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大手笔

    “乌苏里江来长又长,蓝蓝的江水起波浪,赫哲人撒开千张网,船儿满江鱼满舱,啊啦赫拉赫呢哪嘞呀——赫啦哪呢赫呢哪——”

  一溜马爬犁穿行在冰雪覆盖的大地,冬捕大军胜利返程,车老板子悠扬苍凉的歌声一路飘荡,似乎又把人带到另外一个世界。

  爬犁上多了十几个鼓鼓囊囊的大麻袋,里面装得都是鱼,虽然没过秤,但是少说也有千斤以上。

  到了靠山屯,太阳刚落山,爬犁直奔生产队,不用吆喝,家家户户都拎着袋子聚拢过来,等着分鱼。

  胖子要回家取秤,被车老板拦住:“年年都论条分,大小差不离就成。”

  哗啦呼啦把麻袋里的鱼都倒出来,堆成一座鱼山,四下里立刻爆出一阵欢呼。

  “先按一家十斤左右分,出过力的分二十斤。”李队长一声吆喝,车老板子就开始拣鱼。常摆弄这个,手头都有准,差上一斤半斤的也没人计较。

  “把鱼肠子、大鱼鳞啥的不吃都给我。”一边分,车老板子一边喊。

  胖子手里拿这个刀,看谁家的胖头鱼个大,就把脑袋剁下来,然后把自己分的鱼给人家一条。

  不过也没人要他的,大伙多数爱吃鱼肉,没谁愿意啃鱼头。这就是时代的差距,在胖子那个时代,生活水平好了,人们都愿意吃葛拉古奇的东西,而这个时候的人讲究吃个实在。

  “大伙开膛的时候,把鱼肠子给车老板,别忘了把鱼鳔、鱼籽给我。”胖子也有样学样,仗着人缘混得不错,跟车老板子抢生意。

  不一会,一堆鱼山就平了,各家都把鱼拿回去,统一收拾利索,然后把当院的小冰山刨开,把鱼放到里面,太大的就切成几段。

  话说那时候没有冰箱啥的,不过人们有办法,刨点冰堆到院子里,鸡鸭鱼肉都往里一埋,再浇点水,纯天然无污染绿色环保大冰箱就发挥作用,能从上冻一直吃到开化,里面的东西不风干,不跑味。

  就连胖子家当院也有一个,而且体积超大,不然架不住大花它们拱啊。

  第二天,各家各户的鱼鳔、鱼籽也陆陆续续送来,不过就没有狗鱼的鱼籽,胖子听车老板说,那玩意有毒。

  胖子找个大盆放在地上,然后就开始忙活。忙活啥呀,忙着给各家各户写春联。大伙来的时候真不空手啊,除了给他送鱼籽之外,还都拎着张红纸。

  自从胖子写了一回礼帐之后,就被乡亲们当成大手笔,心里早就算计好了:过年的对子就找他了。

  虽然有点赶鸭子上架的嫌疑,但是胖子好歹算是大学毕业,这点墨水还是有的。

  不过墨水虽然有,墨汁却没有,也没毛笔,胖子难为无米之炊。大脚嫂见状,噔噔噔跑出去,一会就拿回一瓶墨汁,一支秃头毛笔,勉强能凑合着用。

  旁边有人裁纸,胖子先抽了一根烟,旁边又有人倒上茶水。稳定一下情绪,就开始动笔。

  一般来说,每家三副对子,大门一副,屋门一副,仓房一副,另外还有出门见喜、抬头见喜,猪圈贴肥猪满圈,鸡架贴金鸡满架,粮仓贴五谷丰登,还有六畜兴旺之类,一张大红纸基本就没剩啥,剩点边角,都要裁成正方形,在上面写福字。

  把红纸铺到炕席上,胖子握着笔问:“大脚嫂,写啥词儿?”

  “你写你说了算,别写反动的,热热闹闹就成。”

  胖子大笔一挥:欢欢喜喜过大年,红红火火奔小康。

  给大脚嫂念了一遍,乐得她合不拢嘴,不过很快又咧嘴:“小康是啥,现在好像粮食都够吃,不用吃糠咽菜。“

  “小康就是好日子。“胖子一脑门子白毛汗。

  大脚嫂这才欢天喜地,几副对子都写完,拿到炕头晾去了。毛毛蹲在那跟小猫玩呢,随手拽起一张,围在脖子上,上面赫然写着肥猪满圈。

  奇奇连忙给它拿下来,戳着它的小脑门:“你是猴儿,不是猪。”

  大脚嫂也笑骂着:“俺们家的猪要是都像你这个瘦猴样,那还养个啥劲!”

  陆陆续续,写对子的人越来越多,屋里很快就装不下,胖子开始还琢磨点词,后来干脆也没那个时间,笔走龙蛇,足足写了半小天,屋里这才清净。

  咕嘟咕嘟喝了两缸子水,胖子这才抽空出去上趟厕所,到了外屋一看,整整两大盆鱼籽鱼鳔摆在地上,都上尖了。

  “这个就算是润笔吧。”胖子嘿嘿一笑,赶紧抱着肚子飞跑出去。

  回来之后,看到王三炮坐在炕沿上,手里拿着一卷红纸,一双脚不停地扒拉着威威。刚才人多,小老虎被奇奇关进下屋,刚放出来就开始撕咬王三炮的裤脚子,这家伙攻击***特强。

  “三叔,写点啥词?”王三炮和胖子的关系不一般,当然得格外下点工夫。

  “你给编,最好弄点新鲜的,我刚才看到光是大生产、干革命就好几家。”

  胖子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没法子,人太多,我给你好好琢磨一下……你看这个咋样‘上联是一年两年三年,年年有余;下联是一炮两炮三炮,炮炮不空。”

  王三炮当时就乐得直咧嘴:“好,就它了,快写吧。”

  胖子一找笔,没影了,再一看,毛毛拿着个竹棍满地乱蹭呢,看着好像是刚才的毛笔杆,就是一根毛也没了。

  “你以为自个是书法家啊!”胖子气个够呛,真想拔下一把猴毛绑到笔头上。

  笔虽然没了,不过胖子也有招,扒了一根高粱秆,蘸饱了墨,一样当毛笔使,而且比划刚劲有力,看着就有气势。

  王三炮看得直咂摸嘴:“胖子,行啊,估计给你个笤帚头子都能写招牌去了。”说完,又拿出半张红纸,神神秘秘地说:“今年好像风不紧了,我准备供老祖宗,你快点再给我写一个。”

  供奉祖先,这也不算迷信,胖子答应一声,不过他没写过这个,不知道咋弄。于是王三炮说,胖子写。

  最上面横着写上俩字:供奉;中间竖着写上:王门三炮之三代宗亲;左右两边分别是:清晨三叩首,早晚一炉香。

  写完之后王三炮赶紧卷好:“这个得供到下屋,胖子你千万别跟外人说。”

  胖子憨憨笑了几声:“年节祭祖很正常,谁要是忘了老祖宗,那不是白活吗。”

  王三炮也连连点头,乐乐呵呵地走了。胖子这才伸了个懒腰,准备做饭。

  奇奇仰着小脸:“胖叔叔,咱们家的对联写好了吗?”

  胖子一屁股坐在炕上:竟给别人忙乎了,自个家的反倒忘了。

  (那啥,想不到俺胖子也能在新人榜头把交椅上坐一阵,感谢乡亲们点击投票啊——不知道这算不算山中无威威,毛毛称大王?)

  

第六十五章 大手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