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梅舜举

    

  当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

  落梅风恍然大悟。

  在弄晴是否是凶手的这件事上,以前飞鹰也曾为其开脱,他虽觉有理,却仍是半信半疑。

  没想到却被梅舜举淡淡只言片语,就一针见血指出了其中关键。

  但那封信毕竟事关数万两银子,梅舜举虽说得肯定,他仍有些担忧,迟疑道:“你当真能肯定那封信在弄晴手上吗?”

  梅舜举鼻子差点没被气歪:“你怎么这样笨呢!信若不在她手上,凶手在她屋里翻箱倒柜干嘛?”

  落梅风尴尬笑了两声,不知趣又问:“那封信又是如何到她手上去的呢?”

  梅舜举瞠目看着他,就好象在视着个怪物。

  半晌才叹道:“我当真服你了!你怎么尽问些如此幼稚的问题呢?那封信难道不会是‘针眼’交给她的么?”

  落梅风张口结舌:“难道,他们两人是一路的?”

  梅舜举没好气道:“别问我,你自己去想罢!”

  一刹间,落梅风余下的疑点全部解开。

  弄晴为何要藏身在“凌烟楼”内;事发当晚,又为何要突然离开,都全部有了合理的解释。

  显而易见,所有的事情,都是弄晴和“针眼”事先串通好,一手策划出来的。至于周老六,不过是二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所用来吸引外人注意力的一枚棋子而已!

  “唉,小梅不愧是小梅!”

  他由衷感叹道:“没想到这么复杂的案情,却只被你用了只言片语,就解开了其中关键。”

  “少拍马屁!”

  梅舜举极没好气道:“还有什么疑问,就快说出来罢!”

  落梅风讪笑道:“我还当真有一件事情想不通!既然那封信不在周老六那里,何以周六嫂母子还会离家出走呢?她这样做,岂不反而变成了欲掩弥彰吗?”

  “你是真笨,还是假笨?”

  梅舜举气得只差没有闭过气去。“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会想不明白?”

  落梅风振振有词:“你若搞得明白,还问你作甚?”

  碰上了这种人,梅舜举实是拿之无法!

  “我当真是服你了!”

  他不住长吁短叹。“你想过没有,宁丫头为何要我设法帮她去找弄晴?”

  落梅风理直气壮道:“这有什么奇怪的?那封信既然在弄晴那里,她这样做,亦是十分正常嘛!”

  “她会有那么聪明?”梅舜举嗤笑,“以我看,只怕她现在仍然对此事蒙在鼓里,而是一心认为那封信在周六嫂那里哩!”

  ******

  落梅风想想亦是。

  以他的聪明才智,刚才也是以上那种想法,何况宁真真那笨丫头呢?

  他搔搔脑袋,讪讪道:“这件事你是如何看的?”

  梅舜举冷冷道:“在‘针眼’的那件事上,除了周老六之外,是不是就只有弄晴和其有关?”

  落梅风点头。

  梅舜举声音更冷:“既然周老六已死,周六嫂再这样一失踪,换作是你,在这种索全断的情形之下,会不会抱着万一的希望,转而去找弄晴碰碰运气?”

  落梅风恍然一拍大腿道:“我明白周六嫂的用意了!大家去寻弄晴,注意力自然就会从她母子身上转移开。”

  梅舜举嘲讽道:“看来你还不是笨得不可救药嘛!”

  落梅风干笑,揉揉鼻子,讪讪又道:“可是我还是不懂!既然两人都是下落不明,寻谁的难度不是一样的?她又如何能肯定大家一定会去找弄晴,而放过她呢?”

  “笨,笨!”梅舜举不往摇头,不住叹气,表情就象一个饱腹诗书的先生,遇上了一名愚笨得不可救药的学生。

  “周六嫂是本地人,弄晴是外地人,洛阳这么大,你说找个本地人容易,还是找个外地人容易?”

  落梅风窘笑。

  不用说,自然是寻找一位人生地不熟的陌生面孔容易得多!

  梅舜举斜乜他一眼,又道:“周六嫂一介妇道人家,显然想不出这种高明的主意,所以其间定有高人相助……”

  他没接下去,但落梅风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

  既是高人,那自应是行踪飘忽,如神龙见首不见尾,而且武功绝世,行事更不依常理。

  有这种人相助,要想再去寻周六嫂母子的下落,确是难如登天。

  “嘻嘻,”

  他尴尬瞧向梅舜举。

  “其实周六嫂完全可以不必那样做的!既然那封信不在她那里,那些人找上门来,她完全可以对此解释嘛!”

  “猪,猪!”

  梅舜举被他气得连火气都快没有了。“那些人倘若是肯听解释,周老六又如何会死?”

  落梅风仍旧强词夺理:“不管怎样,屋子四周有我派去的人手保护,总要比外面安全得多。”

  “就凭你们?”

  梅舜举先是一怔,忽然暴笑:“有这种酒囊饭袋保护,她留在那里,岂不是等死!”

  落梅风大窘。

  赶紧岔开话题:“对了,你是如何断定那封信不是情书的?”

  梅舜举笑道:“你也不想想看,宁丫头才多大,观她一天到晚糟糟懵懵的屁都不懂,这种样子,哪象有心上人呢?”

  落梅风贼笑道:“这可难说!你有所不知,现在的女孩子都流行早恋,说不定她暗中早就有了情人哩!”

  话虽是这样说,但仔细想想,他亦觉得此事不大可能。

  既然梅舜举只凭第一眼的印象就能瞧出宁真真的底细,那说明她确实懵懵懂懂,似这种糊里糊涂的笨丫头,的确不在象是有情人。

  梅舜举笑道:“当然,单凭这点尚不能肯定。不过——”

  他反问:“你还记不记得秋雪影和白芸仙?”

  落梅风嘻笑道:“当然记得!”

  ——只要是美女,打死他都不会忘记!

  梅舜举道:“你想想,宁真真的年龄和两人相差了将近十岁,三人假若有着同一个情人,那人的年龄是不是要比她大上许多?”

  落梅风大觉有理,点了点头。

  梅舜举低笑:“这不就得了!以宁丫头的家世,要找恋人,至少亦得找个各方面条件同她相称的人才行,她又怎会为了一个年龄比她大得多的男人,和别人争风吃醋呢?”

  ******

  这种“高论”,表面上好象甚是有理,但细加分析,却从根本上站不住脚!

  只怕被外人听见,当场就会嗤之以鼻,为之笑掉大牙!

  但偏偏落梅风闻言,却大有英雄所见略同之感。

  两人目光甫一对视,彼此皆是会意揶笑。

  “高见,高见!”

  他心悦诚服地瞧着梅舜举,不停大拍马屁:“似这么复杂的问题,亦只有象你小梅这般聪明的天才,才会一针见血地指出其中的关键,让人茅塞顿开,疑团尽释!佩服,佩服……”

  “少给我乱带高帽子!”

  梅舜举低低笑叱。“眼下弄晴已经成为众人争夺觊觎的目标,如今的当务之急,应是设法抢先找到此女,你再不赶紧,只怕被人捷足先登,到时候可悔之晚矣!”

  说了半天,落梅风一直盼得就是等他主动提起此事。闻方忙道:“你看怎样才能找到此人呢?”

  梅舜举摊摊手:“说到找人,这就非我所长了!你不是一向吹嘘在这方面极为内行吗,难道就不能自己想想办法?”

  落梅风苦着脸道:“我若能想到办法,还来找你作甚?”

  梅舜举笑道:“勾子不是你的朋友吗?此人手下眼线众多,洛阳城里所发生的大小事情,无论巨细,都瞒不过他的眼睛。这件事情,你完全可以去找他想想法嘛!”

  落梅风脸色更苦:“你有所不知,我和他的关系已经闹僵了!”

  梅舜举讶道:“真有此事吗?”

  落梅风点点头,哭兮兮地将这事的前因后果细细阐述了一遍。

  

  

  

第三节 梅舜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