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平安无事(上)

  就在康斯闭上眼睛,想就此睡过去的时候,突然一声呼喊震醒了康斯。

  那是一句时常听得见的呼喊:“大人!”但这句呼喊,现在却充满了恐慌、悲切的感觉。

  康斯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了自己熟悉的那张脸孔,布满恐慌、焦虑、悲愤、自责等等神色,那是自己的亲兵队长——伊达。

  伊达看到康斯的样子,心痛如绞,他在获悉有刺客的警讯时,就第一个朝康斯这里赶来。但还是迟了一步。

  “我为什么要离开主帅?我还是大人的亲兵队长吗?”

  伊达深深的责怪自己,虽然很想扑上去,但又恐慌的在康斯面前停住,他害怕康斯就这样的离去。

  康斯看到伊达自责的眼神,不由再次吸了口气,现在他吸进的气都是寒冷的,而且体内冰凉的金属,让康斯的身躯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但他还是微微在嘴角扯出一丝笑容,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不……不用担心,没有刺中我的心脏……”

  话还没有说完,胸口就因为说话而产生抖动,康斯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接着全身无力的倒下。

  伊达清醒过来,动作快捷而又小心的扶住康斯,他不敢去动那把剑,也不敢移动康斯的身体,因为他知道稍有移动,康斯的命肯定保不住。

  他焦急的怒吼道:“快叫军医!叫军医!”刚喊完,马上又对那些呆立着的卫兵怒喝道:“愣着干什么!快戒备,搜拿刺客!”

  原本已经震惊得变成石像的卫兵们忙跳起来,有人冲下了城墙,叫唤军医和捉拿刺客,有人全神贯注在城墙上巡视戒备。

  这一夜,开一城灯火通明,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华丽的府衙内,所有大队长以上的军官,都集中在房门外,每个人都焦虑烦躁的走来走去,只有伊达抱着头蹲在墙角不吭一声。

  走廊外面二十个亲兵,手按佩刀紧张的戒备着,但仍然不时把关切的眼神,移向那道紧闭的房门。

  突然房门被打开了,所有的人部停止了动作,看着从里面出来的人。

  伊达更是猛地站起来,急切的抓住一个四五十岁、医生打扮的中年人,焦急的问道:“大人怎么样?”

  随辎重兵而编人康斯部队的军医,拭了把汗,露出笑容说道:“那一剑刺中了大人的右胸,而且奇迹似的没有刺伤内脏,大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休养几个月就可以复原了。”

  听到这话,所有的人都好像虚脱了一样,而伊达更是无力的按住军医的肩膀,垂下了脑袋,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太好了……”

  一直把耳朵伸得长长的亲兵,当然也听到了军医特地提高音量的话,脸上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他们这个时候,才真的能全神贯注戒备四周。

  伊达擦了把眼泪,才抬起头望向那些军官,狠声说道:“那三个被杀掉的刺客,是原来此城的城防军,我已经把全城过滤了一遍,抓出了几个间谍和藏在军中的奸细,已经证实刺客是阔德派来的,各位大人有什么意见?”

  众人一听,全都骂起脏话。

  阔德不但带定所有的粮食,留下两万消耗军粮的民众,现在居然还派刺客刺杀自己的主帅!这口气怎能忍下去?所有人都叫嚷着要报复。

  在康斯昏迷、卡洛远离的情况下,伊达已经是康斯军的临时指挥官了,所以他负起了指挥军队的责任。

  他知道现在是紧要关头,要是等康斯清醒过来军队才行动的话,这个地方就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了。

  伊达沉声说道:“我们可以打着阔德谋害大人的旗帜,讨伐阔德所在的城市,就算包庇阔德的城市把阔德出卖了,我们也可以用包庇罪占领那个城市,不过动作要快,不要再像开一城一样,让阔德把粮食都运走。”

  “呃……伊达大人,我们这样做的话,会不会让其他城市团结起来呢?”一个军官突然想到这些城市都十分敏感,要是联合起来,康斯这么点兵力可不够看啊,而且还有土匪在一旁虎视眈眈呢。

  这话让所有情绪狂热的军官都呆了一下,也都冷静下来开始沉思。

  伊达冷漠的说道:“先别说要讨伐阔德,也不大人重伤的消息,等兵临城下,才向那些城市讨伐令,这样其他城市也不会太过担忧。

  “不是说他们都争夺建国后谁为主吗?那些人肯定很乐意我们帮他们解决一个对手,所以我们现在要一边派人打探阔德藏身的地方,一边训练新兵。”

  “训练新兵?”军官们都呆了一下。现在军中还有新兵吗?

  “哼哼,那两万吃着军粮的民众都是新兵,我们要尽快从里面挑出合格的工兵!他们既然吃军粮,就要为军队服务,不然我们白白用军粮养他们,不是太亏了?”伊达咬牙切齿的说,他现在的样子显得有点狰狞。

  众军官愣了一下,虽然觉得怪怪的,但他们也认为吃了军粮就是军人,那两万民众有义务为军队服务,一想到自己的部下又可以增加了,所以都认同的点着头。

  康斯部队虽然没有新的武器,但上次那场和上匪的大战,缴获了数千还能用的武器,伊达就用这些武器来征用士兵,康斯部队再次变成万人部队。

  接到间谍传回来的报告,罗特城主西雷斯笑了:“呵呵,康斯还真会废物利用呢,连没有训练过的农夫都征进军队了,想来那些民众心中虽然不乐意,但他们要依靠军粮维生也没办法,呵呵……看来康斯的部队,真的在上次消耗了一半的兵力。”

  康斯重伤的消息被军官们严密封锁,外人根本不知道,而且那些间谍也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人和康斯部队接触,更没有发现开一城的军粮有外运的迹象,所以西雷斯才这样判断。

  西雷斯起身察看着地图,手指点了点开一城四周的城市,俊俏得像美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迷人的笑容:“既然康斯这么喜欢增加士兵,那么就把这些人统统交给他吧。”

  不久开一城附近的几个城市,纷纷被强盗洗劫,城主和城内的贵族及所有的粮草,都被强盗抢走,而且还有很多强壮的男丁被强盗押走,城市内只剩下些老弱妇孺。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人当中,居然传出开一城有一支崎红国正规军的正义之师,不但会保护他们,同时也会供给粮食,在这些流言的鼓动下,这些距开一城比较近的民众,纷纷朝开一城涌来。

  伊达和那些军官,目瞪口呆的望着城外密密麻麻的民众,保守估计,城外起码有十万人以上。

  当他们听到,强盗把贵族和强壮的男丁及所有粮食都夺走,便知道了敌人是有计划的,让己方消耗粮食和能够当兵的男丁。

  伊达望着那些伸着乞求粮食的数十万只手,头疼之余,也深感到卡洛决定当强盗的决策英明。

  “希望卡洛大人能够尽快抢到粮食,现在军队中的那点余粮要是分给这些人,只能够维持一个礼拜了。”伊达望着远方祷告着,他没有把那些民众赶走,而且顾虑到民心,也不能这么做。

  卡洛带着近四千的士兵,散布在离开一城三十公里的山区里,他的目标是十公里之外的那座兴光城,不过要不要掠夺兴光城,卡洛还拿不定主意。

  这里离开一城实在太近了点,他怕引起敌人的怀疑,但其他城市又太远,要把抢到的粮食运回去,十分困难。

  正当卡洛烦恼的时候,侦察的卫兵急报:“大人,兴光城遭遇匪徒的洗劫,城内贵族和强壮的农夫全都被掳走,粮食也全部被抢光了,现在兴光城的老弱妇孺,全都往开一城方向移动。”

  卡洛吃了一惊:“兴光城被匪徒光顾?那些民众为什么朝开一城栘动?”

  卫兵忙说道:“不知道哪来的传言,听说去到开一城,就可以获得军队的粮食供给和保护……”

  这时,急急跑进一个卫兵打断了那个卫兵的话:“大人,开一城四周的五个城市,同一时间遭到匪徒掠夺,几乎所有城市都被洗劫一空,所有城内的贵族和强壮的农夫,都被强盗掳走!而且剩下的那些民众都朝开一城涌去。”

  听到这话,跟着卡洛的军官们都知道事情不妥了,一个大队长忙向卡洛拱手说道:“大人,这一定是敌人的计谋,把那些民众的粮食抢定,然后又告诉他们开一城有食物供应,这是为了消耗我们的军粮啊!”

  卡洛当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觉得挺奇怪,敌人为什么老是要搞这种消耗军粮的软弱进攻手段?以强盗和各城市联合起来的力量,要消灭康斯部队是轻而易举的呀?

  卡洛觉得,敌人好像十分珍惜他们的力量,所以不愿意正面进攻,而且好像在拖时间似的。

  不论康斯部队被敌人击败,或者是因为粮食问题撤退,国内肯定会再次派兵前来——虽然再次派兵,起码要准备几个月的时间。

  想来想去,卡洛只知道敌人要拖时间,但为了什么而拖时间就不清楚了。

  想到军中那仅存的一点点粮食,和从五个城市涌入开一城的民众,卡洛猛地命令道:“查清洗劫兴光城那股强盗的踪迹,全军准备出击!”

  找到敌人踪迹的卡洛,隐蔽的打量着那近万人的队伍,里面的运输车居然有上千辆,除了前头开路、后面押阵的强盗,还有排在队伍中间衣着华丽的贵族。

  这些贵族,根本没有被强盗抓住后应当有的惊慌反应,反而好像是在郊游一样,和家眷有说有笑的,而且那些强盗对他们也很恭敬,简直像是他们的护卫一样。

  而贵族队伍后面,则是用绳索把数十人绑成一串的数千人队伍,这一串串的人群,艰难的一步步朝前移动着,动作稍慢一点,马上会被后面押阵的强盗一顿拳打脚踢。

  这些强壮的农夫全都一脸怒色,望着前面坐在马车中的富人,看来他们已经知道,那些富人和强盗有勾结了吧。

  车队没有派出斥候,所以根本没有察觉到跟在他们身后,并慢慢形成包围的卡洛部队。

  卡洛笑了,为了敌人的自大而笑,也为敌人的愚蠢而笑。

  敌人为了不让康斯部队增加兵力,居然情愿暴露贵族和强盗勾结的关系,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一来,根本不可能获得民心吗?还是说,他们准备把这些强壮的农夫全部灭口呢?

  想到这,卡洛眼中寒光一闪。

  他想起了以前的长官为了虚报功绩,把几个村子的民众统统杀死,把这些尸体当成是敌人的尸首上报,自己因为反对这样做,也被诬蔑判刑。

  要不是公主殿下,自己早就变成一抔黄土了。

  卡洛的想法获得证实,因为车队到达一个凹地时,车队停了下来。

  后面的强盗押着那数千壮汉往凹地里赶,前面的强盗也跑回来帮忙,那些农夫好像也知道自己死期到了,开始呼救和反抗,但是被绳子捆住的他们,怎么可能是强盗的对手呢?

  在强盗一阵狠杀后,死了十几串人的农夫被赶下了凹地。

  这伙强盗人数在三千左右,此时他们大部分都围在凹地四周,其中一千人取出弓箭,准备射击,剩下的人则握着武器,把一些冒死爬上来的农夫们杀死再踢下去。

  而那些贵族则带着家眷,站在车上探头看着热闹,更有甚者,在强盗的护卫下,站在凹地边上欣赏着。

  惨叫声和嬉笑声不断传开,但四周不是森林就是荒野,加上由于强盗匪乱,整片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人口只剩下几百万人,并且都集中在数十个城市周围,野外可以说是荒凉极了,所以强盗根本不怕农夫的惨叫声会被其他人听到。

  听凹地内不断传出惨叫声,可以知道,这帮强盗不想一下子杀死下面的那些农夫,正慢慢取乐呢。

第五十章 平安无事(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