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啥叫忙活

    腊月二十五,靠山屯家家户户都开始张罗着过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头一年就大丰收,乡亲们都有一种大翻身的感觉,所以今年过大年也都格外有劲头。

  以前过年叫年关,过年如过关,老百姓怕过年。小孩眼巴巴地等着吃点好东西,欠债的堵门讨债,那滋味真难受啊,杨白劳不就是被这么逼死的吗?

  但是这一年情况大有改观,家家都有了点余钱,虽然不多,但是一年忙活下来,好歹没拉饥荒。

  发面、蒸馒头,烀肉,包冻饺子,早早的就忙活起来。

  最高兴的是小娃娃,一人混一套新衣服,小小子都弄了好几挂小洋鞭,麻雷子也买了几个。小丫头喜欢臭美,红头绳、绸子花,发卡啥的,也都准备齐。

  不过现在还都雪藏着,等到年三十才能装备,害得娃子们天天叨咕:“咋还不到呢!”

  这种气氛也感染了胖子和奇奇一家,虽然人口少,但是家里宠物多,也还算热闹。

  奇奇穿上一件碎花粉褂子,俩小辫上绑着绸子花,一面是红,一面是黄,透着喜气。她屋里外头一趟一趟跑,向胖子汇报情况:

  “胖叔叔,李奶奶家糊墙了?”

  “不用着急,一会咱家也糊。”

  “胖叔叔,三炮爷爷家竖起灯笼杆,上面还粘了小彩旗,可漂亮了。”

  “一会我去砍个树枝子,五彩纸都买好了。”

  “胖叔叔,二肥子他哥给他做个小灯笼,里面可以插五颜六色的小洋蜡,我也要。”

  胖子拍拍脑门子:“这过年的活计也不少啊,不过啥也不懂,那句老话怎么说的了——傻子过年看街底,我怎么感觉像说我呢?”

  正发愁呢,李大婶领着儿媳妇进来:“胖子,咋还不糊墙呢,我给你打糨子,报纸买好了没?”

  胖子这下心花怒放,墙纸早就买好了,而且比较讲究,是专门糊墙用的,一张张都是方形,上面还有图案,白底蓝条。于是连忙拿出来,又找个大盆,叫李大婶打糨子。

  “还是胖子有眼光,瞧瞧这墙纸,肯定亮堂。把屋子好好拾掇拾掇,来年争取娶媳妇。”李大婶一边干活,一边跟胖子唠嗑,儿媳妇一边烧火一边抿嘴笑。

  胖子嘴里嘿嘿嘿,心里也给自己鼓劲:一定要努力啊,马上就奔三十的人了。

  先糊棚,后糊墙,李大婶刷糨子,奇奇负责递纸,胖子站到炕上,一手拿着笤帚疙瘩,托住墙纸,往棚上粘,对齐之后,用笤帚一划拉,十分平整。

  唰唰唰,一张一张也挺快。李大婶的儿媳妇则把五彩纸裁成三角形,然后砍了个榆树头拽进屋,开始往上面粘小旗。

  奇奇一看这个好玩,立刻跳槽,她原来的工作则由毛毛负责。毛毛也真是好同志,任劳任怨,两只猴爪捏着满是糨子的墙纸,拐了拐了地递给胖子,不时还伸出舌头舔一口,上面的糨子粘糊糊,跟面汤差不多,就是味道稍微有点淡。

  胖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人家还小,要以鼓励为主。

  “你家这猴真没白养活。”李大婶看着也直乐。

  胖子这边把屋子糊完,那边的灯笼头也粘完,花花绿绿,十分鲜艳。李大婶招呼儿子过来帮忙,把灯笼头绑在一根松木杆上,上边定个三角架,绑上一个小铁圈,里面穿上绳子,然后把灯笼杆立起来。

  这灯笼杆作用不小,家家户户都挂着,晚上亮堂堂,贼有气氛。胖子抬头看了半天,也觉得不错。

  “我明白了,这就跟外国的圣诞树差不多。”奇奇想象力比较丰富,扯着小嗓子喊。

  胖子觉得也挺像:看来不同的民族,有时候也能想到一块。

  灯笼胖子已经买好,是现成的红纱灯,撑开之后挂到上面,金黄的穗子随风一飘,透着漂亮劲。

  “胖叔叔,我的小灯笼呢?”奇奇立刻又给胖子找活。

  胖子想起前两天吃罐头,还有俩罐头瓶子,玻璃的,里面点上蜡烛,肯定亮堂。于是翻找出来,瓶口绑上细铁丝,再拴上个小木棍,蜡烛往瓶底一粘就成了。

  两个罐头瓶子,另外又给二丫做了一个。奇奇心急,大白天的就把着蜡烛坐进去,拎着跑了两圈,蜡烛就倒了。

  李大婶把倆瓶子要过去:“回去交你爷爷给你弄,把瓶底烧下来,换个木头板,然后在背面钉个小钉子,把蜡烛扎住,就稳当了。”

  奇奇一听,立刻跟着李大婶去了,胖子则回屋贴年画。

  话说在胖子那个时代,年画已经不再上墙,而且也根本就不大批量印刷,想找都找不到。

  但是在80年,年画可是过年时候家家户户必不可少的东西,一般都有一米长,六七十公分宽,纸张十分厚实,颜色也鲜艳,挂上一年都不褪色。

  即使没到一年就埋汰了也不要紧,拿个馒头掰成两半,在画上蹭一遍,脏东西就都随着馒头渣子掉下来,又跟新的一样。

  胖子买的年画里面有一个是大胖娃娃抱着大鲤鱼,这也是最常见的,取其年年有余的口彩。

  另外一张是有点连环画性质的西游记三打白骨精,这主要是给奇奇准备的,当然,小毛毛也可以学习。

  这一类在当时也很受欢迎,像三国演义,岳飞传等等都有,既看画又听故事。而水浒传的一百零八条好汉也是常客,众好汉按照座次排列,印在一张画上,各具特色,最后一名是鼓上蚤时迁,很多小娃子都能从头到尾背下来,也算是阅读名著了。

  红楼梦里的大美人,金陵十二钗啥的,是几年之后才上墙,这时候还比较忌讳这个。

  整整忙活了一天,这才透出点眉目,奇奇也拎着灯笼跑回来。胖子一看,瓶底齐刷刷的没了,换上一块圆木片,中央露着一个钉子尖,两边用铁丝穿着,一直伸出瓶口,这样就把瓶子托住,然后上面系上绳,拴上木棍,果然比原来他做的那个要好很多。

  晚饭是捞二米饭,打鱼籽酱,胖子从木盒里弄出点蘸酱菜,大生菜叶子比巴掌都大,而且鲜嫩,正好用来打饭包。

  里面是米饭和鱼子酱,外面包着翠绿的生菜,连奇奇都吃了好几个。

  晚上躺在炕上,一大一小俩人开始拍肚皮。嗅着淡淡的纸浆香气,胖子咂咂嘴:“没白忙活,有点过年的气氛了。”

  奇奇看着棚顶,两眼呈斗鸡状:“胖叔叔,你看墙纸还是立体的呢,跟三维立体画差不多!”

  

第六十六章 啥叫忙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