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紧锣密鼓

    车老板赶着马爬犁,把胖子他们送到公社。武老头要回县城,大辫子也就跟着回去,奇奇因为有了新宠,所以呆在家。

  到了公社,票车(大客车)还没到,大青山公社一天就这一趟车,武老头和大辫子就在客运站等车。

  胖子则风风火火到了文化站,黄小伙真还在班上,听胖子说明来意,不由皱眉:“胖哥,要是借个锣鼓啥的还有,那么多服装上哪弄?”

  这和胖子的预料差不多,于是向黄小伙说:“那我上县剧团试试,不过你也别想偷懒,得给我们找个喇叭匠子,打鼓敲锣还好说,这个唢呐不好弄。另外,有时间还得去指导一下,没几个人会的。”

  黄小伙一听瞪大眼睛:“就这样还要办秧歌?”

  “重在参与嘛,大伙心气很高,也算是对乡里文化事业的支持。”胖子终于用绳把黄小伙和靠山屯穿起来。

  “行。”黄小伙答应地挺痛快,上次去靠山屯放电影,给他的印象很深,现在一想起那些山里的野味,还有点怀念。就一样不好,太能喝酒。

  胖子和他握握手,然后直奔客运站,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大客车刚走,就连车老板的马爬犁也回村。胖子没办法,只好边走边搭车,等到了县城,天已经黑透。

  索性就在大车店住了一宿,第二天才去大辫子家。正好叶莺也在,看见胖子就抿着嘴乐:“怎么刚一天就撵来了。”

  胖子也造个大红脸,连忙把情况一说,两个大姑娘就跟着他直奔剧团。半路上胖子才知道,敢情叶莺所在的土产公司已经到了淡季,开始放假。叶莺因为下乡驻载,所以第一个就轮到她。

  一说扭秧歌这个事,叶莺也来劲了:“我们单位今年不出秧歌队,干脆我去指导你们吧,在我们公司,我是主力。”

  胖子忍不住一拍大腿:“太好了,我们现在就缺这样的人才,你要去,我们天天好吃好喝供着。”

  其实他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叶莺要去,大辫子肯定也会跟着,另外,公社的黄小伙还不屁颠屁颠的帮忙啊。

  “表姐,那我们就不用上剧团了,直接去你们公司借服装吧。”大辫子比较机灵,马上想到这个问题。

  “能行不?”胖子有点担心,这些服装道具最金贵,都不愿意往外借。

  叶莺咯咯两声:“我找单位一把手,肯定能行,不答应我天天上他家闹去。”

  果然是小辣椒,而且够仗义,比老爷们都干脆,不过胖子也怕对人家的工作有影响:“问问可以,不行就拉倒,没必要找一把手闹吧。”

  大辫子在胖子的胳膊上捅了一下:“笨,她爸就是单位一把手。”

  哦,原来如此,叶莺这丫头还真坏。胖子心里笑嘻嘻地想着。

  “不过数量肯定不够,我们那就能有四五十套。”

  “没事,我们再上剧团问问。”胖子现在就已经知足了,本来还以为没啥希望呢。

  到了剧团的办公室,在走廊里迎面碰上一个白胡子小老头,胡子足有一尺,飘洒胸前,看到胖子,立刻高喊一声:“黄大哥——”

  胖子有点纳闷,回身向后面瞅瞅,也没人。这时候就看小老头在下巴上一扯,胡子都下来了,原来是唱戏的小孩。

  笨小孩这一嗓子立刻把采花人招来,他也没卸妆,打扮得花枝招展,大辫子和叶莺加起来也没人家好看。

  被采花人拉着手,胖子还真有点不自在,虽然明明知道他是男的。

  “黄大哥,我和小孩昨天刚从省城回来,那个节目凡响不错,肯定能拿一等奖,团长一高兴,先教我们在县里演几天,边演边提高。”采花人显得很兴奋。

  胖子有点晕:老头版的过河也能拿名次,想想都好笑,不过,在这个时代还没有流行创新,其他地方估计都是老段子。

  正说着呢,团长也从屋里走出来:“黄同志,欢迎欢迎啊。”声音里就透着亲热,很明显把他当成有功之臣。

  喝了一杯茶之后,胖子说明来意,团长一点都没犹豫:“几十套服装,小意思,连旱船大头娃娃啥的都给你弄齐了,来车拉就成。”

  真讲究,这才叫互利互惠,一点不参杂功利色彩。胖子心里赞叹一声,哪里知道,人家团长明年还指望他给排节目呢。

  从剧团出来,胖子心里这个痛快啊,先把两个大闺女打发回家,胖子到商店购买点年货,要是练上秧歌,估计就没时间进城了。

  第二天,胖子自己先回到靠山屯,跟队长一说,把老李的鼻涕泡差点美出来。二话没说,派了二十辆马爬犁,供胖子指挥。

  这些爬犁从县城回来,颇为引人注目,车上花花绿绿,五彩缤纷,有的绑着旱船,有的则是斗大的娃娃头,引得一帮小孩给在后面跑。

  路过文化站,胖子吆喝一声停车,刚走到门口,就见黄小伙从里面窜出来,胖子刚要和他握手,不料想这家伙噌噌窜到马爬犁跟前,跟叶莺搭讪起来。

  胖子伸出的手放到后脑勺上:这家伙重色轻友啊。

  很快,车上又多出一面大鼓,一副铜钹,一个十七八的半大小子手里拿着唢呐,他是黄小伙请来的。

  黄小伙自然也跟着坐上爬犁,和叶莺一起充当教练。这家伙美滋滋地坐在叶莺身边,小嘴叭叭说个不停,叶莺被逗得一阵阵前仰后合。

  车队回到靠山屯,老远就有人抄起鼓槌,咚咚咚几下,屯里的人基本就都出来了,簇拥着马车来到生产队场院。

  李队长迎接上来,黄小伙和叶莺他都认识,很是亲热。然后拍拍胖子的肩膀:“行,这事我早就寻思了,就你去能成。”

  当晚李队长设宴招待,几个人在炕上坐好,叶莺和大辫子也跟着在一个桌。

  胖子抄起酒瓶子给大伙倒酒,年轻的喇叭匠子摆手说不会,叫人盛饭。轮到黄小伙的时候,他也咧咧嘴说:“我也不会喝。”

  胖子一转念就明白过来:这小子在叶莺面前装相呢,城里和农村不同,城里找对象不希望找大酒包。

  农村可不一样,第一次登门的时候,先得验验酒量。不能跟未来的老丈人整个十盅八盅,估计要黄汤子。

  喝完酒一般还有未来的小舅子、小姨子啥的陪着玩牌,再检查一下赌品。如果玩着玩着输了急眼,趁早滚犊子。

  胖子知道人家黄小伙别有用心,所以就很厚道地没吱声。可是老李队长实在啊,一把抢过酒瓶子:“黄同志,你客气啥,上回放电影你喝多了,在我家炕头睡一小天,你咋忘啦啊?”

  (那啥,又到礼拜天了,胖子是一周要一回票。下周五就是发书一个月了,也就下榜了,所以希望过了晚上12点还在线的老乡们给砸砸票,嘿嘿嘿……)

  

第六十章 紧锣密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