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出征剿匪(下)

  康斯他们不是直接到达目的地,而是经过一个城镇就休息一下,然后向地方官打听本地有没有土匪山寨,没有则继续前进,若有则消灭了那些土匪才前进。

  这是公主的命令,要康斯协同部队经过的地方官铲除匪类,说是趁机锻链部队,其实是让康斯习惯如何指挥部队罢了。

  就这样,康斯他们花了两个多月,才来到离那块混乱领地最近的地方,现在的康斯,已经是经历了三十多场战斗的指挥官了。

  战斗的对手,都是那些大多三四百人的匪徒,这样弱小的敌人,正好让康斯来练习指挥能力。

  在卡洛的帮助下,康斯指挥官几乎是以两天一场的频率,进行了三十多场战斗,完全没有一场失败,都是大获全胜。不但增加了康斯的信心,也增加了第一次参加战斗的士兵的信心。

  而卡洛也只是在一开始的几场战役中,全程参与的帮助康斯指挥军队,以后就越来越少帮助康斯了,最多只是指点一下。

  到最后几场战斗时,居然离开康斯身边,回到部队指挥军队,完全让康斯自己发挥。

  好学的康斯完全吸取了战场指挥经验,那几场完全由康斯一人指挥的战斗,也是完全胜利。

  伊达他们这些亲兵就辛苦了,不但要充当侦察兵的角色,还要小心保护康斯的安全。

  总是冲在第一线的康斯,有一段时间十分不习惯站在后方,指挥士兵进攻。最后,站在前线指挥变成了康斯的新习惯。

  只有站在最前线,康斯才能感觉到自己真正进入了战场。

  “嘻嘻,伊丝娜,康斯应该被这些胜利改变了他以前的想法吧。我想,现在他不会再怀疑,自己没有指挥能力了。”身处王城的艾丽丝看着前线的密报,向一旁的伊丝娜笑道。

  “嗯,听说他们已经到达混乱地区的边界,那里的匪徒比其他地方多,也比其他地方的强悍,战斗力和内地的匪徒不可同日而语。”伊丝娜有点担心的说道。

  “伊丝娜,你怎么连自己的学生都不信任啊?康斯他一定能保持胜利的。”艾丽丝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她胸口的那条水晶项链,更衬托出她那美丽的容颜。

  伊丝娜点点头没有说话,随着她点头,晃动了戴在耳垂的水晶耳坠,使得它发出了漂亮的光亮。

  公主看到后微微皱了下眉头,但很快就舒展开来。低下头的伊丝娜,则完全没有看到公主一瞬间的表情。

  “大人,地方长官说,前面山区盘踞了近千人的悍匪,亲兵部队已经发现他们的前哨,请大人指示。”狂奔回来的一名亲兵下马向康斯禀报道。

  “请大人把这一仗交由属下完成!”格纳和马多忙拱手请命。

  康斯想到卡洛说的话:相信自己部下的能力,也是一名指挥官要具备的因素。同时康斯也知道要进行攻山战,刀盾步兵确实定比其他兵种适合。于是他点点头,“好的,不过你们要小心山上的滚石滚木。”

  “是!”两人忙兴冲冲的跑回自己部队,他们这些装配钢盾钢刀加皮甲的三千步兵,对付区区一千人左右、毫无什么特殊装备的匪徒,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过他们还是十分小心仔细的商量,谁也不想自己的部下,牺牲在这个无谓的战场上。

  在康斯出发不久,公主就派使者追来一道特许令,这特许令并不是和古拉所商讨,收编俘虏的命令,而是特许康斯具有自由发配俘虏的权力的命令。

  也就是说,康斯可以把这些俘虏全放掉或全杀掉,当然也可以全部变成自己的奴隶。

  听到这个特许命令的时候,那可把所有人都震傻了,接着就是局外人深深妒嫉着康斯,而康斯部队的士兵,则为公主这个英明决定欢呼。

  有这个特许就好多了,说实话,带着五千人加上辎重兵才一万人,就去打十万人,怎么样头皮都还是有点发麻,如果不是跟战神在一起,恐怕早在接到征讨命令的时候就脚软了。

  不过拥有这权力的康斯,第一次对俘虏行使却是全部放掉。这个命令,马上引起卡洛和伊达的抗议。

  他们不是抗议康斯把俘虏放掉,而是要求康斯徵召他们加入部队,执意不肯的才放掉。

  然而,这建议却被辎重队的军官反对,他们认为年轻力壮不愿从军的人,放在地方上,会容易闹事的,应该强制把他们带在军中,进行劳动改造。这要求得到大家的认可。

  不过那辎重军官的原意很不好,因为他和伙伴说:自己这些辎重兵为正规军服务,也应该享受被人服务的滋味了。

  虽然有些军官有点顾虑军粮和装备不足以支撑过多的士兵,但伊达则表示军粮装备不用担心,军部答应一有要求马上满足,而且征讨匪徒还能缴获一大批的物资,一场战斗下来,物资只会多不会少。

  而卡洛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吐出几个字:“十万匪军。”

  一听这话,军官们立刻同意了,他们差点忘了这些小土匪只是附赠品,真正的目标是十万大军啊。

  知道兵力缺乏的军官们,立刻开始收编那些俘虏。

  当然,也不是全部变成军人,凡是罪大恶极的匪徒,都会公审后处死,而年老力衮的俘虏,则问都不问就交给地方官管理了。

  剩下年轻力壮的俘虏全部编入军队,不过也有区别,诚心加入的,进入作战部队,不情愿的满足辎重部队的愿望,强制编入辎重部队,担任辎重兵的辎重兵,也就是苦力。

  当然,伙食一视同仁。

  对于这样的区别对待,康斯倒没有什么意见,大多军官们认为对那些不情愿的俘虏太过宽松了。

  不过,后来不情愿的俘虏越来越少。

  康斯部队剿灭城镇四周的匪徒,途经城市的民众,都是用欢呼和鲜花来欢迎康斯部队的,不但让士兵的士气高昂,也让那些换上军服的收编匪徒享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尊重,就因此定下心来,不再想着逃走。

  因为康斯只是一个旅团长,不可能有第六个团队长,所以那些降兵都编入各部队,现在几乎每个团队士兵都变为一千五百人了。也就是说,康斯部队在经过三十多场战斗后非但没有减员,反而多了一千五百多名士兵。

  在伊达把新的物资请求向军部汇报后,军部二话不说就答应,所需的物资,才两三天工夫就送到了康斯部队。

  当康斯看到队伍远处的那三千多辎重兵,不由吸了口气,这还叫辎重兵吗?身上的装备跟自己的主力团队一样!而且士兵个个都非常剽悍。

  记得这一路来的土匪都被自己剿灭了,怎么他们还这么小心?

  而接下来的事更让康斯有点目瞪口呆,那些辎重兵运着物资来到后就不肯回去,说是军部命令他们押送粮草,跟随康斯部队行动。

  这样一来,康斯的兵力就达到了近一万五千人的程度。

  康斯无奈的望着天空,他明白这些都是公主决定的。他也明白了卡洛是公主派来的,不然一个新兵不可能知道这么多军事知识和机密情报,而且还甘心帮助自己这个新兵长官。

  至于伊达,康斯就不敢肯定是不是同样公主派来的。

  康斯知道公主想全力培养自己成为一名将军,这可能是为了报恩吧?康斯不是白痴,当然晓得公主给自己这么多特权,到底为了什么。

  不过康斯虽然隐约猜到公主的心情,却不敢去想,只能用公主报恩的理由,让自己脑袋停止转动。

  听到远处的厮杀声,康斯知道部队和匪徒干上了。为了不吓走匪徒,卡洛提醒康斯,每次战斗只派略占优势的兵力去攻打,而不要全军出动,这样才能藉这些匪徒来锻链士兵。

  回头望望那些新兵,他们已经在这两个多月内习惯了战争,初上战场的那种恐慌早就消失,换上的是“这次战争怎么没我分”的老兵特有神情。

  至于那些辎重兵,则因时不时替换主力部队上场,搞得一点辎重兵的味道都没有,反而个个像身经百战的战士。

  康斯又望向远处的山上,两个月了,他仍十分不习惯成为指挥官。就算现在能待在这里观看远处的战斗,但依然渴盼着能够上阵杀敌。

  可看到站在身旁的伊达,康斯就把这愿望打消了,不能为了自己的一时之兴而让他们送死。

  不久,同时担任传令兵的亲兵跑回来,“大人,战斗结束,我军大获全胜。不过这次敌人跟以往不同,只有战死或逃亡者,没有一名匪徒投降。敌人丢下近千具尸体往边界逃亡。”

  “我军伤亡怎样?”康斯最关心的就是这些,至于那些匪徒投不投降,他根本不去在意。

  “战死一百二十三人,三百四十五人受伤,大都是被滚石和滚木所伤。”

  “嗯,伤员马上抬到后方疗养,牺牲的战士……就地掩埋吧。”康斯经历过那几十次的战斗后,已经习惯了几百人的死亡。

  “出发吧。”康斯见到两位团队长已经归队,声音很低的命令道。随着康斯的前进,这条长长的巨蛇开向那片混乱无主之地。

  夜色已经降临,康斯他们驻扎在一处早巳荒芜的村庄里。

  现在已是进入这块领地的第三天,行军了三天根本见不到一个人影,路旁腐烂的尸骨倒是见了几百具。

  “大人,现在开始,军部的粮食物资供应接不上了,不过我们的存量还能够维持二个月。”管理军需的伊达在会议上第一个说道。

  这个消息让在座的军官们,或多或少减低了忧虑。如果军队进入杳无人烟的地方,肯定会产生惊慌的情绪,不加以压制的话,可能会军心大乱。

  其中最容易造成恐慌的,就是害怕断了粮草,现在知道还能维持二个月,怎样都会安下心来的。

  “大人,看来传闻是真的,所有的平民都被集中到这块土地的十个大城、三十多个小城里面去了。现在离我们最近、三十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叫开一的小城,明天我们就进驻这个小城吧?”

  卡洛一边展开那张伊丝娜留给康斯的崎红国地图,一边说道。

  “卡洛大人,为什么要跑到这个小城去呢?在我们右方,我记得有一座叫凯红的大城啊,距离不过是六十公里左右。

  “而且我们是来剿匪的,等天亮寻到他们的踪迹,我们一万对一万,马上可以一鼓作气消灭他们!几次这样下来,相信很快就可以收复这块土地的啦。”一个军官站起来说。

  卡洛知道,一路来剿灭匪徒的全部胜利,不但提高了士兵的士气,也同样提高了军官的傲气,使得现在这些军官都看不起匪徒。

  而且现在己方近万的军队,对付同样数目的匪徒,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他们根本不知道,敌人不单单是那些匪徒,还有那些力量不为人知的贵族武装。

  走之前,公主曾把密令给了康斯,就是防范此领地内的贵族,现在是时候让军官们知道了。

  康斯让伊达把这道命令念了出来,并把有公主盖印的命令,依序传给那些军官察看。

  而卡洛也详细解说了,己方这一万多人处在这个敌我不分的地方,拥有多大的危险性。

  所有军官知道这个消息后,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包括伊达。只有康斯和卡洛神态依然,使得其他人以为康斯一早就告诉卡洛了。

  不过众军官没有惊讶多久,因为他们马上意识到,这同时也将是一个立大功的机会。

  现在就是说整个地区都是敌人,攻下现在己方的一座城市,就等于攻下敌人的一座城市。

  凡攻陷一座城市,按战功,可以让团队长直接晋升到师团长。这里大小城池有四十多个,自己这些军官可以慢慢来分了。

  卡洛看到这些军官眼里发出的光芒,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他知道他们现在巴不得整个地区都变成敌人,好让他们进攻而立下大功:只是,难道他们完全没想到敌人的强大吗?

  微微摇了摇头,在这个时代,不论是不是士兵推举出来的长官,都会被巨大的功劳而迷惑了方向,从而沉醉于那无聊又恐怖危险的权力之争中。

  这些新兵长官在经过几个月的带兵生涯后,也染上了常见的喜功现象,也就是所谓追逐权力的欲望。

  “希望康斯大人不要步他们的后尘吧。”卡洛望了康斯一眼,发现康斯依旧是那副平静的表情。

  也许就是那双眼睛,让卡洛对康斯付出超过自己职责的忠诚吧?

  结束会议回到自己驻地的卡洛,不由想起自己以往的点点滴滴……

  卡洛原本是一名很有前途的年轻团队长,可惜他不配合他长官虚报战功——用平民的尸体代替敌人的事,而被陷害准备处死。

  当时才十岁的公主偶然跟他相遇,不知为何心血来潮把他给要来当奴仆,从而救了他一命。

  自此以后,他就待在王宫里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上次听到边界危亡的消息,曾想跑去救公主,但还没行动公主就回来了。

  不久公主要求他成为一名新兵,帮助那个救出公主,名字叫做康斯的军人。这是他许久以来的第一件工作,不论是不是报答公主,他都会照做。

  等他看到康斯时十分惊讶,因为感觉上,康斯就好像是一只失去自由,被困住的猛兽,却又好像是孤独一人生活在世上,不理会人间俗事的旁观者。

  但,更像是个心中充满无奈、在红尘中挣扎的凡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他不明白。

  直到康斯开始学习,开始被亲兵整天缠着,他那些气息好像慢慢的变淡,变成了一个服从命运安排的普通人。

  上次康斯领到征剿命回来后,卡洛也注意到康斯落寞的神情,也看着他骑马离去。这时的他感觉康斯是个死人,但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康斯变了个人。

  最后他从公主那里获得了消息,根据这些猜测,康斯抛弃了猛兽和旁观者的身分,选择了心中充满无奈,却仍在红尘中挣扎的人生。

  不过卡洛却认为这种人生也不适合康斯,当康斯找到了自己真正人生的时候,那么他将会比现在更上一层楼。

  想到这,他不由想起伊达,这个牧民出身的亲兵队长,有着众人所不及的眼光和智慧。

  他到底是什么人?他是不是公主派来的,卡洛不知道,但可以确定,他真的在尽心帮助康斯。

  卡洛突然冒出了康斯是个幸运儿的念头,不然一个普通的士兵,怎能在半年内成为旅团长呢?

  而且,还获得了未来女王的青睐。

  卡洛嘴角微抖了一下,自己可以说是看着公主长大的,她那含蓄的表现,虽然能骗过那些贵族,但却骗不过自己双眼。在公主命令自己当康斯士兵时,自己就猜到公主的心情了。

  想到公主的表情,卡洛不由露出一丝笑容,“呵呵,幸运儿康斯?战神康斯?到底康斯喜欢成为哪一个呢?”

  不久,卡洛合上眼睛,在蟋蟀的催眠曲中进入了梦乡。

第四十章 出征剿匪(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