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带毛的

    第二天下午,奇奇放学之后,把香香还有香香公主等一家三口领到鹿场,胖子专门给它们扎开一块围栏,又钉了一圈横梁,香獐子体型小,尤其是香香公主,才跟小羊羔那么大,容易钻出去。

  也不知奇奇是怎么弄的,这本来素不相识的两只成年香獐子还挺亲近,看来有戏,就连香香公主有时候淘气,骚扰香香,它也不恼。

  不过鹿群对新来的房客不大友好,尤其是那几只大公鹿,耀武扬威地晃动头上的大犄角。香獐子没角,体型跟人家又不是一个级别,所以只能远远躲在围栏远离鹿群的那一边。

  奇奇看不过眼,钻进鹿栏,鼓捣了一阵,几只大公鹿就消停了,最后甚至香香公主钻到这边,也安然无恙。

  胖子看得心花怒放:这丫头有本事啊,不管什么野牲口到了她的小手里都服服帖帖,没听人家说嘛,老虎都冲她笑呢。

  到了晚半晌的时候,车老板儿从公社回来,给胖子捎话:收购站叫他拉小鸡去。

  胖子一拍大腿:可不是到了收小鸡的时候吗,现在天寒地冻,杀完就能冻上。这事搞的,实在有点被动,但愿那个老革命不会发脾气。

  第二天一大早,胖子一个人去了公社,那么多小鸡,不动用木盒是运不回来了。走在山路上,上面铺着厚厚的一层雪,中间被往来的马车压得溜平,跟镜子面一样光。

  嗖——身后一个人影从胖子身边疾驰而过,带起一阵凉风。

  真快啊,胖子纳闷了。只见吱嘎一声,前面的人影忽然转身停住,跟胖子打招呼:“胖哥上哪啊?”

  胖子一看,是二肥子他哥,大肥子。再一看,这家伙脚底下绑着两块木板,比棉鞋稍大一点,前面拉出一个凸形槽,背面拉掉一半,然后钉上三个大洋钉。

  脚尖一点地,洋钉帽扎进雪里,然后就能向前滑。大肥子见胖子盯着他的脚看,就抬起脚,胖子看到,木板上竖着绑了两根粗铁丝。

  “这玩意不错,赶上滑冰了,而且站上去比冰刀还稳当。”胖子心中暗赞,也不觉有点心痒痒:“大肥子,你脱下来叫我试试。”

  “胖哥,我爹赶马爬犁在后边呢,就你这体格,非把我的脚滑子踩碎不可。”说完转过身,咔咔蹬了几下,速度起来,一溜烟跑远了。

  胖子心里这个郁闷啊:我至于那样吗?不过这体重确实有点超标,没办法,一天天能吃又能睡,不胖才怪,要不咱也减减肥?

  脑子里激烈斗争一阵,胖子得出结论:顺其自然,绝不能因为减肥亏空了肚皮。况且现在虽然稍微胖点,不过力气又大,身子又灵活,没感觉出啥累赘。

  就在胖子自我安慰的时候,后面来了一辆马爬犁,还真是大肥子他爹,胖子也就不客气地坐上去,在咔嗒咔嗒的马蹄声中,来到公社。

  进到收购站大门,里边热火朝天,几十辆大马车排成长长一队,上面都拉着不少土囤子,里面鸡鸭欢腾,大鹅嘎嘎。

  车老板抱着大鞭子互相拉噶,交流着彼此大队的情况。整个场面,只能用热闹来形容。

  胖子问了好几个人,才打听出来,老革命在屠宰车间。胖子找过去,一进屋就见里面热气腾腾,一股腥气扑面。

  正中央是一个特大号的铁锅,胖子约莫了一下,就算他躺进去都能装下。

  锅里烧着开水,四周一圈妇女,拎着杀完的小鸡到锅里蘸一小会儿,然后把落汤鸡搭到锅台上,双手上下翻飞,眨眼间就变成秃毛鸡,黄呼呼的肉皮一根毛都没有。

  褪完的小鸡拿到一边,专门有人开膛,把肠子扒出来,心肝和鸡胗留下。鸡胗是好玩意,在中间拉一条口子,往两边一掰,里面的脏东西倒出去,最后再把鸡胗内膜的一层黄皮扯下来,这东西叫鸡内金,可以入药。

  处理完内脏的小鸡,又专门有人整形,脖子连脑袋压到翅膀下面,两只大腿折过来,把爪子塞进肚内,团团呼呼,再也不伸腿拉胯。

  到这就算完活,一只只摆到木板上面,抬到外面冻,冻实之后在放到凉水里打几个滚,拿出来之后就裹上一层冰,再也不怕风干,当地人管这个叫“挂蜡”,冬天储存肉啊、鱼啊什么的最方便。

  胖子正看得新鲜,就觉得宽厚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小胖子,你咋才来,小鸡我都给你装笼子了。”

  回头一看,老革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身后。看到小老头满面春风,胖子这才安心:“孙站长,可得好好谢谢您老,想得真周到。”

  “再不来小鸡都饿死可得算你的。”老革命把手里的帽子往脑袋上一扣,背着手走出去,胖子也把手往身后一背,跟来出去。

  到了办公室,叶莺正坐在那,看到胖子,眼睛一亮:“胖哥,来买小鸡啊。”

  胖子憨笑点头,然后把一兜子炒熟的松子扔给她:“小玉给你的。”

  两个人说话的工夫,老革命叫会计算账,噼里啪啦算盘一响,胖子立刻傻眼。

  “一共是八百六十二块。”

  这么多钱!胖子一个劲吧唧嘴,他来到靠山屯,一共收入八百多块钱,买树苗花去将近一半,买生活用品又花一些,手头就剩下三百多块钱。

  在脑袋上拍了一下,胖子终于意识到,自己实在是没有经济脑瓜。当然还有一个原因,胖子一直觉得这时候物价比较低,以为三百块钱不老少呢,可是那小鸡也不少啊。

  “老站长,钱不够啊。”胖子只好实话实说。

  “钱不够你来干啥,小鸡饿了一天,得掉多少分量,公家得受多大损失!”老革命火了,吐沫星子溅出老远,仿佛胖子是千古罪人一般。

  胖子向叶莺挤咕两下眼睛,意思叫她讲情,哪里知道叶莺低头磕松子,嘎巴嘎巴,根本没理这碴,不过嘴角抿着,有点坏笑的意思。

  胖子心里有点疑惑:按理说叶丫头怎么也应该帮忙讲讲情,好歹在我家连吃带住十多天呢?这里只怕有点猫腻。

  于是胖子低着头,就是不吱声,心说:“看你们怎么耍,能耍出什么花样。”

  老站长拍了半天桌子,这才说道:“小胖子,你没钱这些鸡也得要。不如这么办,先打个欠条,来年还钱。”

  还有这美事?胖子抬起头:“老站长,有啥条件你就说吧。”

  “来年割下的鹿茸必须卖给我,不许叫二道贩子收走。”老革命一本正经,说得义正词严。

  胖子卡巴两下眼睛,彻底明白,原来是惦心我的鹿茸呢,不过现在短处在人家手里捏着,就这么办吧,反正咱也不吃亏,做一回无本生意,想不到啊,我胖子也能打白条。

  看到胖子点头,老革命终于露出笑脸:“我那还有点当年的小鹅,你要不要?”

  胖子一咬牙:“要,不过也赊账。”

  一千只小鸡,一百只大鹅,足足装了七八十个笼子,胖子叫人帮着抬到收购站大门外,靠着大墙一字排开,稀稀拉拉老大一片。

  “不知道一千块钱在这个时候算不算一屁股债。”胖子拍拍自己肥肥大大的屁股,心里忽然想起一句老话:家称万贯,带毛的不算。

  不妙,胖子掰着手指头算了算,除去眼前的鸡鹅不算,无论是梅花鹿还是香獐子,甚至连小野猪,都是带毛的啊。

  最后胖子终于得出一个结论:现在还只是投入阶段,想要产出,只能等到明年。

  “不要着急,日子要一天天过,至少现在还有梦想。”胖子很善于调剂自己的思想,很快就想开了,难怪他能长得这么胖,哎——

  

第三十八章 带毛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