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节 灭绝大法

    

  “杀!”

  劲浪四射。

  飞鹰持刀斜劈,再次硬生生将金仲荤逼退半步。

  高手相争,最重气势!金仲荤先机已失,骤被逼退,立成苦苦支撑之局。

  见此情形,落梅风顿生同仇敌忾之心。

  外地人欺负本地人,那还得了?

  复想起昨晚的断刀之恨,心中热血上涌,大喝一声,拔刀冲出。

  “回去!”

  一声低喝。

  眼前人影一闪,拦在身前。

  落梅风煞不住势,正好与来人撞个满怀,感觉上好象碰上了一层冰冷的铁板,趔趄反弹而出。

  “哎哟!”

  他一声惊呼,仰面跌倒,单刀也脱手飞向草丛。

  他暗骂一句,揉着摔疼的屁股,狼狈爬起。

  看清来人相貌,微一稍怔,怒喝:“他奶奶的,死老头,是你?”

  ******

  来人一身黑衣,一顶斗笠斜斜遮住大半张面孔,立在夜色下不言不动,整个人仿佛与黑暗溶成了一体,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令人心怵的死亡气息。

  赫然正是昨晚在“徐家废园”,送棺材来的老者。

  落梅风懊恼得只差没有当场给自己一个嘴巴。

  其实他早就应该想到了。

  既然此人和飞鹰是一伙的,今晚之事插上一脚,自在情理之中。

  怎的先前没事先想到这一层呢?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自认倒霉。

  “娘的,老子今晚当真是流年不利,真他奶奶的见鬼了!”他揉着疼处,心内不住口大骂。

  不过他亦知道晓得这个老头不大好惹。

  想起昨晚棺材上那盆突然恹死的小白花,再瞧瞧老者漠然酷冷的模样,心里不禁微微有些发怵。

  瞟瞟不远处草丛里的腰刀,声厉内荏喝道:“死老头,你拦住本人去路作甚?”

  “这里没你的事,回去!”

  老者目锋如刀,凛厉森冷,虽隔着竹笠,仍令人感觉面上有如针刺。

  落梅风倒吸了口凉气。

  瞧瞧老者,再瞅瞅不远处斗得正到生死关头的两人,终于下了决定似地,恭恭敬敬向老者一礼道:“老人家教训得是,这事确是与晚辈无关,我这就离开!”

  对他突然间前倨后恭,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老者不由稍怔。

  正要开口,蓦见人影一晃,落梅风已贴地窜出,拾起腰刀,狂风般冲了过来。

  ******

  刀光一闪。

  正中老者胸膛,将他劈得倒飞而出。

  “咦,这么容易得手?”看着半空中远远飞出的人影,一霎间,落梅风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唉,人老了就应该服老嘛,最好躲在家里享清福,跑出来瞎跳干嘛?现在可好,连老命都丢了!”想象着老者鲜血满身的惨相,落梅风大是感慨。

  他悲天悯人地摇了摇头,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正想扑向场中,脚步方移,人影倏闪,老者鬼魅般地再次拦现在眼前。

  “你还没翘?”落梅风大吃一惊。

  实是不信这个邪,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冲上去又是一刀。

  这次他终于看清楚了!

  “砰!”单刀正劈中老者胸口,还发出一声低闷的微响。

  老者在半空里手舞足蹈飞出,“轰”地撞上一株小树。

  “嘿嘿,看你这回还死不死!”落梅风得意轻抚着刀,不住冷笑。

  ******

  “噼啪”,小树被大力一撞,不堪重负,突然从中折断。

  老者伸掌在树上一按,借回弹之力,募地跃起,速度更快地冲了回来。

  面对这种杀不死的老怪物,落梅风一时间不由慌了手脚。一声发喊,扭头就逃。

  “呼”,身后风声锐啸。

  老者流星火石般撞了上来。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哇!”落梅风一声惨叫。

  整个人被大力远远撞飞,摔入草丛,单刀再次脱手不知飞向何处。

  ******

  “奶奶的,妈那个羔子!”

  落梅风破口大骂,昏天黑地的从地上爬起。

  扭头望去,老者仍不言不动站在那里,木雕般地瞧不出半点喜怒哀乐,给人的印象,仿佛整个人完全溶入了黑暗之中。

  月光凄迷,衬着他身上愈来愈见浓重的死亡气息,平空增添了不少诡奇妖气。

  这情形说不出的诡异。落梅风素来胆大,亦不禁打了个寒噤。

  他拾回单刀,胆气为之稍壮,扭头喝道:“他奶奶的,死老头,你究竟是人是鬼?”

  老头冷冷不言,似乎对他这种不知死活的家伙连说话的兴趣都省去了,只是徐徐摊出右掌。

  手掌枯瘦如爪,掌心赫然有着一个鲜艳似血的红印。

  “娘的,玩点妖术,就想吓退老子吗?”

  落梅风虽知他这样做定有古怪,但反正不识袋,干脆统统归于邪术范筹。

  “妖术?”

  老者似被他的话激怒了。

  朝先前那株撞断的小树一指:“小子,你别不知高低。”

  落梅风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不禁猛抽了口凉气。

  不知何时,那株小树已经枯萎了下来;折断处,仍有缕缕白烟冒出,被风一吹,袅袅四散。

  “灭绝大法!”他脸色当即绿了。

  “回去!”老者似懒得同他废话,眼光徒凛。

  死亡气息从他身上暴射卷出,蓦地充盈了整个天地。

  感受到那凛冽逼来的阴寒杀气,落梅风全身如坠冰窖,心里浮起的第一个念头,那就是立即开逃。

  “喂,死老头,你可别吓我,老子可不是吓大的!‘灭绝大法’早已失传多年,哪能说出现就出现?”

  落梅风口中虽硬,脚步却慢慢往后移去,眼光乱瞟,随时打算脚底抹油。

  老者对他的骂骂咧咧仿佛没有听见,抬头凝望着明月,眉锋紧锁,似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种机会千栽难寻,若不立刻开溜,那就是傻子!

  落梅风第一个反应,转身就溜之大吉。

  ******

  事情至此,本应该是圆满结束,双方皆俱大欢喜。

  偏偏老头这时又说了一句话。

  月光似水,朦胧凄清。

  老者凝望着明月,嘴里喃喃自语:“看来,我们都对这臭小子估计过高了,‘大邪妖刀变’,并没有传闻中的那样厉害嘛!”

  堂堂绝顶高手,竟会被人看得如此不济,传出去岂不大没面子?

  落梅风胸中怒火中烧,停步扭头,喝道:“死老头,你说什么?”

  老者冷冷瞧着他,嘿然一笑,声音中轻视之情溢于言表。

  落梅风大怒。

  难得他主动退让,老头却不知死活地在后出言挑衅,是可忍,熟不可忍?

  胸中热血狂涌,一声怒喝,拔刀返身冲出。

  ******

  刀光一闪。

  如轻盈的落叶,在夜色下一划即过。

  “咦!”老头眉间微闪过一丝惊讶。

  说得好听点,这种刀法如羊挂角,无迹可寻;说得难听点,根本就是乱七八糟,毫无章法。

  这臭小子居然拿这种不登大雅之堂的破烂刀招来对付他,岂不是不想活了?

  但这种想法只是在心头一闪即逝。

  甫一接触,怪异的劲道从四面八方涌来,让人有无从着力之感,硬生生地将他逼退了半步。

  老者神色一变:“大邪妖刀变?!”

  ******

  “死老头,晓得厉害了罢?”一招将老者逼退,落梅风信心大增。

  胸中杀气荡盈,一声石破天惊般的大吼:“杀!”

  “嗤!”刀啸狂起。

  劲气轰然,山崩倒海暴迸涌射。

  当头向老者压下。

  ******

  老者神色再变。

  一声长啸,飞身后退。

  但他突然发觉错了!

  随着他后退的势子,刀气骤被引发。

  刀光水银泻地般疯狂追来,劲力如山,旋转由四方向中心挤压,逼得人透不过气来。

  “轰”

  退无可退之下,“灭绝大法”终于硬碰硬地和“大邪妖刀变”接实。

  ******

  “砰,砰,砰”

  连珠似的劲气接触声密集响起。

  跟着又是“轰”地一声巨响。

  劲气狂涌,四面散射。

  尘烟弥空,遮天敝月。

  四周的小树仿佛遭受到了台风洗劫,枝落叶飞,不住颤晃。

  “啊!”

  老者一声惊呼,趔趄向外摔出,沿途洒下点点鲜血。

  “死老头,我还以为你当真杀不死呢!”耳畔落梅风冷戾得令人心悸的声音再次响起。

  刀风厉啸,闪电般从空中直追击下。

  刀未至,刀气已临。

  “嘶”的一声轻响,老者头上的斗笠被从中齐齐剖开。

  此时月色正明。

  落梅风一眼瞥见他的面貌,整个人忽如电殛般愣住。

  单刀突然在顿停在老者头顶上空,失声叫道:“是你?”

  

  

第六节 灭绝大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