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 大年夜

    鞭炮味混合着香气,笼罩在靠山屯上空,丫头小子们排成浩浩荡荡的一队,在屯里乱窜。这时一年最自由的一天,只要不放火,干啥都没人管,不发疯才怪呢。

  这帮小家伙也没啥目的性,就是瞎逛,就是高兴,就是要把心里对过年的期盼发泄出来,所以都可劲蹦达,可劲叫唤。

  谁家的灯笼杆最高,谁家的灯笼最漂亮,谁家的挂钱抠的最精致,谁家做啥好吃的,都成为他们讨论的热点。

  胖子看到奇奇也像个小尾巴似的,跟在后面使劲闹吵,不由咂咂嘴:人情味真浓,说来说去,年味越来越淡的原因,就是因为人情味淡了啊。

  这支大部队还经常闹出点动静,小小子基本都揣着一挂小洋鞭,一百响的,每个比火柴杆粗不了多少,动静小,但是安全。

  就这还舍不得一下噼里啪啦就放完,得拆下来,一个个放。手里拿个一炷香,炮仗捻子往火头上一戳,然后扬手一甩,啪的一声,空中炸出一团白烟。

  要是没有香烛这种高级玩意也不要紧,随便找个长柳条棍子,放到灶坑里面点着,吹灭火苗,剩下的都是红火炭,慢慢熏着,也能着老半天。看着要灭了,就赶紧吹两下,立马又红通通的。

  放炮仗也有玩花样的,用手拿着放。两个手指盖掐着小洋鞭最底下,啪,在指尖炸响,面不改色心不跳,贼邪乎。

  不过小丫头们大多不敢这么玩,比较保险的方法是把炮仗粘到冰上,或者插到雪里,然后用或棍子去点。

  相比之下,奇奇还算比较潇洒,手里拿着一个一米多长的高粱秆,前端用钉子扎个小眼,正好插炮仗。

  毛毛的手里则拿着个火棍子,插好的炮仗到它那一杵,啪的一声就炸响,奇奇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就是毛毛稍微有点小郁闷,它一手捂着耳朵,一手举着棍子,炮仗响一下,它就激灵蹦一下子,响一下,蹦一下,不过忠心耿耿的毛毛还是一直跟在奇奇身旁,这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甚至叫胖子都挑起大指。

  明天大年初一,秧歌队就要上公社拜年,到时候难免人家要放鞭炮啥的,毛毛大小也算是角,被寄予厚望,听到炮仗响就撒丫子可不成,所以要好好培养锻炼一下,关键时刻,千万不能晕场啊。

  胖子跟在后面看了半天,终于恍然大悟:过年最高兴的是孩子,气氛就是这帮家伙扇乎起来的。

  想想三十年后,一家一个孩子,都圈在屋里看电视,找谁闹吵去,不冷清才怪。

  回到李队长家,屋里热气腾腾,李大婶正跟儿媳妇做菜。一年中最丰盛的一顿饭,无疑就是年夜饭,一般都是双数:八个菜、十个菜、或者十二个菜。

  八个菜就是八方进财,十个菜是十全十美,十二个菜就是六六大顺,六加六等于十二嘛。这些主要都是讨个好口彩。

  鸡和鱼是必须的,大吉大利,年年有余,这两样都不能少。另外就是烀好的猪爪也不能少,而且要整个上。这个不能随便吃,一般来说都是一家之主或者干活的老爷们吃,最好是吃前蹄,名曰:搂钱耙子。

  胖子一看,也不能闲着,挽起袖子下厨房,也露了两手:一个是小娃子最得意的锅包肉,另外一个就是红烧鱼肚,结果本来预备的“十全十美”,一下子就变成“六六大顺”。

  “开饭。”李队长大手一挥,有点统帅千军万马的气势。今年是最殷实的一年,所以说话底气也足。不像以前,吃顿饺子就算过年了。

  也是两桌,炕上是李队长领着俩儿子,外加胖子,四个人盘腿大坐,各踞一方;地下是李大婶领头,儿媳妇、小孙女二丫,再加上奇奇。本来一桌就够用,不过为了吃个畅快,就开两桌,一年到头,不就过这一天嘛。

  胖子的锅包肉做得真不错,色泽金黄,外焦里嫩。包括李队长在内,从来都没尝过这个,嘎吱嘎吱一嚼,都赞不绝口。

  另外那个红烧鱼肚也好,鱼肚都是囫囵个的,先打个水抄,然后放上调料,小火慢慢炖,炖到最后,鱼肚的胶质释放出来,黏黏呼呼,油油亮亮。吃在嘴里滑溜劲道,实在是难得的美味。

  胖子甩开腮帮子,李队长频频举杯,最后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反正四瓶老白干见底,而且队长的老小子喝得还是葡萄酒。

  在胖子的记忆中,这是吃得最舒心,最实在的一顿年夜饭。

  猛听得地下一阵闹吵,只见奇奇和二丫小脸通红,舞舞喳喳,状极兴奋,谁说也说不听。

  胖子一问,敢情是俩小丫头片子每人也喝了一杯葡萄酒,耍酒疯呢,有点不服天朝管的意思。

  “这还了得,反了天呢!”李大婶一声吆喝,直奔厨房,胖子以为她老人家要拎把菜刀或者拿个擀面杖啥的,不料却端上来一个大盆子,里面是化好的冻梨,花红啥的。

  “都来一个醒醒酒,大的小的一帮酒包。”李大婶挨个发了一遍。胖子咬一口冻梨,里面的梨肉雪白,甜丝丝凉哇哇,果然爽气。

  外面渐渐眼擦黑,二肥子领着一帮小子冲进来,个个手里拎着个小灯笼,都是纸糊的,里面点着小洋蜡,排成一溜,跟个小火龙似的。

  奇奇和二丫这下可高兴了,美滋滋把罐头瓶子灯笼,里面点着小红蜡,通亮通亮的。

  野小子们立刻哇哇怪叫,羡慕得要死。不过这年头谁家能买罐头啊,根本就没有罐头瓶子,也就是胖子这个败家子吧。

  于是奇奇和二丫成了“龙头”,趾高气扬,打着小灯笼在前面领队,各家各户转悠去了,基本上每家都得溜达一遍。

  过年过个啥?不就是过孩子嘛。不过大人也跟着高兴,王三炮和车老板子也都转悠来,摆上纸牌就玩起来。

  地上也有一桌,是几个小媳妇,也都叼着大烟袋看小牌。吵吵巴火的,比炕上还热闹。

  胖子嘿嘿一笑,从兜里掏出两副扑克牌,跟一帮小伙玩起来。大过年的,玩牌多少得带点彩头,最后大伙一致商定:就赢弹脑瓜崩的。

  按说胖子的牌技只能算是一般,不过得分跟谁比,靠山屯的乡亲们很少玩扑克牌,可以说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这下胖子来劲了,最后弹得手指头都有点发麻。这还没敢使劲呢,要是他那个劲头都使出来,估计都得一脑袋包。

  

第六十八章 大年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