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讨价还价

    

  “老勾这一手可玩得真够绝的!”

  梅舜举听完,反而笑了。“看来,他一定是受了那些人的威胁。”

  “我亦是这样想的!”落梅风苦笑,“你看,怎样才能让他开口呢?”

  梅舜举沉吟道:“要让他开口,这件事其实并不难!”

  落梅风一直盼得就是这句话!

  闻言大喜,迫不急待问道:“你有什么高招?”

  梅舜举轻笑道:“很简单,只需……”

  他语音忽然停顿。

  落梅风急得坐立不安,催促道:“别停下来,快接着往下讲啊!”

  梅舜举不语,只是盯着他不置可否冷笑。

  落梅风被他的目光盯得直发毛,正自不解。

  忽听梅舜举冷冷问道:“除了弄晴的这件事外,你还有没有其它的疑问需要我帮忙找出答案?”

  落梅风大感莫名其妙,却仍然老老实实摇头。

  “那好!”

  梅舜举抬手一指门外:“既然没别的事,你可以离开了!”

  落梅风呆了呆,略一思索,忽然眯着眼笑了。

  “你是不是还在为上回的事情生气?”

  他贼兮兮瞧着梅舜举,嘻皮笑脸说道:“怕什么?反正上回颜面已经丢尽了,就算这次找不到弄晴,再丢一回脸,又有何妨?”

  梅舜举崩着面孔:“少用激将!我不会上你当的。”

  落梅风诱惑道:“这两件案子疑点颇多,你难道就不好奇吗?”

  梅舜举硬崩崩道:“随便你怎样说,反正我这次绝不会再被你拖下水。”

  落梅风火了:“你当真不帮忙吗?”

  梅舜举冷冷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不帮忙,就不帮忙!”

  “好,好!”

  落梅风气得脸色发白:“你竟然置几十年的交情于不顾,算我看错你了!”

  “吹牛!”

  梅舜举嗤笑:“哪来的几十年?从你我出生算起,认识亦不过只有十几二十年而已!”

  “你——”落梅风被这句话气得两眼翻白,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说错了么?”梅舜举挖苦道,“如今的麻烦,全是你自找的!谁叫你贪图宁丫头的银子呢?”

  落梅风气急败坏道:“我所赚的银子,还不是有你一份?”

  一指满屋子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这些花钱而不中用的东西,大部分还不是用我的银子买的!”

  梅舜举讥讽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叫你一天到晚装阔呢?这种猪头不宰,那我也岂非成了和你一样的笨猪?”

  “你说什么?”落梅风被哽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我什么都没说!”

  梅舜举淡淡睥他一眼:“不过我提醒你,千万别忘了你我之间的协议。”

  提起两人以前的协议,落梅风亦有些词结。

  怔了怔,恼羞成怒道:“好罢,就算这些银子有一半是你的罢!可是,如今眼见朋友有难,却袖手旁观,这分明就是置兄弟情份于不顾!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种行为,分明就是典型的小人行径,十足的乌龟王八蛋!”

  “随你怎样说,反正我是不会上你贼船的!”

  面对他的这种无赖口气,梅舜举反而笑了。“若不服气,谁对谁错,我们可以找楚楚来评评理!”

  “又是楚楚?”

  落梅风鼻子差点没被气歪:“哪回评理,她不是站在你那一方?你说圆的,她就绝不会说是方的;你说太阳会从西方出来,她还不是顺着你的口吻,何尝说过不字?找她来评理,摆明不是合伙来欺负我吗?”

  梅舜举摊摊双手,笑道:“既是如此,我也没有办法罗!”

  落梅风实是快被气糊涂了,一跺脚,恨恨道:“好,你不仁,我不义!从现在开始,老子和你割袍断交,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彼此两不相干!”

  梅舜举丝毫不以为意,低笑道:“断交就断交!少了你这种专爱惹麻烦的朋友,说不定我还可以多活两年!”

  “好,娘娘腔,你有种!”

  落梅风气急败坏拂袖而起,恨恨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走。

  到了门口,前脚刚踏出门槛,忽停下脚步,扭头喝道:“老子当真走罗?”

  “请便!”

  梅舜举手一抬,作了个肃客的姿势。

  笑吟吟说道:“出去后,记得别忘了将门顺手关上。”

  落梅风差点快被气昏了过去。

  瞪了他半天,忽长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踅了回来,一屁股坐下,抱起酒坛,就是一阵猛灌。

  梅舜举捉狭道:“戏演完了?”

  落梅风不答,只是拼命将怨气发泄在酒上,抱着酒坛,不停猛灌。

  见他这副模样,梅舜举大觉好笑:“你愁眉苦脸干嘛?此事不成,万一宁丫头追究起来,最多将银票还她即是。”

  “哪有这般容易!”

  落梅风的表情苦得似能随时哭出来:“你知不知道,这小辣椒有多凶?我明明只拿了她二万两银子,加起前后所花的,也不超过二万五千,她却将另外还未到拿到手的二万两银子也硬加在我头上,而且还说,三天内找不到那封信,不但要我连本带利归还,同时还要加算利息。”

  “不可能吧?”

  梅舜举惊道:“她看上去蛮可爱的嘛,哪会有这般蛮不讲理?”

  “可爱?可爱个屁!”

  落梅风被勾起了满腹怒气,恨恨说道:“你知道她的利息有多高?”

  梅舜举好奇道:“多高?”

  落梅风哭兮兮地伸出三根手指。

  梅舜举道:“三分?”

  落梅风点头。

  梅舜举不以为然道:“每月三分利息,平摊下来,一天也不过四、五百两银子而已。”

  他揶揄笑道:“你这两年在外面当差,油水也捞了不少,以你的身家,就算拖延个一、两天,也不至于倾家荡产嘛!”

  落梅风苦着脸叹道:“若是这样,可就好罗!”

  梅舜举惊道:“难道是每天三分利息?”

  落梅风唉声叹气点头。

  梅舜举有些傻眼。

  每天三分利息,这岂不是比高利贷还高?这分明就是活脱脱抢钱嘛!

  落梅风道:“所以,小梅,你这次无论如何也得帮我,不然我就死定了!”

  梅舜举幸灾乐祸道:“怕什么,反正你死活都拿不出这么多银子,到时想办法赖帐即是!反正这种事情,你以前又不是没有做过。”

  落梅风长吁短叹道:“若能赖帐,你还来找你干嘛?”

  梅舜举虚起眼笑了:“你该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她手上了罢?”

  到了这时,落梅风亦情知瞒不住了。

  只得将今天上午他和宁真真在言无情书房外的花园里,私下所作的交易内幕,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

  “这可怪了!”

  梅舜举皱着双眉听完,眉锋越蹙越紧,喃喃自语道:“想不到,言无情和宁真真居然也会联合起来打你的主意!”

  落梅风怔道:“此话怎讲?”

  梅舜举没理会他,双眉紧皱,似乎也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隔了一阵,他突兀问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帮你?”

  落梅风悻悻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晓得你的鬼心思?”

  梅舜举闻言只是笑笑:“我不想帮你,乃是因为不想眼见你无端端地去送死!”

  ******

  落梅风骇了一大跳!

  虽说以前梅舜举在分析案情的时候,亦经常爱故作惊人之语,但却没有象眼下这般令他惊愕至极。

  他莫名其妙搔搔脑袋道:“不会吧?哪有这般严重?”

  梅舜举正色道:“你知不知道,如今有多少人在打你的主意?”

  落梅风更是不解:“我不过是帮助宁丫头找寻一封信而已,又非什么出名的大人物,那些人打我主意作甚?”

  梅舜举苦笑:“我若知晓,岂非就成了未卜先知的半仙了?”

  落梅风愈觉纳闷:“那你又是如何得知,那些人欲对我不利的呢?”

  梅舜举瞪了他一眼:“因为我向来都比你聪明,而且不只是聪明一点,而是聪明了十倍八倍!”

  若是其他人敢当面说这样的话,落梅风只怕早就一个耳刮子飞了过去。

  但既然是出自梅舜举之口,他亦只有老老实实听着的份。

  梅舜举道:“你还记不记得,昨晚在赌场外面所遇见的那个拉胡琴的瞎子老头?”

  落梅风点头。

  梅舜举道:“他当时是不是劝你返回赌场?”

  落梅风道:“是的!”

  梅舜举沉声道:“姑且不去臆测他此举的目的,不过你想过没有,以你的武功,若是依言返回了赌场,当时的情形之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第四节 讨价还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