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阳光的天

    离方成宣所住的宿舍楼不远处有一个足球场,那里绿草如茵,球场边栽着许多凤凰树、丁香树,树底下有供人们乘凉休息的石椅,球场的围墙边还种了许多小花。每天,这里到处都是沐浴在晨光中、漫步在夕阳下的男女老幼,以及奔跑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运动健将。

  方成宣喜欢在周末休息时来到这里,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书,身上带着MP3,耳朵里塞着耳塞,尽情享受假日的悠闲。半年了,她已经半年没有来过这里了,今天,又是一个夕阳斜照的傍晚,凉风习习,空气清爽,方成宣走在跑道上,望着红红的落日、嬉闹的小孩、漫步的老人、以及球场上飞奔的健儿、依然青翠的树木,脸上露出了清清的浅笑。

  方成宣在一张石椅上坐下,静静的看着小说。忽然,什么东西撞到了她脚下,她忍不住“唉哟”出声,低头看去,却是一个足球,她弯腰拾起足球,一个男孩已奔到她面前,脸上挂着阳光般的笑容,充满了青春与活力。方成宣对他露一笑,把足球递给了他,男孩接过球,小跑几步,把球轻轻一抛,脚用力一射,一个漂亮的弧线“香蕉球”飞向了同伴,动作洒脱之极,男孩转回头来,冲着方成宣笑得灿烂无比,眼睛闪着亮晶晶的光芒,很久没见到过这么温暖如春风般的笑容了方成宣顿觉十分亲切,她合上书本,看着球场上男孩潇洒的背影,心中不由感叹:自己如果能像他一样无忧无虑、快乐的生活着该有多好!她暗暗摇了摇头,又打开了小说。

  “嗨!”一个男音传了过来。

  沉醉于小说中的方成宣吓了一跳,她抬起头来,原来是那个阳光男孩,他额前全是汗水,背包斜挎在右肩上,笑吟吟的站在方成宣在前,方成宣站起身来,望望天空,太阳已落,天边只有红红的彩霞,场边也只有几个坐在石椅上乘凉的老人,其他人早已散去。

  男孩关心的说:“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吗?”

  方成宣笑了笑,说:“我看书看得太入迷了,忘了时间。”

  男孩调皮的笑笑,说:“你们女孩就喜欢看这些浪漫小说,一点也不现实。”

  方成宣最不喜欢男孩说女孩的不是了,她“哼”了一声,说:“这样好过你们男孩子整天抽烟、喝酒、赌博打架啦!”

  男孩辨声说:“我们男孩子哪有你说的那么坏?那些只是少数人有的恶习,并不是每个男孩都是那样的,你眼前的我就是一个例子!”

  方成宣像看到什么怪物一样瞪着男孩,说:“啧啧,真的是大言不惭,你这么自以为是,这就是你的缺点之一了。”

  男孩装得很正经的说:“我说的是事实,实话实说并没有错!”

  方成宣不屑的假笑几声,说:“你不抽烟、不喝酒吗?”

  男孩点头说:“是的,不抽烟也不喝酒。”

  方成宣说:“你没打过架吗?”

  男孩说:“男孩子小时候打架是很正常的啦!”

  方成宣仰头说:“我们女孩子就不打架,比你们男孩子可乖多了。”

  男孩”呵呵“一笑,说:“我就是天天和我妹妹打架的!"

  方成宣也一笑,说:“那是因为你欺负她,她那么做只是正当防卫。”

  男孩气呼呼的说:“才怪!每次都是她来惹我,要不就是撕我的作业本,或者打我一下,要不就抢我的东西,每次都要惹到我把她打哭才肯罢休!”

  方成宣忍不住笑着说:“那你不会让她呀?她可是你妹妹!”

  男孩狡黠的一笑,说:“所以说来说去还是你们女孩子不好。”

  方成宣被男孩气得脸都涨红了,她深吸一口气,压下自己的火气,尽量平静的说:“小孩就是小孩,不仅喜欢打架,而且是非不分,算了,不和你计较,免得人家说我以大欺小,那我就太没面子了。”

  男孩使劲瞪着方成宣,眼睛似乎都要冒火了!

  方成宣怕怕的说:“嗯……,你不要生气啦,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男孩握紧了拳头,慢慢的向方成宣逼近。

  方成宣脚都有点软了,她低低的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语音未落,人已抓起书跑了。

  男孩望着方成宣逐渐远去的背影,脸上浮起一抹笑容,他拔腿追向了方成宣。

  方成宣跑到球场的门口停了下来,累得气喘吁吁,她一边拍着胸口呼气,一边用书扇着风,自言自语的说:“幸好我跑得快,不然肯定要被那男孩揍一顿了……”

  “是吗?”一个开心的声音从方成宣的身后传了过来。

  方成宣转过头来,瞠目结舌,男孩双手插在口袋里,一派轻松的站着,眼里的笑意顽皮而狡黠。方成宣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怎么跑……这么快?”

  男孩笑得开怀不已,说:“我比你高这么多,又经常在球场上跑,当然跑得比你快啦!”

  说着,他证实似的向方成宣迈近了几步,两人只有一步之遥,方成宣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青春朝气,她脸儿蓦然涨红了,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不及男孩肩头的她显得是如此的娇小。

  男孩又笑了,说:“怎么?怕我吃掉你吗?”

  方成宣瞪着他,气呼呼的说:“哼!我会怕你?别以为你长得比我高大就可以把我怎么样,我才不怕你!论起年龄来你来要叫我姐姐,不过,你放心,我是个好姐姐,是不会和弟弟打架的。”

  其实她心里还真怕和男孩打起来,当然啦,两个人一个那么高大,一个那么娇小,方成宣怎会那么不自量力!

  男孩带笑说:“你少在那里装大,打不过我就在那里卖老,你放心好了,我现在长大了,不和女孩子打架的。”

  方成宣被男孩气坏了,她提高音调说:“喂!没打过之前你怎么知道我打不过你?你不要把人看扁了!”

  男孩把脸凑到方成宣面前,说:“那我们要不要打一架试试看?”

  方成宣面色一变,随即昂起头故作高傲的说:“好女不跟男斗!”

  男孩“呵呵”一笑,说:“打不过我就是打不过我,别在那里找借口了,你随便找一个人来好了,他们绝对会说你打不过我的。”

  方成宣“哼”了一声,说:“激将法对我没用,我才不上当,就算你打得过我又怎么样?

  那不是你真正的实力,是我看你是弟弟才故意让你的!”

  男孩哭笑不得,说:“好了好了,不和你争了,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方成宣又来气了,说:“你有理?……”

  男孩打断她的话,说:“我们不要吵了好不好?我肚子饿得‘咕咕’叫了,没力气和你吵架。”

  方成宣说:“是你自己要和我吵的,我只是告诉你事实,让你分清事理……”

  “你有男朋友吗?”男孩忽然很正经的问了一句。

  方成宣一下子应不过来,迷惑的说:“怎么了?”

  男孩叹了口气,摇着头,说:“真不明白你男朋友怎么受得了你。”

  想起许少观,一阵酸楚的感觉涌了上来,心也痛了,也许,这才叫做真正的爱吧。

  看着沉默不语的方成宣,男孩笑着说:“怎么?你男朋友不会真的受不了你吧?”

  方成宣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少来!”

  男孩一点也不以为意,依然笑着,说:“无话可说了,看来真的被我说中了……唉哟!”

  男孩抱着脚直跳,嘴里“哇哇”叫着:“喂,君子动口不动手!”

  方成宣笑笑,说:“抱歉,本人非君子,乃女子,而且,我也没动手,只是动了动脚。”

  狠狠踩了男孩一脚,心里的确舒服多了。

  男孩指着方成宣,说:“你要赔我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营养费、误工费,一样也不能少!”

  方成宣狡黠的笑着,说:“你的意思是说我应该踩重一点,把你的脚踩得骨折或错位,经便你能享受到这些待遇?没问题,我一定做到。”

  说着,她做势抬起脚,男孩一跳老远,说:“不会吧?你这么狠心啊?”

  方成宣理直气壮的说:“对待坏人当然要狠心啦!”

  男孩笑笑,说:“我可不是坏人,我叫陈天月,今年二十三岁,从事很正当的职业——计算机工程。你叫什么名字?”

  方成宣撇撇嘴,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陈天月笑得不怀好意,说:“怎么?怕我知道了真的去起诉你吗?放心啦,我这个人很有风度的,绝不会去欺负女孩子的。”

  虽然明知陈天月在激自己,方成宣还是抑制不住,她气呼呼的说:“我才不怕你!我叫方、成、宣!记清楚了!”

  陈天月似乎永远都没有烦恼,脸上的笑容总是那么灿烂,说:“我会记清楚的,倒是你,不要把我的名字给忘了。”

  方成宣忽然一笑,说:“我当然不会忘记啦,陈、天、月,陈词滥调的‘陈’,天打雷劈的‘天’,风花雪月的‘月’,这么好的组合,我怎么忘得了呢?”

  陈天月不怒反笑,说:“应该是陈年好酒的‘陈’,天天向上的‘天’,嫦娥奔月的‘月’,合起来就是我陈天月!”

  方成宣怏怏的说:“哼,很了不起吗?”

  陈天月带笑说:“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

  方成宣气得不想理他,她转过身边走边说:“我要回去了。”

  陈天月紧走几步跟上她,说:“我请你吃饭。”

  方成宣摇着头说:“算了吧,跟你吃饭我怕没胃口。”

  陈天月“呵呵”一笑说:“你没跟我吃过之前怎么知道?说不定等一下你比平时还要多吃两碗呢。”

  方成宣瞪了他一眼,说:“我现在都想吐了!”

  陈天月可怜兮兮的说:“给点面子吧,我可是第一次请女孩子吃饭,你要是不答应,我以后都不敢请女孩子了。”

  方成宣忍不住一笑,说:“少在那里装可怜,未成年人的邀约我是不会答应的。”

  陈天月大叫着,说:“我都说我二十三岁了,你不会那么快就忘了吧?你不会把我的名字也忘了吧?”

  方成宣清清嗓子,说:“陈词滥词的……”

  陈天月打断她的话说:“哦……好了,我知道了,你没忘,真是服了你了。”

  方成宣看着陈天月皱眉的样子,笑得好不开心。

  “我请你去吃饭,你真的不去吗?”陈天月忽然停住脚步凝视着方成宣。

  不忍让陈天月失望,方成宣笑着说:“去,有人请吃饭菜么好的事情,不去白不去。”

  陈天月绽开阳光般的笑容,吹了一声响哨。

  两人来到一家名为“来这里”的餐厅,侍者把他们礼貌的引到一张靠窗的桌旁,两人随便的点了几样菜吃了起来。方成宣说:“这家餐厅的名字倒是有意思,环境也是别有风格。”

  “来这里”餐厅的规模不大,总共不过六、七张桌子,餐厅的天花板上做了一个架子,上面缀满了青色的葡萄叶,一串串大大的葡萄从架子上垂下来,看起来十分诱人:红格子的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绿油油的叶子上挂着一些风铃,别有一番格调:四周的墙根则建了一圈花圃,上面种植着许多颜色淡雅的小花。

  陈天月微笑着说:“‘来这里’这种充满自然气息的风格在其他餐厅的确少见……”

  柜台忽然传来一阵争吵声,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脸红红的,手里拿着书包,说:“我真的忘记带钱了,明天一定还给你们。”

  长得高挑漂亮的女老板面罩寒霜,说:“不行!吃了东西不付钱就想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谁知道你明天会不会把钱送来!”

  女生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说:“但我身上确实没钱,你要我怎么办?”

  女老板声音冰冷,说:“那就把你的身份证、学生证押在这里,明天再来拿!”

  方成宣与陈天月看着这一幕,不约而同的走向了柜台。陈天月让在女生身边,对着女老板冷冷的说:“这们小妹妹欠了你们多少钱?我替她还。”

  女生满面感激的望着陈天月,女老板态度傲慢,爱理不理的说:“总共是十八元。”

  一旁的方成宣生气的说:“十八块钱就这样为难一个小孩子,你们也太不讲理了!”

  女老板似乎也火了,说:“我们是做生意的,哪有让客人白吃白喝的?”

  陈天月把钱丢到柜台上,对方成宣和女生说:“我们走吧。”

  三人走出了“来这里”,站在餐厅外,方成宣怒气难消,说:“‘来这里’、‘来这里’,我以后再也不来这里了,枉费了这么好的格调,服务态度却是这么的差劲,连一个小孩子也要刁难。”

  女生不高兴的说:“我今年十八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要叫我小孩子,我看你比我还小。”

  方成宣忍不住一笑,说:“小妹妹,我当然比你大啦。”

  女生说:“我可不觉得,”她转向陈天月说:“先生,谢谢你帮了我,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我一定把钱还给你。”

  陈天月淡淡一笑,说:“不用了,就当是我请你好了。”

  女生坚决的说:“不!我从不欠任何人的,我一定要还给你!”

  陈天月眉头微皱,说:“真的不用还了。”

  女生直视陈天月,说:“请告诉我你的联络方式。”

  陈天月略显冷淡的说:“抱歉,本人的联络方式一向不随便给人,”他面向方成宣,说:“阿宣,我们走吧。”

  见方成宣不动,他不由分说拉起方成宣的手就走。来到一处少人的地方,方成宣用力甩开使劲拉着她不放的陈天月,没好气的说:“喂!你怎么了?”

  陈天月此时脸上又有了阳光笑容,与之前判若两人,说:“没怎么啊。”

  方成宣脸儿涨得通红,说:“你这个人真是太无礼了!”

  陈天月笑得好不开心,说:“是吗?”

  方成宣瞪着他那得意的笑容,气极了,说:“你是不是欠揍?”

  陈天月无辜的眨着眼睛,说:“为什么会欠揍呢?我有做错什么吗?”

  方成宣有一种无力感,她长长的呼了口气,使劲平息自己的火气,说:“你对刚刚那个女孩那么凶干什么?人家又没得罪你。”

  陈天月说:“凶吗?我一向都是这样对人的。”

  方成宣又狠狠的瞪着他,说:“那你为什么现在一直在笑?”

  陈天月睁大眼睛,说:“奇怪,我刚刚有哭吗?”

  看着方成宣咬牙切齿,似乎要揍他几拳才甘心的样子,陈天月总算收起笑容,正经的说:“阿宣,我不是对那女孩凶,我真的没办法对她笑,这不是我的错,我也不想那样。”

  方成宣说:“你既然不喜欢她,为什么还愿意帮她?”

  陈天月说:“帮跟喜欢是两回事,我帮她并不代表我喜欢她。”

  方成宣长叹一专声,摇了摇头说:“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我看你们男孩子的心才最难懂。”

  陈天月忽然意味深长的说:“那就看你愿不愿意去懂了。”

  方成宣觉察到他表情有些异样,心中不由一愕,却也没多想,她抬头望了望天空,说:“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去了,再见。”

  “再见。”陈天月的语气似乎有一丝不舍。

  

第二章 阳光的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