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那年代真的有许多无奈。

  猛鬼的标兵既然当定了,工作队只有说成是他们的成绩。

  是政治挂帅,抓阶级斗争的成果。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啊。

  生产翻番,技术进步,都是斗争出来的。是活学活用出来的。

  猛鬼不可能例外。

  作为他们的成绩向上级汇报,麻烦就上猛鬼身了,同样就是上了我的身。

  要巡回讲用啊。一个不起眼的小厂青年工人,拿了全能第一,

  是怎样地理论结合实际的?

  上级指定猛鬼加入讲用团,四处演讲。

  他的演讲稿,只能是我写。

  七两米的铁人第一稿是我写的,师傅并没有撕我的稿。他撕的是工作队改过后的稿。

  如今又要写徒弟,而且要以他的口吻写。我真想不到会如此麻烦。

  猛鬼也知我的无奈,说,师傅写吧,你写什么我就念什么。

  “但别人改一个字,我就不念。”

  猛鬼真的有这性格。

  我必须写得工作队不能改。否则就黄了。

  于是只有尽量地拔高,叫猛鬼只当我写的不是你。你念的时候也只当是替别人念。

  不料猛鬼在厂大会上试讲的时候,自己加了点料。

  “我叫孟辉,花名叫猛鬼。”全场大笑。

  书记笑得捂着嘴。我看看工作队的人,也笑。

  “我的文化是师傅教的,我的技术是师傅的师傅教的。”

  全场静了,似很感动。

  “我的这篇讲稿也是师傅代写的,我照念。”我以为真的黄了。

  猛鬼念完,又加了一句:“我感谢师傅,师傅的师傅。”

  竟然掌声雷动。

  队长竟也表态:好。

  猛鬼被列入党组织培养对象。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