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节 血案

    

  月光柔水般地从天空中泻下,照在萋殷松软的草坪上,小草尖的露珠一阵熠熠闪亮。

  小翠蜷躺在草地中央,脸色红朴朴的,依然熟睡不醒。落梅风苦笑。对于解穴,他一窍不通。

  看样子,只能等小翠自行醒转了。

  ***

  “咦,我怎么无缘无故地睡着了?”小翠终于醒了。

  落梅风不禁松了口长气。

  他笑着问道:“喂,你不是说弄晴要见我吗?为何此时仍不见她来呢?”

  小翠一怔道:“怎么?她失约了么?”

  落梅风笑道:“你是不是又在骗我?”

  小翠面上一红,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将话题岔开:“这里乱糟糟的,发生了什么事吗?”

  落梅风笑叱:“少做戏了!我问你,你将我骗到这里来,究竟有何目的?”

  小翠的脸更红了,忸怩地低头,极不自然避开他的目光。

  落梅风调侃打量着她,道:“此处地势荒僻,偏远无人,你将我骗来,该不是想与我幽会吧?”

  小翠脸颊忽地腾起两朵红云,羞窘垂头,又忍不住偷偷用眼角瞟了他一眼。

  落梅风暗暗好笑,道:“你是不是听说我今天上午打败了‘桃花浪子’鄢谯笪,就觉得我很了不起,于是就编撰出这个借口来,想与我亲近亲近?”

  小翠垂着目光,脸烫得就象个刚出烤透的红山芋,咬着鲜红的嘴唇,不敢抬头去望他。

  落梅风实在忍不住想吓吓她,扳起面孔又道:“那你又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深更半夜,孤身跟着一个大男人到这种地方来,通常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他装出一副凶相,不怀好意地奸笑着,伸手去抬她的下巴。

  小翠惊呼了一声,颤抖着声音道:“你……你想干什么?”

  落梅风皮笑肉不笑地瞧着她,道:“孤男寡女,荒效野地,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你说我想干什么?”

  小翠双腿象是有点发软,连站都站不稳,尖叫道:“你别过来,我不怕你!我……我……”

  落梅风大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道:“你放心,我就算是要来找你,也得再过两三年,现在你只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对小孩子——”

  他装模作样地叹口气:“我一向都没有兴趣!”

  小翠看着他,发了半天怔,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偷偷用手碰了碰自己的胸脯,脸上的红霞已烧到了耳朵跟子。

  ***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首先得将小翠送回家里。

  回至赌场,已是初更将过。

  月色清冷,街上空旷无人。隔着老远,落梅风就发现了一件怪事。

  ——赌场的大门竟然关着!

  远远望去,只见整座赌场黑灯瞎火,鸦雀无声,黑寂寂的一片,同他先前离开时的喧嚣热闹情形大相径庭。

  “鸿发赌场”虽说不是洛阳城内最大的一家,但在东城亦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照理说,这种场所一向都是通宵达旦,昼夜营业,象今天这么早就歇业关门,在落梅风的记忆中,尚属首次。

  难道说周老六作弊被人发现了,双方闹将起来,赌场因此被迫提前关门?

  他心中浮起一抹不祥的预兆。

  想到已经到手的银子极有可能就这样泡了汤,他心内大急,快步抢上石级,推开了大门。

  ***

  大门是虚掩着的,轻轻一推就开了。

  大厅内黑漆漆地没有点灯,运足目力,只能依稀看见几个伙计模样的模糊人影,东倒西歪地靠伏在桌上,搭拉着脑袋,象是全部睡着了。

  “喂,别睡了,快醒醒!”落梅风皱了皱眉,伸手一推离他最近的那个伙计。

  那人身子却忽然一歪,悄无声息地从桌侧滑下,慢慢软倒。

  “喂,你怎么了?”

  落梅风一惊,上前两步,正待上前将他扶住,脚下却忽然一绊,不由自主地跌了个狗吃屎,正好压着一个人的身上。

  “妈的,眼睛瞎了,睡觉也不选个地方!”

  他气恼骂了一句,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重重踢了绊他之人一脚。

  但他却突然愣住!

  因为就在这一刹那,借着门缝透入的朦胧月光,他看清了那人的面容。

  那是张死灰阴惨的面孔,冰冷僵硬,就近在眼前咫尺!

  面孔怪异地扭曲着,青碜碜地看不见一丝血色,凸瞪着死鱼般灰白的眼珠,直定定地瞪着他,眼神里仿佛充满着嘲笑。

  一道剑痕,从那人额头斜划而下,直达眉鬓,深逾近寸,几可见到森森白骨。

  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迎面扑来,令人有种作呕的感觉。

  落梅风呆呆瞧着,只觉一股寒气从心底慢慢升起。

  不知为何,他猝然有种不祥的预感,颤抖着手掏出火摺,将其打着。

  四周景物登时明晰起来。

  看清厅内的情形,落梅风倒抽了口凉气,面上立刻失去了颜色。

  ***

  偌大的厅内,已然没有一个活人!

  整座大厅就象被台风洗劫过一样,桌倒椅倾,赌具、银子撒落得遍地皆是。七、八名赌场的伙计,姿势怪异地倒在大厅各处,瞪着空茫的眼神,面上充满了临死前的惊惧。

  目光所及,到处皆是触目惊心的鲜血!

  楼上雅间的情形更乱,门扉破了个大洞,桌椅砌底翻了个底朝天,随处可见打斗过的痕迹,屋里屋外,拐角处,楼梯口,处处倒卧着尸体。

  空气中,荡溢着浓烈刺鼻的血腥!

  烛火轻曳,光线忽明忽暗,在墙上投下斑驳陆离的巨大阴影,随着火苗的跳动不住摇晃,奇形怪状地来回扭曲变形着,映着一张张惨白的面孔,散发出让人心悸的死亡气息。

  沉寂。

  死一般的沉寂!

  落梅风呆呆瞧着这一切,整个人就如电殛一样傻住。

  火摺子烧到了尽头,突然熄灭,眼前又陷入一片黑暗。

  “还有活人吗?”他大叫了数声。

  声音在空旷的厅堂里远远传出,来回回荡。

  回答他的仍是一阵难忍的静默。

  难道所有的人都死光了?

  他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慌,冲入后堂。

  

第六节 血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