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节 寒鸦万点化相思

    

  从殓房里出来的时候,落梅风和宁真真都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尤其是落梅风,更是感到被人当成了猴子,砌头砌尾地戏耍了一场。

  瞎忙了大半个晚上,居然是被梅舜举这家伙骗来给死人打针,这件事若传入同僚耳中,保证明天一大早,就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料。

  他越想越觉忿忿。

  月明星稀,好风似水,远处灯火微阑;夜风轻拂,树摇花曳,枝叶沙沙作响……

  又是一个难得的美好夜晚!

  但他却毫无心情去欣赏,懊怏地跟在梅舜举等人身后,只差没有当场骂出声来。

  可能是因为独自生闷气的缘故。

  直到梅舜举忽然在一幢楼前停住脚步,他这才发觉——眼前根本就不是回去的道路。

  ******

  屋子孤零零地矗立在后园东头,背后紧靠府衙高高的内墙,前方是一大片空旷的空地。

  外观摇摇欲坠,乃是一幢平时用来堆放弃旧杂物的二层阁楼。

  这种地方自是少有人来。里面蛛网密结,灰层遍布,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腐朽不堪的木板楼梯一踩上去,就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怪响。

  “哎哟,”

  黑暗中落梅风一脚踏空,身后宁真真再毛手毛脚撞来,两人皆是立足不稳,昏天黑地撞成一团。

  待他好不容易站稳,一直身躯,脑袋又重重撞在低矮的天花板上,登时肿起一个大包。

  落梅风痛得呲牙咧嘴,窘恼之下,再顾不得有女士在旁,脏话冲口而出:“他奶奶的,妈那个羔子!小梅,好端端地,到这种鬼地方来干嘛?”

  “你们不是一心想看好戏吗?”黑暗中虽看不清梅舜举的表情,但光听他声音里透出的揶揄,想必大是幸灾乐祸。

  落梅风既窘又气:“妈的,这种鬼地方有甚好戏可看?”

  梅舜举笑得极为捉狭,就在他忍不住又想发火的时候,这才抬手向窗外一指:“你看——”

  窗扉早已破腐朽烂,只剩下光突突的框格。朝外望去,居高临下,园内情形一览无遗。

  正对空地不远,正是殓房西侧。虽在漆黑的夜色下,仍可清楚瞧见那盏长燃不息的小油灯,微透出门扉的昏黄光晕。

  落梅风愕道:“咦,莫非——”

  脑海里一刹间转过千百个念头。

  ——难道鄢谯笪尸变在即?亦或是还会有其他的人来拜访?

  黑暗里看不见梅舜举的表情,但人人都感觉得到,他的话是特意说给宁真真听的。

  “记住,呆会无论你们看见什么,都不要大惊小怪,更不能尖叫出声……”

  ******

  谁都没有想到。

  梅舜举所说的“呆会”,竟然超过了近两个时辰。

  刚开始宁真真还兴趣盎然,到了后来,只觉眼皮似有千斤重,连她自己亦不知是何时睡着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到有人推搡着自己的身子。

  “来了,来了!”耳畔传来落梅风压低了的兴奋嗓音。

  宁真真懵懵懂懂睁开眼睛:“谁来了?”

  “嘘!”

  落梅风作了个噤声的手势,神神秘秘地指向窗外:“你看!”

  园中月色正明。

  只见殓尸房的纸窗上,不知何时,映照出一个颀长的背影。

  宁真真揉揉睡眼矇眬的眼睛,确信不是自己的错觉,呆了呆,一时半会仍没反应过来:“咦,此人是谁?在殓房里作甚?”

  落梅风和梅舜举无法回答,都没有吭声。

  隔了一阵,才听落梅风问道:“你看,我们要不要过去瞧瞧?”

  梅舜举沉吟半晌:“别急,先看看此人下一步行动再说!”

  两人同时回头,担心看看宁真真,见她出奇的安静,不由皆放下了悬着的心来。

  落梅风道:“嗯,等等也好,瞧瞧此人究竟在玩些什么花样。”

  但有人却让他等不下去了!

  这句话还未说完——

  猛听得宁真真一声低叱,身形一晃,人已从窗户穿了出去……

  ******

  宁家的轻功果然不同凡晌!

  落梅风的反应不可谓不慢。

  但等他跃下楼落地未稳,前方的宁真真背影微微闪处,整个人已经如只轻盈的蝴蝶,从空中美妙无伦地划过,持剑飞入了殓房。

  ******

  那是位极年青的贵介公子。

  俊逸的面容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冷傲和孤寞。负手看着宁真真冲入,嘴角稍现出一抹嘲讽。

  剑光闪动!。

  面对宁真真不分青红皂白地一剑绝杀,他并没有闪避,甚至连动亦没移动半步。

  剑光临近!

  就在剑芒及体的一刹那——

  点点寒星突然从他袖里射出,无声无息地在空中暴溅迸开。

  与此同时,他身形微晃,从惊愕躲闪的宁真真身旁急掠擦过。

  眨眼间,人已到了门外。

  *******

  有些人的运气天生就好得出奇!

  落梅风虽迟了半步,却来得正是时候。

  刚让过暗器,就见那人从身旁急掠而过,

  面对这种现成的便宜,他想都不想,顺手即是一刀。

  他并不知此人所为何来,但深更半夜来殓房这种地方,自然绝非好事。

  故这一刀他用尽了全力,存心想将其放倒再说!

  刀光似雪,朝那人后背狂卷袭下。

  感觉到这一刀所含的杀气,连落梅风的血液也不由跟着沸腾起来。

  ******

  那人的反应却大出落梅风的意料!

  就算是白痴,面对这必杀的一刀,恐怕难免都会有出自本能的闪避。

  那人却非但未躲,甚到连头亦没回转。

  一霎间,连落梅风都不得不怀疑。

  ——此人究竟是疯了?亦或天生就是个自大狂?

  不过便宜不捡白不捡!

  既然有人自愿作以身拭刀的傻瓜,他当然是心头窃喜,毫不客气地照单全收。

  而且,到了现下这个地步,他自己亦要怀疑:

  他还有没有能力收手?

  ******

  眼看那人难逃大劫。

  然而就在这时,更为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眼前寒星闪烁。

  先前那些明明已经擦过了身旁的暗器,忽然绕了个弯子,又掠了回来。

  突如其来地横亘在两人中间,仿佛一直就浮在那里。

  被刀气来回一激。

  “砰!”

  随风四下炸开。

  点点烟花骤遽在空中浮现。被风一带,万点火星在空中缓缓飘舞,四下狂飞。

  此情此景,就有如在漆黑的夜空下,正下着一场晶曜魔幻的濛濛细雨……

  ******

  变生骤腋!

  这种情形之下,既使换了是言无情这等高手亲临,恐怕难免亦会有些手忙脚乱。

  但落梅风不愧是落梅风!

  他平时苦练的“滴水不漏”的刀法,如今终于第一次派上了用场。

  大喝一声,腰刀舞成一片雪光,护住全身,奋不顾身地往前冲去。

  在高手们眼里,这种“不求伤敌,但求护己”的刀法,也许根本不值一晒。而且遇敌时若对手太强,丝毫就不管用,完全就是在白白浪费力气。

  但现在这种情形下,谁敢说他没有先见之明?

  这么一想,连他也不能不佩服自已!

  ******

  但他忽觉不对!

  既然是“滴水不漏”,自应该是刀势丝丝入扣,泼水不进。

  但如今这“泼水不进”的刀招,却竟然出现了缝隙。

  那些火星似丝毫不受刀势的影响,缓缓在空中飘舞,随着刀风的激荡,无孔不入地四下渗入。

  落梅风既惊又气。

  正考虑是否应不加理会,继续冒险拼进。

  身后骤传来宁真真惊惶的急叫:“死臭猪,快躲!那是‘寒鸦万点,相思化细雨’!”

  

  

第二节 寒鸦万点化相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