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胖子也有不厚道的时候

    从生产队回到家,天刚眼擦黑,胖子甩出两盒大前门摆在柜盖上,然后取出一块香皂,紫罗兰,打开包装纸,喷喷香。

  把香皂塞进塑料盒,连同新买的脸盆一起摆在凳子上,牙膏牙刷也都在柜盖上摆放整齐,还放上一溜玻璃杯,大肚茶壶里面泡上茶,自己先倒上一杯。

  刚摆好阵势,嗞嗞喝两口茶水,外屋就有动静,大脚嫂领着几个小媳妇叽叽喳喳来串门。

  胖子也不怠慢,心说就知道你们会来,于是连忙抄起笤帚疙瘩,在炕上划拉几下:“都坐,奇奇,快给客人拿烟。”

  奇奇屁颠屁颠地举着一盒大前门,挨个发一溜,然后划火柴点烟,小孩都愿意干这个活,能玩火又能体现他们的存在价值。

  “大前门呦,胖子你行啊,竟抽好烟。”大脚嫂大盘二盘往炕上一坐,小烟卷一叼,喷云吐雾。

  “呵呵,不贵,两毛五,四斤桃子就够了。”

  那年头香烟的种类比较少,最便宜的才八分钱一盒,大前门就算比较上档次的了。

  二柱子媳妇吸溜着鼻子:“好香啊。”不过它说得不是烟,很快就转到凳子上,托起塑料的香皂盒,里面是一块紫色的椭圆形香皂。

  其他妇女也都凑上来,挨着个闻,柱子媳妇嚷嚷着:“难怪胖子你这么白净,多少钱买的?”

  被一帮老娘们围着,胖子多少也有点不自在,不过为了发展大计,就当现身啦:“这个也不贵,六斤桃子就差不离。”

  妇女们渐渐开始不再说话,眼珠在胖子的屋里乱看,有不老少东西都是她们想买而又不敢问津的。

  胖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思想上的转变最艰难,就像养活孩子一样,必须经历分娩的阵痛。

  心里正盘算着小九九,就听柱子媳妇妈呀一声,窜到柜盖旁边,从凳子上拎起他们家的孩子,在屁股上啪啪扇了两巴掌。

  那个穿着兜兜的鼻涕娃最皮实,不但不哭,还举着手里的东西嘻嘻笑:“冒凉风糖,就是不咋甜。”

  胖子一看,一脑门子黑线,原来是那管新买的体育牌牙膏。

  一把夺下来:“这是刷牙用的牙膏,奇奇,你该刷牙了。”

  奇奇龇着两排小白牙,刷刷刷一顿蹭,满嘴冒白沫,看得妇女们一愣一愣的。

  “学习去。”胖子用手一指,小萝莉就坐到炕桌上,红烛高挂,通明瓦亮,取出一个铁制文具盒,一根儿铅笔,一个方格本,做起算术题。

  鼻涕娃一看文具盒上印着图画,一个猴脸的家伙拿根棒子打一个女的,看得说什么也不撒手。

  “不贵,这个文具盒也就是五六斤桃子的事。还有这笔,一斤桃子能买三根。”

  老娘们听着有点晕,一个劲吧唧嘴:“城里孩子就是聪明,多大个娃就能写写算算。”

  “胖子,你今天怎么跟桃子干上了。”大脚嫂早就听出胖子的弦外之音。

  “嘿嘿,这些东西等你们卖了桃子,也照样可以买。”胖子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

  “哪有闲工夫扯蛋!”嗷唠一声从外屋传进来,随后进来一个黑黪黪的汉子,伸出胳膊,将桌边的鼻涕娃夹在胳肢窝,然后冲着自己媳妇嚷道:“天天就知道串门子,家里的猪还没喂,信不信我削你!”

  说完,扒下脚上的布鞋,冲着媳妇的屁股啪啪就是两下。

  二柱子的媳妇也不是省油灯:“你个混球,就知道打老婆撒气,我不活啦,我的天啊——”

  声音抑扬顿挫,余音不绝,十分豪放。

  那几个妇女连忙劝架,胖子看到在自己家里打起来了,心中不免有些窝火:看我胖子憨厚咋的?

  于是一拉二柱子的胳膊:“二哥,坐下喝杯茶消消气。”

  二柱子平时就有点浑,要不也不能跑到胖子家训媳妇,老话说,当面教子,背后教妻,他给弄得蛮拧。

  正瞧胖子不顺眼呢,那乐意搭搁他,使劲把胖子的胳膊一甩,就准备甩剂子走人。

  不料,胖子的手就跟老虎钳子似的,纹丝不动。二柱子心里这火腾就上来了,把鼻涕娃往地上一扔,另一只手也一起抓挠。

  他长得五大三粗,比胖子高出一头,平时在屯子里掰腕子啥的没服过谁。

  胖子脸上笑嘻嘻:“二哥你跟我还客气啥,快坐。”

  一边说,一边就跟提拉小鸡子似的,一只手就把二柱子摁在板凳上,然后另一只手递过来一杯茶。

  二柱子脸红脖子粗挣了半天,也摆脱不了胖子的魔爪,他这才猛然响起:“眼前这个笑眯眯的死胖子,曾经用镰刀干死过大野猪。”

  想到这茬,二柱子觉得脖颈子凉飕飕,两只胳膊不由自主松劲。

  胖子脸上的笑意更浓,把杯子塞到二柱子手中,看着他的手脖子上箍着一圈手印,心里也怪不落忍,又抽出一支大前门递过去。

  抽了一支过滤嘴,喝了两杯茶水,二柱子的气也就消了。那边,老娘们也把柱子媳妇哄好,奇奇则向胖子要出一包江米条,和鼻涕娃分享,一屋子都十分和谐。

  “二哥,今年你家估摸着能摘多少桃?”胖子又开始往正题上引导。

  一提这个,二柱子支吾半天才冒出一句:“没多少,还留着给娃吃呢。”

  “爹,我不吃桃,我要吃江米条。”鼻涕娃非常不给他老爹长脸。

  二柱子又要扬巴掌,不过看了胖子一眼,还是忍住:“回家回家,这么晚了,胖子兄弟也该歇着了。”

  说完,领着老婆夹着孩子往外走。鼻涕娃小腿一劲蹬,眼巴巴地看着桌上的纸包,状极愤怒。

  上赶着不是买卖,胖子也不再劝阻,等到别人家数钱的时候,看你眼红不?有时候,就得用事实来教训人。

  大脚嫂他们也都各自回家,屋里就剩下俩人。奇奇向胖子一伸手:“怪叔叔,拿糖,叫我又写作业又刷牙什么的,给你做广告,不能白用。”

  “睡觉前不许吃糖,信不信我削你!”胖子把鞋脱下来,举着鞋底子,一腿蹦着,向炕边挪去,脸上的肥肉直扇呼,十分滑稽。

  小萝莉抄起笤帚疙瘩,和胖子大战三百回合,欢快的笑声从破旧的房屋中传出,飘出老远。

  等奇奇睡了,胖子抱出盒子,例行公事地巡查一遍。里面的十几棵果树都活了,而且长得不错,最奇怪的是,地上还长出不少绿色的小苗,足有百八十棵。

  胖子也不禁纳闷:没往里撒种子啊。

  最后才猛然想起:挖人参的时候,好像把人参果都扔到里面,后来一直都没看着影,不会是它们发芽了吧?

  

第十五章 胖子也有不厚道的时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