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 半夜惊魂

    一天之后,胖子和王三炮从县里回到靠山屯。王三炮没能完成胖子的嘱托,又在拼酒中败阵,多少显得有点萎靡不振。

  胖子的心情还算不错,小玉的表态给他增加极大信心,虽然这件婚事没有最后拍板,但是他近水楼台先得月,肯定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不过萧月明显然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军人的执着在他身上展现无遗。临走的时候,胖子察觉到对方坚毅的目光,不得不提高警惕。

  他也暗自庆幸:如果要是再晚一步,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

  到了家,两只小黄狗摇头晃尾地迎上来,绕着胖子撒欢,大花它们也哼哼几声,算是打招呼。奇奇从李大婶家跑出来,后面还跟着毛毛。坐在炕头上,胖子心里感觉更踏实了。

  “威威呢?”胖子还是发觉少了点什么,一琢磨,原来是小老虎没上来撕裤脚子。

  奇奇抿着小嘴,美滋滋地笑着:“我不告诉你,这是我和威威之间的秘密。”

  汗,还跟我玩神秘,除了仓房还能藏哪?胖子自信满满地到仓房转了一圈,只看到阿紫趴在用谷草编织的窝里,一双大眼睛闪闪发光,根本没有小老虎的影子。

  阿紫的窝里好像多了不少软草,偎成一个半圆形小窝,窝里光滑整洁,看着就舒服,这家伙还真会享受。

  “胖叔叔,这些天我发现阿紫的肚子好像有点大了,会不会要生小宝宝?”奇奇走到阿紫身前,把小手伸到光滑的毛里,又滑又顺,她最喜欢这种感觉。

  “我怎么没看到?”胖子嘟囔一声,也想过去瞧瞧,阿紫的嘴里却发出一阵警告声,他只好却步:“没良心的,亏我天天大鱼大肉供着你!”

  “难道阿紫还真要下崽,这么说它是母的,大青山里一定还有公的紫貂!”胖子的逻辑推理很强悍,连这样的问题都能推导出来。

  不知道是带回来的时候就已经珠胎暗结,还是这些日子出去打野食?胖子敲敲自己的后脑勺:不行啊,自己对这些野生动物的了解,连半吊子都算不上,最好能弄个专业技术人员。

  胖子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把问题交给行家解决,才是最好的方法。不过想找这方面的行家又谈何容易,在这个时代,上大学比登天还难,好容易有个大学毕业生都抢着要,十分吃香,说啥也轮不到他胖子头上啊。

  瞟了奇奇一眼,她倒有这方面的潜力,不过少说也得十年之后呢,远水不解近渴。

  想了半天也没有个头绪,胖子这才又回到初始,继续搜寻小老虎,最后连土豆窖都找了,还是踪迹不见。

  “奇奇,你不会把小老虎送回去了吧,要是没有大虎领着,它可活不了啊。”胖子虽然不怎么得意威威,不过却十分关心它的生死。说白了,胖子还是希望老虎能真正行走山林,而不是在他这个小破房里窝着。

  “笨笨笨,你猜不到我也不告诉你。”奇奇的一指禅神功再次爆发,弄得胖子晕晕乎乎,索性干脆不想。

  接下来的日子很舒坦,可以说是胖子来到靠山屯最幸福的一段时光,白天没啥事打打扑克,东家溜达西家窜,饭食也有着落,哪家请客都拉不下他。

  按照传统习俗,这叫“打正月,闹二月,哩哩啦啦到三月”,不热闹够了不罢休。

  不过在喜气洋洋的大背景下,也有不和谐的音符。这天夜里,胖子睡得正香,就听全屯子狗咬吵吵,愣是把觉大的胖子都吵醒。

  他连忙爬起来穿衣服,一般说来,这些看家狗都不咬本村的人,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一是有生人进村,二是有野牲口进村。

  跑到当街,陆陆续续已经出来不少人,不知道谁嚷嚷一句:“二柱子家出事了。”

  就见那边挑着通亮的车灯,大伙都跑过去,只见一亮吉普车停在二柱子家门前,还有手电筒乱晃,吵吵巴火,原来是抓赌的。

  公社武装部的人都来了,荷枪实弹,还有几个民兵连长,正押着逃跑的人赶回来,嘴里吆吆喝喝,就跟赶猪一样。

  李队长也来了,见此情景,嘴里骂了几句:“二柱子这个王八犊子,我说这两天村里总有不三不四的人晃荡,原来他是赌窝犯。”

  说完后走上前去:“我是这屯的村长,能进去不?”

  胖子一看把门的民兵点头,连忙也跟在队长身后混进去,院子里一片狼藉,窗户上的玻璃全被砸碎,满地玻璃茬子。

  二柱子媳妇靠着板杖子正嚎呢,鼻涕娃搂着她大腿,也在那抹眼泪。

  从透亮的窗框看进去,只见屋里的相框、柜门上的玻璃全砸了,十多个人抱着脑袋蹲墙根,裤子褪到脚跟,腰带早就被抽出来,大冬天,一个个都穿着大裤衩子。有个家伙大概是没穿内裤,撅着白花花的大屁股,分外打眼。

  桌上和地上散落着骨牌,是牌九。原来靠山屯僻静,所以就扎堆跑这来耍钱。二柱子家里设局,能跟着抽红。

  那年头对赌博抓的贼严,发现了就往死里收拾。赌窝犯就更惨,基本跟抄家一样,最后还得罚钱捞人,不然就得蹲两年。

  胖子看得暗暗心惊:真厉害啊,不过砸东西是不是过了点,法律上好像没这条?估计就是为了警戒他人,杀鸡给猴。

  有俩人正到处翻赃物,被垛后边,炕席底下都藏着钱,还有一个拿着柳条棍,挨个抽。那个光腚的家伙最惨,柳条子抽上去就一个血檩子。

  “有钱买个裤衩子好不好!”一边抽,嘴里还一边训斥。

  李队长也说不上话,只能等武装部的人都收拾完了,把赃款、赃物还有“脏人”都带走了,这才嚷嚷起来:“都回家睡觉吧,咱们都是正经庄稼人,别寻思邪的歪的,不是好道来的钱,花不得。”

  大伙都进来瞅一圈,都一个劲吧嗒嘴,这场面对老实巴交的农民来说,太有震撼力了。不过不少人都没走,乡里乡亲的,不能看笑话。

  “队长,俺们娘俩可咋活啊——”二柱子媳妇坐在雪地上嚎啕大哭,看着真揪心。

  “你家二柱子招耍钱鬼子,你怎么不拦着。”队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架势。

  “他那个驴脾气上来,我敢说话吗。”

  “完犊子玩意,正事由着他,这邪门歪道的事就不能顺着,你瞧瞧这造的,家败人亡的,先领孩子上我家,跟你婶子对付一宿。都散了吧,散了——”

  大伙这才想起来,都过了二半夜,也就各自回家。

  胖子心里想得更多:这个时候法律还不大健全,有些还是地方上的土政策,看来以后做事还得加点小心。

  

第七十三章 半夜惊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