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东北三宝

    胖子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午后,擦了一把嘴押子上的哈喇子,这才发现脑袋下面多了一个枕头。枕头边上睡着几只四仰八叉的小猫仔,老猫则蹲在炕头打盹,不时向这边射来锋利的眼光。

  灵巧地蹦到地上,觉得有点口渴,到外屋找到水缸,用一个大葫芦瓢舀了半下水,咕嘟咕嘟灌下去,从肚子里往外舒坦。

  这水养人啊。想到自身发生的可喜变化,胖子心里感慨一句。

  看到李大婶从对面屋走出来,胖子连忙询问:“大婶子,奇奇跑哪玩了?”

  “跟那帮野小子抓鱼去了。老头子上地前告诉我,领你去房子瞧瞧。”

  胖子跟着李大婶走出去,本来想在村子里转一圈,谁知房子就在临院,和村长家东西院。

  给胖子的第一感觉就是大,两间小草房,房前房后都是大园子,东西南北都有一百多米。住惯了蜗居的胖子算是开眼了。

  院子里稀稀落落种的都是果树,剩下的地方也都撂荒,农村有都是园子,自家的还伺候不过来呢。

  胖子两只小眼睛烁烁放光:这要是在城里,寸土寸金,光地皮就值几百万。不过到我手里也要好好利用,种点瓜果蔬菜,自给自足应该没问题,何况还有这么多果树呢?

  站在树下,抬头仰望,果树都有好几米高,上面已经挂果,不过胖子原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一样也不认识。

  “这几棵是苹果,那边高的是大枣,后院还有梨树和山丁子,你看这桃都要红了。”李大婶把胖子当成知青,逐一给他介绍。

  胖子越听越美,以后吃水果不用发愁喽。只要能和吃沾上边,胖子就高兴。

  进了屋,外屋是锅台,水缸,锅碗瓢盆一应俱全;里屋一铺大炕,炕席和墙壁旧,不过还算干净,看样子李大婶已经打扫过。

  这就是自己的家了。胖子心头忽然一热,大学毕业之后,他就一直流浪,从来也没个像样的小窝,想不到穿越到三十年前,终于安家了。

  发了会子呆,胖子忽然想起,月光宝盒不知道哪去了,问问李大婶,也不知道。胖子不由慌了手脚:就是自己丢了,也不能把宝贝盒子丢了啊。

  正慌神呢,只见小奇奇在一帮丫头小子前呼后拥下闯进院子,劈头把一个木盒摔在地上,一指禅神功再次发作:“怪叔叔,你这什么破盒子,装里的小鱼都不见了。”

  小萝莉身上雪白的公主裙崩上不少泥点子,手上脸上也是,不过胖子也顾不得管她,一把抓起月光宝盒,还好没有什么破损,连忙抱在怀里,心中暗恨:“要是摔坏了,你就再也别想回去找妈妈。”

  渐渐到了傍晚,家家户户的烟囱都升起炊烟,靠山屯笼罩在一片祥和的烟雾中,李队长收工回来,给扛过来几袋粮食,一袋苞米面,半袋红高粱,半袋苞米碴子。

  陆陆续续的,又有不少婶子大娘来串门,都没空手,大脚嫂揣俩咸鸭蛋,二肥子他妈胖婶扛着一小坛子新酱,也有拿点青菜,也有抓一把盐的,热闹非凡。

  胖子一边忙着招呼,一边暗暗叹息:“想不到我人缘这么好。”

  哪知一唠嗑,人家都说是来看洋娃娃的,弄的胖子这个郁闷啊。

  李大婶端来半盆大饼子和高粱米粥,又帮着胖子生火熬点青菜汤,在临时家园的第一顿饭就算起火了。

  胖子让了一圈,却全把人让跑了,于是就和小奇奇在炕桌上对坐,也算吃顿团圆饭。

  奇奇挑食,却对大脚嫂拿来的咸鸭蛋情有独钟,把鸭蛋黄全抠着吃了。胖子眼巴巴地看着红彤彤,油汪汪的鸭蛋黄,就差点淌哈喇子。

  最后一气之下,把两个大鸭蛋的蛋清都抠到粥里,呼噜呼噜吃个一干二净。

  到了晚上,躺到炕上,小萝莉又开始抽搭,胖子实在没办法,跑到李大婶家抱来一只小猫仔,奇奇这才搂着它睡着了,据她说在家都是搂着毛毛熊睡觉的。

  胖子咂咂嘴,也觉得一个七八岁的小娃娃背井离乡,离开爹娘,也怪可怜的,他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也不轻。

  来到外面,拿出月光宝盒摆楞一阵,虽然皓月当空,但是木盒一点反应也没有。

  叹息一声,胖子将宝盒抱在怀里,闭目沉思: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改善生活条件,粗茶淡饭一顿两顿还凑合,常吃肯定要腻歪,看起来也应该养点鸡鸭鹅狗什么的,最好再多养点猪……

  正想得美呢,忽然觉得意识之中出现一大汪水,清清亮亮,水里还有小鱼游动。

  胖子一激灵,睁开双眼:“呵呵,想昏头了,睡觉去也。”

  在靠山屯的第一个夜晚,就在胖子的鼾声中度过,胖子睡觉实在太沉,连小奇奇梦话中叫妈妈也没听见。

  第二天一早,李队长就带人赶着一辆大马车,来到胖子家。胖子这才想起要打草苫房,于是连忙扒拉两口剩饭出屋。

  小萝莉对大马车赶到很新奇,这样的交通工具还真没坐过,于是也嚷嚷着要去,胖子怕她哭,也把奇奇抱上车。

  车老板大鞭子一甩,啪啪脆响,马车驶出靠山屯,一直向东面的榛子沟进发。大黄也跟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跑着。

  胖子见林子越走越密,中间只有一条山道,勉强可以过车,不由询问:“李叔,这林子里有狼吗?”

  “别说狼,就是熊瞎子、野猪也都常见,不过只要不招惹它们,没啥危险。等上了老秋,叫王三炮领着你打围,那才带劲。”

  小奇奇一听有狼,立刻爬到胖子的腿上,瞪着一对黑眼珠认真听,在她的小脑瓜里,没少装狼外婆的故事。

  “怪叔叔,还是你身上软乎。”末了,小萝莉的话差点叫胖子从车上栽下去。

  走了十几里,车老板子这才长长地“吁”了一声,马车在一个荒山坡停住,放眼望去,一片草海,小风一吹,绿浪滚滚。

  “就这了,这里的小叶樟最整齐,苫房子最少能挺十年。”李队长正说着呢,就看到奇奇从车上趴下来,撒丫子往远跑,连忙扯嗓子喊:

  “回来,别遇到什么野牲口。”

  胖子不敢怠慢,几步蹿过去,把小萝莉抓回来,然后笑呵呵说:“这山里连草都是宝,一定要好好开发利用,大家很快就能过上好日子。”

  “那当然。”车老板李春生把马拴在橛子上,然后接过话茬:“人参貂皮靰鞡草,这东北三宝里面都离不开草。”

  人参貂皮胖子都有所耳闻,都是稀罕玩意,但是这靰鞡草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也能称宝。

  “东北天冷,到了冬天,脚上都穿靰鞡。靰鞡草就是萱在里面保暖用的。不过现在很少穿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嘛。”李队长知道胖子对山里的事任嘛不懂,就笑呵呵地给他解释。

  大家抽了一袋烟,然后就开始干活,长镰短刀挥舞起来,一片片小叶樟齐刷刷倒下,捆成小把,十几个围成一圈,只要晒上十几天,就可以用了。

  胖子不会使镰刀,只好跟着捆草,立草,这一忙活,小奇奇就没影了。

  等胖子抬头才发现,吓得差点掉魂,连忙扯嗓子喊:“奇奇——”

  李队长也停下手里的活计:“没事,跑不远,再说还有大黄跟着。”

  喊了几嗓子之后,就见远处冒出一个小白点,身后还闪着一片黄影,胖子这才拍拍胸口,虚惊一场。

  “胖叔叔,我拔了一根萝卜,你给洗白白,奇奇要吃。”奇奇跑得小脸蛋通红,手里举着一颗白生生的东西,比手指头粗点,满是根须。

  “萝卜?”胖子虽然不大识货,但是也知道这个绝对不是萝卜。

  “棒槌!”李春生惊呼一声。

  “棒槌是什么东西?”胖子有点小迷惑。

  “俺们把野参叫棒槌,看这胳膊是胳膊腿是腿,上足年份。”

  众人都围拢过来,最后一致认定:这是一颗起码有二十年的老山参。

  捡到宝了!胖子也不管自己在辨别山货上是多么“棒槌”,两眼直冒金色小星星,这么一颗野山参,少说几万块,不过那是三十年后的价钱,不知道现在什么价,应该也很值钱,毕竟是东北三宝之首啊。

  

第四章 东北三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