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宁真真

    

  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

  落梅风虽觉隐隐有些不妥,但想想又觉大有道理,迟疑半天,终于点头,道:“总捕头,你的意思,是不是不要我们再插手这件案子了?”

  “不但是你,连跟随着你的那帮手下,亦同样不要再插手。”

  言无情道:“以你们的冒冒失失,只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更何况,从你先前所描述的情形来看,昨晚那些人个个都是高手,凭你们的武功,真要碰上,亦只有送死一途。”

  落梅风想想亦觉有理。

  虽然他昨晚在徐家凌园经过与那个持戟的蒙面老者交手之后,突然间武功大进,糊里糊涂就变成了个顶尖高手,但刘七等人的武功确实不怎么样,总不能为了赌场里的几十条人命,将跟随自己多年的这帮兄弟性命置之不顾罢。

  更何况,昨晚那些人的武功一个比一个高,自己遇上了,倘若一个闪失,应付不好,岂不将老命搭陪了进去。

  反正赌场内的人都死光了,自己与这干人也仅仅只是相识而已,又非多大的交情,总不能冒着危险去陪着他们送死吧?

  还是自己的老命要紧。

  这么一想,落梅风立刻释然,并开始打起退堂鼓来了。

  言无情似看出了他心中的胆怯,微微一笑,道:“你放心,这件事我自有分寸,那些人若就此放手收罢,不然。”

  “嘿嘿。”他冷笑,面上升起一股杀气。

  听出他语气中的自信,落梅风心下大定。

  这样最好,不管怎样,总算对死者有个交代了,以言无情嫉恶如仇的性格,绝不会让凶手逍遥法外。

  看来,这只是个时间早晚的问题。

  不过,要自己就这样置身事外,什么事情都不管,似乎总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所以,落梅风立刻问道:“总捕头,现在我们这干兄弟应该干些什么呢?”

  言无情笑道:“被你这么一提,我倒真记起来了。眼下当真还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办。”

  落梅风暗悔。

  他万万没料到自己只不过是随口一提,竟然惹出这等麻烦来。

  当下哭丧着脸道:“总捕头,你该不会是要我去追查凶手的行踪吧?”

  言无情摇摇头:“此事与赌场的案子毫无牵涉,我想来想去,在我所管属的所有人中,亦只有你去办才最为合适,而且亦只有你才有这个能力。”

  落梅风心下一宽,跟着好奇心大起:“总捕头想要属下去干什么事呢?是不是很难?”

  他摊摊手,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推诿道:“属下能力有限,如果太难的话,就没有这个本事了。”

  “你放心,这件事并不难办,对你而言,只是轻而易举。”

  言无情微微一笑,心内却啼笑皆非,暗暗摇头。

  恐怕在所有的下属中,也只有此人敢在他的面前讨价还价,而且还振振有词,偏偏有着一大堆理由借口。

  听说事情并不难办,落梅风立刻信心大涨,豪气万状地一拍胸膛,信誓旦旦保证道:“总捕头尽管宽一百二十个心!属下纵使粉身碎骨,也一定竭尽全力将此事办好。”

  “好。”言无情微笑颔首:“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

  落梅风忙问:“那是件什么事情呢?”

  言无情笑笑不答,却忽然转头朝门外叫道:“真真,别在外面躲躲藏藏的了,还不快些进来。”

  “格格,”门外响起一声轻脆动听的娇笑:“言叔叔,你好坏哟,原来早就晓得人家来啦。”

  紧跟着人影一闪,一个娇俏明艳的少女从门外跳了进来。

  ******

  来人是位明眸皓齿的少女,十六、七岁的年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弯弯的柳眉,肤色白皙,一笑两个浅浅酒窝,身着淡绿长裾,模样娇蛮而俏皮。

  此女瞧来颇为眼熟,仿佛有着似曾相识之感,但急切间却想不起是谁,落梅风好奇之下,不禁多看了两眼。

  查觉到他目光视来,少女杏目一瞪,叱道:“看什么看,才没见多久,难道就不认得本小姐啦。”

  这种凶霸霸的语气,加上这副盛气凌人的神态,立刻令落梅风想起一个人来。

  “是你!”他吃了一惊。

  “正是本小姐你姑奶奶我。”少女凶霸霸地板着面孔,神色极不友善。

  这位本小姐不是别人,正是换回女装后的宁真真。

  言无情笑道:“原来你们以前早就见过面了啊。”

  宁真真鼻子皱了皱,露出一个极为鄙夷的表情:“谁见过他?像这种脚底流脓,头顶生疮的小坏蛋,本小姐连正眼亦不瞥一下。”

  言无情呵呵笑道:“真真,别闹了,来,我替你们介绍。”

  “不用介绍啦。”

  宁真真高傲撇嘴,语带不屑道:“我认得他。他就是那个坏得流油、滑头贼脑、死皮赖脸,兼又色迷兮兮的小混蛋,天生的下流坯子,落梅风——死臭猪。”

  一来就被安上这么多条罪名,落梅风大觉悻悻,但当着言无情的面,却又不敢发作。

  言无情莞尔道:“真真,小风哪有你形容的那样坏,他平时一向都很老实……”

  “老实?老实个屁。我看最不老实的人就是他。”

  宁真真气恼瞪了落梅风一眼,回首拉着言无情的胳膊委屈道:“言叔叔,你不知道哪,这小混蛋有多坏。昨天在凌烟楼他竟然当众调戏我;还有,昨晚在赌场,他又对人家动手动脚的,将我衣服都抓扯破啦!”

  落梅风慌了:“总捕头,你千万别她胡说,哪有此事。”

  “你还敢狡辩。”

  宁真真娇叱,恶狠狠地瞪着他,模样就象是要吃人。

  “好了,好了。”言无情摩挲着她的秀发,不住的安慰道:“真真,你不要再发脾气了。我看昨天的事情,只不过是场误会而已。”

  “哪是什么误会?他分明就是存心的。”

  宁真真用力摇着他的胳膊,拼命撒娇:“言叔叔,他胆敢这样欺负侄女,分明就是没将你放在眼里。还有,以你的英明神武,他竟然还敢在你的眼皮底下胡作非为,传出去岂不有损你的威名?我不管嘛,你一定要好教训他一顿,替人家出出这口恶气。”

  “妈的,这分明就是挑拨离间嘛!”落梅风又急又气。

  他暗暗纳闷:言无情并无兄弟姐妹,又未娶妻生子,而且从未听说过他有什么亲戚朋友,打哪里蹦出这么一个刁蛮泼辣的娇横小侄女来?

  言无情看样子也拿着宁真真头疼,有些无奈的苦笑道:“真真,你就看在言叔叔的面上,放过他行不行?”

  “不行!”

  宁真真拗着他的右臂,不依不饶地跺脚:“今天你若不教训教训他,侄女说什么也不答应。”

  “好啦!快别闹了!”

  言无情被缠得没法,哄着她道:“你看这样好不好?今后他若敢再欺负你,你就告诉言叔叔,我一定替你出气,现在我们还是先谈正事要紧。”

  “好吧。今日我就看在你的面上,暂且先饶过他。”宁真真气鼓鼓地横了落梅风一眼,颇不甘心地哼了一声。

  回过头来,笑盈盈地道:“对了,言叔叔,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我托你查的那件事有眉目没有?”

  言无情笑道:“我现在不是正在派人去替你查吗?”

  宁真真瞧了瞧落梅风,迟疑道:“你找的人该不会是他吧?”

  “真真,”言无情笑着说道:“你别小看了小风,他平时虽然嘻皮笑脸的,但办事能力却极强,我想来想去,那件事交给他去查最为合适不过。”

  落梅风闻言大惊。

  他万万没有想到,言无情要他去办的那件重要的事情,原来只不过是听从宁真真的差遣,若被这娇纵蛮横的小泼女缠上,今后岂能还有活路?

  他心内暗暗叫苦,正想找个理由搪塞,却不想宁真真已先一步嚷了起来:“不行,不行!言叔叔,你看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就晓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会误事。”

  “呵呵!”言无情抚着她的肩头,慈爱笑道:“你有所不知,小风这个人平时虽然有些油腔滑调,但办起事来却极为认真,而且点子特别多,你尽管放心,他绝不会误你的事的。

  “真的吗?”宁真真睁大双眼,狐疑瞧着落梅风,表情明显有些不信。

  “言叔叔几时骗过你呢?”言无情微微一笑,“你放心,小风在洛阳城中土生土长,地理环境极熟,而且朋友众多,交际广阔,若谈到找人,言叔叔也自愧不如。”

  宁真真仍然有些犹豫,道:“他当真不会误事么?”

  “你尽管相信言叔叔的眼光好了。”

  言无情拍着她肩头,和蔼道:“这样好了,你若还不放心,就让他暂时跟着你几天,如果仍然查不出那件事的下落的话,到时言叔叔再重新换人好啦。”

  “好吧。”宁真真想了想,终于迟疑着点头。

  言无情回这头来,吩咐道:“小风,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真真,听她的吩咐办事,其它的事情就用不着管了。”

  落梅风暗暗叫苦,却不敢反对,只得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等等!”

  就在二人即将离开房门的时候,言无情又将他叫住,沉声道:“有件事情你必须记住,真真以前从未出过远门,更没在外面历练过,从现在开始,她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倘若她有什么闪失……”

  他面色一沉,“你就不用再回来见我。”

  

第七节 宁真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