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节 缪论

    

  落梅风道:“有什么不对的?”

  宁真真道:“周老六既然想躲藏起来,又何须多此一举呢?外人得知他在慈云庵出现过,要想追查他的下落,岂不是首先要去寻慧明师太的麻烦?”

  “这就是周老六的第二点高明之处了。”落梅风黠笑,“你们还记不记得他身上的那包东西?”

  他自信接道:“若我没有猜错,周老六一定是想将这包东西交予某人,而他又不能亲自出面,因此就拜托慧明师太出马……”

  刘七讨好打断:“我明白了,所有正在找寻他的人,实际上真正的企图都是在打那包东西的主意,周老六故布疑阵,无非是想将那些人引来,然后由慧明师太出面试探,看看其中有无他所等待之人。”

  “不错!”

  落梅风点头:“所以我才会说,刀疤今天上午去找慧明,表面上是失望而归,实际上却是大有收获,慧明老尼姑一定是不知何处露出了破绽,被他看出了蹊跷,并由此断定周老六就躲在庵内。”

  “说到这里,本人就不得不佩服刀疤老兄喽!他为了避开我们的眼线,同时亦为了消除周老六的防犯戒心,先是假意不动声色地离开,尔后却忽然派人杀了个回马枪,这一手实在高明,高明!”

  朝刀疤挤挤眼睛,捉狭道:“刀疤老兄,本人猜得对不对呢?”

  刀疤难以置信地瞪了他半晌,忽地重重叹了口气道:“不错!”

  接着又自嘲喟叹了一声,苦涩道:“实不相瞒,我一直有件事情想不通,你究竟是如何猜出周老六前去慈云庵,不是去找小尼姑,而是去找慧明的呢?”

  宁真真和刘七亦对此事纳闷,闻言眼光立刻瞧来。

  亦难怪众人疑惑。

  众所周知,慧明师太为人清高古板,不通人情世故,生平又最为厌恶周老六这种成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无赖混混,而且平时又从未听说过两人有任何来往。

  落梅风又是从何处看出二人关系非同一般的呢?

  “说穿了一文不值。”

  落梅风神秘兮兮贼笑道:“本人判定周老六不是去找小尼姑,当然是有原因的。你们想想,此人貌不惊人,兼又拖家带口的,而且身无分文穷光蛋一个,那些小尼姑们一个个青春貌美,谁会看得上他?”

  宁真真和刀疤皆是一愣。

  宁真真吃吃道:“这……这也算是理由?”

  “不错!”落梅风洋洋自得一挺胸膛。

  似乎这个理由对他而言,乃是天地经地义,理所当然,再为恰当简单明白不过。

  *******

  宁真真简直傻了。

  倘若落梅风的歪理成立,那么岂不是世上凡是没钱,丑陋的男人,就都注定一辈子没有女子喜欢了?

  回观刀疤,亦是瞠目结舌,哭笑不得,不住摇头。

  只有刘七,大觉有理,不停大拍马屁,连称:“高见,高见!”

  刀疤啼笑皆非:“这种推论,站得住脚吗?”

  “废话。”

  落梅风略带不屑地斜睨了他一眼,似乎对他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明白,极感不以为然。

  “这种道理三岁小孩都懂,还须本人多做解释吗?排除了小尼姑,岂不就只剩下老尼姑了。”

  如此谬论,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宁真真和刀疤面面相觑,一时间皆忘了该如何回答。

  观落梅风先前条理清晰,分析得头头是道,尚以为此人胸藏玄机,会在这个最关键的问题上发表什么出人意料的精妙见解,没想到到得头来,却全然是自以为是,想当然地凭空胡猜。

  刀疤大悔。

  早知落梅风并非想象中那般高明,当初就不该被他几句莫测高深的言语唬住,老老实实坦白杀害周老六一事。

  瞧见他铁青的面容,落梅风大觉得意,耸耸肩头,谑笑道:“刀疤老兄,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

  “所有的事情都被你胡猜瞎蒙对了,本人还有何好说?”刀疤悻悻冷哼。

  “那好。”

  落梅风板起面孔:“既然你都承认了,我们就来谈正事。”

  “说得对。”刘七穷凶极恶的蹦将上前:“将那件东西交出来。”

  刀疤冷然哼道:“抱歉,那件东西本人根本就没见过。”

  “是么?”落梅风声音里充满了嘲讽:“这种鬼话,谁会相信?”

  宁真真最为关心的就是此物的下落,忙不迭问:“你当真能肯定东西在他身上吗?”

  落梅风低笑:“你还记不记得先前在药铺外面的那拨不速之客?”

  宁真真略作迟疑:“莫非你认为那些人欲对药铺里的人不利,就是为了抢夺那包东西?”

  “不然你以为他们无缘无故地摆下这么大的阵仗做甚?”

  落梅风自信笑了笑,眼光斜斜瞟向刀疤:“本人猜得对否?”

  刀疤瞠目视着他,表情既显吃惊,又觉不敢置信,半晌才颓懊叹道:“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此事说来话长。”落梅风自负笑笑,“你总该记得昨晚在赌场外为争夺周老六而大打出手的那两拨人罢?”

  宁真真一怔:“难道先前那些人和药铺里的人,分别就是昨晚那两拨神秘之客?”

  “不错!”

  落梅风面上现出一抹得意之色,“所以我才断定,这些人如此大动干戈,乃是为了那件东西而来。”

  宁真真头摇得象拨浪鼓似的:“不对,不对!”

  落梅风不以为然笑道:“有什么不对的?”

  宁真真急急道:“昨晚那两拨人中明明有一拨乃是四名女子,我认识她们,据我所知,这四人虽极有来头,但在此地却人生地不熟的,绝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人手,就凭她们,绝对摆不出这么大的阵势。”

  宁真真说得不错。

  要让附近几条街道的行人尽数离开,而又不因此事惊动官府,非但要有足够的人手,而且还必须在本地拥有庞大的势力和背景,绝非一般常人所能办到。

  落梅风却显得浑不在意:“就算先前那些人不是昨晚那两拨不速之客其中之一罢,不过他们欲抢夺那件东西却是不争的事实。总之——”

  他异常肯定地一挥手:“事实证明,本人的判断是极其正确的。”

  

第十一节 缪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