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传说

漫游传说

雪障 著

玄幻
类型
2004.07.19
上架
8102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碧影浮光,红烛摇曳,乐乐坐在云絮般柔软的床上出神,原本恬美而略带稚气的雪白小脸在烛光映衬下艳若桃花,肤色凝脂,嫣红妩媚。

  在这个充满奇异情调的地方已经呆了半个月,起初有重生的陪伴小姑娘甚为惬意,但随时间的推移,小姑娘火热的心境渐渐冷静下来,不由担心起母亲的处境来,这种担心一日随一日的慢慢累积起来,若非有重生的极力保证天庭号平安无事,她早不顾一切地冲出这个神秘的地方。

  熟悉的脚步声在门外想起,自从与重生来到这个处处透着神秘的地方以来,乐乐身上出现了一种的奇异感觉,常常凭空发现靠近的人,并在脑中自动勾画出那人的影像,而且很多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人。

  重生的声音传入房中道:“小妹子,想不想到处参观一下?”

  这半个月来,乐乐几乎是全呆在房间里,对这里的神秘她有一种本能的警惕,不想与这里的任何东西有所接触。而重生也一直没有提过带她拜访这里主人的事,因此小姑娘对这个住了不短时间的地方仍是极为陌生,这也是她没有硬闯出去寻找母亲的一个原因。

  拉开房门,重生俊秀无双的脸庞让乐乐美目一阵迷离,不管看多少次,他似乎带有一股莫可抵挡的妖异魅力,总会使人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重生轻轻拉起乐乐如玉冰清小手,微笑道:“走吧!”

  ☆ ☆ ☆

  走廊里略微幽暗,顶上水光脉脉,幽蓝深远,如雾如幻,清脆的脚步声噔噔的响着。俊美少年身侧,小姑娘乐乐一颗芳心随着脚步节拍噔噔直跳。

  走廊两侧环境优美如画,却远不及身边重生的侧脸来得吸引人。蓝蓝光晕下,重生那妖异的气息更加明显的显示出来,仿佛天地间最完美杰作,少年不像以往自己见过的任何英俊男子。那柔和得如同女子细笔纤手勾出的轮廓,若被淡淡烟雾笼罩的迷蒙眉眼,精雕细琢而成的鼻梁,总是挂着笑意的殷红嘴唇,无不深深映入了小姑娘情窦初开的小小芳心中,犹如一个最美的传说,让她刹时掉入其间,迷失自己。

  就在乐乐偷偷窥看重生之时,后者已领着她穿过了两座大厅,无不是美伦美焕,金砌玉成,雕梁画柱中却毫无富贵奢侈之态。不过此时乐乐已完全被重生给吸引住了,行走都是靠重生的拉动仿如木偶一般。

  乐乐眼中的重生侧脸忽然转了过来,与小姑娘对个正着,顿时使偷偷观看的乐乐雪脸生霞,双耳滚烫,低下头来。重生似是没有发现乐乐的异状,开口道:“我们在这儿住了一段时间了,也该带你去拜访一下主人。”

  小姑娘勉力平下急促的心跳和呼吸,以免被重生看出自己的不安来,闻言支吾道:“好啊,去看一下也好!”

  乐乐抬头望向前方去,不知何时面前出现了一道雄伟的紫色大门,大门也不知是何材料所制,从内里透出星星点点的白芒,煞是好看。重生似是对这里甚为熟悉了,径直推开紫色大门拉着小姑娘一同走了进去。

  别于外面有些阴暗的环境,这大厅内光线充足,但仍在空气中萦绕着若有若无的淡蓝水色。栋梁朱红,雕龙刻凤,这大厅透着一股庄严肃穆的神圣气氛。正对大门的大厅主坐处,几步台阶,璎珞隔离,只能恍惚看出璎珞珠帘后主坐上的人影。

  注意力从重生身上移开后,乐乐也开始注意打量周围景物,只是愈看愈是感到震惊,这方圆不过米许的走廊中竟随处可见旷世奇珍,拿到大陆上每一件都可引起一场夺宝血杀,而在这里竟只是被拿来当装饰所用,本能驱使下对这个地方敬而远之的小姑娘不禁想见一见这里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进入大厅后,小姑娘迎面见到那连成一串的璎珞,内心更是惊骇莫名。拥有极佳眼光的她一眼就看出这一大串珠子乃是深海中海洋生物尸体积化而成的灵骨珠,沉埋于海底淤泥之内,极难打捞,但本身具养气疗伤功效,重伤之人服之立见痊愈,普通人服食后也有健骨强经长命神效,是神州上人梦寐以求的天材地宝,谁知却在此一次见到这么多,且被用来做挂帘之用,震惊之余不由对其主人的奢侈大生反感。

  相顾下重生倒是冷静得有些不可思议,仿佛不识奇宝般对此毫无反应,淡淡笑着手牵乐乐走到这挂镰前,缓缓道:“在下将要离别贵地,承蒙多日款待,特来告辞。”

  挂帘后一个威严清冷的声音淡淡道:“你我已非是初次相交,何必如此多礼。”

  乐乐闻言一惊,没料到重生与此处主人竟是旧识,随即心生疑惑,她曾听重生说过他是头回到大陆来,那又为何会认得这里的主人。

  转头看向重生,只觉后者眼中异芒一闪而过,微不可见到让小姑娘几乎认为是自己的错觉。只听他开口道:“救命之恩岂能不回,这些礼数是应该的。”

  挂帘后传出一声细微的冷哼,接着传出声音道:“请恕我冒昧一问,不知阁下离去后打算到何处去呢?”

  重生淡淡答道:“在下受父母遗愿,要去神州大陆上归乡祭奠一番,顺道寻找两个人。这些事阁下不是早就知晓的么?”

  挂帘后人沉默不语,但不知为什么,乐乐一直觉得他是想隐晦地告诉自己某些事情。也不知是出于对其人印象不甚良好还是怎的,她直觉这个躲躲藏藏不敢见人的家伙想说的必定不是什么好事。三人一时陷入沉默中,彼此间迷漫着古怪的气氛。

  一声宛若打破清晨寂静的出谷轻莺般的声音在此时响起道:“重生大哥是要走了吗?”

  ☆ ☆ ☆

  美丽清秀,明妍动人的真琦姑娘一身飘飘白衣,舞带生风,面容落寞的静静伫立紫色大门边,黛眉微结,神色清冷,恍若天上仙子掉落凡尘,圣洁冰清,让人不敢亵du。

  重生面上突然出现古怪之极的变化,让小姑娘乐乐看得心头一惊。自相识以来,重生神色一直少有变化,始终温文儒雅,嘴角常挂微笑,虽偶有妖异的蛊惑之感,平素却让人如沐春风,不经意间使人心折。

  然而真琦的突然出现却使他发生了变化。

  先是为真琦的出现而一怔,随即轻叹一声,脸上现出从未有过的寂寞神色,拉起乐乐小手一言不发地步出大厅,在经过门边真琦身旁是向后者露出了一个苦涩无比的笑容,踏出走廊,飘然而去。

  重生的身影渐渐在走廊间消失,真琦收回一直追随而去的目光,眼露萧索,无神的来到大厅内那挂帘下的台阶坐下,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挂帘后那人突然开口道:“你还是没能把持得住,跑了出来。不过幸好他自己走了,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啊!”

  真琦叹道:“不知怎的,心里老是不得平静,您说该怎么办呢?”

  挂帘忽然一阵抖动,如波浪般起伏分开,走出一个人来。那人一身紫红色绣龙锦装,头带冲天冠,面目清癯,看模样是个中年男子,额上却生两角,形似鹿角,色泽略异。

  长角中年男子衣袖翻开,现出袖下手来,不同于他儒士般的面貌,这双手青筋突出,盘根错节,犹如爪般极具爆炸力。

  这双手抚在真琦如云秀发上,却是轻柔无比,手的主人沉静良久后叹道:“可怜的孩子,你实不该见到他啊!哎,其实他也是一个可怜人罢了!”

  真琦不解地抬头,明澈双眸中挂着晶莹泪珠,益使起显得弱质芊芊,楚楚动人。

  中年人道:“他有个极重的包袱,是无论如何都卸不下来的。这孩子从小就在苦心策划一件事,再他的计划中的任何人,包括他自己都只是他可以利用的工具。”

  真琦惊道:“究竟是什么事,会让他变成这样?”

  中年人道:“你不用知道,你不在他计划范围内,所以他也不会将你看作工具。你也不必卷入其中了!”

  真琦茫然地盯着空处,目光涣散,既然自己最尊敬的人会这样说,就表示她与重生只能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 ☆ ☆

  雪云散尽,放晓晴空,碧天之上一抹金阳。光若暖雨,沁人心醉,时隔半月有余,重生与乐乐二人终于又回到了东海上。

  长生玉萧化为一条青色透明小舟,载着二人随浪跌宕。风散雨收,碧空如洗,此时的东海平静怡人,哪有一丝半月前怒浪惊涛模样。

  乐乐自走出那大厅后就一言不发,郁郁伤情。以她之玲珑剔透心如何看不出重生棉对真琦姑娘时的反常。相比下,重生虽对她也是溺爱有加,软言轻语,却是看不出有半点男女情义夹在其中。如此厚此薄彼,怎不令她黯然伤魂,失魂落魄竟不知是怎样回到海上的。

  舟随浪曲,波涛声响起起伏伏。长生玉萧神妙无方,自动将海水哗哗化为悦耳歌曲。音信辽邈,清冷醉人,小姑娘渐渐为妙音所感,悲凉自苦下更觉人生了无趣味,登时眼眶一红,泪水如乱珠般扑簌簌掉将下来。

  重生早已恢复平常,见状顿感有异,轻轻将小姑娘揽到身边,擦着她泪水问道:“小妹子怎么好端端地忽然哭起来了?”

  感到重生柔软温暖的受抚在自己脸上,那仿佛面对心疼小妹的语气,更是让乐乐心内一苦,悲从中来,泣声乍起,且渐有增大之势。

  海面上金波粼粼,白鸥翔舞,鸣声凄然。长生玉萧也受悲意所感,调转低沉,幽怨入肠,曲折九回,恰与乐乐哭声错落融合,周转入天,惊动灵霄,追游冥府,细饮黄泉。

  重生好一阵软言安慰,小姑娘的哭声才渐得减小,最终已不可闻。哭闹之后,小姑娘已是极其疲惫,埋首重生怀内沉沉睡去。

  重生确定小姑娘实已睡熟,这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东海上又起风波。

  ☆ ☆ ☆

  水面荡漾,白滔突生,疾转螺旋水柱骤然卷起。长生玉萧灵气惊人,稳稳贴住海面巨斧般破开这突如其来的大浪,小舟安然无恙。这个情景,与当日海龙出现倒有几分相似,只是威势汹涌处远远不及。

  水面分离,现出一个光华流转的淡黑色等人高的圆球来。淡黑圆球“哗”的一声,跃离水面,稳稳当当落在长生玉萧所化的小舟上。

  圆球黑光忽然散作漫天星尘消逝无踪,内里一位长发黑衣的绝美女子亭亭而立,玉容生春,梨涡浅显。这美丽女子黑白分明的眼珠骨碌碌一转,目光在重生和他怀中乐乐之间游离,带着一丝捉狎神情。

  重生似早已知晓这女子的身份,淡淡道:“你们可是没有指错方向?为何这么半天都不见天庭号船影?”

  黑衣女子抚开眼前乱发,笑嘻嘻答道:“怎么会错呢,是你船速太慢了!”纤纤玉手向外一抛,扔出一块淡黄色物体落入海里:“还是我带你们吧,不然别想赶上那什么破船!’

  不多时,海面忽的上升,一只巨大海龟浮出。黑衣女子跳上海龟背壳,转身向重生招手。重生拦腰抱起小姑娘,虚跨一步,身行如同鬼魅般飘上去。

  这巨大海龟背壳上青苔满布,甚是滑溜,重生低下身子衣袖一扫,青苔有若班驳壁纸纷纷掉落。

  重生抱着小姑娘坐下,那黑衣女子也坐在他身边看了乐乐白玉似的俏脸一眼,笑道:“看起来你对她很好啊,别是有什么阴谋吧?”

  重生毫不理会她,右手虚空画了几个符咒,小舟青光一闪,还原为玉萧形状自行飞向重生。黑衣女子纤手一伸,将就要被重生收回的长生玉萧捏在手里,仔仔细细地把玩了一会儿,抬头道:“这可是个好宝贝啊,不过我没收了!”

  重生修眉一皱,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黑衣女子道:“这是为了你好,有这个宝贝在手上,你肯定还会乱来,那就不会是吐雪这么简单了,交给我保管,是要你断了自残的念头!”

  重生不悦道:“你道我是神智不清么,好端端的怎么会去自残!”

  黑衣女子嘻嘻一笑,随手将这要紧宝贝扔进海里,没有符咒催运,长生玉萧咕嘟嘟的径直沉了下去。重生目睹下,竟不去对此纠缠,似是对那至宝也不太着紧一般。

  波载沉浮,大海龟划动四肢,速度竟是不慢,在海面上留下一条长长水痕。金乌西沉,天色渐渐变得暗淡,残阳如血,整个海域一片鲜红,不知不觉间,傍晚已经来临。

  ☆ ☆ ☆

  风声呜咽,雾轻云薄,黑衣女子犹如一桩玉石雕像,纹丝不动,不言不语,重生头面低垂,似在想着心事。

  “唔……”

  乐乐突然一声娇吟,在重生怀里磨蹭几下,抬起头来。小姑娘脸上泪水已然干涸,只是双目红肿,布满血丝,娇弱动人,虽稚气尚在,但更是容易让人怜惜。

  黑衣女子笑道:“小妹妹醒啦,你大哥哥可是疼你得紧,一直抱着你哩!”

  乐乐此时睡眼迷朦,突然听见有女子的声音,蓦然一惊,顿时清醒过来,眼前重生似笑非笑,身边是一个美艳之极的女子紧紧挨着,不由怨气又生,大声喝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黑衣女子冰雪聪明,转念便已猜到小姑娘在想些什么,扑哧一笑:“小妹妹可别误会啊,一会儿你大哥哥会告诉你的!”说着站起身来,转向一旁装作观看大海景致。

  重生松开双手,让乐乐自己站定大海龟壳上。这大海龟长年深居海底,乃是极少见的通灵之物,背壳上原本就滑溜异常,乐乐促不及防,两脚沾实,立时立足不稳,惊叫着摇摇晃晃栽往海里。重生伸手一捞,却不料自己是坐在海龟背上,够之不着。眼看小姑娘就要掉进海里,那黑衣女子忽然飞身而出,将乐乐抱在怀里,身行在空中化过一个漂亮的圆弧,稳稳落在重生旁边。

  黑衣女子将乐乐交由重生扶着,小姑娘尤是惊魂未定,一张小脸阵红阵白,向黑衣女子投去感谢的一笑。

  乐乐喘息半晌,惊异道:“我们什么时候跑到海龟背上来了?”

  重生道:“这是淮梦姑娘带来的,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到天庭号了。”

  乐乐向黑衣女子看去,后者向她俏皮地眨眨眼睛。刚才黑衣女子淮梦的援手,让小姑娘对她大生好感,柔柔地叫了一声:“梦儿姐姐!”淮梦先是一楞,随即嘻嘻笑道:“小妹妹这声姐姐叫得可好听呢!”

  淮梦声音甚是清脆,再加上时不时的俏皮动作,使难脱稚气的小姑娘大为倾倒,也是笑嘻嘻地看着对方,东海上凶险不断,此时方看到一个脾性相近的知己。

  重生见这二女关系渐渐融洽,微微的皱起眉头,道:“你们女子真是奇怪,明明是初次见面,却像多年好姐妹一样!”

  淮梦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们是心心相悉,一见如故!”她凑到乐乐耳边悄悄说道:“我告诉你哦,你这个大哥哥平时看起来聪明得很,其实他对很多东西都不懂的!”

  乐乐眨眼奇道:“梦儿姐姐和大哥哥很熟吗?就像认识了好多年一样!”

  淮梦笑道:“当然熟了,他还是小孩子是就整天在我家门口晃来晃去的,我们可是十多年的老朋友呢!”

  听淮梦如此说来,她与重生倒是青梅竹马了。小姑娘心里泛起一股酸意,但是却不好对淮梦有什么怨怼,才平静不久的心又不安起来。

  ☆ ☆ ☆

  逝者如梦,云淡风轻。疏星明暗,碧空染墨,一轮弯月自海天交接处缓缓升起,皎洁明亮,光华若水。东海在夜幕中沉沉漠漠,涛声阵阵,起伏不断。硕大的海龟背壳上,白衣少年飘飘若飞,静静面朝大海;红颜女子携手谈心,其乐融融。

  乐乐几次偷偷看向重生背影,欲言又止,淮梦近在咫尺,如何看不出小姑娘心不在焉,拉起她光滑如玉的小手,道:“妹妹心神恍惚,莫不是有什么心事罢?”

  乐乐闻言一惊,心中慌乱,心想难道被看出来了,干笑道:“姐姐不要胡说,我只是在猜姐姐到底是那里的人罢了!”

  淮梦不怀好意地笑道:“呵呵,是吗?”见小姑娘如己所愿地羞红了脸,低下头去,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道:“这个你大哥哥可清楚哩,妹妹自己去问吧!”

  小姑娘满脸绯红,知道尽管已是极力掩饰,还是被这个喜欢作弄人的姐姐看到了自己的小动作。心里砰砰直跳,又是期待,又是慌乱,生怕重生会给出不敢想象的答案。

  重生似乎没有注意这边的谈话,兀自背向二人,不知在想些什么。淮梦在乐乐肩上轻轻一推,笑道:“去问吧,尽管说就是,姐姐不会偷听的!”说完果然将头转向一边。小姑娘鼓起勇气,站起身来向重生走去。

  这些天来,也不知为什么,乐乐觉得不仅仅是听力,自己眼、耳、鼻、口、体诸处灵觉都大为提升,整个感觉焕然一新,世界仿佛变了一个样似的。此时明明天色已暗,她却能清楚地看到重生的背影,甚至可以看清他发丝在风中的微微飘动。

  海龟壳上原本滑不留体,乐乐却如走在平地上一般,径直来到重生身侧。苍苍暮色里,重生低眉垂目,面若沉水,而乐乐却感应到他心里并不是表面上这般宁静。

  重生如古井般的脸上忽然一动,似乎感觉到了小姑娘靠近,睁开眼转过头来。乐乐迎上重生的目光,却看到重生本来澄澈眼眸中一道寒光闪过,让小姑娘心里一惊,一股凉气从脚底直窜上全身。那寒意有若实质,乐乐仿佛置身在冰天雪地里。

  脸上忽然传来温暖的感觉,乐乐这才发现重生在轻轻拍着自己脸蛋,他眼睛依旧明亮温和,哪有那令人窒息的寒意,月光明亮,大概是月光反射使自己出现错觉吧?

  重生奇怪地问道:“你怎么了,干麻突然发呆啊?”

  乐乐尤是惊魂未定,吸了几口气,想要忘掉那冰入骨髓的感觉,强笑道:“没什么事,大概是吹多了海风罢,有点头晕。”

  重生皱眉道:“你的脸色很不好看!”

  小姑娘心里一暖:大哥哥还是非常关心自己的。她甜甜笑道:“大哥哥,我有些话想问你,是关于梦儿姐姐的!”

  重生扫了一眼一旁正竖起耳朵偷听的淮梦,笑道:“你叫她梦儿姐姐,她还不告诉你么?”

  乐乐撅起小嘴,道:“梦儿姐姐让我来问你呢。大哥哥,你和梦儿姐姐……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不是说是第一次来大陆吗?”

  重生笑道:“我当然是第一次来大陆,这可没有骗你。我和淮梦可以说是邻居,好多年前就认识了!”

  乐乐听得暗暗吃惊,心想他们的关系比预料中还要亲密。急道:“那梦儿姐姐也是扶桑岛上的人

  了?”

  重生道:“不是的,其实仔细算来我也不能说是扶桑岛上的人。我父母爱清净,所以找了一个小岛居住,而你梦儿姐姐的住处离那个小岛不远,算作邻居还很勉强呢。”

  乐乐抒了口气,神情立即变得轻松起来:“那你们也不是常常在一起玩了!”

  重生道:“那是自然,再说他们家有个很讨人厌的老头,我看到那个老头就心烦,因此虽然经常路过他们家,却很少进去。”重生似乎很不愿提起那个老头,极少见的露出了厌恶神情,像是忽然醒悟道:“怎么扯到这里去了,你到底是想知道什么啊?”

  乐乐倒是忽然来了兴趣,心附是什么样的可恶老头能让温文有礼的重生如此讨厌,奇道:“那个老头有什么不好吗?”

  重生冷哼一声,不作回答。旁边装做一本正经的淮梦突然“扑哧”笑出声来,立即掩住嘴巴,眼中却是浓浓的笑意。

  小姑娘登时醒悟:“好哇,梦儿姐姐,你明明说过不偷听的!”

  淮梦掩住嘴,但仍忍不住身体直发抖,喘气道:“呵呵……你们继续,我不听就是了……”

  重生忍不住笑道:“你不要去理她,她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和她处久了就会慢慢习惯的。”

  淮梦涎着脸嘿嘿笑道:“你们继续啊,这次我保证不会再发出声音了!”

  小姑娘怔了一下,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气不打一处来,握紧小拳头就要冲上去找她算帐。重生忽的脸色一正,站起身来,小姑娘和淮梦都吓了一跳,他终于忍不住要生气了吗?

  重生指着大海笑道:“小妹子快看,你马上就可以见到你娘了!”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