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转载朋友的一篇短文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我得把这些事都忘了,像忘了岁月角落里的尘芥,像忘了年少秋千上呼啸的风,把那时的音容雕刻在心底最深的角落,是否也就忘了你,忘了以前美好?

  那时年少,是谁家陌上少年独驻立?谁家墙头秋千摇不定?

  那个人影,在路灯下独叹息:步入这帧风景,满河的苦涩追不上自己漂泊的足迹

  而今光华虚渺,尘世沧海,纵使你是菩提树下千年虔诚的信徒,那心也已如磐石般坚硬;迦叶还是飞仙,逝去的光阴镌刻在敦煌尘封的历史里......

  这几年,这几个月,这些天,时间层层叠叠,叠加的是厚厚的一沓悲伤和沮丧。岁月是一曲歌,就是这样让心情伴着歌声起舞,我的心情舞动在世界阴郁的天空,显得那么压抑。所以,跟着未来的步伐走,却总是踩到过去的影子

  突然想起曾经有人说过的:一定会有一个人,让我爱的最真,痛的最深,而今而今,

  我是否真该对着沧海的水嗫嚅:一切都是注定,就这么注定——遇到你

  我觉得我大可以把这个时间忘了,零六年的四月,相遇总是那么不经意,

  这个时间也就这么刻骨铭心

  这世上没有一见锺情,有的只是日久生情,是否如你和我一样???

  最初印象也只是”话不多“而已,

  可就是有这样一个人,一直到发现每天的天空开始因为这么一个人而更加蓝了,

  知道自己是真的为那个人开心着,牵挂着;

  梦是美好的么,我亦认为如此,

  “要是我在公园里与你走散了,你怎么找我?”

  “我直接去纪念馆找你啊”

  “你怎么知道?”

  “你屁股扭下,我就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呢”——你一下子咬了我,那时你的笑伴着这样麻木的疼痛在记忆里荡开层层涟漪

  也有过这样的争吵,年少的猜忌多疑,恋人间的欺骗毕竟是不可容忍的;

  还记得那天吗,我以为你骗了我,我以为你背叛我而打了你——“你怎么这么暴力”这是之后护士评价我的,好吧,也许真的是疯了,真的是狂了,才会这么暴力,才会让你浑身淤青,因为真的在乎了;

  直到你说:只要你肯原谅,我死也愿意——为这么一件只因我误解的事,你要乞求我的原谅?!后来看着你像小猫一样缩在我身边,那一刻,心里真的是幸福的;那一刻,真的原谅了

  再美好的梦都会醒的,不然为什么会有歌叫“梦醒时分。”我回头翻看这些回忆,竟有点像悲喜剧了——一直以为自己是控制舞台的人,原来我才是那个沾沾自喜,手舞足蹈的悲剧主角;接着我的父母出场了,作为反对这段感情的角色出面;

  我有时想问:我们在同一个屋檐下,你们作为父母,看我伤心,看我落寞,你们却侧身微笑走过。满足的选一个理由:她是外地人,而拒她千里之外;这是你们希望的?!

  知道地下情吗?那该是形容已婚男女不正当关系的,放在两个清清白白的人身上该是多么不合适,但就因为父母,我们就要给这段感情盖上一层层的被子,小心翼翼的包裹,不让任何人知道,不让任何人窥视,几乎是瞒天过海,悲剧得像是地下情

  就这么维持着,维持着,《约定》里唱:一路从泥泞走到了美景,习惯在彼此眼中找勇气;就靠彼此温暖,以为可以到达我们的天堂

  零九年春,

  你说:回家

  你说:家人给你安排相亲

  你说:结束;于是一切戛然而止,

  “天灰灰,会不会,让我忘了你是谁”

  我们得学会,学会互相忘记,学会互相不惦记,

  这些话让两颗本快走到一起的心背道而驰,

  直至隔断万水千山,隔成天涯海角的距离;

  我们得像一段平行线,平行在任何一个集合里;

  从此天涯孤旅,

  没有人跟你一起上班,跟你一起吃宵夜,

  没有人每个星期天为你买爱吃的牛筋,

  没有人怕你孤独陪你说话,

  没有人给你煲电话,发短信,说老气的情话,

  没有人........

  没有人跟你去中山公园一起喂鱼,

  没有人开你玩笑,

  没有人把餐巾包脖子上逗你开心,

  没有人........

  我不需要在为谁惦记,为谁牵挂,

  我不需要再背着谁闲逛,她还怕被人笑,

  我不需要再陪谁逛街,却只为享受在一起的开心,

  我不需要开谁玩笑说她傻,脑子被门板夹过,也没有人回答我说她被猪撞过,那只猪就是我;

  我不需要骂谁为我浪费钱,为我割别人家排水管找戒指

  我不需要再被谁咬,怀疑她属狗的了

  我不需要........

  后来的后来,

  学会颓废,学会压抑,

  听过“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么,

  所以,如果我哭,是因为真的真的为你伤心了;

  真的真的为这段感情惋惜了;

  觉得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是为我唱的,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也不知道我会在哪里,

  这段感情,我承认我们都输得彻底,

  但,始终不悔;

  因为——

  “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而今,这几年的全部记忆,全部的往事,就这么浮光掠影般晃过,现在的这个自己,不是站在路口数秋日飒飒飞扬的黄叶,数来时路上的零碎快乐,零碎忧伤,而该是马不停蹄地往前赶;回眸一笑,曾经所谓的沧海巫山,所谓的刻骨铭心,顷刻间坍塌不着残痕。转身,面对晨起朝阳印下一个漆黑漆黑的背影。

  有些事,非经历不能明白,

  经历了许多,仅仅几株木棉花开的时间,

  爱过伤过痛过,才发现爱竟如此难以割舍

  你我爱斗嘴跟对方说“你大爷的”

  好吧,我想现在我这个大爷会答应你的请求,

  答应你——忘了你,会结婚生子,会维持家庭,不会爱我的老婆,可会对她好。因为——

  在我心里永远只有你

  “或许你从未出现过,我碰到的只是一个陌生人;或许你曾经出现,在我的前生;或许你将会出现,在我的来世”

  ——古柏这首诗而今读来恍如隔世

  佛曰:前生的五百次擦肩而过,换来今生的一次回眸;

  我们的回眸最终输给擦肩而过

  我们只是对方生命中渡头的一抹斜阳,

  用余辉尽情灿烂,

  然后燃烧了,割舍了...

  多年后,没入时光洪流的你,是否偶尔也想起我,想起曾经的繁华烟云,如今的落寞美丽?

  ——跋涉千里来向你道别

  在最初和最后的雪夜

  冰冷寂静的荒原上并肩走过的我们

  所有的话语都冻结在唇边

  一起抬头仰望,你可曾看见:

  七夜的雪花盛放了又枯萎

  宛如短暂的相聚和永久的离别

  请原谅于此刻转身离去的我——

  为那荒芜的岁月

  为我的最终无法坚持

  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却终究抵不过时间。

  ——俊

  

转载朋友的一篇短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