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再见飞鹰

    

  “寒鸦万点,相思化细雨?这是什么鬼玩意?”

  落梅风虽然不明,但听宁真真那惶急的语气,也知其中定有古怪。

  就这么一迟疑,那人已从容不迫地跃上墙头,背影闪了闪,消失在夜色下。

  一看那人的身法,落梅风就知道追不上了。

  出乎意料的,宁真真也没去追。

  她只是站在原地,气恼跺了跺脚:“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本小姐已经晓得你是谁了。”

  落梅风好奇凑上前问道:“那人是不是唐门中人?”

  宁真真大没好气地道:“你几时听说唐门中的火器还会自动拐弯的?”

  落梅风想想亦是。

  唐门虽以暗器著称,暗器中掺杂火yao的也不少,但象这般不借助辅物,纯以火yao为主,并且可以自动转弯追人的诡奇暗器,是没有听说过。

  宁真真恼瞋横了他一眼,仍在不住口埋怨:“哼,算你命大!‘相思细雨,不死不休’,这句话你难道没听说过吗?真没见过象你这么笨的人,明知是送死,还要傻乎乎地硬往前凑。”

  落梅风讪笑两声,尴尬搔了搔头。

  抬眼四顾,天空中的晶亮星点仍未完全散尽。被风一吹,四散飘荡,零零星星地散落在草菲树间,慢慢熄灭,终至消失不见。

  他揉揉鼻子,讪讪瞧向宁真真:“听你的口气,想必已经知道那人的来历了?”

  宁真真睨他一眼:“废话!不然本小姐会这么轻易地就让他逃掉吗?”

  “哼!”她皱皱鼻翼,一副瞧不起他的表情。“看来不对你说个明白,你今后连怎样死的都不知道哩!你也用不你的猪脑筋想想,四大暗器世家中,谁会用那种歹毒霸道的暗器呢?”

  提起四大暗器世家,落梅风亦不算陌生,分别指的是川中唐门、晋城凌家、江北燕家和豫西的莫家。

  不过自从唐门三十年前与“风雷堂”川南一战,双方两败俱伤,唐家精锐尽失,元气大伤,再无余力争霸江湖,近年来已很少听说有人在江湖中走动。实际上已是变相从四大暗器世家中除名。

  至于凌家和燕家素以暗器手法见长,暗器堂堂正正,犀利霸道有余,却诡奇不足,自与“歹毒诡异”沾不上边。

  他心念一动,失声道:“难道那人是豫西莫家的人?”

  宁真真撇撇嘴:“你说呢?”

  落梅风脸色大变。

  豫西莫家可说是武林中最为神密的家族之一,虽然人丁凋零,却代代人才辈出,素以制造稀奇诡怪的淬毒暗器著名。暗器出手,不死不休,可说是莫家暗器的最好写照。而且这个家族的人可能是由于近亲通婚,遗传基因作怪的缘故,脑筋似乎皆有些问题,往往为了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大杀出手,并且每次都是赶尽屠绝,寸草不留。偏偏又极为护短,一人稍为吃亏,就是整个家族的全军尽出。提起莫家,武林中人几乎是到了谈之色变的地步。

  宁真真不屑哼道:“你是否在害怕人家回来报复?哼,不是还有本小姐在吗,有甚可担心的?他们莫家再厉害,我们宁家也不见得就会怕了他!”

  说到报复,落梅风连想都没有想过。

  他现在满脑子所想的都是江湖上有关莫家淬毒暗器如何可怕,中者临死前如何痛苦的传闻。

  莫家暗器不出手则已,出手则向不留活口。先前那些烟火,他似乎是沾上了一星半点,那岂非……

  他越往下想越觉可怕,脸当即绿了。

  宁真真大是鄙夷,啐道:“怕什么!象你这种不起眼的小角色,人家才看不上眼呢!刚才若当真想杀你,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吗?”

  落梅风想想大觉有理。

  暗运气息检查,觉得身体并无异样,一颗悬着的心当即放了下来。

  他窘笑道:“嘻嘻,其实莫家也并非传闻中的那样厉害,我看那些烟火,十有八九都是吓人的噱头……”

  他声音忽然顿住。

  月明风清。

  附在草木上的火星仍有数点没有熄灭,在夜色下闪耀着微弱的亮光。

  他的目光就直定定地望在不远处的那丛小草上。

  亦不知是何时,那原本还是青翠欲滴的小草,竟已全部枯萎。

  茎焦叶黄的搭拉下来,给人以火烧过的痕迹,被风一吹,四散蓬乱飞起。

  落梅风目瞪口呆地瞧着。

  如斯剧毒,实是前所未闻!

  想起先前似曾沾上了不少,一声惨叫,象只被踩着尾巴的小狗般急蹦而起:“惨了,我中毒了!”

  ******

  落梅风万万没有想到!

  他“中毒”的结果,换来的竟是所有人的白眼相向。

  就连一贯温柔体贴的惜楚楚,亦同样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关切。

  还是宁真真的一句话道破了其中天机:“呸,你会中毒?莫家暗器见血封喉,出了名的剧毒无比!若是真的中了毒,当场就死翘翘了,哪还能在这里鬼嚎?”

  梅舜举则说得更为刻薄:“不就是中了点毒嘛,大惊小怪作甚?只要不当场咽气,有楚楚这位未来的女神医在旁,治上个一年半载,迟早终有治愈的一天;就算治不好,多活个十天半月亦该不成问题!用得着那样紧张吗?还好这后园没有人来,不然有人听见你的那声惨嚎,还误认为是见了鄢谯笪的僵尸忽然复活了哩!”

  被两人冷言酸语一通挖苦,落梅风窘不可抑。

  最后还是惜楚楚心细,见状有意将话题岔开,这才替他解了围:“那人的暗器真是可怕!真真,你当真能肯定他是莫家的人么?”

  宁真真道:“不会错的!‘寒鸦万点,相思化细雨’这种暗器,只有莫家才有!”

  惜楚楚略显迟疑:“可是我听说,莫家上代宗主莫震北曾经上门向凌、燕两家挑战,结果被两家联手所败,临死前被迫立下毒誓,莫家中人不得再踏足江湖半步,怎么……”

  凌、燕、莫三大暗器世家的恩恩怨怨由来已久,早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亦并非什么秘密。自从十年前莫家主动退出江湖,三家多年来的明争暗斗才算砌底告一段落。

  关于这件事情,武林人士一直不明其故,各种各样的猜测皆有,却从未有合理的解释。

  梅舜举奇道:“这是真的吗?楚楚,你是从何处听说的?”

  惜楚楚脸上微微一红,低声道:“我是听‘疯人居’里面的人说的。

  梅舜举“哦”了一声。

  既是疯子所言,当然不足为信。

  谁知宁真真却点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我听爹说,当年凌、燕、莫三家相约在泰山绝顶了断,结果双方同归于尽,所有的人都力战而亡,所以其中内情才不为人知。不过事后莫家却突然在江湖上销声匿迹。故他老人家猜测,那一战理应是莫家败了。”

  梅舜举再无怀疑。宁老爷子的话,自是比疯子们来得可靠!

  他沉吟道:“那为何莫家的人突然重又出现了?”

  宁真真格格笑道:“管他的!凌、燕两家和莫家势同水火,只要我们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凌、燕两家的人自会前去找他算帐。哼,谁叫他竟敢用暗器射我呢!”

  梅舜举暗暗摇头。

  被她这么一搞,江湖非再次大乱不可!

  看来得罪了宁二小姐,都不会有甚好下场!

  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些事皆是与他无关!

  心里只余下一个疑问:“那人前来殓房,究竟有何目的?他与鄢谯笪之间,又是何关系呢?”

  宁真真见他久不作声,扯扯他衣袖:“梅大哥,现在我们又要做什么呢?”

  落梅风凑上前来,接口道:“好戏都看完了,当然是回去罗!”

  梅舜举瞪了他一眼:“谁说的?哼,回去?主角还未上场哩!”

  ******

  果然——

  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又有人来了。

  而且还是落梅风和宁真真绝没有想到会在眼前这种情形之下所能见到的人!

  那人腰悬长刀,身形魁梧,气态沉稳,举手投足隐隐透出威猛豪气。

  赫然正是飞鹰。

  ******

  飞鹰的目的十分明显。

  一进殓房,就迳直来到鄢谯笪面前,揭开白布单,低头细查其死因。

  落梅风和宁真真面面相觑。

  今晚所发生的事情,实是一件比一件奇怪。

  宁真真纳闷道:“怪了,不就是一个死人嘛,有啥好瞧的呢?”

  梅舜举同样是没有答案,唯有苦笑而已。

  落梅风迷惑挠挠头,问道:“你看,我们是否应过去问问他呢?”

  梅舜举沉吟着正想说话。

  忽见飞鹰抬起目光,侧耳凝神,眉间微闪过一抹诧色,

  蓦地盖上白布,跟着身形突动,跃上房梁。

  几乎就在同时,破风声微过。

  墙头人影骤现。

  看清来人模样,梅舜举精神大振。

  ——正主儿终于来了!

  ******

  来人黑巾覆面,身着劲装,虽作夜行人打扮,仍掩不住身上的儒雅之气。

  看清他身影,宁真真和落梅风同时“啊”地低呼出声:“金仲荤!”

  ******

  堂堂的金府大管事,深更半夜,鬼鬼祟祟地跑来殓房这种地方作甚?

  答案很快便有了!

  一进殓房,金仲荤就迳直奔向鄢谯笪床前,伸手揭向白布。

  宁真真和落梅风双眼瞪得大大的,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好半晌,宁真真才回过神来:“好哇,这老家伙骗得我们好苦!”

  梅舜举反而轻松笑了:“谁说他骗了我们?”

  宁真真叫道:“他假若和鄢谯笪没有关系,跑来这里干嘛?”

  回头催促落梅风道:“你还傻愣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去将他抓起来!”

  同时身形展动,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打算往楼下跳。

  梅舜举慌忙拉住:“先等等!”

  话还未说完,殓房里突然响起了金仲荤的低喝:“谁?”

  余音未了。

  蓦见金仲荤一个旋身,伸手一带,白布呼地向上卷起。

  紧跟着身形倏动,狂风般向粱上扑出。

  风声骤起。

  灯光一黯,突然熄灭。

  黑暗中遽亮起一道清冷的刀光。

  “轰,”

  劲气来回冲激。

  人影冲破屋顶,急飞而起。

  以不可思义的速度,一前一后向墙外投去。

  “是他?!”落梅风突然一声低呼。

  “他?!是谁?”宁真真还没反应过来,已见他追了出去。

  等到她想通落梅风指的是飞鹰的时候,三人背影已隐于墙外。

  宁真真又气又急,娇叱一声,穿过窗户,脚稍一点地,就待追上墙头。

  就在这时,忽听不远处有人沉声道:“真真,不用追了!”

  宁真真扭头失声道:“言叔叔?”

  夜色清冷,言无情不知何时已来到园内,正站立在她身旁。

  他负手注视着三人离开的方向,眼里精光一闪,冷然傲道:“你追不追上去亦没有多大关系,嘿,我已经知道他的来历了!

  

  

第三节 再见飞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