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逼供

    

  那人应了一声,似笑非笑望了他一眼,急急走了。

  “娘的,这小子的眼光为何古里古怪的?”落梅风一怔。

  回眼望去,众差役一个个贼眉贼眼的,不住用眼角偷觑着他,眼里闪着谑笑,见他目光视来,纷纷忍着笑避开视线。

  “这群家伙莫非全部吃错药了?”落梅风大觉莫名其妙。

  回眼瞅瞅刘七,再瞧瞧宁真真,心内颇为不解。

  看着他茫然呆傻的表情,宁真真再也忍俊不住,格地笑了出来,上气不接下气道:“死臭猪,你瞧瞧自己头上。”

  被她一言提醒,落梅风陡觉头顶有些异样,伸手一摸,脸色当即大变。

  发髻正中,赫然端端正正的插着一支颤巍巍的利箭,距离头皮只差半寸。

  “再低上半寸,岂不……”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他奶奶的。”他愈想愈觉后怕,怔了怔,突然象只踩着尾巴的小狗般蹦了起来,气急败坏吼道:“你们这群王八羔子乌龟蛋,这支箭是谁射的?”

  ******

  这种事情,自然没有一个人承认。

  众差役一个个振振有词,找出诸多借口,百般理由,纷纷为此开脱。

  人人皆道马有错蹄,人有失手。言下之意,在当时那种极端混乱的情形之下,这种失手纯属正常,就算真正不幸射中,也只能怪自己倒霉,丝毫不足为奇。

  所以,当落梅板着脸走入药铺后院的时候,整张面孔阴沉得差点扭出水来。

  在刘七这个马屁精的刻意讨好安排之下,临时公案早已布置准备妥当。

  宁真真威风凛凛地高坐在太师椅上,大模大样地拿起暂时充作惊堂木的算盘,绷紧俏脸,重重往木板拼凑成的公案上一拍,喝道:“带犯人。”

  众差役马上一通如狼似虎的大声叱喝,一个个穷凶极恶的,将抓着的人犯连拉带拽地拖了上来。

  除去刀疤和老者不算,活口一共抓住九名,前者手下四名,后者手下五名,皆带着或轻或重的箭伤和枪创。

  看见老者,落梅风的怒气又被勾了起来。

  老者胸膛前后至少贯穿了不下六、七支利箭,脸色惨白,整个人业已奄奄一息,偏偏双腿还被人硬生生用刀砍断,触目处血肉斑斑,看来离死已是不远,随时皆有可能一口气接不上来,就此毙命。

  再看刀疤,亦是同等情形。

  “是谁干的?”他回头,怒目视向众人。

  众人瘪笑。

  其中一人道:“落头,你老人家先别生气。你不是经常教导我们吗?宁可杀错,不可放过,我们这样做,正是贯彻你一向的指导思想嘛!”

  另一人接道:“是啊,落头你有所不知,这两人轻功极高,逃得比兔子还快。我们砍断他们的双腿,亦是迫于无奈,不然万一被其逃脱,传出去岂不是有损大家的形象?”

  这两人一说开,众差衙当即纷纷七嘴八舌插言,一个个振振有词,说得头头是道。

  说至后来,人人不见愧色,反而大是得意,言词之间,对他的大惊小怪,颇感不以为然。

  “形像?屁得形像。”有这种属下,落梅风差点没被气破肚皮。

  “住口,统统别吵!”宁真真大感心烦,不悦瞪了众人一眼。

  “你们没看见大小姐不高兴了吗?还不快些闭嘴。”

  刘七立刻狐假虎威蹦出,凸目鼓睛,扯着嗓子一通咋乎。

  待得众人不言,他满脸堆笑回头,讨好道:“大小姐,你想先审问谁呢?”

  宁真真看看刀疤,再瞧瞧老者,觉得后者随时一命呜呼的可能性较前者为大,皱皱眉,大咧咧地一指老者,道:“就是他罢!”

  老者立即被众差役七手八脚地死拉活拽到她面前。

  “喂,你先别死。”宁真真凶霸霸地虎起面孔:“本小姐问你,你们的幕后主使者是何人?”

  老者黯淡无神地抬起双目,瞥了她一眼,冷冷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鬼嚎什么!”

  落梅风无名火起,一脚踹了过去:“看你现在的样子,反正离死也不远,倒不如干脆一点,痛痛快快招认出来,省得再吃苦头。”

  “不错,老夫是早就应该死了。”老者目中现出一抹怨毒,“可是,你知道我为何迟迟落不下这口气吗?”

  “本人留住这口气在,只是想告诉你一句话!”他不知从何处来的力气,腾地从地面撑起上身。

  “死小子,”他盯着落梅风,眼里怨毒之色更浓,咬牙切齿道:“你有种,竟敢胆大包天破坏我们的好事,迟早一定会后悔的。”

  “你敢威胁老子。”

  落梅风大怒,反转刀背,不由分说砍向他脑袋。

  老者不躲不闪瞧着刀背劈来,森冷阴笑不已,嘴角忽淌出一丝黑血,慢慢软倒,睁大一对凸睛,再不动弹。

  “就这么翘了?”落梅风一惊,回身瞧向另五人。

  见他目光视来,五人同样是一阵冷笑,面上齐齐现出一股狠毒怨恨的神情,跟着身子一软,缓缓栽倒。

  气氛猝然变得有些异样。

  众差役怔怔盯着老者等人那死不瞑目的表情,怨毒莫名的眼神,尽皆微微变色。

  “胆小鬼,几句危言耸听的话,就将你们吓成这样了?”落梅风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不满呵斥。

  他表面虽然装得相当轻松,但回想老者临死前那诅咒似的恶毒话语,不知怎的,心内仍不免有些发怵。

  ——这帮人行事如此狠辣绝毒,究竟会是何方神圣?

  他极力想挥去心头这种不舒服的感觉,但那种感觉偏偏恶魔般缠附着他,非但挥之不去,反而愈发沉重。

  直到扭头看见刀疤,这种毛毛虫爬过脊梁的感觉才在猝然间彻底烟消云散。

  甚么狗屁老者,甚么威胁恐骇,统统见鬼去吧!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刀疤身上之物。

  那可是一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啊!

  不对!根据同宁真真的协议,提前一天加赏一千两,总共应是一万叁千两才对。

  就算分出一半给刘七及众位手下,也还剩下六千多两。

  六千多两银子,能买多少东西?自己岂不成了个标标准准的小财主?

  幻想着戴着满手的祖母绿宝石戒指,身穿貂袍,颐指气使地在众人前呼后涌之下,派头十足的穿行于各种酒楼、赌场、妓院,人人见面皆是点头哈腰,恭恭敬敬尊称一声落大爷,落梅风心里整个乐开了花,傻咧着头,晕陶陶简直不辨东西南北。

  他再也禁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兴奋,顾不得理会宁真真是否还要逼问刀疤等人的口供,一个跨步冲上去,凶神恶煞喝道:“刀疤,将那物交出来。”

  自然没有反应。

  刀疤冷哼,扭头不理。

  “让我来!”

  只要牵涉到银子,刘七的反应比任何人都要积极,不待落梅风表示可否,急不可奈地一个箭步窜将上前,伸手就朝刀疤身上搜去。

  

第五节 逼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