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节 杀无赦

    

  前朝成祖永乐年间,白莲教会首唐赛儿凭借以邪术在山东蒲台县境内拉拢召骗一帮无知莠民,聚啸造反,一时附者从众,声势极大,短短数月内即漫延至鲁、豫、晋、冀、皖五境,川东、陕南、湘、鄂、江浙等地亦多有贼人附从响应,一时间天下为之大乱,老百姓流离失所,饱受其害,朝*下为之悚然震惊。

  后经官府多次派兵围剿,历时数年,耗尽人力物力,费尽周折,收效却不甚大,不得已采取分化、安抚等一系列怀柔政策,对教内的一些首要人物采取重金收买,封官招安等拉拢手段,经过多方努力,终将贼势扑灭,但也为此元气大伤,多年不能恢复。

  此事虽说历今时隔业已将近十来年,但至今思及当年贼兵过处,满目疾夷,十室九空的惨痛凄凉光景,仍是记忆深刻。

  尤其是昔年教内的一些重要贼首漏网,潜窜至全国各地,匿伏民间培值势力,招兵买马,彼此遥遥连络响应,声源观望,声势渐又坐大,隐有死恢复燃之势,朝庭对此一直深感头疼。

  后经采取悬赏缉拿,严酷镇压等一系列高压政策,大费周章,近数年终见成效,抓缉斩获一批重要贼首,白莲教之人受此打击,才因此稍作收敛,在江湖上消声匿迹。

  对于白莲余孽,落梅风一直是怀着深恶痛绝的态度,这帮人在民间私设香堂秘坛,以妖术蒙骗丸夫愚民,手法之卑劣低下倒也罢了,偏偏又不思悔改,不肯安份守己,一有机会就俟机兴风作浪,而每回稍有异动,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就是他们这批负责缉菲捕盗,维持治安的皂差捕快。

  每当思及于此,他就恨得咬牙切齿,大为愤慨窝火。

  所以,对待白莲教徒,他的一贯原则,一向是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在他看来,只要抓住这种人,就应该不问青红皂白地随便找个理由,毫不犹豫地砍了再说。

  现在白莲余孽竟敢胆大包天地在洛阳公开出现,而且在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堂而皇之地在他堂堂一介捕头面前公然使用妖术,是可忍孰不可忍?

  杀气不由自主直冲头顶。

  眼前陡赤,所有的景物尽皆扭曲亦形。

  白莲妖孽,人人得而诛之。

  他瞠目大吼,双手握刀,用尽全身力气,对着刀疤那张丑陋狰恶的面孔狂劈而下:“杀!”

  刀风锐起。

  胸中所有的愤怒和杀意,都在这看似不经意的随手一挥中,透过刀锋的轻颤,直接尽数发泄表露无疑。

  ******

  “嗡——”

  刀身微微颤动,龙吟般的清啸悠悠长起。

  刀光陡亮,跟着突如其来变黯,忽又如虹彩般灿烂明耀地刺目升起。

  亮得如此邪异与空灵,仿佛整个刀身亦随之变得晶莹透明,似乎世间所拥有的邪灵与凶厉,都在这湛然晶亮的青芒里凝然成形。

  劲气飞旋,嗤的轻微一响,空气尤如布片般齐齐被刀锋从中剖开。

  落梅风身刀合一,在青蒙蒙的刀气牵带之下,身不由已地迎飞冲起。

  青虹一闪,有如一片轻盈的落叶,斜斜划过,曲曲折折蜿蜒,以难以想相象的角度,陀螺般急促旋动,魔法似的光芒大盛,形成一股浑圆的,尚并溅着冷电零芒的光柱,以无可阻拦之势暴取张遑退后的刀疤。

  四下弥漫的黑烟来回一阵翻涌,随着刀芒的旋转猝然凝聚,形成一股粗大的烟柱,滚滚冲起,在半空略一停浮,来回一阵牵扯飘荡,突然向四面炸开。

  “轰!”

  烟尘滚滚,尘土溅射,对面不远处屋舍的墙壁首当其中,隆隆倒塌。劲风四激。

  连珠似的劲气接触声密集传出,惊呼迭起,扑来的人影倒撞纷退不迭。

  ******

  黑烟慢慢散尽,景物渐明。

  刀疤披头散发,满面血污的在淡烟缭绕里狰恶现形。

  “大邪妖刀变,果然名不虚传。”

  他面色铁青地狞视着执刀傲立,不言不动的落梅风,身躯微微一晃,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哪里,哪里!”

  落梅风随口客套着,故作潇洒地用手指头试刮着刀锋,乐得合不拢口。

  算算时间,从昨天上午使出这套刀法至今,不过只有短短的一天时间而已,居然这么快就传得人人皆知,他想来就觉得意。

  意气风华挺胸昂首,傲然四顾。

  目光扫处,不远处老者等人正惊疑不定地瞧着他,一个个衣衫破碎,模样狼狈不堪,显然刚才同样吃足了苦头。

  见他眼光挑衅视来,人人脸色皆是微微一变,眼里情不自禁地现出一丝悸意。

  一刀之威,竟至如斯。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落梅风大感自得意蒲,踌躇满志地放声大笑。

  直至此刻,宁真真才从懵懵懂懂里彻底清醒过来,拨出短剑,急急掠向这边。

  “喂。”她轻轻扯扯落梅风的衣袖。

  目不转睛瞧着他,略带佩服地问道:“死臭猪,你是如何事先发觉刀疤会突然逃走的呢?”

  想起刚才的一幕,她尤自有些糊涂。

  无可否认,老者等六人声东击西,出其不意一击的那一招委实玩得相当高明,却不想刀疤表面上看上去木纳迟钝,骨子里却狡诈如狐,非旦对此早就有所防备,而且还预先留有一手,会在人人都意料不到的情形下突然趁机逃遁。若非落梅风机警,只怕当真就被此人在众人眼皮底下逃掉了。

  “此事说穿了一文不值!”

  落梅风得意洋洋道:“你想想,刚才我们初见刀疤的时候,他为何不逃,反而要罗里罗嗦地,陪着我们扯上大半天废话呢?”

  宁真真偏头想了想,道:“你是不是想说,他如此有恃无恐,乃是因为早就预先留好退路了?”

  “不错!”落梅风更为自得,“只可惜如此幼稚的伎俩,又焉能瞒过本人的神目?实不相瞒,从那一刻起,本人就已经在留意他的一举一动了。”

  刀疤气得脸都绿了:“你认为我故意拖延时间,就是在观查周围的环境地势,想寻找最佳时机逃走?”

  “不然会是什么呢?”落梅风颇为遗憾摊摊手。

  “气死我了!”刀疤只气得脸色煞白,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就此昏倒。

  

第十五节 杀无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