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人工和天然

    填饱肚子,王三炮叫上胖子,一起去送野猪崽。车老板领着奇奇留在大车店,门口有一帮半大小子在抠马掌钉,铁托子甩得啪啪响。奇奇看着好奇,蹲在旁边瞧,所以也就没跟着。

  王三炮将装野猪的囤子往身后一背,两个绳套往肩膀上一套,迈开大步就走,胖子要跟他抬着,人家死乞白列不让,也只好作罢。

  太阳已经落山,温度也降下来,正是一天最惬意的时候,所以大街上溜达的人很多。

  胖子施施然跟在后面,边走边看。前面忽然围着一大群人,里三层外三层,很是热闹。挤进去一看,原来是一个卖鲜桃的,地上摆着一副挑子,两大篮子鲜桃,你五个,他两个,购买十分踊跃。

  一问价,五分钱一斤。王三炮撇撇嘴:“太贵了!”

  “还贵?果品公司卖八分呢,我这是从家挑来路太远,人家关门,怕明天烂掉,收购价还六分呢。”挑挑卖桃的老农大声嚷嚷,周围的人买得更欢。

  胖子却心中一动:靠山屯家家户户都有桃树,还有那些荒山坡,也都可以栽种果树苗。记得在原来那个时代,最讲究的就是那些农夫果园,农家游什么的,果子现摘现吃。

  虽然这个时代还没人往山里跑,但是从山里往外运肯定错不了。常听老爸念叨:要是倒退三十年,处处是商机。

  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多少人能有发展农林牧副渔这种超前意识。大家的劲头都放在粮食上,没办法,这时候的人都饿怕了。

  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在农民的意识里面,自家产的东西够自己家吃用就成了,或者可以用来换取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比如说在农村,鸡蛋就相当于货币,可以换很多东西。但是没有一家农户能想到成为养鸡大户。

  隐隐约约,胖子看到一条光明的大道,他感觉这一次确实不虚此行。不过,他毕竟没在农村生活过,也不能了解这个时代的具体情况,所以不敢确定,还需要进行一番市场调查。

  穿街过巷,最后王三炮领着胖子在一个两间瓦房前停下。房子有点旧,前面是木头仗子,也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菜园,里面的茄子黄瓜也长得挺壮。

  推开木头大门,王三炮喊了一嗓子:“家里有人没?”

  屋门吱嘎一响,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穿着一件灰色的确凉半截袖,整个人显得干干净净,就是脸色有点发黄。

  “三炮来了,大老远的还拿东西干啥。”中年妇女热情地招呼着。

  王三炮把柳条囤子卸下来,里面传出两声稚嫩的哼哼,中年妇女眼睛不由一亮:“是野猪崽。”然后向屋里喊道:“老头子——”

  一个穿着白背心的中年人从屋里走出来,中等身材,身上没啥肉,脸色尤其蜡黄,不过一双眉毛又黑又浓。

  在他身后,还跟着个大闺女,花布小褂,大鞭子又黑又粗,垂到屁股蛋。胖子忍不住多瞄两眼,比较翘。

  又往脸上瞅,白净脸蛋毫无脂粉,完全是本色,透出一股青春活力,一双细眉弯弯,像两条小船,叫胖子心中有点荡起一阵涟漪。

  看惯了他那个时代的人造美女,再看眼前的大姑娘,胖子心里不由对比一番:果然不一样,差别在哪呢?或许一个是人工,一个是天然吧?

  “闺女,这个是你三叔,以前来过。”妇女拉过那个大闺女,给她介绍。

  “三叔。”大闺女稍稍有些腼腆,声音有点低。不过王三炮还是听到,他哈哈一笑:“是小玉吧,一晃儿长这么大啦。”

  妇女又望向胖子:“这位是你三叔家的大哥吧?”

  “大哥。”大闺女看了胖子一眼,忍不住抿着嘴,想笑又不好意思笑,憋得脸蛋更加红润。

  胖子有个小毛病,见到女的就有点害羞,不过还是张口说:“我叫黄良,跟三炮叔是一个屯的。”

  不过他心里想不明白:有啥好笑的,没见过白白净净的胖子啊。他哪里知道,人家闺女是想起了一个谜语:“麻屋子,红帐子,里面睡个那啥——白胖子。

  “啥眼神?一看黄同志就是下乡知青。”男子张口说话,看着胖子的目光中竟然有几分亲近。

  “胖子就是招人待见。”胖子心里小小赞美自己一声。对于“黄同志”这种称呼,更是第一次听到,很是新奇。

  “老三,这野猪崽不好抓吧,费心了。”男子又转向王三炮。

  “都是小黄抓的,还有这个猪肚子,也是小黄杀大野猪弄来的,我都给你焙干了。猪血配猪肚,肯定能治好你的老胃病,不过怎么也得半年之后再给猪抽血。”王三炮对胖子独力猎杀野猪这件事一直赞不绝口。

  那一家三口都不由多看胖子几眼,尤其是那个大闺女,抿着的小嘴渐渐张成一个好看的小圈圈。

  “小伙子枪法不错。知青能有这份胆量很难得。”男子也赞了一句。

  “说了你们不信,小黄用镰刀就杀死野猪,三百多斤呢!”王三炮眉开眼笑,好像这事是他自己干的。

  “有这事!”中年人眉毛扬了几下,不由对胖子刮目相看。

  胖子倒有点不好意思,憨憨地笑了两下,然后和王三炮一起把猪崽抓进园子前面的一个猪圈里。

  “这猪性子野,猪圈要重垒,都得用石头。”王三炮又叮嘱几句。

  那个大闺女看到小野猪溜光水滑,也凑上去想摸摸。却不料猪崽来了脾气,小嘴巴一拱,就把她的手扒拉到一边。幸亏没长獠牙,也没多大劲。

  大姑娘鼓起腮帮:“小家伙个头不大,脾气倒不小。”

  胖子看得有趣,野猪崽在奇奇身边跟乖宝宝似的,见到别人就野性十足。于是凑到前面,蹲下来在猪崽脖子上挠了一阵,终于把野猪崽挠躺下,伸腿拉胯的,很是享受。

  “这样啊。”姑娘看着好玩,也就蹲在胖子身边,开始给另一只挠痒痒,果然奏效,没有再遇到抵抗。

  “黄同志,进屋吧。”中年妇女开始往屋里让客。那个大姑娘这才发觉和一个陌生异性并排蹲着,不由臊个大红脸,连忙站起身,捏着衣角,站到中年妇女身后。

  胖子这才想起,在这个时代,男女间界限分明,娃娃上学,男女同桌都划三八线,远没三十年后那么开放。不过,看着俏生生的大姑娘,胖子脑子里面转悠半天,终于憋出两句词儿: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吼吼,二号女主都登场了,给张票呗。一号?一号当然是小萝莉。嘿嘿,俺是按出场顺序说的。坏了,卖盘的大嫂子怎么算,晕)

  

第十章 人工和天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