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娘家人

    轮到胖子上桌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席,除了来喝喜酒的,剩下那些帮忙的也全都安排坐下。

  胖子这一桌基本上聚集了靠山屯有身份的人:队长、王三炮、李五爷、车老板,还有东家,最后还给炒菜的大师傅留个座。胖子能坐这一桌,因为他也是有身份证的人。

  车老板子下去转了一圈,就拎起来好几个小娃娃:“小混蛋,从第一轮就开始坐席,哪次也拉不下,赶快腾地方!”

  胖子看得嘿嘿直乐:这些娃子一年也赶不上几回这样的美事,当然得过过瘾。不过他们主要就是惦记那些过油的,像丸子、豆哏之类,胡噜光盘子就下桌。

  陆陆续续开始上菜,虽然都是一样的菜肴,这一桌的质量却是最高。主要是大师傅留后手,而且管吃管添。

  这一下胖子如鱼得水,话说有几道菜真有农村特色,胖子以前绝对没吃过。比如说灌得各种肠,有鸡蛋肠,白白的蛋清和黄黄的蛋黄,好看又好吃。

  还有用干豆腐做肠衣,里面卷上米饭肉末,荤素搭配。胖子最愿意吃的是猪头闷子,肥瘦相当,好吃解馋。

  为此还特意向大师傅询问了一下制作方法,那位大师傅已经五十多岁,也是个胖子。大概同是胖人的缘故,和胖子很热乎。

  胖师傅连比划带说,胖子也总算明白了:先把猪头加料烀烂,捞出来后用纱布缠紧,放到菜板子下面压成方块,里面的胶质和肉就粘连成一体。

  另外还有粉面闷子,胖子也比较得意。这个更好做,锅里烧上热水,把粉面子先少用点水搅匀,里面少加点白矾。等水烧开了,把粉面子倒进去,用擀面杖使劲搅和,最后就凝成闷子,只要掌握好水量多少就成。

  吃的时候,切成小方块,可以蘸蒜泥,也可以回锅炖一下。吃起来十分爽滑劲道,胖子吐噜吐噜,自己就造了一盘子。

  吃得香,酒也喝得爽,一盅一盅喝下去,胖子终于也高了一回,找到腾云驾雾的感觉。

  喝得差不多了,就开始一通神聊,渐渐话题就转到前几天放电影这件事上。大伙对胖子交口称赞,就连李五爷也连连点头:“真不赖,要是能把城里的二人转请来就更好了。”

  二人转在当地极为盛行,老老少少都能哼哼两句,老话说“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那时候的二人转还比较纯洁,像“回杯记”(王二姐思夫),大西厢,焗大缸,梁赛金擀面等等,都是耳熟能详的经典曲目。

  听李五爷这么一说,大伙也都心痒痒,队长吱溜喝了一盅酒,然后跟胖子说:“你能请来放映员,能不能把二人转剧团也请到咱们村?”

  看到满桌子期盼的目光,胖子借着酒劲,迷迷糊糊,把胸脯拍得啪啪响,满口答应下来。

  这消息很快就传出去,到了第二天,胖子醒酒的时候,全村已经都嚷嚷动,见到胖子的影就问:“啥时候请剧团啊?”

  胖子肠子差点悔青:破车好揽载,电影放映员还是看叶莺的面子才来的,县里的剧团,能来靠山屯这个穷乡僻壤才怪呢。

  不过大话已经吹出去,这要是办不成,全村人估计要把他劈成两半,然后当成倆人转。

  最主要的是形象受损,以后还怎么在村里混,全都是酒惹的祸。

  最后胖子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进城试一试。正好看看奇奇,也顺便瞧瞧大辫子——那啥,这在一起不觉得怎么的,一分开还真有点怀念。

  把家里安顿一下,胖子就准备三进山城。正巧今个有车来迎娶大李老头的孙女,胖子也就顺带当了一把娘家人。

  只见三挂大马车停在大李老头家门口,驾辕的都是枣红马,红缨飘飘,铜铃叮当,龙马精神。

  新郎官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一身蓝涤卡衣裤,头上戴着个棉军帽,打扮得挺精神,当然在胖子眼里有点不伦不类。

  到了老李头家,大门紧闭,外面围满了看热闹的人,胖子也夹杂在一群半大小子之中,鹤立鸡群。

  啪啪啪,新郎官开始敲门,嘴里还得嚷嚷一声:“妈——开门啊——”

  这有个规矩,叫门认亲,以后就是一家人了。里面自然有人开门,簇拥着新郎官进屋,新郎官抱起新娘子上车。

  这个也是力气活,不过有人统计:不论新郎官多瘦多小,肯定能抱动,估计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憋了二十年,这点劲都拿不出来还算爷们吗。

  新娘子坐在头车中央,扎着红头巾,上身穿一件小花棉袄,怀里抱着个大胖小子,那是押车的,一般都是自己的侄子外甥等等。

  因为押轿的得给下轿钱,自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第二辆车是新娘子的七大姑八大姨,第三辆是叔叔、舅舅和其他闲杂人等,胖子就坐在这辆车的最前头,这主要是因为身体胖,在后面压车辕子。

  一路欢声笑语到了公社,新郎家门口早就围满人,顺着仗子两边站着,大车一到,立刻点起炮仗,挂鞭噼里啪啦,二踢脚砰啪震天。

  在一阵硝烟中,新浪照例抱着新娘,在几个好友的掩护下向院子里冲,还要冒着枪林弹雨——五谷杂粮加上碎红纸,专打新郎新娘。

  尤其是一帮半大孩子,真使劲打啊,高粱粒子、苞米粒子打在脸上,火烧火燎,长常有因为这个闹矛盾的。

  等硝烟散尽,胖子等娘家人才被恭恭敬敬请进屋,有人递烟倒水,跟伺候大爷似的。

  娘家人可了不得,一般都是横挑鼻子竖挑眼,鸡蛋里挑骨头,目的就是怕以后给闺女受气。甚至连这样的例子都有:没伺候好娘家人,结果硬是把新媳妇给拉回去,你说邪乎不邪乎。

  不过这样的效果显然不咋样,成亲这天恭敬你一天,等到闺女变成了儿媳妇,婆家人立刻扬眉吐气,老话说,新媳妇上chuang,娘家人靠墙。

  唯独没有脾气的就是胖子,他主要是跟着凑数瞧热闹,这屋走走,那屋转转,一点毛病不挑。

  到新房转了一圈,胖子主要是想长长见识,看到新媳妇稳稳坐在炕上,不许下地,名曰“坐福”。坐的时间越长,说明新媳妇越稳当,越有福。

  不过偶尔也有坐不住的,主要是因为内急,最后实在憋不住,火烧火燎下地方便,很快就被传为笑谈。

  不大一会,酒宴就开始,头一席专门款待娘家人,每桌都有一位婆家人来陪客,都是能喝的主,憋着把娘家人灌醉,好出洋相。

  胖子刚刚因为酒犯错误,所以就干吃不喝,一通埋头苦干,吃得肚皮滚圆。撂筷的时候,胖子心里比较满意:当一回娘家人也不错。

  不过一想到自己肩膀上的担子,胖子还是有点闹心:总不能因为这个去求县高官吧?

  

第四十七章 娘家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