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妙计

    

  “咳咳,其实也没甚么。”

  看见宁真真睁大圆圆的眼珠,目光中充满期盼之色,以及梅舜举那似笑非笑的捉狭表情,落梅风居然难得地微微有些脸皮发赧。

  他讪讪望向两人:“我只是叫翠红离去后,就将她所知道的一切,包括那蒙面人告诉她的内情,以及莫无畏那些人来访的经过,尽量详详细细,原原本本地传扬出去,越是大张旗鼓,大肆宣扬,让愈多的人知道越好。”

  见宁真真仍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他慌忙一摊手:“别看着我,完了!”

  宁真真大失所望道:“就这么简单?”

  梅舜举笑道:“这条计策看来虽然简单了一点,不过总算是救了翠红一命。那些人得到了想要的消息,自然就不会再去难为她。这样一来,即使莫无畏等人再想杀她灭口,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所以,”他最后补充,“我才深信那人没有在谢红亭和奢十恶交易这件事上说谎。不管怎样,那些人对此事了解得总比我们要多,真伪自是立辨。若是谎言的话,那就不是救翠红了,反而变成害她了。而最重要的一点,却还是莫无畏无意间透出的口风,已替他作了最好的证明。”

  宁真真恍然大悟。

  她思索了一下,旋即又问:“那人既然让她来你们,显然已是料到了这种结果。既是如此,他为何不直接告诉她这样做呢?反要转弯摸角,绕上这么大个圈子?”

  落梅风尴笑,望向梅舜举。

  这个问题,他照样是百思不得其解。

  梅舜举笑了笑:“现在最想知道这些内情的,会是谁呢?”

  宁真真失声道:“难道他是想借翠红的口,将这些事通知我们吗?”

  梅舜举揉着鼻子:“应是这样吧!”

  宁真真呆住:“怪了,我们与他素未平生,他为何要帮我们呢?”

  梅舜举略带自嘲说道:“不管怎样,人家总是一番好意罢!”

  宁真真啐道:“我才不信哩!无缘无故地,哪钻出这么多的好心人?”

  梅舜举苦笑:“可能他是你的朋友,想暗中帮你。”

  宁真真呸了一声:“这种藏头藏尾的家伙,谁会和他是朋友?”

  若是其他人这样说,梅舜举和落梅风也许要怀疑一下。但既是出自宁真真之口,两人皆是深信不疑。

  和宁真真这种蛮不讲理,大小姐脾气随时皆会发作的人作朋友,那人不是白痴,就是脑子出了毛病。

  无法回答之下,两人唯有对视笑得更苦。

  ******

  其实,那蒙面人此举虽说用意难明,但两人却并非特别在意。

  真正让两人疑惑难解的,却还是莫无畏的灭口之举。

  谢红亭出了名的孤冷高傲,行事一向独来独往,而且还有一个好处,即是从不牵涉无辜。故稍具江湖常识的人都理应看出,翠红绝不会和她的事沾上半分关联。

  换而言之,即是莫无畏根本就不应该有杀翠红灭口的理由和动机。

  事到如今,梅舜举也不得不承认先前在此事上的猜测完全站不住脚。

  “唉,这也难怪!你对江湖上的事一窍不通,犯下这种幼稚低级的错误,亦算是在情理之中。”

  落梅风捉狭的声音不断在耳旁响起。

  难得梅舜举也有出糗的时候,他自是比任何人都更感幸灾乐祸。

  梅舜举对他的挖苦却听若惘闻。

  细细想来,翠红身上所发生的一切,宛若就象是在舞台上作戏。似乎所出现的每一个人,皆在有意无意地扮演着一个特定的角色。

  最值得怀疑的,除了蒙面人和莫无畏之外,还有那彩衣人与白芸仙一行。

  那当家的红旦,自是她的小姐谢红亭;而彩衣人、白芸仙、莫无畏、蒙面人等一干就如戏台上的龙套,一个个走马观花却又恰到好处地粉墨登场;至于翠红本人,辄是那穿针引线的丫环,所有的情节,都通过她的转叙,活灵活现地一一浮现在面前。

  就连今天上午忽然在街头巷尾出现的那些谣传,显然亦是人故意精心的安排。

  却不知这出戏的对象,却是给何人观看?

  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所有人的目标,似有意无意地,都在尽量将事情巧妙地引向自己。

  由此而来的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他、宁真真和落梅风三人,在这场闹剧中,究竟在扮演何等角色?

  另外又是何许人物,在暗中遥遥操纵着局势的发展?

  他暗自苦笑。

  所有的事情都是那样合情合理,合理得简直超出人的想象。

  唯一不合理的就只有一件事。

  ——翠红躲起来后,落梅风动用了全部力量找了她两天,却是一无所获;莫无畏等人又是如何在第二天就发现了她的藏身所在,人人就象约好似的,相继一个个找上门去的呢?

  ——是谁在暗地里通风报信?

  思绪骤被落梅风的嗓音打断。“现下总算是有点收获了!可以断定,最近所发生的这一连串事情,以及针眼、奢十恶、周老六的被杀,皆与那封信有关;而那封信针眼确是已经给了谢红亭,所以后来彩衣人找上门去,他才会拿不出来。”

  而后是宁真真佩服的声音:“还是梅大哥聪明,早就看出来她和针眼是一伙的。”

  梅舜举回眸视去,见她满脸钦佩,一瞬不瞬地望着自己。本欲问她的疑问,又硬生生压了下来。

  而是转向了另一个问题:“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想通。既然彩衣人与谢红亭不是一路的,为何昨晚又要杀了鄢谯笪呢?”

  落梅风道:“这件事我同样觉得奇怪,看来其中一定另有隐情。”

  梅舜举直视着他:“还有件事情我更为不解。”

  落梅风诧道:“什么事啊?”

  梅舜举笑笑,忽然问道:“金三娘还对你说了些什么?”

  落梅风措手不及,略显慌乱地吱唔道:“没有啊!”

  梅舜举嘿了一声:“金三娘向来不作蚀本生意,没有好处,她会带翠红来?”

  “谁许了她好处啊?我怎么不知道呢?”落梅风装模作样地“咦”了一声,故意左右而言其它。

  看见宁真真不解眨着眼望来,立即找到最好的托词。一句话,就将话题岔开。“对了,你们前去金府,可有甚么收获吗?”

  

  

第七节 妙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