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萨克斯里的爱情

迷失在萨克斯里的爱情

森林里的精灵 著

N次元
类型
2004.07.19
上架
1.45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首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天桥之遇

    南方的城市,即使在多雨的春季,云淡风轻的晴天总能不时出现在人们面前,但难测的雷雨也是随时会到来的。

  方成宣斜挎着一个背包,穿着条牛仔裤,一件T恤衫,已步入社会的她,仍喜欢这种纯朴的装扮。周末的街道更显喧闹,拥挤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辆,告诉人们这是个繁华而充满活力的城市,就在这个城市里,每天都演绎着不同的故事。

  方成宣漫无目的的走在天桥上,望着驰向各地的车辆,内心涌起一股淡淡的乡愁。

  一阵低沉、婉转的萨克斯声夹杂着浓浓的哀伤飘入她的耳朵,深深的震动了她的心弦,她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男孩坐在天桥上入神的吹奏着萨克斯,左手边上放着背包,面前摆着的却是一个盘子,里面有些零碎的小钞。

  方成宣倚在天桥的防护栏上,专注的听着萨克斯,心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东西在涌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飞逝,转眼已到了午后,此时的阳光炽热似火,淇蓝的天空飘着形态万千的白云。萨克斯声忽然猛的止住了,方成宣转头望去,男孩已站起身来,清亮的双目一瞬不瞬的看着她,说:“你还不走吗?”

  方成宣一笑,说:“怎么?我站在这里也不行吗?”

  男孩一字一字的说:“你已经在这里站一上午了。”

  方成宣说:“你也在这里吹奏了一上午。”

  男孩走到她面前,说:“我是生活所迫,你又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方成宣也在心中问着自己,是什么力量使自己像个疯子一样在这里站了一上午还恍若未觉?她自嘲的一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你的音乐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吧,而那种感觉让我向往。”

  男孩定定的看着方成宣,沉默了半晌,慢慢转身收好背包,拿起萨克斯,说:“我走了,如果有缘再见,希望我们能成为知已。”说完,他走下了天桥。

  望着男孩孤独的背影,方成宣有种想流泪的冲动,但她忍住了,默默的目送着男孩离去。

  以后的每个周末,方成宣都会来到天桥上守候,期待能够再遇到那个男孩,但那个男孩却始终没有出现。方成宣在心中不断的谴责和嘲笑自己的行为,却无能止住自己的双脚,那带着浓浓哀伤的萨克斯总在她心中惊起阵阵波澜。

  时光在悄无声息的流逝,转眼半年的光阴过去了,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但方成宣心中的那份渴望却没有因此而淡下来。阴雨绵绵的天气更能添加一个人的哀愁,没有打伞的方成宣缓缓的慢行,任由冰凉的雨水打湿她的发丝,也打湿她的心灵。

  不知不觉她又走到了天桥上,半年来没掉过一滴眼泪的她在老天雨丝的催唤下终于决堤。她定定的站在天桥上,模糊的视线落在来来往往的车辆上,丝毫没发现一个人影已走到她知后。

  雨停了吗?感到头顶上不再有水滴落,她抬头望去,却发现一把伞遮在了她头顶,讶然的转过身来,正对上一双清亮而熟悉的眼睛,一刹那间,她仿佛遭受电击般,怔住了,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男孩双目闪着光辉,语气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悦,说:“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方成宣默然无语。

  男孩望着他脸上的泪痕,目中闪过一丝心痛,他轻轻的说:“这种天气,你也不打伞,站在这里干什么?”

  方成宣深深的吸了口气,又长长的呼出来,平缓着自己的心情,说:“半年没见了,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听出方成宣语气在含有的幽怨,男孩柔声说:“我当然不会忘了你,你还记得我说过的‘如果我们有缘再见,希望我们能成为知已’吗?我叫许少观。”他伸出了右手。

  方成宣迟疑了一下,终于也伸出右手与他交握住,说:“我叫方成宣。”

  四目相对,两人都露出了笑颜。

  咖啡屋里,弥漫着淡淡的香气,和屋外阴冷的天气相比,这里令人倍感温馨。许少观为方成宣吹奏起了萨克斯,依然饱含哀愁,却又多了几分欣喜,一层又一层的波澜在两人心中涌动。

  曲毕,许少观望着窗外的细雨,说:“如果不是遇到我,你还打算在天桥上站多久?”

  见方成宣没有答话,他又加重语气说:“你很傻,你怎么可以这样不爱惜自己?你在天桥上是为了什么?有什么东西值得你这样做吗?”

  他责备的语气里带着更多的是疼惜。

  方成宣低头搅着咖啡,很平静很和缓的说:“我是很傻,自从在天桥上听到你吹的萨克斯以来我就变得好傻,每个周末,无论晴天还是下雨,都像个疯子一样在天桥上站上一天,而这只为了能再次听到你吹的萨克斯,”她苦笑了一下,说:“我自己也不知道你的萨克斯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魔力把我吸住,真的令我不能控制自己了!”

  许少观脸上有着不置信的确良神情,他真的不敢相信一个只与他见过一次面的陌生女孩会为了听他的萨克斯,而风雨无阻的每个周末在天桥上等他。他内心有着感动,也有心痛,他忍不住生气的说:“方成宣,我不值得你这么做的,知道吗?你不知道我是个乞丐吗?你不知道我在天桥上吹萨克斯是为了挣钱吗?你傻傻的等,就是为了一个乞丐呀!而一个乞丐,值得你这样做吗?如果我真的不出现,你是不是还会一直等下去?会的,是吗?你真的是一个大傻瓜!大傻瓜!”

  似乎没料到许少观会发这么大的火,方成宣的内心有些措乱,也感到万分委屈,自己如此痴痴的等待,为的不就是眼前的他吗?她明白许少观的怒气是出于对她的关心,但高高在上的自尊使她无法忍受,她受伤的眼睛定定的看着许少观,一字一顿的说:“没错,我是世界上最傻的人,看来,我们是不能成为知已的了,就当我们今天什么也没发生过。”

  说完,她站起身来,走出了咖啡屋。

  许少观没追她,对一段似乎注定没有结局的情缘,他不敢碰,怕伤害别人,也怕伤害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窗外的雨似乎更大了,许少观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牵挂与柔情奔出了咖啡屋。

  方成宣走在雨中,落寞与心痛纠集在心头,半年来的郁郁寡欢,半年来的殷殷期盼,半年来的痴痴守候,见到了最想见的人,听到了最想听的声,得到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她好想放声大哭,但另一个声却在她脑中响起:“方成宣,为这种事哭值得吗?你不要渴望得到什么,一切都是虚幻的,不要再活在幻想中了,快回到现实在来吧!”

  她咽下了想哭的念头,暗暗的咒骂着自己:“方成宣,你除了傻,还是傻,没人逼你这么做过,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世上除了你,肯定再无第二人会像你这样,人生是如此的短暂,岁月永远都是无情的,你怎能如此蹉跎时光?日子还是要继续的,要做的事情也还有很多,为什么不想开一些,让自己的人生去体验其他的精彩、制造其他的欢乐呢?”

  这样一想,方成宣顿觉豁然开朗了许多,但内心深处为什么还是那么的空虚与失落呢?淅淅沥沥的雨把她的头发全打湿了,身上的衣服也都像刚洗过般滴着水,冷风吹过,她不禁打了个寒颤,但她并不想找个什么地方避雨,她要让雨水把许少观和萨克斯从她心中冲刷掉。

  “阿宣!”一声轻唤忽自方成宣身后响起。

  方成宣本能的转过头来,许少观的脸上有着焦虑,也有着怜惜。方成宣的内心一阵酸楚,但她只是轻轻的说:“你怎么来了?”

  许少观把伞移到她头顶,不顾自己大部分身体都在雨中,心疼的说:“阿宣,不要折磨自己,好吗?”

  方成宣淡淡的一笑,说:“雨这么小,怕什么?再说,我等一下要回去冲凉的。”

  许少观说:“我送你回去吧。”

  方成宣轻声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她转身欲走,许少观却一把拉住她的手,说:“阿宣,你生气了,是吗?”

  方成宣慌忙抽回自己的手,脸儿红红的,说:“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许少观真挚的说:“阿宣,我知道我不该对你凶,但我真的不能控制自己,你这样是何苦呢?我真的不值得你这样做的。”

  方成宣忍不住大声说:“你不要总是贬低自己好不好?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许少观脸上露出一丝嘲讽,说:“当然不一样,每个人的家庭背景不一样,社会地位不一样,受到别的的对待等等许多都是不一样的!”

  方成宣心想许少观必有一段不同寻常的遭遇,也明白他的处境给他带来的影响,她柔声说:“阿观,你要相信自己,要对自己有信心。”

  许少观轻叹一声,说:“不要说了,走吧,我送你回去。”

  一把伞下,两人都默默的走着。

  到了方成宣的宿舍楼下,许少观望着方成宣,说:“我有时间可以来找你吗?”

  方成宣点点头,并不反对许少观的话,但她不愿再陷下去了,她幽幽的说:“希望我们永远是朋友。”

  “永远是朋友。”许少观在心里默默的念头这几个字,有种酸酸的感觉,简单的几个字似乎把两人都隔开了。

  方成宣的生活恢复了正常,照常上下班,照常吃饭休息,她周末没有再去天桥,她要让许少观慢慢的从她心里淡化,只是,许少观的影剧子总在她心中挥之不去,每次想起他,心总是酸酸的,痛痛的。

  城市的夜空霓虹闪耀,灯火辉煌。昏暗的酒吧里,低沉的音乐带着淡淡的空虚、浓浓的忧郁飘荡在人们耳边。酒吧里的女孩们望着台上的演奏者,脸上流露出的是爱慕与崇拜,男士们则被音乐感染着,一杯一杯的狂饮。演奏者一身休闲之极的装扮:T恤衫,休闲裤,运动鞋。整个人看起来潇洒而帅气,其中更带着几丝难以言喻的忧郁与孤傲。

  曲终,许少观回到幕后,那里早已围了一大帮人,一见许少观,他们纷纷围上来,要签名,要合照,在同事陈小云的帮助下,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突出重围。陈小云拍着许少观的肩膀,调侃的说:“少观,有这么多美女追你,到底看中了哪一个?要不要哥哥帮你把她叫过来陪陪你?我看你这段时间可是心情不佳呀!”

  许少观淡声说:“陈小云,你少无聊了,你知道我根本就没那种兴趣。”

  陈小云“嘻嘻”一笑,神秘的说:“少观,我告诉你一件事。”

  许少观狐疑的望着他,说:“什么?”

  陈小云歪着头,笑得好不开心,说:“你知道董庆庆吗?”

  许少观冷冷的“哼”了一声,说:“她?怎么了?”

  陈小云惊讶的说:“原来你认识她?”

  许少观点点头,董庆庆是钢琴家董成浩的女儿,许少观是他的半个弟子,曾经受邀到董成浩家坐客,董庆庆从此不断变着法子来找许少观,按理说,董庆庆是个有学识,有休养,有气质,也有美貌的好女孩,不应受到什么排斥,可许少观对她就是心生反感,从没给过她好脸色看,董庆庆都不知因此流了多少伤心泪,咒了多少回无情郎,可心里却总想着他。

  陈小云说:“知道吗?董庆庆很快就要接手‘蓝天酒吧’的演出事务,所有的演出都由她操作安排,那时我们就可以天天看到她了,哈哈!”

  许少观心里微微的怔了一下,他虽不知董庆庆因何接手蓝天酒吧的演出事务,但隐隐觉得这与他也有一点关系,他不禁蹙紧了双眉,想到若以后天天要与董庆庆相处,他不敢肯定自己是否还会继续在蓝天酒吧呆下去。

  陈小云看着沉默的许少观,说:“怎么?你不高兴吗?你不知道蓝天酒吧所有的人听到这个消息有多兴奋,董庆庆是个难得的大美女,她的父亲又是那么知名的音乐家,那时蓝天酒吧的生意一定比现在更红火!”

  许少观不理会“呱呱”说个不停的陈小云,径直走出出蓝天酒吧。

  夏天的夜,凉风习习,在这个喧嚣的城市里,过客匆匆。

  许少观不知不觉走到了方成宣的宿舍楼下,驻足,凝望,犹疑。

  方成宣两手各提着一大袋东西,刚从外面购物回来的她显得有些疲惫。远远的,她就看到有个人影在楼下徊徘,模糊的夜使她并未看清是谁,许少观却看清了方成宣,魂牵梦绕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了,是那么的虚幻,又是那么的真实。

  “阿宣!”一声轻唤突从方成宣面前响起,使低头走路的她失手把袋子掉到了地上,当她看清来人时,脸上的表情一会惊,一会喜,最后变得平静,她慢慢把袋子拾起,用一种平淡得近乎无情的声音说:“你怎么来了?”

  方成宣的态度令许少观倍感失落,他心痛的说:“你就是用这种语气跟朋友说话的吗?”

  方成宣被许少观的语气震了一下,她一直想拉开两人的距离,一直去忽视、淡忘他,却没想到许少观的话对她的触动依然是那么大,她低着头,低低的说:“对不起。”

  许少观语气中含着淡淡的忧伤,说:“我不要你说对不起,”他停了一下,又说:“阿宣,你还愿意听我吹萨克斯吗?”

  方成宣抬头望着他,双目充满了迷惘,说:“你还愿意为我吹萨克斯吗?”

  许少观真挚的说:“阿宣,除了工作,我只会为你一个人吹。”

  方成宣内心有着感动,但嘴上却只淡淡的应了声:“是吗?”

  许少观感到内心一阵冰凉,他低沉的说:“也许我不该来找你的,我知道我令你失望了。”

  方成宣幽叹一声,说:“也许你不该在天桥上出现的,这样,就什么事也不会发生了,现在,就让一切都过去吧,你继续你的生活,我追求我的人生。”

  说完,她走上了楼梯。

  许少观呆呆的站在原地,听着方成宣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他缓缓的坐到了台阶上。不知过了多久,他拿起萨克斯,带着无限的伤感吹奏了起来。

  一直在阳台上默默站着的方成宣,被这熟悉的萨克斯声震住了她原以为许少观早已离去,但这萨克斯声却是如此真实的存在。她静静的聆听着,两行清泪渐渐的从她的脸上滑落,萨克斯声在空寂的夜空里显得是那么的哀伤,那么的落寞。

  方成宣走下楼来,站在楼梯上注视着许少观的背影,感觉一阵心痛,她走到许少观身边坐下,发觉她到来的许少观看了她一眼,没有人停止吹萨克斯,只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神……

  

第一章 天桥之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