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老实人

    

  落梅风跟随了他多年,从未见过他有过如此难看的表情,就算是刚才听见赌场中的血案的时候,也未见到他有这般吃惊。

  他不解之余,忙问:“六言真字诀,那是什么玩意?”

  心内却暗暗纳闷:“那老者明明只喝了五声,怎么又变成了‘六言’呢?”

  言无情仿佛就象是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些什么,脸色阴沉,充满了隐忧。

  好半晌。他方嘘了口长气,面色渐趋正常。

  “小风,那老者真是被你打跑的吗?”

  “咳咳,其实也不完全是这样……”

  瞧见言无情眼神里的质疑,落梅风就晓得刚才的牛皮吹得有些过火了。

  他窘迫咳了两声,借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支支吾吾道:“其实,嗯,其实,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那老者本来是打算出其不意地来个偷袭的,谁知,嘿嘿,谁知……”

  他顿了顿,干干咽了口唾沫,讪讪接道:“嘻嘻,总捕头,你也知道属下的武功虽说不是特别高强,但是,咳咳,论到这个灵活机智,聪明应变嘛,勉勉强强亦算得上是高人一筹的喽!依我看来,那老者十有八九是见本人反应迅速,身手敏捷,兼又能随时自创出一些威力无穷的奇招。何况他又七老八十了,自知久斗下去绝然捞不着便宜,因此心内一害怕,就这样逃掉了。”

  说至这里,他还重重一挥手,以异常肯定的口气断然补上一句:“照属下看,此事摆明就是这样的。”

  他也自知这样的理由不能自圆其说,略带尴尬地望着言无情,瘪笑不已。

  言无情淡淡瞥了他一眼,笑道:“这么说来,老者是自行离开的喽?”

  落梅风微觉赧然,点了点头:“是的。”

  “此人居然会这般轻易地就放过你,这可怪了。”言无情紧皱着眉,似乎遇上了极为困惑的难题。

  落梅风愕道:“此事有什么不妥吗?”

  言无情没有作声,蹙眉沉思了许久,忽道:“对了,你在他手下支撑了多久?”

  落梅风搔了搔头,道:“我也搞不大清楚了,大概有半个来时辰吧!”

  “你竟然在他手里支撑了近半个时辰?”言无情不敢置信地瞧着他,仿佛就象是在瞧着一个怪物。

  落梅风微觉心慌,马上改口:“哦,我想起来了,也许并没有那么久,不过至少也有一柱香的时间。”

  言无情笑了:“依我看,就凭你的武功,恐怕在老者手下支撑半招就不错了。”

  落梅风急了,大声道:“哪才半招?我记得清清楚楚,前前后后一共是五招。”

  话一出口,他就陡觉失言。

  瞧见言无情略带奚落的眼神,他心内大窘,情知所有的一切,都被眼前这位精明而细心的顶头上司套了出来。

  言无情却仍然有些不信,道:“你当真在他手里走上了五招?”

  落梅风当真急了:“总捕头难道不相信吗?你又不是不晓得,属下乃是个标标准准的老实人,一向实话实说,从来都不会说谎……”

  “你会是老实人?”言无情似笑非笑,微微莞尔。

  睹见他调侃的神情,落梅风大觉心虚:“难道说,在凌烟楼收受贿赂,草营人命;以及在赌场内串通人诈赌骗钱的事情真相都统统被他知道了?”

  他心慌之下,赶紧岔开话题:“咳咳,总捕头,您老人家有所不知,属下最近自觉武功大进,以前许多没有领悟出的招式,都在这段时日内豁然融会贯通,而且还想出了不少的奇招妙式,所以,嘿嘿,这个……”

  言下之意,在老者手下走上五招并不希奇,倘若不是老者见机溜得快,恐怕再斗下去,当真就被他三下五除二地擒获住了。

  言无情似是根本就没听见他在那里胡诌,眉头紧皱,面上表情极为困挠:“奇怪,那老者居然会让你在他手里走上了五招,此人为何不使出真实武功呢?

  落梅风一怔,期期艾艾道:“你是说……你是说,昨晚是那老者手下留情了吗?”

  言无情苦笑道:“岂止是手下留情,简直就是大大地放了你一马!不然的话,你以为此刻还能站在这里胡吹大气?”

  落梅风吃了一惊:“那老头当真有这么厉害?”

  言无情笑得更苦:“岂止是厉害?实不相瞒,倘若此人使出全力,我恐怕也在他手下走不满一招。”

  落梅风大惊。

  言无情师承“断虹剑门”第一高手“倚剑问天”陆岑,其独门武功“雷声千嶂落”乃是武林中驰名的绝学,一生大小数十战,从未落败,以他的功力,绝对可以排入江湖上的前三十名高手之内,若他也在老者手下走不出一招,此人的武功岂非高得不可想象?

  想到这里,他迟疑道:“总捕头,不会有你所说的那么严重吧?世上哪会有这种武功?”

  “谁说‘六言真字诀’是门武功?”言无情苦笑。

  “不是武功,那是什么呢?难道是妖术?”落梅风更惊。

  “你不要问我,因为我也不知道。”言无情的声音充满了苦涩,听上去悠悠的,竟显得有几分空洞。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就是昨晚的那个老者,恐怕十有八九连他自己同样亦不清楚。”

  

第三节 老实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