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刀疤

    

  雷鸣的背影刚从楼梯口消失,落梅风就迫不急待地转过身来,将刘七扯至一旁,附耳一通低语。

  刘七同样神色大变,稍作犹豫,道:“真要如此大动干戈吗?”

  落梅风正色点头:“不错,这件事非得请老左出马帮忙不可。”

  数点出几张银票,递将过去。

  看见银子,刘七立即两眼发光,顾不得多问,忙不迭一把抓过,往怀里一塞,一溜烟似地,急急下楼去了。

  刘七一走,宁真真的眼光就忍不住挖苦瞟了过来:“好哇!死臭猪,看不出你出手倒是十分大方啊,拿着本小姐的银子,随随便便就装阔赏人。”

  “嘻嘻!”

  落梅风满不在乎耸耸肩头,“皇帝亦不差饿兵嘛,弟兄们辛辛苦苦为大小姐办事,没点好处怎行?”

  “懒得同你多扯。”宁真真阔绰一挥手。

  “我问你,你装神弄鬼的,究竟在搞什么鬼把戏?”

  落梅风贼嘻嘻笑道:“你想不想看场好戏?”

  “什么好戏?”宁真真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落梅风眨眨眼珠,高深莫测道:“天机不可泄露,你耐心等上一会,自然就明白了。”

  ******

  时间就在等待里一分一秒逝去。

  日头渐渐西斜,在空旷的街道上拖下长长的影子。

  透过窗户望去,四周几条街道的动静一览无遗。

  只见春guang明媚,街上冷冷清清的,行人寥寥无几,而康仁药铺一直大门虚掩,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

  宁真真渐感不耐,回眼瞧向酒足饭饱,正心满意足地跷着二郎腿,在那里慢条斯理地剔牙的落梅风,以及醉眼朦胧,摇晃着脑袋哼着小调,守在窗边负责监视的刘七,心头无名火陡起,跺了跺脚,就待发作。

  谁知就在这时,忽见刘七咦了一声,紧张立起,兴奋而急迫地道:“快看,好戏上场了。”

  一语未毕,只见药铺紧闭的侧门徐徐开了条细缝,一个伙计的脑袋从里面慢慢探了出来,谨慎望了望四周的动静,又迅速缩回头去,随后掩上大门。

  没隔多久,大门再次缓缓开了条窄缝,胖掌柜肥得象个猪头的圆脑袋从内探出,小心翼翼向四下打量了一阵,随又缩回头去,低低说了句什么。

  人影一闪,一个头戴竹笠的汉子从他肥滚滚的身躯侧后方悄无声息挤出。

  那人竹笠压得极低,看不清面容,但瞧见此人所穿的一身青袍,以及那枯瘦的背影,宁真真和刘七皆是瞠然一惊:

  “刀疤!”

  ******

  那人并非别人,正是三人先前刚去勾子住处的时候,所见到的那个与勾子赌钱的刀疤脸汉子。

  ——此人为何要躲在药铺里?鬼鬼崇崇地,又是想避开何人?

  ——落梅风又是如何得知此事的?他大张旗鼓来抓此人,究竟有何目的?

  这两个疑问,极是令宁真真和刘七纳闷。

  但宁真真眼前最为关心的却并非此事。

  单瞧刀疤藏头藏尾的举动,她就凭直觉立即断定:

  此人心中有鬼。

  想都没想,一按窗沿,迫不急待就准备住街上跳落。

  “等等!”落梅风一把将她拉住:“此人并非刀疤!”宁真真一怔,回头愕道:“真的吗?”

  落梅风面上现出一抹老谋深算的笑容:“看看不就知道了。”

  那人行得极快,转眼就接近长街尽头,看看就将从三人视线里消失。

  宁真真急了:“再不动手,此人可就逃啦。”

  “别急!”落梅风朝她挤挤眼睛,“好戏还在后头呢!”

  向药铺店门外不远处的那群叫花子一指,道:“你看——”

  话音未落,只见那群叫化里突兀立起一人,懒洋洋打个哈欠,伸伸懒腰,夹起地面的打狗棍,似有意无意地,快步朝着汉子身后方向跟去。

  “这是怎么回事?”宁真真正自不解。

  忽听旁侧的刘七急急叫道:“快看,快看,又出来了一个。”

  这次从店内出来的同样是个头戴竹笠,身着青袍的枯瘦汉子,瞧身形打扮,赫然又是一名刀疤无疑。

  那人却是朝着先前之人的反方向埋头疾行,经过那群叫花子身边的时候,花子堆里急急站起一人,遥遥缀上。

  接下来,在不长的时间里,同样的情形,连续又出现了五次。

  终于,药铺里的人偃旗息鼓,闭紧大门,再也不见动静。

  

第七节 刀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