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节 拙笨的杀手

    

  落梅风虽然气急败坏,却仍有些自知之明。

  只凭老者消失时那有如鬼魅的身法,以他的轻功,他想也不想,就晓得绝无追上的可能。

  所以他真正的希望,仍是在找寻飞鹰和金仲荤的行踪上。

  但象只无头苍蝇四下乱撞了一阵之后,这点希望亦破灭了。

  飞鹰和金仲荤就象是平空消失了一样,根本就不知去向了何处。

  落梅风无可奈何之下,只得蔫蔫回返。

  现在他可说连火气亦没有了。唯一的念头:

  那就是赶紧回家,上chuang,睡觉!

  ******

  人说倒霉时喝水都会碜牙。

  就在他打算回去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正面对着一个一生中最惨的难题。

  因为他竟然迷路了!

  ******

  土生土长的洛阳人,却居然会在城郊附近迷路,这件事若传出去,保证会让所有的人笑破肚皮!

  但落梅风此刻却半点亦笑不出来。

  环眼四顾,天空月隐星藏,四周伸手不见五指,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

  这种情形之下,远近的景物瞧上去俱是黑忽忽一片,别说寻找返回的路径,就是辨清所处的方位,亦是极为困难。

  但他尤不死心,在荒郊里瞎乱转悠了大半天。

  结果非但没找到回去的路径,到了后来,竟然连方向亦完全迷失了。

  偏偏倒霉的事情仍一件件接踵而来。先是一不小心,一脚摔进道旁的田里,跟着又一脚陷入田间的水沟,全身溅满淤泥不说,最糟糕的还是左脚的一只鞋子,也不知掉向了何处。

  他高一脚低一脚地在田间小陌行着,心情可说是恶劣透顶。

  现在他最想骂的人,就是梅舜举。

  若没有梅舜举的鼓唆,此刻他已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蒙头大睡,哪会象眼下这般凄惨?

  幸好他的运气一向都不错!

  就在他已作了最坏的打算,准备露宿荒郊的时候,月亮终于从云层中探出头来了。

  月光柔淡,轻柔地洒在草菲林间。

  四下景物虽然仍是模糊一片,却亦能辨清大概。

  看清所在方位,落梅风不禁暗骂了一句晦气。

  他不知怎的,居然围着城外绕了个大圈,跑到郊西的坟场来了。

  环眼四望,旷野里坟茔重重,野草齐腰,夜风中鳞火点点,四周一片死寂。

  “嗷呜……嗷呜,”远处偶而传来一两声野狗的嚎叫,声音凄厉悲切,让人听了心里直发毛。

  “他奶奶的,出门撞尸,诸事不利。”落梅风“呸呸”两声。

  抬眼辨清方向,扭头便走。

  现在他的心情可说是恶劣到了极点。

  若找到出气的对象,保证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刀砍将过去。

  偏偏事情就是这样凑巧。

  就在他刚刚踏上左边的小径,道旁的墓碑后,忽然冒出来两条人影。

  ******

  两人皆是一副暴发户打扮。

  从墓碑后窜出,迅快往两旁一分,正好堵住去路。

  落梅风正自没处发泄,这两人竟敢不知死活前来挡道,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待两人有进一步举动,瞪目一按刀柄,冲上去就是一声雷霆般的怒喝:“何方鼠辈,报上名来!落爷爷刀下不杀无名之徒。”

  喝声有如惊雷乍起,在旷野里滚滚而过。

  两人被他突兀的举动骇了一大跳,情不自禁地往两旁一闪。

  彼此互望了一眼。

  左旁那掌柜模样打扮的人尴咳两声,干笑道:“嘿嘿,鄙人姓莫,草字无畏,咳咳,就住在东城,彼此亦算得上是半个邻居。”

  这人白白胖胖,圆脸小眼,身上珠光宝气,最引人注目的是右手无名指的那枚闪闪发亮的绿宝石戒指。说起话来细声细气,简直比唱歌还好听。

  这番开场白极是耳熟,似是听人提过。

  落梅风怔了一怔,蓦然想了起来:“他奶奶的,老子认得你,你就是那天想杀翠红的那个杀手。”

  右旁那人嘿了一声,不悦道:“老莫,你是怎么搞的?亏你吃这行饭已有十数年了!一个小丫头都杀不了,此事倒也罢了,怎的连底细都泄了出去?”

  这人又高又瘦,长得象个干皮猴,十指戴满金戒,一开口说话,嘴里现出两颗亮闪闪的金门牙,十足一副暴发户形象。

  落梅风一声冷笑:“废话少说!老子问你,赌场血案可是你们做下的?”

  那人更是不悦:“老莫,亦不是我说你,亏你还是杀手界的老行尊,怎么连这行的归矩都不懂?这么重要的事情,怎能随便泄露出去呢?你难道忘了长上的吩咐了吗?”

  莫无畏陪笑道:“候老哥,你别听这小子胡说。那天我只是随口提了提,他哪会知道?我看他分明是出言相诈,想诈出那件事的实情来。”

  候老哥作出副深思熟虑的表情,颔首道:“唔,你说得大有道理。你看这小子对赌场的事只是猜测,只要你我不承认,他就拿我们没辄。这样万一今后长上问起,亦不会怪罪我们办事不力。”

  落梅风差点没笑破肚皮。

  这莫无畏作杀手已经够笨的了,怎的这候老哥脑袋比他还不灵光,这番话岂不是典型的不打自招吗?

  “咳咳,”

  他清清嗓子,装作随口似地不经意问道:“关于谢红亭真实身份的流言,也是你们散布出去的罢?”

  候老哥咦了一声,脸上闪过一抹诧色,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转头看向莫无畏,扳下脸道:“老莫,这件事是不是你说出去的?”

  莫无畏瞠目道:“没有啊!这回长上派我去杀翠红,其实只是装装样子,真正的目的,乃是想借她的口,将所有的内情透给外面的人晓得。候老哥我跟了你已有多年,作事岂会分不出轻重,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岂有分不清楚之理?象这么重要的事,打死我也不会说出去。”

  候老哥被他这几句马屁拍得昏陶陶的,大咧咧颔首:“嗯,老弟所言极是!长上他老人家聪慧智,计划天衣无缝,岂是常人猜得出的?象这回谢红亭这件事,就最能说明问题。唔,你说得不错,我看这小子十有八九在出言相诈。”

  莫无畏大拍马屁:“老哥果然是明白人!我就说嘛,你老哥过的桥也比这小子走的路多,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岂会阴沟里翻船,被这小子骗倒?现在我才明白,为何这么多人当中,长上最为器重老哥了,这也难怪,我们这些人中,也只你老哥,才最了解他老家的心理。”

  候老哥乐得合不拢嘴:“老弟太夸奖我了!不过嘛,老哥我跟了长上多年,对他老人家的心思确实捉摸得比别人要透。比如这回他让你借翠红之口将内幕透出去,就是考虑谢红亭下落不明,我们如今人手又不够,你想想,有外人帮我们去找那封信,岂不是省了我们不少力……”

  落梅风鼻子差点没被笑歪。。

  他明明只问了一句话,这两个家伙就你一言,我一句地抖出这样多的内幕,亦亏了他们口口声声自称是杀手界的老前辈,象这种弱智,干这一行这么多年,尚能活到现在,以前没被人宰了,可真算得上是个奇迹。

  莫无畏大是佩服,五体投地道:“候老哥一席话,让小弟毛塞顿开,当真是听君一言,胜学十年!不过,”

  他扭头担心朝落梅风瞧了一眼:“这小子现在知道了这么多的内情,你看长上晓得了,会不会……”

  候老哥极是不悦地一挥手道::“老莫,你怎的这样笨呢?你难道忘了长上是如何吩咐的吗?他老人家说过,关于谢红亭来洛阳的目的,及其真实身份,要让越多人知道越好。嘿,我老候干这行已有十几二十年了,这种小事,岂有分不清轻重之理,何需你来提醒?”

  落梅风亦正自奇怪。

  观这两人言行,说是弱智倒还抬举了他们,分明就是标标准准的白痴。

  这样的白痴居然会去吃杀手这行饭,而且还一干就是十多年,以前没被人骗去宰了,说出去保证所有的人都不会相信。

  此刻听见此言,心中大悟。

  两人透出这么多内情,果是受人主使。

  那长上派这两个活宝出来散布流言,确是最恰当的人选。像这种笨头笨脑的家伙,说出来的话,的确很难让人起疑。

  只不过这两个活宝亦太过草包,偏偏话又多,彼此相互一吹捧,得意忘形之下,结果本该说三分的全都说成了十分,不该说的也统统抖了出来。

  这一点,恐怕就大出长上他老人家的意料了。

  落梅风愈想愈觉好笑。像这样的白痴,自然是不骗白不骗。

  他揉着鼻子,装作随口问道:“不知两位所说的长上,究竟是谁呢?今晚怎不见他老人家亲自光临大驾?”

  候老哥再笨,也知道这种问题不能回答,扳下脸道:“小子是在试探我的话吗?嘿,想我老候是何等样人,岂会被你三言两骗倒?实话告诉你罢,最近建文旧臣在暗中蠢蠢欲动,准备搞甚么‘翔龙屠圣’行动,长上正打算极力阻止此事,目下全部心思都放在结交朝庭重臣上面,岂会前来理会你这无足轻重的小子?至于内情如何,嘿嘿,这件事关系重大,我老候又非笨蛋,岂会轻易告诉你……”

  说是不讲,其实内情早被他老哥一五一十地统统抖露了出来。

  落梅风早已听得目瞪口呆。

  建文元年,燕王朱棣起兵反,三年乙丑攻陷京师,建文逃亡,从此不知所踪。

  朱棣登基,大索建文旧臣,榜其名曰奸党,并夷其族,一时牵联死者甚众。又尽复建文朝废弃斥者为官,朝中旧臣多有怨言。直至仁宗即位,才重又起用旧臣,这种情形才得到好转。

  现在仁宗新崩,宣宗刚初登基,局势仍未安定,现在那帮旧臣不知从哪里将建文这倒霉的皇帝又寻了出来,密谋搞甚么改朝换代,天下岂不再将大乱?

  心头蓦地浮起一个疑问。

  谢红亭手里的那封信,和此事究竟有何关系呢?

  他目注着候、莫两人,徐徐道:“两位莫不是从宫里出来的?”

  莫无畏目定口呆道:“你是如何知道的?哎哟,候老哥,不好啦,他已经晓得我们的来历了!”

  候老哥惊慌道:“不会吧?你我又没有露出口风,他如何会晓得我们的祖上是宫内的人呢?”

  落梅风本是出言试探,但一闻此言,心中陡想起一个由来已久的传说,霎时再无怀疑。

  想起昔年两军对垒,生灵涂炭,哀鸿遍野的惨状,一时间心乱如麻。

  这件事虽已过去了二十来年,但偶尔听老一辈的人提起,仍是心有余悸,人人谈之色变。

  就在这一霎刻,他心内下了个决定。

  既然那长上一心打算阻止此事发生,不管此人出自何样用意,但于己于人,总是一桩好事。

  无论如何,这件事他再不能插手。

  而且这事也绝不能告诉别人,尤其是梅舜举这个胆小鬼。

  现在的首要目的,仍是抢在别人先前得到那封信,只要银子到手,管他谁当皇帝,亦或杀个天翻地覆,统统于己无关。

  毕竟在这个世上,亦只有白花花的银子来得最实际,看上去也最可爱。

  思及于此,落梅风的心情忽地放松了下来。

  侧眼望去,候老哥和莫无畏正缩在一旁,彼此交头接耳,眼光时不时躲躲闪闪地朝他望来。

  “候老哥,泄露底细可是杀头的重罪,你看,我们要不要……”

  莫无畏目光瞟了落梅风一眼,用手在脖颈上一砍。

  候老哥迟迟疑疑道:“可是那小子的刀法大有古怪,万一杀不了他,岂不……”

  听见两人之言,落梅风差点没有笑破肚皮。

  杀人灭口也就罢了,怎了当着欲杀的对象讨论?这岂不是先让自己有了防范之心?

  何况没有动手之前,又岂能先泄自己的老底?

  这么笨的杀手,确是世所罕见!

  他实是懒得和这两个家伙罗嗦,喝道:“老子对你们的事毫无兴趣。废话少说,你们挡着老子去路作甚?”

  莫无畏干咳两声,期期艾艾道:“嘿嘿,这个,不知深更半夜,阁下究竟想往何处去呢?”

  落梅风瞪眼道:“废话,当然是回家了!”

  莫无畏和候老哥齐齐一呆。

  候老哥向身后小径看了一眼,张口结舌问道:“你……你不是去这个方向?”

  落梅风顺着他目光朝右侧方向瞧去,只见一条羊肠小道绕过墓碑,弯弯拐拐通向坟场深处。像这种人们上坟时为贪图近道而踩出来的小径,坟场里比比皆是,若非特别去注意,夜色下很难看得出来。

  落梅风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叱道:“他奶奶的,老子没事找事,去那边干嘛?”

  莫无畏和候老哥互望一眼,皆有些尴尬。

  候老哥尴笑数声,结结巴巴道:“咳咳,是我们两人弄错了。”向莫无畏打个眼色。

  两人闪至道旁。莫无畏拱拱手,虚伪陪笑道:“嘿嘿,大人不记小人过,请恕兄弟打挠,落捕头尽管请便罢!”

  

  

第八节 拙笨的杀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