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葡萄美酒夜光杯

    二十多只黄鼠狼在雪地上摆成一排,王三炮看得两眼眯缝到一起:“胖子,等卖出钱咱爷俩平分——瞧瞧这皮毛,真不赖。”

  “这钱我不要,您老帮这么大忙,就算俺的谢礼。”胖子一向比较厚道。

  “成,那我留几张,赶明个给你缝个小垫,冬天坐在雪上都不凉。老张头,你不是有老寒腿吗,要不要一个?”

  张老汉连连摆手:“我还想消停活两年呢。”

  王三炮本来就是逗他,当下哈哈一笑,把黄皮子都扔进麻袋,往肩膀上一扛,下山去也。

  胖子望着他魁梧的背影,赞了一句:“这才是爷们,跟以前行侠仗义的大侠差不离。”

  回到鸡舍,那些套子果然都落空,胖子拾掇起来,然后安心进屋睡觉,这回踏实,沾枕头就着。反倒是三个老头翻来覆去,难以入眠,担心大仙降罪。

  一直过了半拉多月,再没有黄鼠狼敢来捣乱。胖子这些天也过得滋润,今天这家,明天那家,都是找吃猪肉。

  由此也可以看出胖子的人缘确实不错,农村杀猪,不可能全村都请,那样一头猪都得报销,一般都是亲戚朋友或者有头有脸的人物。

  胖子都不属于这二者的范围之内,但是却几乎家家户户杀猪都拉不下,也算神奇。

  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就是大辫子,因为是村里唯一的一名老师,深受大伙尊敬,也是杀猪宴席上的常客。

  等到过了阳历年(元旦),学生放寒假的时候,小脸也胖得紧绷绷。

  这天晚上,胖子特意弄了几个好菜,甚至不惜冒险将木盒里面的豆角都摘一些出来,猪头炖豆角。

  猪肉是胖子从村里买的,都是好肉。吃了这么多家,谁家的肉最香,胖子心里哪能没数。

  另外还弄出两条大鱼,放到锅里清蒸,再配上一盆杀猪的烩酸菜,三口人坐在炕上,进行最后的晚餐,明个大辫子就该进城回家了。

  饭菜虽然不错,但是三个人显然心思都不在吃上,大辫子闷着头,甚至都忘了给奇奇夹菜。

  奇奇天天和她混在一起,晚上睡觉都一个被窝搂着,那感情才叫深呢。如今分别在即,小脸冷落的,就差点没掉金豆子。

  胖子还算能沉住气,不时叫大辫子夹菜,自己却一个劲扒拉饭。

  唯一比较欢实的就是毛毛,一手端盘子,一手紧着划拉,吃得直咂嘴。胖子看不过眼,掉过筷子,在它毛乎乎的猴头上敲了一下。

  毛毛吱吱抗议两声,然后往奇奇那边挪了挪,又继续奋战。

  “要不,叫奇奇跟我去吧?”大辫子忽然说道。

  胖子点点头,心说:你叫我去都行啊。

  奇奇一听立刻就兴奋起来,小脸笑成一朵小红花,然后就开始跟胖子叨叨:“不准欺负毛毛,不准叫大花它们饿肚皮,不准……”

  一顿饭这才尽欢而散,撂下筷,奇奇和毛毛在炕上翻跟头打把势,胖子在地上帮大辫子收拾东西。

  除了一些蘑菇等干货之外,还有几块猪肉,都是各家送的,另外就是几只雪兔、沙半斤啥的,还是上次胖子他们进山打的,当然还有王三炮加工好的野猪肚子。

  最后竟然装了两个大袋子,而且满满登登。胖子站在地当腰咔吧几下眼睛,忽然一拍大腿:“差点忘了一样。”

  说完跑出屋,直奔园子里的大窖,把窖门压着的柴火扒拉到一边,打开窖门,顺着梯子爬下去。

  里面有一丈多深,而且十分宽敞,还是秋天的时候挖的,里面可以储存大白菜、萝卜土豆之类。

  按照胖子家的人口,完全用不了这个,屋里的那个小土豆窖就够用,不过胖子却另有妙用。

  大窖里面摆着一溜大缸,占据一大半空间。胖子来到一口大缸前面,把边上的黄泥掰掉,撒开蒙着的牛皮纸,一股浓郁的果香和酒香就散发出来。

  使劲吸溜两下鼻子,胖子精神大振:看来这自酿的葡萄酒好像不错。

  吆喝着大辫子递下来一个大盆,胖子舀了几盆子,倒腾到屋里,然后把酒缸重新封好,这才进屋。

  屋里弥散着酒香,奇奇正端着一个杯子喝呢,杯子里还剩半下深红的液体。看到胖子进屋,奇奇小嘴一咧:“胖叔叔,这果汁真好喝。”

  胖子一脑袋白毛汗,上前夺下杯子:“这是葡萄酒,喝完耍酒疯咋办?”

  “我说脑袋怎么有点晕乎。”奇奇两个小脸蛋通红,往炕上一栽,睡着了。胖子和大辫子运酒这工夫也不短,估计已经喝了一杯,酒劲上来了。

  大辫子含着笑,上炕捂被,把奇奇塞进被窝。胖子找了个大坛子,往里倒酒,准备给大辫子的老爹带回去。

  弄完了回屋一看,毛毛端着杯子,吱溜吱溜喝得正香。

  胖子一看杯子里的酒都见底,忍不住笑道:“一屋子酒鬼,我也尝尝。”抢过毛毛的杯子,也去倒了一杯。

  酒色鲜红,纯净透明,轻轻啜饮,甘甜之中夹杂着淡淡的酒香,十分爽口。

  胖子赞了一声好,然后给大辫子也倒上一杯,两个人坐在板凳上面,一边喝,一边唠嗑。琥珀色的葡萄酒、昏黄的烛光,充满浪漫情调,就是那啥,屋子有点破。

  你一杯我一杯,不知不觉,小半盆葡萄酒见底,大辫子的脸蛋也越来越红,终于脑袋耷拉下去。

  这葡萄酒喝起来甘甜,但是酒劲其实不小,主要都被果味和糖分掩盖。大辫子没喝过酒,当然不成。

  胖子还自顾说着,听到那边半天没动静,一看已经睡着了。连忙把她扶到炕上,拽个枕头塞在脑袋下面,然后看看大辫子微微耸起的胸脯,还是找了个被子直接给她盖在身上。

  在酒精的蒸发下,大辫子的两个脸蛋火热,跟熟透的苹果一样红,十分诱人。胖子四下望了望,俯下身子,准备偷偷在红苹果上亲一口。

  “怪叔叔——”奇奇嘟囔了一句,然后翻个身。

  胖子一激灵,连忙跳下炕,这才发现小家伙是在说梦话,毛毛也在她的被窝外面呼呼睡,估计也喝多了。

  这才长出一口气,心还是蹦蹦跳:幸亏没人发现。要不怎么说,这人不能做亏心事啊。

  然后就跟做贼似的出了门,把屋门反锁,上鹿场去了。

  (那啥——英明啊,真又停电,幸亏早上一章发的早)

  (好像还有个事,今个星期天,晚上十二点之后,有在线的乡亲们别忘了给胖子投个票啥的,俺还想再冲冲榜——谢谢啊——)

  

第四十三章 葡萄美酒夜光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