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夜半枪声

    “看看你们俩成什么样子,小的逃学,大的也跟着没正事,有你们这样的学生和家长吗!”使劲一甩脑袋后面的大辫子,来表达内心极度的愤怒。

  胖子和奇奇并排儿站在大辫子前面挨训,出来打猎的时候,胖子也没想到会一出去就四五天。

  “三叔也是,打猎带小孩,万一伤着怎么办?”幸好王三炮没在这,老师要是发起脾气,不管是谁,肯定一块训。

  胖子嘴里哼哈答应着,心里却琢磨着另一回事:平时大辫子看起来挺文静,原来也挺有脾气,不过,主要还是为奇奇担心,不对呀,怎么没听她说惦心我呢?

  “上次遇到黑熊多危险,黄大哥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嘿嘿嘿,胖子心里痛快多了。

  “小玉——老师,我错了——”奇奇跟犯错误的小学生没啥两样。

  “小玉老师,我也承认错误。”胖子有样学样,好像也找到点上学时候的感觉。

  大辫子脸上很快就多云转晴:“行了,没事就好,担心死我了,快洗手吃饭吧。”

  “吃饭喽,小玉姐姐,你烧的菜真香。”奇奇的小嘴最知道哄人,大辫子马上由小玉老师变成小玉姐姐。

  “那啥,小玉啊,给我再盛碗饭。”胖子更干脆,老师二字直接忽略。

  吃完饭,胖子要去李队长家转转,奇奇也张罗着要去和二丫头玩,不过在胖子看来,更有可能去炫耀,没办法,小孩都好这个,奇奇也不能免俗。

  索性三个人都去了,掀开厚厚的门帘子,奇奇先跑进去:“二丫,这几天没见,我想你啦。”

  “你干啥去了?”

  “我跟……”果然是这点小心思。

  “胖子来了,还有小玉老师,快坐快坐。”李大婶抄起笤帚疙瘩划拉炕,大辫子坐在炕边,胖子干脆脱鞋上炕,和李队长在炕头盘腿大作。

  炕头上放着一个大火盆,一阵阵柔和的热气儿从里面冒出来。那年月,农村的火盆可是个宝,烧完的柴火灰扒到盆里,盆是用黄泥箍的,经烧。

  柴火灰闷在里面,不冒烟却还有热度,第二天早晨一扒拉,还能扒拉出火星子。

  小孩最喜欢火盆,弄点豆包什么的扔在里面,烤得金灿灿,而且还一点灰不沾,就算有点灰也不怕,农村没那么多讲究,有时候身上哪儿拉个口子,顺手还扬上一把灰止血。

  所以,火盆、老猫、烟笸箩,是这里农村的炕头三宝。

  奇奇和二丫鼓捣出一大堆嘎拉哈,扔个布口袋搬着玩。嘎拉哈是小孩冬天的主要玩具,尤其深得小姑娘的偏爱,就是猪羊后蹄的一块关节,羊的比较小巧,染上红色挺漂亮;猪的嘎拉哈比较大,淘小子们喜欢弹着玩。

  胖子看她们俩分嘎拉哈,忽然冒出两个特大号的,足有拳头大小,忍不住拿起来瞅了两眼。

  “这是上回你打的那个野猪身上的。”李队长吧嗒着小烟袋说。

  “难怪是特大号的,这次进山,我算开眼了,看到不少野牲口。”胖子一说起这个就来劲了,那模样跟刚才的小奇奇差不多。

  “现在越来越少喽,我年轻那阵,那真是‘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那家伙……”

  李队长白活了一个多小时,胖子这才明白,自己和奇奇那点小经历,在人家面前根本不算事。

  “队长,咱这大青山能承包不?”趁着李队长抽口烟的当,胖子见缝插针。

  “这个倒没听说,不过山里的木材都归林业局管,这事我看还得到县里去打听。”说完,又开始讲起来。

  从李队长家出来,已经有八九点钟,胖子拿着个电棒上鹿场,走出屋门的时候,听到屋里传出一声“小心点”,听得胖子心里热热乎乎。

  到了鹿场,老远就听张老汉在那大声吆喝:“谁呀,黑灯瞎火的来干啥。”张老汉是个老跑腿,无牵无挂,所以胖子才雇他看鹿。

  “是我,张大爷。”胖子连忙应了一声。

  “胖子快来,我不是说你,那边有俩人影晃荡。”张老汉大声嚷嚷着。

  胖子激灵一下,连忙关掉手电筒,猫着腰往过跑,边跑边喊:“出来,再不出来就放枪了!”胖子手中出现一把红缨枪,自从上次枪挑黑瞎子之后,胖子对它就情有独钟,此刻长枪在手,虚张声势,趁着黑夜,拿红缨枪当猎枪使。

  张老汉来了主心骨,也精神大振,扯嗓子嚷嚷:“妈了个巴子,黑更半夜,偷偷摸摸,打死也白打!”

  轰——,一声闷响,一道火光直冲天空。

  “妈呀——”两团黑影从鹿栏旁边现形,跟头把式玩命跑,向不远处的山林逃窜。

  胖子也有点发傻:还真放枪啊!

  “再敢来得瑟,腿给你们打折喽!”张老汉又咆哮一声,那两个黑影跑得更欢。

  胖子也没追,来到张老汉身边一瞧,只见他手里拎个洋炮,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您老这枪哪弄的?”

  “你上山打猎,我一个人在这不安心,就跟三炮媳妇借了这家伙,还真够劲。”张老汉有点意犹未尽的架势,拿着洋炮来回比划。

  “谁叫您放枪了?”胖子一阵阵后怕,幸亏是往天上放,要是真把人打了怎么办。

  “你说再不出来就放枪,我就放了。”张老汉很认真地对胖子说。

  “我——我那是吓唬他们。”胖子看看手里的红缨枪,哭笑不得,这张老汉平时看着蔫了吧唧,想不到关键时刻还真猛,这帮手不白雇,有事真上啊。

  两个人打着手电筒,查看了一下鹿群,没有掉头的,不过在地上还是发现了一把短刀,看来对方的用意很明显:杀鹿。

  “指定是山下上来的二流子,跑这来拣现成便宜。”张老汉说出自己的推测。

  “这次倒真是提个醒,村里的人厚道,不祸祸,甚至都注意保护鹿群,以后也想养。但是别的人不一样啊。”回到屋里,胖子还在琢磨刚才这件事。

  忽然窗外黑影一晃,张老汉噌就蹦起来:“还敢来,信不信我崩了你!”抄起洋炮就往出冲。

  “是我,王三炮,才刚谁乱放枪?”王三炮健壮的身形闯进屋,从枪声中,他听出是自己那个老洋炮的动静,所以急火火赶到鹿场。

  胖子把经过跟他学了一遍,王三炮也气个够呛,骂了一阵子,最后叮嘱不要随便放枪,这才回村。

  “没事,刚才那一枪,估计把那些二流子吓尿裤子,再也不敢来得瑟,睡觉吧。”张老汉把那把短刀作为战利品收为己有,然后招呼胖子休息。

  胖子拍拍后脑勺,觉得他说得也在理,躺到炕上,照例在两分钟之内找周公聊天去了。

  

第三十七章 夜半枪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