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节 言无情

    

  四月十九。

  洛阳府衙,后堂书房。

  阳光斜斜从窗扉间投入,书房里静悄悄的,明亮而整洁。

  那块白布条就平平摊开着放在堂中的那张雕花檀木公案上。

  言无情负着双手,双眉紧蹙,来回地在书房内缓缓踱着,面色凝重,似乎是同样遇上了棘手的难题。

  落梅风不敢打挠他的思路,恭恭敬敬地垂着手立在这位以公正廉明著称的顶头上司面前,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言无情终于停下脚步,回转头问道:“小风,你对这件案子是如何看的?”

  落梅风略一迟疑,答道:“回总捕头,依属下看,昨晚那帮杀手十有八九乃是针对赌场内的某个人去的,他们杀人后不想留下任何线索,因此事后就将所有在场之人全部杀以灭口。而那个姓奢的富家公子却不知怎的逃了出来,结果逃到半路,仍遭了这干人的毒手。”

  言无情赞同点头,道:“那么,据你的分析,那帮杀手的行刺对象会是谁呢?”

  落梅风摇头。

  昨晚凶发现场的死者除了赌场内部的人,就只有串通周老六与奢公子赌钱的那帮混混,他想来想去,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些人会与什么厉害角色结下这种不可化解的深仇。

  言无情显然也对这个问题充满疑惑。

  皱眉思索了一阵,这才抬起头来问道:“那个蒙面使刀的汉子,你又是如何看的?”

  落梅风想了想,道:“照属下看,那人只是偶然情况下适逢其会罢,激于义愤出手,并将那群杀手一直追到徐家凌园。”

  言无情道:“你看清此人的武功路数没有?”

  落梅风回忆道:“那人的刀法七乱八糟的,我看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相反是他的轻功……”

  他连比带划地说道:“那人就这么用刀在亭子的石栏杆上一按,忽然盘旋着飞起,然后就浮在空中,跟着象片树叶般地平平飞出……”

  “浮在空中不动?”言无情沉吟着:“若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少林的降魔坐;而象片树叶一样平平飞出,能做到这点的,放眼天下,则只有长白派的孤雪一片飞。奇怪,这两种轻功乃是少林、长白的不传之秘,那人又是从何处学来的?”

  他想了想,又问:“哦,对了,你还记不记得那人在空中盘旋了几圈?”

  落梅风搔着头,道:“我记不太清楚了,可能是六、七圈,也可能是八、九圈吧?”

  言无情微微一惊:“你没看错?”

  落梅风肯定回答:“绝无看错之理。”

  言无情紧蹙着眉,自言自语:“这可怪了!据我所知,鹰翔九天乃是晋北四大堡之一——鹰堡的独门绝学,一向不传外人,自从十三只鹰十八年前在苗疆一役阵亡后,天下就再也无人会这门功夫,那人又是如何学来的?”

  “鹰翔九天?”落梅风大吃了一惊。

  想当年,鹰堡的十三只鹰凭借着一柄鹰刀,以及鹰翔九天身法,纵横江湖,所向无敌,他对此早有耳闻。

  但自从鹰堡衰落后,这门功夫就已在江湖上十多年不见踪迹,想不到昨晚又会在那个蒙面使刀的汉子身上见到。

  他迟疑了一下,道:“总捕头,你看此人会不会是鹰堡最近才崛起的高手呢?”

  言无情苦笑道:“鹰堡一向是白道中的支流砥柱,从昨晚之事来看,此事确是有些象是鹰堡中人所为。不过,据我所知,自从十三只鹰死后,鹰堡就一撅不振,人散楼空,境况一年不如一年,如今整个堡内除了少堡主鹰敖飞及一个老仆外,可说再无别人了。”

  落梅风瞠目结舌:“你是说,堂堂的鹰堡,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言无情感触点头。

  落梅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不解道:“十三只鹰生前行侠仗义,豪迈爽直,世上受其恩惠者不知几许,现在鹰堡沦落至这般境地,那些人为何不伸出手来帮鹰敖飞一把?”

  言无情叹了口气,道:“鹰敖飞脾气又怪又硬,死活也不肯接受别人的同情与怜悯,即使有人想帮他,也是无从下手。”

  落梅风黯然。

  隔了许久,他才又低声问道:“你看昨晚那人会不会就是鹰敖飞呢?”

  言无情感慨说道:“你有所不知,鹰敖飞从小身体虚弱,不宜练武,加上父兄死得又早,因此并未学到多少家传武学,而鹰翔九天又极为难练,就算得到武功图谱,若无精通此门功夫的高手指点,也是枉然。所以,严格说起来,自从十三只鹰死后,鹰翔九天这身法就算是由此失传了。”

  落梅风迟疑了一下,道:“既然连身为鹰堡唯一传人的鹰敖飞也不会这门武功,那么昨晚那人又是从何处学会的呢?”

  “我也正对此事奇怪。”

  言无情苦笑:“降鹰坐、孤雪一片飞、鹰翔九天,这三者俱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绝世身法,姑且不论那人是如何学来的,单就这三种轻功同时在此人身上出现,就已经足够是惊世骇俗的了。显而易见,此人想必是个罕见的绝顶轻功高手无疑,绝非籍籍无闻之辈,可是我想遍武林中的成名高手,却想不出何时有着这么一号人物。”

  落梅风心中一动,道:“白布上的那个图案上面画着一只飞鹰,是否与此人有关呢?”

  言无情道:“眼下这个并不重要,关键是要弄清他与那个送棺材来的老者的真实身份。”

  他顿了顿,问道:“对了,那个老者所用的是何武功?”

  落梅风略带迷茫地搔了搔头,道:“倒没见他用什么武功,只是推了棺材一掌,那盆白花就无缘无故地枯死了……”

  言无情奇道:“什么白花?”

  落梅风答道:“那是盆小白花,就摆放在棺盖上面……”当下将当时的情形细细诉说了一遍。

  言无情向来沉稳的面色变了,道:“你当真瞧清楚了,那盆白花没有人为碰触过的痕迹?”

  落梅风道:“是的。”

  言无情神情更为紧张,道:“那个老头瞧上去,是不是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死亡气息?”

  落梅风一怔,道:“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言无情面色猝变,失声低呼:“灭绝大法。”

  落梅风大惊:“豫北燕云堂欧阳贺的家传绝学?”

  言无情面容极为凝重,沉声道:“正是!”

  

第一节 言无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