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出征剿匪(上)

  就算康斯不懂算术,但大概的敌我军力情况,听伊丝娜这么一说之下,还是知道的。

  光那些匪徒就有十万多,而且还要加上那些心怀不轨的地主贵族们,所拥有的武装力量,单凭自己这五千新兵能打赢吗?

  伊丝娜看出康斯的疑虑,忙解释道:“虽然有其他原因的存在,但公主也是想到如果派大部队去征剿,可能会引发那些地方势力加强团结,进而站在我们敌人那一边,到时就不是剿匪,而是平叛了。

  “然而,只派五千人的部队去,那些地方势力就不会那么关心你的存在,反而会继续争夺建国后,以谁为主的权力。

  “这也是为什么那块土地的财主虽然有二心,但现在还没有叛乱建国的原因。”伊丝娜算是自作主张的替公主解释了。

  为什么派五千人去征讨十万人,如果不加以解释的话,很有可能会让康斯等军官以为公主派他们去送死。

  伊丝娜说到这,看了康斯一眼,“也就是说,只要你一步一步吞噬那些城镇,一次不和超过两个的地方势力开战,那些财主们就不会出手,反而会暗暗高兴少了个竞争对手。

  “这样一来,你就可以慢慢的巩固胜利的成果,逐渐削弱对方的实力,然后进一步消灭他们。”

  其实伊丝娜说了谎,聪明的她老早就明白,事情的真相并不像公主说的那样。要知道,解决这些叛乱问题应该是全军出动,一下子剿平才为上策。

  刚开始,公主明显是轻敌,才让近万名士兵覆没。

  知道情况后的公主,依然决定派小股兵力去平乱,虽然和将军们不合作有关,但想来公主也是为了趁这个机会好好锻链一下康斯,才转而从其他方面帮助康斯,而不是增派正规军。

  知道公主意思的伊丝娜当然不会说出来,她连夜察看地图,分析情报,制定了又能锻链康斯,又能保证他胜利的计划。

  伊丝娜一直讲解到天黑的时候,才带着侍女离去。不过没把那些贵重的地图带走,都留给康斯参考。

  康斯一下子忘了所有的事情,所有的精力都被这些地图吸引进去了。

  整个晚上除了吃饭,就是待在帐篷里看那些地图,已经学会如何观看和理解地形地貌的康斯,在把崎红国的地形看熟后,才拿起那张世界地图来看:他很想知道五个大陆究竟有哪些国家存在。

  第二天,伊丝娜早早就来到军营,这次除了讲解地形外,就是书本上的军事知识了。

  康斯更是如痴如狂的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

  每当伊丝娜离去后,康斯就找那些军官,特别是卡洛和伊达,讨论这一天所学到的新知识。

  康斯沉默寡言的形象,也随着知识的增长,在慢慢的改变着。

  这期间只有一起变化,那就是康斯开始学习的一个星期后,康斯部队多了一个编制——足足五千人的辎重部队。

  也不知道军部过于巴结还是怎么的,这庞大的辎重部队成员,个个是年轻力壮的精壮汉子。

  而随同辎重部队的抵达,还有量多得惊人,数百架双轮马车运载的粮食、衣服、武器等等军用物资。

  另外,附带一个拥有一百多名工匠的兵器维修队。

  看到这些物资,伊达已经两眼放光了,而卡洛的一句话,更是让伊达的双眼冒出了火花。

  卡洛那句话就是:“这些辎重兵身体非常好,只要稍加训练,就能成为一支军队了。”

  深知此次行动兵力极度缺乏的伊达,自作主张的把五千辎重兵编入训练计划,而军官们更是狂热的操练这些不是兵的兵。

  一个月来,伊丝娜几乎每天部泡在军营里,就算不是待在军营里,也是在神殿忙乎着,使得那些年轻贵族官员根本没办法见伊丝娜一面。

  卡纳塔自那次吃了闭门羹以后,反常的没有再去找伊丝那谈心,而是到处结交贵族,但那个大将军古拉的住处,则只去了两次。次数之少,让大家都以为卡纳塔和古拉关系不好呢。

  就在离康斯出征还有一个礼拜的时候,卡纳塔向众人告别,准备回到自己的国家去了。

  伊丝娜因为教康斯学习的原因,没有跟卡纳塔见过一次面,所以有点内疚的停课一次,专程去送别卡纳塔。

  看到卡纳塔时,伊丝娜不由自主地拿他来跟康斯比较。

  结果是康斯根本比不上卡纳塔。但是,为什么自己却不会对卡纳塔,产生那种感觉呢?

  有点迷茫的伊丝娜待在自己房间内,把玩着卡纳塔送的水晶发饰,向她的贴身侍女问道:“小琴,你觉得卡纳塔大人怎样啊?”

  这个侍女是她的心腹,也是她的好友,就好像艾丽丝和她一样,两人之间什么话都说的。

  小琴眨眨眼睛,想了下说道:“小姐,他温文有礼、风度翩翩、谈吐不凡、才学兼备,而且还长得很帅气,更是紫心国的王太子,可以说是个完美的男人,是贵族小姐眼中的白马王子,但是……我不喜欢他。”

  已经解下面纱的伊丝娜不由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呢?”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女孩子说不喜欢卡纳塔;那些贵族小姐会仇视自己,也是因为卡纳塔整天来找自己聊天。

  “我也说不出为什么,总之靠近卡纳塔大人,就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压迫感,使得我想离得他远远的。”小琴摇着头,困惑的说。

  伊丝娜沉思一下后,她不自觉的脱口而出问道:“嗯……那么康斯大人呢?你又怎么看?”

  小琴听到这话,露出狡猾的笑容,眼睛也露出了打趣的神色,“康斯大人啊?他是一个笨蛋,而且还定一个木头!根本不可能跟卡纳塔大人相比,相对来说,我更不喜欢他。”

  伊丝娜愣了一愣,因为小琴现在的语气,跟刚才说起卡纳塔时有天坏之别,刚才是带着疑惑的语气,现在是欢乐的语气。

  而且说出笨蛋木头这两个辞时的语气,也没有那种蔑视的感觉,反而感觉更像一个小姑娘骂她那不懂风情的小情人一样。

  伊丝娜看到小琴微红的脸,不由叹了口气。她原本希望藉小琴的口,来增加卡纳塔在自己心中的分量,并减少对康斯的感觉,但事与愿违,这样一来反而增加了康斯的分量。

  这一个月的相处,使得伊丝娜的感觉更加复杂和混乱,但没想到连在旁端茶倒水的小琴,也在这段时间内对康斯产生了好感。

  伊丝娜看看自己手中的那个水晶发饰,突然产生“这要是康斯送的该多好”的感觉。

  心里一惊,忙把发饰交给小琴收起,决定去休息了。她知道,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这时城外的军营处,康斯的主帐依旧是灯火通明。

  “大人,您不送件礼物给大神官大人表示谢意吗?”伊达对正跟着卡洛忙乎研究行军布阵的康斯说道。他这个亲兵队长管的事还真广呢。

  “啊?礼物?”还不大了解人情世故的康斯愣住了。

  “对,大人,大神官大人尽心教了您近一个月,再说她又是您的老师,您过几天就要出征了,这份礼说什么也得送的。”卡洛含笑说道。

  伊达忙接口说道:“是呀,大人,而且还要送公主殿下一份,以答谢公主殿下的提拔。这可是崎红国的礼节哦。”

  从没送过东西给人的康斯不由为难的说道:“可我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啊?怎么办?”

  “呵呵,大人,您的亲兵队长是拿来摆设的呀?这些事就交给属下来办吧。”伊达胸有成竹的说,“对了,大人您打算花多少钱买礼物?”

  康斯变得尴尬了,“我没有多少钱。”

  说着,从怀里掏出钱包倒了出来。只有三四枚银币在桌上跳动着。这就是他全部的身家了。

  伊达呆了一下,一拍脑袋,“大人,我说的钱,是指军库的钱,不是您身上的钱。”

  卡洛见到康斯茫然不解,不由含笑解释着,一股师团级的部队,军部都把一个月的开销交由师团长管理,其中包括了士兵的薪金。而这时的师团长已经没有工资了,因为那些钱师团长可以随便花,还要工资干嘛?

  “军部接到公主的命令,我们部队已经被视为师团级的部队了,所以我们拥有师团级部队的财政权,现在扣除各军官士兵的费用,军库还有一万枚金币。这一万枚金币您可以随便使用。”伊达跟着详细解说。

  “那就麻烦你帮我去准备礼物吧,花多少钱你来决定,我不知道到哪去买礼物,也不知道什么礼物才好。”康斯一下子就把财政支配权交给伊达了。

  钱对他来说好像没什么用处。上次奖赏的金币他还不是全都送人去了?要不是王宫管吃喝,恐怕他早就暍西北风去了。

  伊达领命出去了,而卡洛则摇了摇头,“大人,看来您应该了解一下金钱的力量才行。”

  “金钱的力量?”康斯疑惑了,钱只是用来买东西的,有什么力量?

  “是的,虽然战争靠的是士兵,但金钱却左右着战争的进程。大部分的士兵都是为了薪金才成为军人的,如果一个不能保证士兵薪金的军队,不管那支军队多厉害,多么的强大,也会出现逃兵,进而使整支军队溃退。

  “而决定胜负的军粮盔甲等物资,更是需要金钱的力量才能保持,所以说金钱的力量可以决定战争的胜负。您去到那个地方,则要小心那些财大气粗的贵族们,因为他们拥有巨大的金钱力量。”

  卡洛说完就行礼退下了,留下康斯一人独自回思。

  康斯现在更是觉得这个中年新兵团队长卡洛,是个十分奇特的人。

  要小心那块领地上的财主,康斯在一个月前从伊丝娜口中得知,而且服从命令没有告诉其他人,但这个团队长,好像一早就看出自己的敌人不只是那些匪徒,还趁这机会提醒了自己。

  康斯摇摇头,继续看那些兵书。

  对行军布阵有了基本常识的康斯,整天沉浸在指挥部队的操练上面,现在的他已经具备一个指挥官的意识了。

  虽然很大程度上是被艾丽丝和伊丝娜这出来的。而且,他在伊丝娜有意识的教化下,心中慢慢有了争夺胜利的欲望。

  伊丝娜在这一个月之内,不但教会了康斯军事知识,还趁机灌输了胜利果实那诱人的魅力给康斯。

  其实,卡洛在这方面或多或少也有些功劳。

  因为,康斯总不敢拿那些心得去问伊丝娜,最后只好由卡洛来给康斯讲解这些心得。

  不过讲解心得时,卡洛他总是强烈的表示出“战争就是为了胜利”的意识,康斯听多了也具备了这样的观念。

  至于他交代伊达去办的事办成怎样,都没有过问,直到伊达自作主张替康斯选好礼物,替他送给了伊丝娜和艾丽丝,并带回了她们的谢意,康斯这才知道自己送了一条项链给公主,一对耳坠给伊丝娜。

  出征的那天终于来到了,公主带了文武百官来送行,当然伊丝娜也在其中。于是康斯带领五千步兵和五千辎重兵,在城民的欢呼下离开了王城。

  伊达的骑士亲兵骑着马在前方探路,康斯则带着大部队步行在国道上。他虽然有坐骑,但他觉得士兵在走路,而自己骑马,实在有点那个,所以他拒绝各军官的意见,坚持跟大家一起步行。

  这一举动让士兵们心里暖烘烘的。那些团队长也没有骑马,谁叫他们是士兵推举出来的,怎么好意思要马来骑呢?

第三十九章 出征剿匪(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