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杀年猪

    鸡场的事一连忙活好几天,这才算告一段落。胖子手下的队伍又有所扩大,两个老李头同时被招入麾下,负责鸡舍和鹅舍,为此,胖子每月给三个老头开支的总费用也变成十五元。

  因为多了一百只鹅,所以原来准备的饲料就有点不足。鹅是大牲口,一百只鹅加起来,吃得比一千只小鸡都多。

  冬天这几个月大雪封山,根本找不到吃的,全得靠喂,这也是农户很少养过冬家禽的原因,一般的就是几只,留着下蛋自家吃。

  不过胖子也有自己的算计:整个冬天也就是有四个月的时间,需要饲料,其它八个多月就省心了,水里有都是小鱼小虾,草地有都是虫子蚂蚱,基本不用喂食。

  幸好农村不缺饲料,在大批收购谷糠麦麸子苞米之后,囤积了足够的粮食,胖子又安生起来。

  农村冬天的生活其实最写意,老话叫“猫冬”。没啥农活,外面又天寒地冻,撒泡尿马上就冻成冰坨,不招人呆,所以都躲在屋子里扯淡。

  凑在一起打打扑克,玩玩纸牌。纸牌又叫叶子牌,基本和麻将类似。只不过上面还画着水浒一百零八将,大人玩牌,小孩看画,各得其所。

  靠山屯民风淳朴,所以极少有赌博者,农村最流行的推牌九也在这里绝迹,至于后来风靡神州大地的麻将,在那个时候更是稀罕物,别说靠山屯,就算县城也没有几副。

  拥有大把空闲时间的人们,一天俩饱一倒,过得滋润。

  这种生活对胖子来说最恰当不过,更何况他一直盼望的杀年猪活动陆续展开。

  冬天有两件大事最值得期待:嫁姑娘娶媳妇和杀年猪。往年日子不宽超,自家养的猪都卖给收购站,换俩钱贴补日子。

  今年赶上丰年,家家户户手头都有点余钱,坐在炕头上一合计:把猪杀了,卖一半,剩下的一半自家吃,过个肥年。

  所以上冻之后,村里人就磨刀霍霍,不过没人敢动刀,都等着队长家呢,啥事也不能隔着锅台上炕不是。

  这天一大早,胖子刚吃完饭,二丫头就跑过来:“胖叔,我家今天杀猪,爷爷叫你吃猪肉。”说完,自己还吞了一下口水。

  这样的大事胖子岂能错过,直接跟着二丫就去了。

  李队长家当院摆着一个案子,王三炮拿着杀猪刀正在那唰唰蹭呢,一般村里杀猪,他都是操刀手。

  “胖子来了,今天你主刀啊?”王三炮打着哈哈。

  “我吃肉还成,这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还是三叔内行。”胖子也跟着扯皮。

  “抓猪。”李队长一声令下,四个棒小伙直奔猪圈。要说李队长家这头肥猪真不错,还是去年冬天抓的,属于隔年陈,已经长到二百多斤。

  或许它也感觉到今天情况有点反常,在圈里一个劲哼哼。四个小伙上去就把它放倒,一人掐着一条腿,就把猪拎上案板。

  肥猪张开大嘴,扯着嗓子嚎,声音传遍整个靠山屯,不少户人家都琢磨着:明天找王三炮动刀,咱也开杀。

  胖子算是领教为什么把难听的声音比作杀猪了,不过他的耳根子很快就清净下来。只见王三炮手中杀猪刀一闪,没入猪脖子,嚎叫声戛然而止。

  王三炮拔出刀子,旁边的大肥子早就准备了一个大盆,哗哗哗,鲜红的猪血淌了大半盆。王三炮拿着一个柳条棍子,在盆里搅和。

  猪血一会要灌血肠,里面兑些水,加上葱姜,咸盐,再剁里一些肥油,用大肠、小肠一灌,绝对是杀猪宴上一道主菜。

  然后就开始褪毛,用开水在猪身上一浇,一边用铁板刮,不一会,大猪就变得白白胖胖。

  王三炮手里的杀猪刀一转,头尾猪蹄全下来,然后从脖子一直豁下去,整个猪的内脏就全部展现出来。

  “不错,足有四指膘。”农村杀猪,都用“几指膘”来衡量肥瘦,就是手指合拢之后,肥肉部分的厚度,最肥的叫一巴掌膘。

  胖子伸出自己的手指比量一下,心里合计:在原来那个时代,基本上都是育肥猪,三四个月出栏,顶多二指膘。

  王三炮把心肝肺板油都摘出来,然后处理肠肚,剩下的事就是剔骨。只见他杀猪刀上下翻飞,看得胖子眼花缭乱,不一会,猪肉就被分割完毕。

  拉下几条子腰排拿到屋里煮,把肉切成小块,放到仓房里面一冻,外面的工作就算完活。

  胖子跟大伙进屋,只见几个妇女在锅台边切酸菜,咔嚓咔嚓好几大盆。锅里煮着肥肉,心肝和几根大骨棒,放点葱姜蒜和花椒大料,上面漂着一层油珠,肉香已经散发出来。

  胖子提着鼻子一闻,不由颇有些感慨:原来猪肉还有这么香。

  其实想想也就明白,这猪生长周期长,天天运动量大,山上的野菜、地里的粮食都没少吃,肉质当然不同。

  肉煮到八分熟,就开始下酸菜。酸菜咕嘟了两个小时之后,血肠灌好后,两头都用线系着,慢慢放到锅里。

  一边小火煮着,一边用做活的细针在上面不时扎几下,把里面的空气放出来,免得把肠子撑爆。

  屋里早就放好桌子,东西屋各一张,地上还少见的放了一个“靠边站”,就是不用的时候能合起来的桌子。

  李队长昨晚就掰着手指头算计好,今天都需要请哪些客人,一是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辈,二是亲戚朋友。

  这些人也陆陆续续来了,进屋都说好香,然后进屋唠嗑。炕上放着烟笸箩,有的卷纸烟,有的抽眼袋。胖子撒了一圈大前门,然后就坐在那跟着一起闲扯。

  “开饭喽——”李大婶一声吆喝,人们马上各就各位,一大盆炖酸菜先上来,然后是一盘血肠,一盘白肉,一盘心肝,一大碗蒜泥。

  白肉蘸蒜泥,酸菜汇血肠,这才是地地道道、原汁原味的杀猪菜。

  胖子坐在炕上,食指大动,夹起一片血肠,颤颤巍巍,放到嘴里,又香又嫩,不由一个劲吧唧嘴。

  “吃肉、吃肉。”李队长忙活的满头大汉,一个劲张罗。那时候一年到头见不到多少荤腥,难得吃上一顿猪肉,大伙都甩开筷头子,没有客气的。

  夹起大片肉填到嘴里,胖子不由赞了一声,肥而不腻,肉香浓郁,绝对是他原来那个时代尝不到的。

  很快桌上的盘子就空了,不过没事,管吃管填,吃到最后,盘子里还是满的。

  胖子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珠,然后盛了一碗热腾腾的酸菜汤,解解油腻。这时候,就听外屋脆生生的声音传进来:“我放学啦。”

  很快奇奇就在屋门那探出个小脑袋,冲着胖子做个鬼脸,然后就上西屋吃了。农村的习惯,东大西小,长辈住东屋,西屋是李队长儿子住。

  胖子有点坐不住炕,李队长哈哈着:“消停坐那吃,我早就告诉小玉老师了。”

  胖子嘿嘿两声,这才继续专心吃肉。心里算计一下,他自己就吃了一盘子。

  筷子的节奏慢慢放下来,大家开始张罗着喝酒,一盅一盅又一盅,胖子最后终于喝晕了。

  桌子一放,大酒一喝,小磕一唠,啥闹心事都没了。

  (今个停电,在网吧呢,更新晚了点,呵呵)

  

第四十章 杀年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