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娇蛮

    

  “妈的,臭丫头,你竟敢玩阴的。”落梅风惊怒交集,忙不迭地提裤止血,慌急得手忙脚乱,整个人又羞又窘,模样说不出的狼狈。

  “格格……”

  瞧着他的狼狈表情,宁真真捧腹弯腰,笑得直不起身来。“哈哈,死臭猪,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罢!还不快把裤子抓紧一点,不然当真掉了下去,今后怎生做人喔……”

  听着她刺耳的讥讽,落梅风又窘又气,胡乱扎紧裤带,然后定了定神,喝道:“臭丫头,你的剑法何以变得这般厉害了?”

  “嘿嘿,审本小姐的绝招!绝招,你懂不懂?”

  宁真真斜睨着他,脸上笑意盈盈:“说穿了,就是专门用来对付象你这种死不要脸兼又色迷迷的小混混无赖的。”

  看见她明媚的笑容,落梅风一呆:“这么说来,你刚才的气恼全是假装出来的喽?”

  宁真真大感得意,高傲一昂头,哼道:“象你这种滑头贼脑,一见情形不妙就脚底抹油的小混蛋,本小姐若不使点小小的聪明,又如何能好好的教训你一顿。”

  “好个死丫头,竟敢对老子玩这套。”落梅风大怒,伸手就朝她肩头抓去:“今天若不教训你,老子就不姓落。”

  “你敢对我无礼。”

  宁真真双眼一瞪,冲了上来,对着他就是一通数落:“本小姐奉劝你千万别忘了,言叔叔先前说什么啦!他说我若少了根头发,就唯你是问。死臭猪,你若不怕死的话,尽管放马过来。”

  被她这么一说,落梅风还真有些顾忌,怒目瞪着她,手停在半空,伸出又不是,缩回也不是。

  “拿开你的臭手!”

  宁真真得势不饶人,俏脸一沉:“你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啦。哼,你刚才乱骂本小姐,我还没找你算帐,好哇,现在居然敢变本加利,对本小姐动手动脚起来了。老实告诉你,被你这么一凶,再这么一吓,本小姐至少已经掉了三根头发,不,不,是五根。看言叔叔知道后你怎么交代!”

  如此横蛮不讲道理的小泼女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落梅风被她骂地一怔一怔的,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讪讪缩回右手,暗中不住大呼倒霉。

  “你哭丧着脸干嘛,是不是不服气?”宁真真冷冷瞪着他:“哼,象你这种泼皮无赖,只是刚才对本小姐无礼的份上,就大御八块也绰绰有余。若不是瞧着你小子还有那么一丁点利用价值,本小姐早就将你那张臭嘴割下来了。”

  “娘的,你还是手下留情喽?”落梅看了看右臂上的伤口,无名火又被勾了起来。

  伤口不深,却长达近尺,血虽然已经止住,但稍稍一动,仍旧火辣辣地痛得厉害。

  但这种话只敢在心里嘀咕,对于眼前这个刁泼的少女,他实在不敢再去招惹,只好哭丧着脸道:“你看这样好不好?我骂了你一句,你砍了我一剑,这件事就算彼此扯平啦。”

  “好吧,看在你受了点小伤的份上,本小姐这次就暂且饶过你。”宁真真颇为大度地一挥手。

  落梅风一喜,正待趁机说几句好话,拍拍她马屁,谁知宁真真声音一冷,话又绕了回来:“这件事本小姐虽然不再追究,不过,昨天你在凌烟楼与赌场里竟敢对我无礼,这笔旧帐,却非得算清楚不可。”

  落梅风慌了:“昨天之事,纯属误会。嘿嘿,误会!”

  “误会?我这也是误会。”宁真真飞起一脚踹了过来。

  落梅风不敢躲闪,硬起头皮结结实实挨了一脚,趁势倒在地上,装模作样的滚了几圈,嘴里不停哎哟哎哟叫着,假装半天爬不起来。

  “少装死啦,还不快些起来。”

  宁真真似对这一脚的效果极不满意,微微蹙了蹙眉,气恼踢了踢他,喝道:“这次不算,刚才我没用上全力,你快起来站好,让本小姐重新踢过。”

  “你还要再来?”落梅风急了。

  刚才虽然他有些夸大做作,但那一脚的力道却实在不轻,虽说借倒地之机趁势化解了一部份,却仍然痛彻肺腑,若再被宁真真用尽全力踢上一脚,岂不被她将老命收掉?

  想到这里,他赶紧连滚带爬的站起,装出一副可怜相道:“宁姑娘,你大人有大量,刚才我已经被那一脚伤了内脏,眼下呼吸困难,头脑发涨,万万再承受不住下一次了。你就高抬贵脚,放我一马罢。”

  宁真真不耐道:“少来,你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么?世上哪有如此便宜之事!哼,昨晚你小子竟敢胆大包天扯破我的衣服,区区一脚就能了结啦?不行,至少还得让本小姐踢上十脚八脚。”

  落梅风火了:“臭丫头,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老子好话说尽,并非是因为怕了你,而是看在总捕头的面上,不想和你这毛丫头一般见识罢了。”

  “很好,很好。”

  宁真真不停冷笑:“你尽管凶吧,待会本小姐要你哭都哭不出来。”

  “你想激我动手?老子才不会那么笨哩,去上你这臭丫头的当。”

  落梅风悻悻盯了她一眼道:“老子惹不起,总躲得起嘛!”

  “你想开溜?”宁真真俏脸一沉。“本小姐奉劝你,最好别打这个歪主意。”

  落梅风嘻皮笑脸奸笑:“嘿嘿,脚长在老子身上,你管得着吗?”

  宁真真绷着脸道:“你有胆子的话,尽管溜好啦。别怪本小姐没有提醒你,昨天你在‘凌烟楼’和‘鸿发赌场’里所干的好事。”

  落梅风心虚道:“你少威胁我,老子可什么都没干。”

  “是么?”宁真真冷冷斜睨着他。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身为捕头,却知法犯法,昨天上午在凌烟楼收受贿赂,草菅人命;晚上又在鸿发赌场串通周老六等人设局诈赌,合谋骗取他人钱财。这两件事我若告诉言叔叔去,以他的脾气,猜猜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落梅风吓得脸都绿了:“你……这些事你是如何知道的?”

  

第九节 娇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