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雄与雌

    当胖子把鸡和鹅都撒到鹿场旁边的鸡舍时,鸡舍旁边至少围了上百个人,村里的小娃子基本到齐,妇女也不少,都抻着脖子瞧热闹。

  那些放出笼子的小鸡抖落抖落翅膀,伸开腰,立刻就不安分起来。因为都是从各家各户收来的,所以根本不可能合群,彼此间很快就爆发冲突。

  那五十只公鸡率先挑起战火,这些家伙生性好斗,特别是周围那么多五彩缤纷的小母鸡,更叫它们的雄性激素空前暴涨,征服欲把冠子涨得通红,老话怎么说了,精虫上脑啊。

  “胖子,我看有点不大对劲。”农村生活经验丰富的张老汉提出自己的意见:“公鸡在一起,非把对方斗败不可,这帮家伙好像要掐仗。”

  话音刚落,那边就扑棱起来,只见两只大花公鸡一起跃到半空,足有一米,双爪对蹬,然后激情碰撞,洒下一地鸡毛。

  落地之后,其中一只鸡冠子已经见血,但是溜圆的小眼珠依然斗志昂扬,脖子上的羽毛立起来,撑开一把小花伞。

  它的对手脖子上也吹起冲锋号,两个家伙都伸着脖子,张着翅膀,互相斗气。然后又猛地跃起,短兵相接。

  四周的小母鸡也炸了营,乱飞乱叫。有几只飞行上有特长的更是振翅高飞,越过栅栏,跑到外面避风头。剩下的公鸡也都捉对厮杀,整个鸡舍里那叫一个混乱。

  这样难得一见的大场面叫外面的野小子也兴奋起来,一个个嗷嗷怪叫,又蹦又跳,又打又闹,比里面的小鸡闹得还欢。

  胖子也急了:“奇奇,快上。”关键时刻,只能她小人家亲自出马平事。

  奇奇看斗鸡看得正来劲,听到胖子招呼,这才答应一声,脸上洋溢着自信而甜美的微笑,向鸡舍走去。

  胖子以手抚胸:好家伙,差点反天。在他的意念中,奇奇战无不胜,连梅花鹿这样的大家伙都能驯服,何况小小公鸡乎。

  不过啥事都有例外,那些公鸡都杀红眼,奇奇刚进去,就有一只公鸡恰好腾空,尖利的爪子直抓奇奇粉嫩的小脸。

  胖子心里咯噔一下,幸好奇奇伸出两只胳膊挡在脸前,这才躲过一招九阴公鸡爪。

  奇奇伸手要去安抚一只斗败的白公鸡,谁知那家伙气急败坏,那奇奇当出气筒,追着她叨,奇奇只能大败而归。

  “怪叔叔,它们都不听话——”奇奇委屈得说话都带着哭腔。

  大辫子急忙把小家伙搂在怀里,好言安抚,免得她丧失信心。

  “胖子,你看这可咋整啊——”张老汉都想进屋取洋炮,然后轰一枪镇镇场子。

  胖子一跺脚,撒腿就往村里跑,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原来胖子也能跑这么快?”大脚嫂领着一帮人围追堵截飞出来的小鸡,同时还不忘惊叹一声。

  “胖子八成也迷糊了,往村里跑有啥用?”

  张老汉记得满地转圈:“这可咋整,这可咋整——”

  不大一会,胖子又飞一般的跑回来,只见他的怀里抱着一只大公鸡,正是靠山屯公鸡界的领袖,队长家的五花大公鸡。

  看到如此壮观的场面,五花大公鸡立刻瞪圆双眼,两个翅膀直较劲。胖子就势把它扔到空中,五花鸡也真不含糊,稳稳落在栅栏上,然后扬起脖子,引吭高歌:“喔喔喔——”

  这一嗓子声音高亢,气脉悠长,响彻全场,无论是斗架的公鸡,还是乱跑的母鸡,立刻都消停下来。

  五花鸡张开双翅,从栅栏上飞下来,昂首挺胸,咔,咔,咔,一步一个脚印,从鸡群中穿过,如同将军检阅士兵,又好似队长给社员开大会。

  刚才有一只比较生猛的公鸡,已然取得三连胜,当然不服,猛地扑上来。

  五花鸡高高跃起,两爪一蹬,对手直接被蹬出老远,脑袋立刻耷拉下来,表示臣服。

  这一下再无挑战者,五花鸡如同鹤立鸡群一般,巡视一圈,就正式成为领袖。就连飞到外面的几只小母鸡,在五花鸡轻轻咕咕两声之后,也都乖乖飞回来。

  胖子摘下帽子,擦了一把脑门子上的汗珠,然后就被大辫子抢下来,重新扣到脑袋上:“大冬天的,小心冻着。”

  刚才胖子急中生智,想起了队长家的大公鸡打遍全村无敌手,急忙把它请来,果然奏效,鸡群彻底安稳下来。

  “瞧瞧,你们这帮小子都好好瞧瞧,这才叫威风,赶明个长大了,都得有这种气概。”张老汉开始给野小子们上课,课题就叫大男子气概。

  王三炮也不禁连连点头:“有道理,没点威风那还叫老爷们。”

  胖子刚要跟着点头,却见那些妇女已经开始七嘴八舌反攻。大脚嫂说话最有劲:“老张头,你要有雄风,咋不讨个老婆。”

  老娘们一起大笑,气焰极为嚣张。尤其是妇女扎堆的时候,力量绝对不可忽视。在靠山屯的历史上,曾经有五个妇女联合起来,愣是把一个老爷们的裤子扒下来,最后只能死拽着裤衩子蹲在地上讨饶。

  张老汉被揭短,而且直戳肺管子,如何不恼:“你们这帮老娘们家家的,都欠收拾,打到的老婆揉到的面,有本事回家跟自己老爷们使去。”

  说完还不忘找王三炮帮他助阵:“老三,你说是这个理吧?”

  王三炮挠挠胡子拉碴的下巴:“俺没动过老婆一手指头,说不好。”

  妇女阵营一片大笑:“谁敢说老三不是爷们,上山打熊瞎子打野猪,回家就是不打老婆,还不照样是纯爷们。”

  “打老婆的都是没能耐的。”说这话的是二柱子媳妇,她没少挨鞋底子。

  “是啊,你看小公鸡啥时候叨过小母鸡,都是和公鸡较劲。”这话说的够水平,连借物喻人都用上,就差托物言志了。

  ……

  张老汉彻底败下阵来,在场的除了小娃子就多是老娘们,他身单势孤,唯一的男子汉就是王三炮,可是他偏偏对老婆最好。

  气昏头的张老汉忽然发现胖子,拉着他的胳膊说:“将来可千万别讨老婆啊,你看看这一帮,都啥玩意呀?”

  胖子看得正来劲,这种集体打嘴仗的场面在以前的都市里难得一见。却想不到还有自己的事,沉思一下说:

  “老爷子,俺还年轻呢。”胖子可不想像这位老前辈学,打一辈子光棍。

  张老汉气得胡子直翘:“就算你娶媳妇,将来敢不敢打?”

  这个问题可把胖子难住了,尤其是他偷眼观瞧,看到大辫子也好像十分关注这边的情况,心里更加没谱。

  “咳——”胖子咳嗽一声:“那啥,母鸡打不了鸣,公鸡下不了蛋——我还得喂鸡去呢。”

  

第三十九章 雄与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