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节 杀人者死

    

  随着话音,只见一个人从后面的拐角处慌里慌张地奔了出来。

  看清来人,三人俱是一惊。

  落梅风失声道:“刘七,是你?你还没翘辫子?”

  “嘻嘻,落头,你老人家真会开玩笑,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刘七满脸茫然,显然对他刚才所说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但瘦长的马脸上仍不忘陪起一副讨好的笑容。

  但等他看清楚厅内的情形之后,面容就立刻变了,尤如根腌了的苦瓜,因恐惧扭曲成一团。整个人就仿佛见了鬼一样步步后退,颤声惊呼:“死……死……死人!”

  落梅风无名火起,叱道:“妈的,你以前又不是没见过死尸,鬼嚎什么?”

  刘七牙齿格格打战,双腿不住哆嗦,颤抖着声音问道:“落……落头,这……这些人,是……是谁,杀……杀的?”

  “你问我,老子又去问谁?”落梅风无名火上冲,喝道:“我问你,你小子刚才跑到哪里去了?”

  刘七惊骇瞧着一具具死尸,不住倒抽着凉气,道:“刚……刚才,我……肚子疼,去……去了厕所,却无缘无故地,被……人打昏了过去……”

  落梅风皱眉道:“这么说来,你完全不知道大厅内发生的事喽?”

  刘七立即鸡啄米似的不停点头。

  落梅风忍不住再次皱了皱眉,又问:“那你知不知道,赌场内其他的人又去了何处?”

  刘七哭丧着脸说道:“你是在说刚才在这里赌钱的那些人吗?我上厕所的时候,他们都已离开了,就只剩下周老六他们一帮人。”

  落梅风不解道:“那帮家伙不是一向不输光不散场的吗?为何今天这么早就离开了呢?”

  刘七咽了口唾沫,道:“这都要怪那个在这里卖花生、瓜子的小姑娘。”

  落梅风更为不解:“你说小翠吗,她怎么了?”

  一提此人,刘七大为气愤,立刻将恐惧完全忘了,忿忿骂道:“那个死丫头,也不知在花生、瓜子里掺了些什么,吃了她的点心,十人倒有九人跑肚拉稀,弄至后来,人人皆无心赌钱,大家都忙着争抢厕所。厕所里哪容得下这么多的人?简直就是人满为患。赌场无法,只好提前关门。”

  刚说到这里,他突地抚着肚子叫道:“哎哟,不好,肚子又疼起来了!”

  提起裤子,转身就想往后堂跑。

  落梅风暗暗好笑。想不到小翠长得又甜又可爱,却居然弄些过期腐败的食物来卖,这种只为赚银子而不顾他人死活的德行,倒和“凌烟楼”的金三娘差不了多少。

  他一把将刘七扯住,道:“先别忙,我问你,周老六和奢公子到何处去了?”

  “他们没死么?”刘七一怔,“他们倒没吃小翠卖的东西,我上厕所的时候,他们正在楼上赌得天昏地暗,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我就不晓得了。”

  落梅风道:“你再好好想想,你没被人打昏过去之前,听到什么动静没有?”

  刘七弯着腰,“哎哟、哎哟”叫个不停,只急得团团转:“当时我好象听到了几声惨叫……”

  落梅风忙问:“你有否看清打昏你之人的面容?”

  刘七只急得火烧火燎,来回跳脚:“没有!对了,我当时只依稀嗅到了一丝淡淡的女人香气……”

  话未说完,忽叫了声“不好”,用力挣脱他的手,抚着肚子,慌急向后面跑去。

  落梅风朝着他的背影低骂了一句,随之而起的是一个疑问:“那女人为何要将刘七打昏呢?就算她是想借此救刘七一命,可是赌场内这么多人,为何单单只救他呢?”

  待回头瞧见宁真真和海伯的表情,又是一惊:“这两人的表情怎的如此古怪,莫非知道那女人是谁?”

  他正想问个清楚,却忽然听见大门外传来一阵低低的胡琴声。

  琴声在夜色下悠悠颤荡,如泣如诉,说不出的伤感与凄凉,又仿佛带着一种难言的孤寞与萧索之意。

  “瞎子老头?!”

  落梅风面色大变,一阵风抢出大门。

  ***

  琴声仿佛在与人玩着捉迷藏,不疾不徐地在前方响着,穿街过巷,穿檐跳壁,出城,一直往西,最后在一处偏僻荒凉的废园内停了下来。

  月色下,只见整座园子黑黝黝一片,静得听不见一点声音,黑暗中怪影憧憧,似乎充满着森森鬼气。

  看清眼前所在,落梅风不禁迟疑停下脚步。

  这里不是他先前刚同小翠来过的徐家凌园吗?琴声将他引来此处做甚?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他微微一犹豫,心一横,撞开了大门。

  大门蛛网密结,早已破败不堪,轻轻一推,轰然倒下,声音在静寂的夜色下传出老远。

  望着黑忽忽的门洞,落梅风一咬牙,大踏步行了进去。

  ***

  园内静悄悄的,琴声仿佛平空消失了一般,一眼望去,看不见半个人影。

  后花园里先前与蒙面老者交手的痕迹仍在,那柄断戟仍然静静地斜插在那里。

  不过,在废弃已久的池塘旁侧不远处,那座摇摇欲坠的六角亭前方的草地上,却多出了一样东西。

  ——多出的是十三具死尸。

  严格说起来,死尸应该只有十二具才对,因为其中一人只剩一个首级。

  死者一律黑巾覆面,黑色劲装,整齐地在草坪上一字排开躺着,四周凌乱地扔着十二柄长剑。

  剑长三尺,锋利而薄,正是凶发现场所见到的那种窄剑。

  一阵风吹过,落梅风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噤,眼前的情景,委实让他觉得匪所思夷。

  ——想不到这群人刚在赌场内杀了人,却转瞬又被人追至此处所杀。

  是谁杀了他们呢?

  他并没有走过去细查,也没有去揭开死者的蒙面巾。既然这群人在撤离赌场时,慌乱中仍不忘带走同伴的头,那么显然是不想留下任何供事后追查的线索。

  真正让他留意的是死者身上的刀伤,以及旁边泥地上刻着的四个大字:杀人者死!

  

第八节 杀人者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