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刺杀(下)

  康斯会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这是因为他童年深深印在心中的愿望使然。小时候,他就只有这样一个愿望,相信现在也是吧。

  懂事前,他能活下来可以说是本能驱使,而懂事后,获得学习的机会就是他自小活下去的希望。

  他仍然记得飘雪的冬天,自己穿着破烂单薄的衣服,偷偷站在某个书塾的窗外,听着里面的学者讲学,但还没听几句就被人赶了出来。

  在其他书塾也遭遇同样的待遇,康斯知道自己的愿望难以实现,因为那书塾都是贵族和有钱人才能上的。

  也因为这样,康斯才对追求学习的渴望如此强烈,毕竟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珍贵。

  康斯在边界军营参军的时候,也常听到一些士兵感叹,说自己要是会识字的话,现在肯定能荣华富贵身居高位了,才不用在这流血流汗呢。

  在这个世界,会不会识文断字是地位的象征,贫民是没资格学习的。

  所以,就算康斯参军时有了钱,在他周围也找不到可以教他的老师,而且,也没有那个空去城里找师傅。

  再说,就算找到了很有知识的人,以他们高傲的性格,也不可能去教一个普通士兵,他们认同的学生,只有那些大富大贵的人,这是时代的通病。

  然而,康斯热切追求学习知识的机会,并不是为了获得高贵的地位。

  他只是想知道一些道理,只是想看看那些书本中写了些什么。

  他童年时,曾在战场上捡到过一本书,翻过几次后,知道自己看不懂,也就把它给珍藏起来,以期待自己日后能有看得懂的一天。

  陷入自己回忆中的康斯,突然感觉被人碰了一下,接着身旁传来那侍女的低语声:“大人叫你呢。”

  康斯忙定下神来,发现蒙着面纱的伊丝娜大神官,正站在那张书桌前,用毫无表情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知道刚才自己一下子迷茫,没有听到伊丝娜叫自己,不由连忙单膝跪下,恭声说道:“下官康斯,参见大人。”

  不论对方现在的地位,还是成为自己师傅后的身分,康斯认为自己给她下跪是应该的。

  神官就是大学士,除了负责祭拜神明的仪式外,就负责管理历史和研究学问,以及制定历法等等这方面的工作。

  而大神官,也就是大学士的长官,没有高深的学问是干不来的。而且大神官的地位崇高,等同于一个国家的丞相和元帅,就算是大将军见到大神官,都还要先行礼呢。

  伊丝娜不自在地微微把身子挪开一下,没有正面接受康斯的大礼。

  刚才她和康斯对视,虽然发现康斯眼神好像不知想什么去了,但总算是第一次和康斯对视了。

  而且,她也感觉到自己的心不会再扑通、扑通的乱跳。她正庆幸今天自己突然决定带侍女来,是个明智决定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又变奇怪了。

  看到康斯给自己行大礼后,心中居然产生了不忍接受的感觉。又或者说,看到康斯对自己行大礼,有一种失落的感觉,甚至出现了一种莫名难过的感觉。

  伊丝娜无意间发现到,正用狐疑眼神看着自己的侍女,不由一惊,她知道,这个跟着自己长大的侍女察觉到自己的异样,忙把心中的感觉压了下来,尽量用平淡而又不带感情的声音说道:“起来吧,以后不用行如此大礼。”

  “谢谢大人。”康斯神色肃穆地站在原地不动,等着伊丝娜说话。

  伊丝娜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又不知说什么好,她正奇怪自己怎么会不知如何开头呢?昨晚自己还想了一夜的开场白,现在怎么说不出口呢?

  当她的目光瞥向自己的侍女时,才恍然大悟。

  因为自己设计开场白时,是抱着要两人单独相处的心情设计的,现在多了一个人,难怪说不出口。

  “嗯,康斯大人,请过来这边坐下。”伊丝娜镇定了一下,就准备直接开始教学,她指了指放在她对面的那张椅子,对康斯说道。

  康斯先行了一礼,然后拉开椅子,拘束地坐下。

  那个侍女不等伊丝娜吩咐,就把一本小孩子学识字的书本摊开在桌上,摆放在康斯面前。

  康斯是个文盲,而因为这是负面的消息,所以军部方面很乐意让它流传开来,整个王宫的人几乎都知道。

  伊丝娜见到侍女眼中流露出嘲笑的神色,不由皱皱眉头,她突然涌起一种莫名不舒服的感觉,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自己对这个侍女的喜爱突然减少了。

  虽然感到奇怪,但却没有怎么去追究,她忙着向康斯解释:“因为你没……因为你的要求,所以我决定从最基本的认字开始教起。”

  伊丝娜突然觉得,自己不愿意说出康斯没有学过认字的话来,所以话才刚说了个头,就改了口。

  康斯点了点低着的头,他根本没有去在意这些,因为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书本上了。

  伊丝娜以为康斯很在意,但只好在心中叹了一息,语气中带着微微的歉意说道:“那么我们开始吧。”说完,就站在康斯身旁,开始一个字一个音节的教了起来。

  伊丝娜站在康斯身旁,马上就闻到一股汗酸味夹着男人特有的味道,她悄悄留意了一下康斯还没有变干的头发,知道康斯上午跑去新兵营带兵训练,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匆匆忙忙赶回来的。

  她并不感觉这股味道有什么难闻,因为这是眼前这个男人辛苦的证明。

  那个侍女见伊丝娜察觉到康斯身上的汗味,就调皮地轻轻后退一步,用手在鼻子面前扬了扬,表示康斯很臭,但是伊丝娜没有看她,仍然站在康斯身旁,教着他认字,搞得那侍女只好没趣地在一旁待着不动。

  才教了一遍,伊丝娜就为康斯表现出来的记忆力感到吃惊,因为康斯都记住了字母的读音,而且发音也没有错误,就只是缺乏熟练度,和如何书写这些音节。

  搞得伊丝娜怀疑康斯是不是早就会了,不过看着康斯认真学习的样子,又把疑惑抛开。

  因为那认真的表情,是专心于一件事情才有的,不可能装得出来。

  于是伊丝娜拿出纸笔,开始教起康斯来。

  第一次拿笔的康斯,当然是写得歪歪扭扭的啦。

  伊丝娜想也不想,就握住康斯的手来教他写。

  等写完了,她才发觉自己大胆的动作,当然是马上把手松开,这时的她,早就提了张椅子,坐在康斯身旁了。

  康斯完全没有感觉到什么,他的心思都沉浸在学习中,几乎可以说是忘我的在学习着。

  伊丝娜看到康斯那认真的眼神,心脏又开始加速跳动起来,不过,这次却没有了以前的慌张,反而发现到这种心跳加快的感觉很舒服、很自在。

  正当伊丝娜眼神开始迷蒙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声高喊:“艾丽丝公主驾到!”接着门被打开,被众卫兵簇拥的艾丽丝走了进来。

  康斯那个亲兵队长伊达,不知怎么搞的也跟了进来。

  伊丝娜慌忙的站起来,并不露痕迹地移开康斯身边几步,这才朝公主微微半蹲,福了一下说道:“参见公主。”

  不知为什么,她不想公主看见自己和康斯靠得这么近。

  早已跪下的康斯,等伊丝娜行过礼后,这才向艾丽丝行礼参见,这是等级的问题。

  艾丽丝一进门,就看到伊丝娜坐在康斯身旁,心中突然产生了些许不悦。但伊丝娜是自己的姐妹,而且还是康斯的老师,所以这一丝不悦很快就消失。

  艾丽丝忙摆摆手让他们免礼,当看到康斯站起来的时候,她的眼神流露出了关怀的神色。

  她背对着那些卫兵,她面前只有康斯和伊丝娜。

  她不怕让伊丝娜看出自己的感情,因为她是自己情同手足的姐妹。

  而康斯呢?她就是希望康斯能够察觉到自己的感情。

  艾丽丝为何会这样呢?说起来,在她到达古拉军营的时候,确实是准备放弃自己对康斯的那种感觉。

  但回到帝都后,查阅了康斯的功劳本,发现康斯居然是个战争天才,而且自己对身边那些什么贵公子全部没有特别的感觉。

  她也知道自己终究要嫁人的,而且现在看来,这方面是可以自主决定人选的。

  她的父亲已经死去,权力牢牢抓在自己手中,整个国家没有人能命令她,所以她也许是世上唯一一个可以自己选择丈夫的公主吧?

  既然自己可以做主,那么就挑个在自己心中留下影子的人吧,反正要是选到那些贵公子,也只是想要培养来建立自己地位的。

  于是,她开始慢慢地提升培养康斯,虽然康斯现在只是军中众多的中校军官的一员,但总有一天,他会成为大将军甚至是元帅的,到时,自己嫁给一个元帅,谁也没有话说。

  当然现阶段,自己表露出对康斯的好感,康斯马上就会成为贵族的死敌,随时有生命危险。

  所以艾丽丝的眼神很快恢复了平静,她用平淡的语气问道:“康斯大人,听说你上午遭到刺客的袭击?”

  不过,站在对面的伊丝娜,仍可以察觉出艾丽丝脸上强行压住的担心神色,但她不知道,自己的脸上也出现了相同的神色。

  “呃……”康斯吃了一惊,公主的消息怎么这么灵通?

  不过,看到满脸内疚、显露歉意神色的伊达,就知道原因了。

  康斯却不知道,公主不是从伊达口中得知的,而是从军部得知的。

  因为伊达把那些尸体送到军部,要求他们追查刺杀康斯的幕后主谋,现在军部正急得鸡飞狗跳,满城搜索可疑人物呢。

  军部为什么这么紧张?自己讨厌的对象被人刺杀不是很好吗?

  但就是因为他们讨厌康斯的事,搞得文武百官,包括那些知情的上兵和大小贵族都知道了。

  这样一来,各式各样的传言都会出现,他们怎能不尽力捉拿凶手,不然如何证明这不是自己干的?

  康斯则流露出那种什么都不在乎的神情,朝公主一拱手说道:“启禀公主,属下确实遭到袭击,不过刺客都被属下杀死了。”那语气就像在说着别人的事般平淡。

  如果说康斯有哪一点令公主讨厌的话,就是康斯那股什么都不在乎,特别是不在乎自己安危的态度。

  她很想大骂康斯一顿,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怎么对自己一听到消息就赶来的事这么无动于衷呢?

  但公主突然想到,这次刺杀是不是因为自己表现出对康斯的紧张,落在有心人眼里才发生的事?

  想到这,艾丽丝忙压住自己激动的心情,用平淡又冷漠的语气说道:“哦,康斯大人没有受伤吧?”见康斯点点头,心中叹了一息。

  她知道,这个人就是受了伤,也都可以装得若无其事的,不过他还站在自己面前就算万幸了,不能再流露出任何对他的好感,不然下次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下定决心的艾丽丝公主冷漠地说道:“请康斯大人安心,这件事军部已经展开了调查,很快就会把幕后主谋给抓出来。”

  说完,公主就转身离去,不过走了两步,就回过头来向伊丝娜笑着问道:“伊丝娜,康斯大人拜师的礼节准备什么时候举行呢?”

  伊丝娜虽然能够猜出艾丽丝为啥突然变冷的原因,却不明白为什么艾丽丝三番两次提拜师的事呢?

  康斯就算没有拜师,自己也照样会教他学习啊?想是这样想,但还是笑着回道:“由公主决定吧,什么时候都行。”

  “那好,这段时间可能够大家忙的了,就在十天后吧。”公主说到这,眼睛好像很不屑地瞥了康斯一眼,然后向伊丝娜告别。

  这语气和神态,感觉就是嫌康斯给自己找麻烦添乱。

  康斯等公主走后,就向伊丝娜行礼告别:“谢谢大人的教导,天色已晚,卑职不再打扰大人,请容卑职告退。”

  伊丝娜愣了一下,抬头看看外面,果然天色已经是黄昏,怎么今天时间过得这么快呢?

  她虽然还想询问康斯遇袭的事,但康斯已经说出告退的话,只好点点头说道:“那么我们明天下午继续学习吧。”

第三十章 刺杀(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