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慈云庵

    

  落梅风面色沉了下来:“勾兄哪里话来?你忘了我们先前的约定了?”

  “他不记得,我可记得。”

  宁真真娇笑着跳上前来:“刚才双方约好,若是我们输了,马上转身走人,但却没说赢了不继续赌下去啊!”

  “不错!”落梅风装出一副非常严肃的脸容,“我们若不给你机会翻本,就这样一拍屁股走人,传出去岂不让外人说闲话?”

  “能不能不赌了呢?”勾子脸苦得就象根腌了的苦瓜,双手死命按住怀里的银票,说什么也不肯放开。

  “不行,不行!”落梅风面容愈发严肃,正色道:“既是双方事先约定好了的,岂能就这样轻易做罢?如此一来,这般重要的承诺岂非变成了儿戏?传将出去,你我今后还怎生做人。”

  “小风,你就高抬贵手,放我一把吧!”勾子拉长着脸,似随时都会哭出来。

  宁真真大感不屑,撇了撇嘴,挖苦道:“看你急的,不过就是几百两银子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是啊。”

  落梅风点头附合:“你怀里不是还有一大叠银票吗?现在桌面上不就是千多两银子嘛,就算再输上几把,也不过只有万把两而已。以你的身家,区区几万两又何在意下。”

  “不错。”

  刘七颇为友好地拍着勾子肩头,十分真诚地劝道:“老勾,也不是本人说你,财钱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又何必死死抱着不放呢?更何况,你又是孤家寡人一个,今后两眼一闭,躺进棺材,这些银票还不是白白便宜了别人……”

  “谁说是身外之物?”勾子撞天叫将起来,“这可是本人一辈子辛辛苦苦,拼死拼活,所攒下的血汗钱啊。”

  大嘴一歪,面皮皱起,眼泪忍不住就痛心疾首地掉下来了。

  “唉,只不过是点银子嘛,何必这样大动干戈,呼天抢地呢?”

  落梅风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面上现出一丝不忍,回头问宁真真道:“你看,既然他说得这般可怜,我们是不是就饶过他一次?”

  宁真真大度一挥手:“好吧,既然有你说情,本小姐就网开一面,暂且放他一马。”

  落梅风点点头,回过身来:“既然大小姐发话了,我就不再逼你,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好,好。”勾子鸡啄米似地不停点头,干巴巴望着他,生怕他反悔。

  “好吧!”落梅风装腔作势叹了口气,一挥手道:“本人就给你两个选择。”

  他将桌上的银票往勾子面前一推:“要么你将银子收下,告诉我们昨晚周老六去过何处;要么就什么亦不说,继续陪本人赌下去。”

  他回过头来,问宁真真道:“大小姐,你看这样处置可好?”

  “好,好。”瞧见他满脸正经八百,不苟言笑的表情,宁真真再也忍不住,笑得直打跌。

  她这一笑,落梅风也忍不住了,笑叱:“娘的,勾子,老子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究竟说还是不说?”

  “说,说。”勾子哭丧着脸,歪咧着嘴,哈巴狗似地老老实实点头。

  落梅风忙问:“那是什么地方?”

  勾子犹犹豫豫地,迟疑了半晌,终于吞吞吐吐地硬挤出三个字:

  “慈云庵!”

  ******

  慈云庵,顾名思义,就知道那是一座半大不小的尼姑庵,就掩映在城外不远的一片小树林里。

  此处依山傍水,环境秀雅,勉勉强强亦算得上是洛阳附近一处不大不小的风景名胜。

  加上庵里的小尼姑们一个个年轻动人,光光的头皮衬着盈盈流转的娇俏眼波,与城里所常见的那些小姐、太太相比起来,愈发别有一番与众不同的俏人韵味,因此地势虽然偏静,平时探幽寻缘者仍然甚众。

  落梅风和刘七对视了一眼,皆有些暗自纳闷。

  众所周知,慈云庵乃是佛门清静之地,一向寺规森严,从不留男人借宿,而庵里的主持慧明大师又是个食古不化的老玩固,为人正派严谨,生平对周老六这种登徒子无赖之徒最为深恶痛绝,向来都无甚好颜色。

  既然如此,昨晚的情形之下,周老六丢妻弃子,顾着逃命都来不及,无缘无故地跑到尼姑庵去做甚?

  若他此举是想去避难,岂不是自讨没趣?

  外界所谣传的小尼姑们的绯闻逸事纷纷涌上心头。

  “深更半夜,尼姑、无赖……”

  一转念,脑中升起无数念头。

  “难道说——”

  两人交换个眼色,相顾挤眉弄眼,谑笑不迭。

  

第四节 慈云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