了个礼,接着好像不知如何表达的张了张口,但没有发出声音。

  康斯看样子就知道他很紧张,就默默的等着他平复心情。

  良久,那士兵总算定下心来,再次向康斯行了个礼,同时恭声说道:“康斯团队长麾下亲兵队长伊达向长官报到!”声音相当宏亮有力,亲兵不论人数多寡,指挥官都是队长军衔。

  康斯一愣,原来这人是自己的亲兵队长呀。不过很奇怪,这些队长的任命不是自己来决定的吗?可是自己连自己的军队都没见到,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亲兵队长来呢?

  康斯虽然生出了这些疑问,但他没有说出来,只是回了个标准的军礼,淡淡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报告长官,军部请长官去检视部队。”伊达拘束地回答。

  “哦,好,我们走吧。”康斯一听,就想转身离开,他本以为今天就可以跟伊丝娜学习,可刚才和伊丝娜见面时并没有提起这件事,也就死心了。

  现在无聊的他,正好藉这机会去见见自己麾下的部队。

  “呃……大人……您就这样去呀?”伊达有点不自在地叫住康斯。

  康斯回过头来,见伊达的眼神正打量着自己身上的布衣,不由淡淡一笑,也是,怎能穿成这样去见自己的部下呢?

  “请你等一下。”康斯朝伊达笑着说了一句,就进了屋子。

  伊达恭谨地点了下头,就站在门口等着康斯。

  他知道康斯是进去换衣服的,原本自己身为亲兵,也应该跟进去帮忙的,但有了长官那句话,只好待在外边。

  “这个长官是什么人呢?从来没听说过他的名字,听说几个月前还是边境部队里的一名步兵,真是幸运啊,一下子就升成团队长了。从这么客气的语气看来,长官也是新兵吧?”伊达胡思乱想着。

  “呵呵,看刚才长官那副平民打扮,我还真的不敢相信,他就是我的长官呢。”伊达想到这,不由露出一丝微笑。

  康斯的传闻并没有传出王宫,这是因为那些将军暗地警告知道康斯事迹的士兵,不得宣扬。

  他们可不想让这个如战神般的男人,在士兵中拥有巨大的声望。

  而那些文官,因为不想卷入军方的争斗中,也没什么多嘴,再说,就算他们多嘴也传不到军队里。

  所以其他士兵根本不知道康斯这个人,而分配到康斯麾下的士兵,直到今天才知道他们的主将是谁。

  军部原本不想这么早就把康斯的军队集结成军,但在艾丽丝公主一天问三次的关怀下,迫使他们不得已把部队编成完毕。

  当然,他们在人员素质和底层军官方面动了一下手脚。

  虽说特许康斯任免麾下军官的权力,但不管康斯默认或解除这些下级军官的职位,那都是给康斯找麻烦啊。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伊达连忙整理心情,目不斜视身子站得笔挺。

  “让你久等了,我们走吧。”

  听到康斯的招呼,伊达连忙看去,只见康斯换上了一套标准的团队长军装,伊达只觉得现在的长官仪表不凡,并流露出一股威严的气势,跟刚才土头土脑的平民形象差了十万八千里。

  看来人还真的是要靠衣装呀。

  “我们去哪?”康斯见伊达带着他离开城门,来到城内的一处军用停马场,并牵来两匹马,不由奇怪的问道。

  “报告长官,我们去城郊的新兵营。”

  “新兵营?”康斯有点奇怪,跑去新兵营干嘛?

  “难道自己的部下全都是新兵?这不可能呀,没有老兵带练的新兵要好久才能形成战斗力,这可是人尽皆知的呀,军部在搞什么?”

  看来康斯还不知道自己得罪的人有多少啊。

  伊达答道:“长官,我们都是刚从新兵编成的军队,暂时还没有驻地,所以现在仍然留驻在新兵营。”

  “哦。”康斯点点头没有说什么了,他认为既然是军部的决定就服从吧,反正军部一定有他的理由的。

  接过马绳就想上马时,旁边有一个人叫住了他。

  “唉哟,这不是康斯大人吗?”旁边那个骑着一匹骏马的军人朝康斯拱手,用一种感觉不到友好的语气招呼道。

  “呃,这位大人……”康斯见那人也是团队长服装,而且有点面善,知道在议事大殿见过,可又不知道他的名字,只好也拱手回礼说出这么一句询问名字的话来。

  原本听到这话,一般都会报上自己的名字,但那团队长却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只是用一种酸溜溜的口气说着话:“哟,我们的大功臣怎会记得我这个军部小兵的名字呀。原本想专程通知你的,既然现在遇到了,正好跟你说一声。”

  他清清喉咙,好像背诵似的的说道:“因为军队各有任务,不能分派士兵到康斯大人麾下效劳,只好用新兵编成部队交由康斯大人指挥,万望康斯大人加强训练,以期贵部再立新功。

  “更因康斯大人学务繁忙,军部决定替康斯大人分忧,先行任命了小队长人选。望康斯大人加以重用。”

  其实他这些官腔十足的话,就是不久前向公主禀报的话。

  当然公主听到后没有说什么,因为她知道现在康斯不会上战场,军队可以慢慢操练,说不定还会比老兵好带呢,所以这道军部的编成命令就被彻底执行了。

  那个团队长说完,拱手说声告辞就策马离开。

  听到这,白痴也知道康斯得罪了军部的人。

  “大人……您跟军部有……”原本亲兵就是长官的亲信,说话不应该有顾虑,但伊达是第一次见康斯的,所以连话都不敢说透。

  康斯知道伊达要问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军部,自己来帝都这么久,就只跟他们见过一面,根本没机会得罪他们呀。只好苦笑一下,无语地摇了摇头。

  伊达以为康斯不想说,只好默默地帮康斯拉住马,等待康斯上马。

  康斯麻利流畅的动作,让伊达呆了一下,没想到这个步兵拔擢的长官,居然有这么好的马术!

  伊达是牧民出身,从小就会骑马,因此才能被军部选为亲兵队长。凭他的眼光,只要看—个人上马的姿势,就能判断出那个人的马术高不高。康斯上马时如行云流水般的姿态,真让他自叹不如。

  也因此他对康斯更感到好奇,一个小小的步兵团队长居然有这样的马术,而且军部还拼命排挤他,再加上全由新兵编成的军队,刚才那团队长说的什么大功臣和学务,到底是怎么回事?亲兵队长的身分,让伊达愈发想弄清楚康斯这个长官的秘密。

  一路上,伊达向康斯解释军营的情况:新兵营满营有五千人,其中一千人被分配到康斯麾下。同时还加了一句:由于都是新兵,所以可能还不大懂规炬,请康斯多多谅解之类的话。

  聊着聊着就来到郊外,一处占地甚广的军营出现在他们面前。

  康斯见到门口没有守卫,愣了一下。

  虽然知道他们是新兵,但也不可能没有人守门呀!等进去后,康斯大吃一惊,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

  因为,呈现在他眼前的是:操练场上晒满了衣服,士兵们不是几个凑成一堆赌博,就是三二两两的聊天或晒着太阳,个个都懒洋洋而且有气无力的,简直就像是在老人院一样。

  伊达见康斯眉头皱了皱,知道有点不好,忙策马快上两步超过康斯,冲着那些士兵人喊道:“康斯团队长大人到达!麾下所属马上列队迎接!”

  那些士兵爱理不理的看着伊达和康斯,直到伊达喊了第二遍,几个好像头目似的士兵才懒洋洋的起来喊道:“好啦,好啦,起来,集合罗!”

  在这些士兵的带领下,一些士兵不情愿的起来,慢慢吞吞的排起队来。

  但军营里仍然有一人半的士兵依旧做着自己的事,好像根本不想过来排队似的。

  伊达伯康斯误会,忙报告道:“长官,麾下士兵集合完毕。”

  听到伊达的话,康斯知道那伙人是不属于自己麾下的新兵,眼前这一千名流里流气的人就是军部配给自己的。

  一千人,康斯不是嫌少,而是嫌太多了,因为在短短的几个月内,他就从只要照顾好自己,变成要照顾—千人的生死,这责任真的太沉重了。

第二十六章 沉默早餐(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