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节 真相

    刘七谄笑道:“是这样的。昨晚周老六刚刚离开,他家里就来了一拨不速之客,先在屋里一阵翻箱倒柜,随后又抓住周六嫂,威逼她将那件东西交出来。”

  落梅风忙问:“那拨人是何来历?”

  刘七道:“那帮人个个带着面罩,加上周六嫂当时就快被骇晕过去了,因此并未注意他们的衣着打扮,只知道人数不少,不下二、三十个人。”

  落梅风皱了皱眉,又问:“那你知不知道他们寻找是何物?”

  刘七摇头。

  落梅风叱道:“扯了半天,原来你是什么也不知情啊。”

  “是,是。”刘七尴笑:“不过属下可以去查。”

  “查你个大头鬼。”落梅风喝道:“我问你,后来又怎样了?”

  刘七不敢再卖关子,忙道:“那些人见从周六嫂口中实在追问不出什么来,就准备抓走她的儿女作为人质,想要胁她让周老六用那件东西来交换。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屋外忽然又闯入另一拨人,双方一见面,立即动起手来,先前那拨人见势不妙,就逃走了。后来的那拨人简单盘问了六嫂几个问题,随后就追了下去。”

  这次他查颜观色,不待落梅风再问,主动接下去道:“后面那拨人总共只有四人,白纱覆面,清一色都是女子,好象是主仆关系……”

  宁真真紧张道:“领头的那名女子是不是身材高高的,大约有三十来岁,瞧上去冷冰冰的,不苟言笑?长得……长得,嗯,很是妖娆?”

  刘七迟疑道:“听周六嫂的描述,正是这样。不过据她说,那女子长得极美,而且……而且,举止十分端庄……”

  “端庄个屁!”宁真真俏脸一沉,面上突然布满阴云。

  落梅风和刘七面面相觑,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知她为何忽然发这么大的脾气。

  落梅风干咳了两声,试探道:“宁姑娘,听你的口气,莫非认识此人吗?”

  “本小姐认不认得她,关你屁事。”

  宁真真正自气恼,闻听此言,立时找着了发泄的对象,对着他就是一通呵斥:“死臭猪,你还是先处理好份内的事再说。我问你,你在周老六的这件事情上打算怎办?”

  落梅风暗暗叫苦。

  此事简直就是毫无头绪,叫他如何入手?

  他踌躇一下,正想回答。

  旁侧的刘七已急不可待地急急接道:“宁姑娘,我倒有个好主意。”

  宁真真哦了一声,向他看去:“你有什么主意?”

  刘七堆笑道:“我们可以将周六嫂和她那对儿女先抓起来,严刑逼供之下,说不定能问出更多的内情。”

  宁真真犹豫道:“这个办法行得通吗?”

  “怎么行不通?”

  刘七赶忙道:“就算问不出什么来,但只要我们把周六嫂母子关起来,然后再对外散布消息,还怕周老六听到后,不乖乖自动前来投案自首吗?”

  落梅风心中大怒。

  先前刘七抢断他的话头,就已经令他颇感不悦,此刻再听刘七要打周六嫂母子的主意,更是无名火起。

  不管怎么说,周老六终究是他和刘七的朋友。

  如今周老六有难,自己等不去照顾他妻儿已是不该,刘七这么做,分明就是趁人之危,完全不讲朋友间的道义。

  他正待发作,却不想宁真真先一步摇起头来:“不行,我们这样欺负人家妇孺,别人会说闲话的,你们还是想想其它的法子吧。”

  落梅风长长松了口气,第一次对这个刁蛮的少女微微生出些好感。

  他笑了笑道:“办法倒不是没有,只要去找一个人即可。”

  宁真真忙问:“谁呀?”

  落梅风自信道:“勾子。”

  宁真真蹙眉道:“勾子?这名字好怪啊,却不知是作何营生的?”

  刘七急急接口:“此人专以打探消息,替人跟踪为生,手下养着一大群混混,专门为他刺探情报和进行追踪,洛阳城内所发生的大小事情,无论巨细,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宁真真喜道:“那好啊,你快去把他找来。”

  刘七却站立不动,尴尬瞅着落梅风,讪讪道:“这件事……这件事,恐怕就得落头亲自出马了,他们是朋友;勾子又奸又滑,对任何人的帐统统不买,除了落头,谁都拿他没辄,单是我们去的话,嘿,只怕勾子……嘿嘿!”

  “娘的,风头都被你小子抢光了,现在有难处就想起老子来了!”落梅风暗暗大骂。

  宁真真想了想,忽道:“不行,死臭猪油头滑脑的,本小姐若不跟着你们去,总觉得不大放心。”

  落梅风啼笑皆非。

  他窘迫揉了揉鼻子,道:“你这身打扮,跟着我们两个大男人,恐怕不大方便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宁真真眼睛立即瞪了过来。

  落梅风干笑了几声,支吾道:“我的意思是说,你昨天在凌烟楼和赌场里的那身打扮,说不出的英俊潇洒……”

  “真的吗?”宁真真美丽的面庞上浮出一抹灿烂的笑容,但旋即绷紧玉颊,凶凶地道:“你这么说,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啦?”

  “不是,不是。”

  落梅风随口敷衍了几声,装出一脸正经道:“大小姐你还不知道吧,昨天你在凌烟楼的时候,那些姑娘们都在偷偷的瞟看你,只消瞧瞧她们的表情,如果你真是男人的话,早就迫不急待的抢着嫁给你了。”

  “呸!”宁真真俏脸一红,啐道:“死臭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忽向后院奔去,远远丢下一句话来:“好,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换了衣服就来。”

  * * * * * *

  一将宁真真支走,落梅风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回头大喝:“刘七!”

  “属下在。”

  刘七马上屁颠屁颠地凑了过来:“落头,你老人家有何吩咐?”

  落梅风冷哼不语,板着面孔,努力装出言无情平时那种威严的神态,背负着手,缓步围着他踱来踱去。

  直到刘七被他的目光瞧得直发毛,他才突然停步,厉道:“刘七,你小子知罪么?”

  刘七被他突如其来的大喝一吓,骇得差点一屁股跌坐地下,张口结舌道:“落……落头,你老人家究竟想说什么啊?”

  落梅风一张脸绷得铁板也似的:“老子问你,你是上司,还是我是上司?”

  刘七松了口气,满脸堆笑道:“当然你是上司喽!”

  “很好,很好!”落梅风连续点头,不住冷笑。冷不防陡地一拳击了过去。

  刘七措手不防,这一拳正中面门,满天金星下,眼眶立刻青了起来。

  “这一拳是告诉你,上司没有发表意见前,下属千万不能多嘴,不然……”

  落梅风嘿嘿冷笑:“恐怕下一次,就不止是只戴一个墨眼眶这样简单喽,说不会是二个、三个,或者更多呢!”

  

第十三节 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