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我与盲炳

    

  盲炳正拉着二胡,《二泉映月》。

  虽然此阿炳不是彼阿炳,但也很动情。

  盲炳出乎意料的多话。

  “我知道你来意,是为猛鬼。”

  “为了猛鬼成才,你花了很多心思。”

  我只有听着,论阅历,我嫩着呢。

  “其实讲到底,你是为你。”

  我震憾了,盲炳说得如此深刻。

  “做车间主任,不是你所愿。你想做个多面手,技术上什么都懂的多面手。”

  “你跟七两米的时候,我就看出了。”

  我默默地听着,给他斟茶。

  “但你身不由己,书记也很无奈。”

  “这么多政治运动,这车间只有你的笔杆应付得了。”

  “但又不能误了生产。用一个跟得住运动的人同时指挥生产,工作队才无话可说。”

  我从来没想过有这么复杂的问题。

  “这间厂建立的时候,只有七个人,书记是带头的,我是其中之一。”

  难怪书记的心思他也清楚。

  “你很随和,领导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从不坚持自己。”

  我呆住了,连我都未想过的,盲炳竟这么透彻。

  “但你潜意识里的愿望没有泯灭,于是便培养猛鬼。”

  盲炳不说了,把二胡递给我。“拉一支吧,我知道你会。”

  我拉了支广东音乐《双声恨》。

  “小小年纪,就如此悲苦。你不适宜当领导。”盲炳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竟说中了我后来的历程。

  那一晚,我与盲炳边玩二胡边说话,直到三更。

  外表冷傲的人,往往有颗滚热的心。

  

第十章 我与盲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